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雪夜出生的穷狗

    更新时间:2016-10-10 10:10:41本章字数:3021字

    曹锟1862年(清同治元年)12月12日深夜出生。那天异常寒冷,窗外大雪纷飞。曹锟呱呱坠地后,他祖母皱着眉头掐指一算,忽然长叹一声,用地道的天津话说:“唉,介这狗年倍儿孬,大雪天的,嘛玩意儿,归齐又生出来了一条穷狗。”

    1、曹锟出生时的时代背景。

    ⑴两太后当国。

    曹锟出生的那一年是同治元年,六岁的爱新觉罗•载淳把掌握大清帝国话语权的大印揣到了自己的兜里,当然,这位小朋友的议事日程里除了玩耍,自然就顾及不到什么江山社稷之类的鸟事了。

    怎么办呢,有两个女人义不容辞地站到了幕后,她们要替载淳小朋友指点江山。

    这两个女人的来头都不小,一位是25岁的慈安太后,也就是老皇帝咸丰的大老婆;另一位是27岁的慈禧太后,也就是新皇帝同治的亲老娘。两位美妹的地位、资历、魅力指数旗鼓相当,都是太后级,都是“老”字辈,所以都牛逼烘烘,放一个屁就能将平地砸出一个大坑来。

    两个小娘们儿运筹帷幄,当时有一个很神乎其神的叫法:垂帘听政。

    不用说,那个世道是阴盛阳衰,不落后就怪了。

    ⑵太平军乱世。

    被民间称之为“长毛”的太平军很抓狂,公开和大清帝国叫板,他们攻城掠地,没多长时间就占据了半壁江山。

    曹锟出世时,太平军和清军掰扯得正酣,那个世道才叫那个兵荒马乱啊!

    2、曹锟出生于军事战略要地。

    曹锟出生于何地呢?

    ⑴曹锟的籍贯为直隶天津。

    天津原本是一块新陆地,建城的时间也不太长,也就600年的历史。

    1400年(明建文二年),燕王朱棣带着自己的团队在天津这地方渡过大运河,一路南下和侄子建文帝的小伙伴们真刀真枪地掐起来,来回PK了好几个回合之后,叔叔朱棣取得完胜,也就顺势来了一个华丽大转身,由燕王朱棣变成了永乐皇帝朱棣。不用说,当年挥师出发的地方,也就变成了龙飞圣地,于是,永乐皇帝朱棣亲自下达命令:“筑城浚池,赐名天津”。

    我们把永乐皇帝嘴里的“天津”二字翻译成现在的白话文,意思就是天子经过的渡口。

    永乐皇帝硬是把一个小渡口建成了一座大城市,后来,特别是民国以后,一些失意的政客们也把天津当作了他们自己人生中的“渡口”,希望从风云变幻的时局中东山再起,于是纷纷跑到天津做起了寓公。总理以上级别的就有徐世昌、段祺瑞、颜惠庆、张绍曾、潘复、顾维钧等人,省部级的人多得就没法说了。

    ⑵曹锟出生在战略要地大沽口。

    曹锟并非出生在天津城内,具体位置是天津城东的大沽口,要是硬往城里说,那也只能算是城乡结合部。

    大沽有一时期被叫做天津县大沽镇,为天津市72沽的最后一沽,海河入海口,号称“地当九河津要,路通七省舟车”和“京津门户、海陆咽喉”。

    早在明代,大沽口就开始设防驻扎咱们中国政府的军队,并在嘉靖年间建起了颇有规模的军事基地,清朝中后期清朝政府加大了规模扩建,1858年(咸丰八年)在南、北两岸修筑“威”、“镇”、“海”、“门”、“高”五座大炮台和20多座小炮台,是守卫首都北京的重要门户。

    曹锟就横空出世在大沽口军事基地附近一户家大口阔的农家里。

    3、取了一个颇有寓意的名字。

    曹锟的老爸叫曹本生,现存的历史文献中对他的叙述不多,只是说他在一家造木船的作坊里当“排工”,有点像现在在砖厂窑厂里干苦力活儿的农民工。

    不过从曹本生重视孩子的知识教育和取名看,他应该不同于当时大字不识的农民,起码进过私塾,肚子多少也有一点墨水。

    曹锟是曹本生的第三个孩子,按着顺序叫,小名就叫曹三儿。

    按当时的规矩,男孩子长到六七岁就得取一个正式的名字,那么,取一个什么名字好呢?

    那时候为孩子取名是一件很慎重的事儿,马虎不得,孔夫子就说过:“名正言顺”。

    圣人的此话言简意赅,但足以说明名字的重要性。

    更有祖宗们说:“赐子千金,不如教子一艺;教子一艺,不如赐子好名。”

    老祖宗们硬是把取名字提到了关系孩子未来前途和命运的高度。

    在某些状况下,名字还真能决定命运。

    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状元就与名字有关。

    历史上最后一次科考的夺魁举子名叫朱汝珍,按说是理所当然的状元,可他的名字与支持光绪皇帝搞改革的珍妃的名字撞车了,慈禧太后一见“珍”字便想动肝火,是十二分的不痛快。有意思的是,位居第二的刘春霖的名字却是出奇的好,“春霖”二字含春风化雨、甘霖普降之意,恰在那年逢大旱,正渴望下一场甘雨。于是,腹黑的慈禧太后大笔一挥,圈定刘春霖为状元,朱汝珍悲催地退居了第二。

    曹本生是怎么给曹锟取名字的呢?

    那时取名不仅要求叫起来顺口好听,而且还得数理大吉,有寓意。可想而知,其难度并不小。

    曹家住在军事基地附近,曹本生想取一个与军事基地有关的名字,可大儿子曹镇取名时已经把那个与军事基地有关联的“镇”字给取了。

    镇,为古代在边境驻兵戍守的军事据点也。

    那时候,太平军和捻军已经被剿灭,没仗打了,呆在军营里的大兵们吃着皇粮,端着铁饭碗,很是逍遥自在,比曹本生在造船作坊里苦逼的干体力活强多了,那些兵油子们天天在他们眼前晃悠,相当拉风,让曹本生羡慕得不知流了多少口水。曹本生心里想:儿子长大后,要是能成为一名吃穿不愁的军人就好了。

    于是,思前想后,最后取名叫曹锟。

    锟是什么意思呢?

    锟是古代一种优质可以铸剑的赤铁。剑在冷兵器时代是军人手里最重要的武器,是军人和权力的象征。不用说,老爸曹本生的意思是想让儿子曹锟成为做军人的材料。

    虽然只是做父母望子成龙的梦想,没想到曹本生心想事成,曹锟成年后不仅走进军营做了军人,而且后来还成为了手握重权,并盘踞数省的大军阀,甚至超群绝伦地当上了民国大总统,也许这名字在暗中助了不少力。

    4、读私塾,一种精神上功能造血。

    据百度百科,“尽管曹家经济拮据,但曹本生性子憨直,为人要强,他宁愿自己勒着腰带,也要供孩子们识几个字。因此,曹锟兄弟几个,多在幼年时期读过几年私塾。”

    曹锟16岁以前读过四年私塾。按照时间推算,曹锟应该是十岁左右才发萌。虽然读书迟,让曹本生欣慰的是,小曹锟天资聪慧,记忆力超棒,学《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等最基础的课文,不但能背得滚瓜烂熟,而且还将毛笔字练得特好。字写得好坏往往是读书人的招牌,肚子里有没有学问别人看不见,字写得好,最容易显现出他的才华。

    曹锟本来长得肥头大耳,颇有福相,再加上学习了知识,所以有人说他“有福”,以后要出人头地。

    一位熟悉曹本生的算命瞎子对曹锟的生庚八字进行了推算,然后高兴地说:“此造为飞天禄马格,诚是大富大贵之相也!”

    有人说得更玄幻:

    曹锟每天去上学时,要经过一座荒芜破败的土地庙。有意思的是,在那座土地庙里潜水的土地爷每次看到曹锟大驾路过时,部感觉浑身的不自在。于是,就给西沽衙署的老爷托梦说:“每天有一位曹氏公子从本庙门前经过两次,他乃帝王之躯,如此大驾莅临,我承受不起啊!早晨他上学从门口路过,我看到他后,头晕目眩出冷汗,到晚晌刚好一些,他又放学回来了,让我又看到了他。如此来回快要把我折磨死了!请求老爷破费帮忙修一修庙的门窗,遮住我的视线。”

    起初那西沽衙署的老爷不太相信这个梦,一连重复地做了三次同样的梦后,他才到那家私塾探一个究竟。

    私塾先生把曹锟叫到西沽衙署老爷面前。

    那老爷一见曹锟不禁怔住了:这孩子面如冠玉,目如朗星,眉分八彩,相貌不凡。

    私塾先生见老爷发呆,心中窃喜,一定有什么喜事临门,便让曹锟给老爷磕头。

    想不到曹锟那小子却狂妄地说:“云泥不能比,江河浅海底,我拜他不得。”

    老爷吃惊不小,便在心说:这小子年纪不大,可言谈之中腾达之兆已经显现(张祥斌:《曹锟传》,吉林大学出版社,2010年)。

    这个故事显而易见太无厘头,但可以说明一个问题:曹锟这个穷小子“有福”,将来会飞黄腾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