• 吃小亏占大便宜的技巧

    更新时间:2016-10-10 10:05:43本章字数:3301字

    曹锟在历史上一直背负着骂名,戴着一顶“贿选总统”的大帽子,被人吐槽,不过他并非一无是处,特别是在晚年,他做了一件很有民族气节的事,让人称道。

    曹锟在做中国老大期间,颁布了《中华民国宪法》,完成了自1913年(民国二年)以来的民主制宪,并把当时各种政治力量的“地方自治”要求写进了宪法里,这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创举。

    在处理“临城劫车案”和完成中苏建交谈判的过程中,基本上坚持了民族主义的立场,维护了国家的主权。

    抗日战争时期,华北沦陷,曹锟的一些老部下纷纷变节做了汉奸,出任伪政权里的要职。鬼子和汉奸们也千方百计地想拉寓居天津的曹锟出山,给他东山再起的机会,曹锟却有自己做人的底线,于是不为高官厚禄所动,宁肯喝稀粥,也不做卖国贼。

    中国近现代史上最卓越的外交家顾维钧对曹锟有一个较深层次地评价,他在他的回忆录中说道:“在我的政治经历中,我曾亲自接触过中国的几乎每一个重要的政治和军事领袖,我认为曹锟总统确实是个有意思的人。我觉得他一定具有某些不寻常的品质,使他能从一个普通士兵登上中国政权的顶峰。为此我对他很感兴趣,注意对他进行观察和研究。我发现他有几件事给了我的探索以答案,表明他虽然几乎从未受过学校教育,却是个天生的领袖。举个例子,曹锟不仅能得到他的政治追随者的忠心拥戴,还能使他的军事将领们如吴佩孚大帅之流感到心悦诚服。吴大帅是个性情刚愎、相当专断独行的人,但每逢紧急时刻,他就毫不犹豫地执行曹锟将军的命令并尊重他的权威。”说到曹锟的性格和处世之道,顾维钧说,他“为人处世的方式给人印象颇深,他很恢弘大度、襟怀开朗”(顾维均,《顾维钧回忆录》,中华书局,1985年)。

    顾维钧是洋博士,海归,曾任中国牛人袁世凯的秘书,在多届北洋政府里任过要职,登峰造极时曾任中华民国国务总理摄行大总统职的职,后来在蒋介石的国民政府里也官运亨通,曾任驻法、英、美大使,为中国驻联合国首席代表,还曾担任过海牙国际法院副院长,被誉为“民国第一外交家”。这样一位政治明星对曹锟有如此高的评价,实在难得。

    要了解曹锟这个人,我们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来看。

    1、从曹锟的人生经历看:

    ⑴出生寒门。

    在中华民国五位大总统中,袁世凯出生豪门,徐世昌出生于官宦世家,冯国璋出生于书香门第,黎元洪的父亲也做过师级(从三品游击)军官,曹锟是唯一位出生贫寒家庭的人,世代务农,父亲只是造船厂的“排工”。

    ⑵读过私塾。

    曹锟16岁以前曾经读过四年私塾,他读书还算用功,字写得特别好。在当时文盲占大多数的旧中国来说,曹锟还算是喝过墨水的有知识的人。

    ⑶有过做买卖的历练。

    曹锟在16岁到20岁之间,他做了四年的布匹生意,与正规生意人不同的是,他没有租铺子,也没有摆小摊,而是将布匹搭在肩膀上走街串巷地叫卖,算是有过自己创业的经历。

    ⑷军校镀过金。

    曹锟当兵后,由于有私塾的文化底子,因而被推荐到天津武备学堂接受了四年的专业化军事教育,为后来的军阀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⑸遇到贵人。

    天津武备学堂毕业后,通过关系结识到在天津小站练兵的袁世凯,于是便挤身中国最有实力的北洋集团,成为重要成员之一。

    ⑹成为军事指挥官。

    辛亥革命后任长江上游警备总司令官,被授虎威将军。后来历任四川军务会办、直隶督军等重要职务。

    ⑺成为直系老大。

    直系老大冯国璋死后,被拥为直系军阀首领。在直皖战争中联合奉系打败皖系,任直鲁豫巡阅使,推黎元洪为总统,自己掌实权。

    ⑻做中国老大。

    掌实权还不过瘾,还想名符其实地当一回北洋政府的大总统,于是,便有了臭名昭著的“贿选总统”闹剧。

    ⑼晚年拒做汉奸。

    北洋政府垮台后,寓居天津。在日军占领天津期间,拒绝出任伪职。

    结论:综合以上内容,我们可以这样说:曹锟是做过布贩的军阀,是拿枪的大总统,是做过大总统的闲人。

    2、从曹锟的长相与性格看。

    曹锟有四大长相和性格优势。

    ⑴憨厚,实诚。

    曹锟长得肥头大耳,慈目善眉,“憨厚”二字似乎就写在脸上,在那个充满尔虞我诈的时代,能给人一种安全感,谁都会相信他做不出背地里捅刀子的事情来的。

    曹锟的性格的确也是这样,憨厚待人,遇事当面锣对面鼓,从不耍小心眼,因而容易和周围的人缔结友谊,建立朋友圈。

    在走村串户贩卖布匹的时候,他不计较赢利多少,能把生意做成就行;被小伙们们戏弄了,他也不追究,自己吃点小亏没什么了不起。因此,弄了一顶“曹三傻子”的大帽子戴在了脑壳上。

    后来走进军营里,他做人更是厚道,又肯卖力气,不投机取巧,特别是敬重长官,长官指向哪里他就冲向哪里,从不讨价还价,更不打折扣,因而人气指数居高不下,上面的长官,下面的兄弟,点赞的多,吐槽的少,所以他在升官发财上走了不少捷径,捡了不少便宜。

    因此可以这么说,曹锟憨,但绝对不傻愚,就是有人感觉他愚,那也是大智若愚。

    ⑵有胆量,脸皮厚。

    曹锟长得不伟岸,但魁梧,有一把力气,胆子特别大。据曹锟的孙女曹壁丹介绍:“曹锟从小就很有胆量,在私塾念书时,敢拿教室里的大壁虎把玩”(苏莉鹏:《救人于危难,是曹锟后人谨记的祖训》《都市快报》2016年1月11日,第12版)。

    再就是脸皮厚,不怕丑。当年当布贩子混迹于街头时,只要看见有人请客,不管是谁请谁,只要其中有他认识的,不管请客的人愿意不愿意,就毫不客气地掺和进去,更不把自己当外人,猛嘬猛喝一顿,然后拍屁股闪人。

    后来在天津小站新式陆军某营当帮带(副营长),他想拉袁世凯做自己的后台,然后官运亨通。他听说袁世凯的叔祖父袁甲三有个拜把子兄弟叫曹克忠,曾任广东水师提督,因病在天津休养,人称“大帅”,他也不管人家的地位和自己地位相差有多悬殊,也不怕吃闭门羹,没面子,掉底子,于是备下厚礼厚着脸皮前去高攀曹大帅为本家亲戚,没想到的是,竟然阴差阳错地把好事办成功了。胆大、脸皮厚还真能得到好处。

    ⑶大度,大方。

    曹锟爱财,但也不是视财如命,大度、大方是他又一种性格。

    当年做布贩子时,喜欢喝酒,喝醉了兜里的银子被小伙伴们拿了去,他知道后也不去讨要,而是一笑了之,显得大方而又大度。

    在他贿选大总统时,有些议员拿了他的钱,但仍然不投他的票,他并不计较,显得异常大方。

    特别是一个叫辜鸿铭的议员,人称狂儒,为民国“三条辫子”之一,他本来不差钱,但也不怕钱多了扎手,便心安理得地把曹锟递给他的“选举费”揣到了自己的兜里。收了钱,没等到第二天选举,他便脚底抹油开溜去了天津。

    辜鸿铭做人做得真太不厚道,收人家的钱,竟然不给人家办事儿,一点儒家风范都没有!

    曹锟的一位心腹打抱不平,找到辜鸿铭想问个究竟,没想到辜鸿铭根本不按套路出牌,抡起拐杖就要打爆人家的脑壳,活脱脱一个不讲理的疯子。

    那个心腹无可奈何,回去问曹锟:“下步该咋惩治那个顽老?”

    曹锟却摆摆手说:“罢了,就此罢了,由他去罢了。”

    更有甚者,一个叫吴稚晖的记者在报纸上公开辱骂曹锟,对他进行价格侮辱,他说:“人的精虫若都能胎化为人,则曹锟和他太太房事一次,即可有四万万个子孙,然后一致投票选他老子做总统,根本就无须花钱收买议员。”

    对于吴稚晖的人身攻击,曹锟并没有派人去砸他的场子,更没有采取什么报复手段,显得超级大度。

    ⑷有福气,运气好。

    曹锟的八字不错,是大富大贵的命格,所以运气真不错。

    太平天国和捻军被剿灭之后,大清帝国来了一次大裁军,当时“当兵吃粮”拿铁饭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基本上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军队的编制控制得特严。“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不是说的这个时期,冯国璋想当兵,投靠在军营里当文案的叔爷等了好长时间才补了一个火头军的缺。曹锟在军队里没关系,更没后台,谁也不认识,运气好的是,他竟然很顺利地进了军营。

    曹锟贸然去闯曹克忠的大帅府,运气好的是,曹大帅一查族谱,曹锟竟然是孙子辈,要是运气不好,曹锟是爷爷辈,人家曹大帅肯定就不会有帮忙在袁世凯和曹锟之间牵一根线的兴趣了。

    曹锟后来一路青云直上,官越做越大,不能不说他的运气超极好。

    起初,曹锟带兵,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仗打,等到要真打狠仗了,他手下便有了一位超能打仗的干将吴佩孚,有意思的是,有吴佩孚冲锋陷阵,是南打赢,北战也胜,运气好得木板就挡不住。

    结论:结合以上四个方面,我们可以这么说:曹锟是一位胆大心细的人,是露小愚而藏大智慧的人,是吃小亏占大便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