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红衣厉鬼(7)

    更新时间:2016-11-14 12:07:36本章字数:4891字

    午夜,楼顶。夜色越来越沉,阴气越来越重。

    陈中流站在楼顶中央,黑暗的眼睛望向深邃的夜空,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是一片黑暗,心里矛盾纠结。害怕,女鬼找他报仇;愧疚,自己有负于她;担心,不想她再受伤害。作为诱饵,他知道现在的情形有多么危险,希望女鬼不要出现。

    安全通道的背后,靠墙蹲着三个人。杨显圣在下风处正抽着烟,烟头的火星随着吸力在黑暗中闪烁,烟雾让夜空更加迷离。此时的陆离和刘康坐立不安,接下来发生的恐怖事情是预料之中的,既期待又害怕。刘康不停地看着手表,忍不住问:“大师,这女鬼真的会来吗?这陷阱太明显了。”

    杨显圣吐了个烟圈。

    “肯定会来的。人死后会变成厉鬼,就是因为怨念和执念太深,明知是陷阱也会飞蛾扑火。”

    “这样的话,杨队长会不会太危险了?千万不要出事啊。”

    “这个不用担心。他手上的护身辟邪珠可以暂时保护他,如果厉鬼出现的话,我立马就收了她。”

    陆小幺很疑惑,按照常理来说,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应该是尽量躲避才对。

    “陈队长为什么会答应帮忙?”

    “陈队长早就知道女鬼的身份。他身边的女朋友们一个接一个跳楼已经引起了警惕怀疑,直到他亲自看到女鬼,就全明白了。我们看见的女鬼,对他来说就是周丽薇。我只是让他协助引女鬼出来,也是帮助周丽薇解脱。他有过犹豫,还是答应了。 ”

    困扰着所有人的问题,马上就能迎刃而解。刘康心思细密 ,想着另一个问题。“那一般抓到鬼,都会怎么处置?”

    “看情况吧。要么封印,要么就超渡,还有就是让她再死一次。把她的魂魄打散,彻底地消失,这样反而是最简单的。”

    “听说昨晚你们让厉鬼跑了,这次可不能再放过她了。”

    “昨晚是遭遇战,这次是有备而来。”

    “那厉鬼害死了这么多人,罪大恶极。一定要消灭她,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杨显圣斜着眼看刘康,没有多说话。这么多年来,对付过各种妖魔鬼怪都不曾感到害怕,眼前的这个人却让人心生寒意。

    陆小幺天性善良,有着女人惯有的多愁善感,“其实周丽薇也挺惨的,可不可以帮她超渡一下?”

    啊——

    短促的尖叫,发出了警报。

    杨显圣如脱兔般窜了出去,刘康和陆小幺紧随其后。陈中流跌倒在地上,慌张地向后倒爬着逃避。

    血红色的长裙,是强热灼人的复仇火焰。

    厉鬼在陈中流正前方不断地冲击,想要冲破护身辟邪珠的结界。每一次的冲击,身体跟结界碰撞出火花,女鬼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然而身体的痛苦并没有让心里的怨恨退却,反而激起更强大的杀意。

    坚固的结界,依然无法阻挡厉鬼的复仇之心。护身辟邪珠应声断裂四散,结界被破,鬼手指向仇人的咽喉。

    鬼手凌厉迅猛的动作嘎然而止,停顿在离咽喉一寸的地方。杨显圣用一只手牢牢抓住了鬼手,两方相持比拼着气力。求生的本能让陈中流狼狈地爬出了角力圈。

    杨显圣起脚直踢厉鬼腹部,厉鬼手被拉住根本无法后退闪避,这次重击必然可以取得先手优势。杨显圣从出手到起脚,在冲出来的一瞬间就设想好的。但是,计划落空了。

    厉鬼急速向上浮升,倒悬在空中,不但避开了攻击,而且还居高临下形成压迫优势。厉鬼用另一只手插向杨显圣的眉心。

    要避开这致命的一击,杨显圣只能选择放手,反方向转身闪开,同时向上出手抓住厉鬼的肩膀,将她拉了下来。厉鬼动作飘忽诡异难以捉摸,出手凌厉。杨显圣沉着应付,不敢大意。

    未分胜负僵持不下。厉鬼突然消失了!

    陆小幺、陈中流、刘康看呆了,从来没见过人鬼大战,都快紧张到忘记了呼吸。

    “向后躲远一点。”

    此刻杨显圣最怕的是,厉鬼会抛下他不理,转头去攻击另外三个人。如果因为自己分身乏术造成恶果,到时真要追悔莫及。杨显圣全身的毛孔都张开,能感受到空气中细微的变化,要快点找到厉鬼。

    左边!

    杨显圣敏捷地转身挥起右拳,打中了厉鬼的面门。拳头并没有撞击的触感!?不对,应该说这一拳只是打中了残影,厉鬼在被拳头碰到之前又再度消失了。

    后边!

    神龙摆尾向后飞起一脚,依旧落空。如此之般,双方几个回合的较量,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而在陆小幺等三人看来,场面诡异又恐怖,完全又是另一番景象。

    在漆黑的夜里,厉鬼一袭红裙四处飘荡忽隐忽现,杨显圣像是个莽汉一样乱挥拳。照此情形,杨显圣别说要击中厉鬼了,就算他不被女鬼抓住,也会因为体能消耗而累倒。

    这是明眼人都明白的道理。果然,杨显圣渐渐地体力不支动作变慢了!

    在右面!杨显圣直觉地感到来自身边的杀气,转身挥拳直击。然而这一次,他慢了。厉鬼闪开了攻击,左手迅猛地掐住了杨显圣的脖子。杨显圣顿时觉得呼吸困难,想要掰开鬼手。厉鬼不容杨显圣挣脱,右手也掐在他脖子上,双手一起用力越收越紧,不消一刻钟就能将脖子掐断。

    此刻双方对视不足半米,看着眼前血肉模糊又狰狞的鬼脸,杨显圣嘴角竟扬起了一丝嘲弄的笑容。他双手合十从下方插入厉鬼两只手臂中间,用力向上一挣,立马挣脱了脖子上的锁扣,顺势翻转手臂将一双鬼手牢牢地夹在了腋下。电光火石之间,杨显圣不但化解了厉鬼的绞杀还能将其反转控制住,真是艺高人胆大。

    原来,昨晚的遭遇虽然处于下风,杨显圣还是摸清了厉鬼的攻击模式。厉鬼飘忽的身影,以自己的身手是很难抓到的,只能铤而走险地故意卖一个破绽,让自己被厉鬼抓住。厉鬼所仗恃的是忽隐忽现的身法让人无法捉摸,如果想要攻击人造成物理伤害的话,必须要现形实体化。这就是击败厉鬼的唯一机会。在那一瞬间,在厉鬼最得意时候将他抓住。

    厉鬼拼命地挣扎着要将双手抽出来,杨显圣好不容易才抓住,怎么可能被轻易挣脱。厉鬼异常凶猛,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阴森的獠牙咬向杨显圣的脖子。杨显圣毫不示弱,用头猛力撞开厉鬼的头,趁着对手短暂的眩晕,双手连续结好法印,口中大喊法咒。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诛邪!”

    一道金黄色的光束从杨显圣的枪形手势中射出,穿过了厉鬼胸口。厉鬼顿时萎靡地倒在地上。

    胜负已分。刘康发出一声欢呼,陆小幺和陈中流还没反应过来。

    杨显圣的‘诛邪’法咒,是将全身的灵力集中于手指一点激射出去,因此耗费大量灵力而体力不支,摇摇晃晃地就要倒下来,陆小幺赶紧跑过去撑扶着。

    厉鬼身上的红裙慢慢地在褪变成了白色,恐怖的鬼脸也变成了一张温婉美丽的脸庞。

    “小薇……小薇……”

    陈中流跌跌撞撞地跑到厉鬼身边跪下。也许,这个时候的厉鬼应该可以称为周丽薇了,已然没有了阴森恐怖的鬼气。陈中流抱起周丽薇,身体不停地颤抖,“真的是你吗?小薇。”

    周丽薇哀怨地看着陈中流,想要伸手去摸他的脸,刚举起又无力地垂下来。陈中流赶紧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无言哽咽。

    “花心……萝卜……,我恨你,我恨你出卖我……我恨你抛弃我……”周丽薇温柔地控诉,让陈中流痛哭流涕。“可是……我还爱你呀。那些女人……那些害我的人……都要死。”

    陈中流紧紧地抱着周丽薇,不住地说着对不起。他一直都为周丽薇的死而深深地自责,一切的缘由都因他而起。当工厂传出有厉鬼害人的传闻时,身边的女人一个接一个地跳楼死于非命,他就隐隐地感觉到了是周丽薇回来了。每一起跳楼,心中的罪恶感就增加十分。直到周丽薇找到他,心里到底是害怕、愧疚、还是后悔?无法面对,也不敢面对。但是,眼前的厉鬼没有了恐怖狰狞的外形,明明就是自己深爱过也伤害过的小女孩,陈中流的眼泪如黄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堂堂七尺男儿汉痛哭流涕,温柔动人的女鬼虚弱地躺在地上,陆小幺的鼻子也有酸楚的感觉,忘记了刚才的惊险万分。陈中流突然抬起头来,“大师,请你一定要救救小薇,我求你了。”

    杨显圣摇头。

    “人死不能复生。”

    陈中流声音已经沙哑,望着怀里的爱人。如果他的爱还能被她承认的话。

    “我并不奢求让小薇复生,我只愿让小薇少受点痛苦。”

    陆小幺摇着杨显圣的手臂,也恳求说:“你就帮帮她吧,就算超度也是好的。”

    “这活我干不了,我只会捉妖捉鬼。不过,倒可以把她送到弘法寺,让大和尚们做做法事超度。”

    一个人影闪过。

    金钱剑插进了周丽薇身体,发出一声惨叫。

    刘康双手紧紧地握着剑柄,身体在发抖,扭曲的脸上已看不出他到底是在笑还是在哭。

    周丽薇的身形不断变幻,一会是面目狰狞的厉鬼,一会是温柔美丽的女鬼,随时都可能消失掉。她用尽全身的力量,猛地坐起来,伸长了手臂插向刘康的心脏。杨显圣赶紧抓住刘康脖子后的衣领拉开,救了他一命。

    周丽薇的绵软地向后倒下,重新倒在了陈中流的怀里,哀怨地眼神看着他。

    “帮……帮我……报仇,他……是个……魔鬼……”

    一缕青烟飘散在夜空。

    周丽薇在陈中流怀里魂飞魄散,不论阳世阴间都不再有她这一个人或鬼了。陈中流完全被吓呆了,等他反应过来时双手空空,他用力地向四处寻找消失的爱人,一切都是徒劳。

    “哈哈哈,终于消灭了!哈哈哈,终于消灭了!”

    刘康近乎癫狂地大叫。陈中流猛地站起来冲过去,抓起刘康的衣领质问:“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了她?”

    “为什么?”刘康一把推开陈中流。“她早就死了,现在是消灭。因为她,工厂死了多少人?你的那些女朋友呢?我这是为民除害,我这是替你报仇。她消失了,这里的一切就恢复原来的样子。你害怕了,想着辞职可以躲开。而我呢,在这工厂打拼了这么多年才爬上这个位置,走了就将一无所有,我不会让一个死鬼威胁到我的。所以,她必须死。你现在才来惺惺作态,当初是谁把她害成这样的,我这是在帮你!”

    是谁害死小薇的?没错,是我。

    我不应该带她来深圳打工,更不应该介绍她进工厂,还出卖她。自己成天泡在女人堆里,混蛋!小薇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一起上的学。然后自己当兵,小薇就苦等了四年。说好的要带她出来享福,不让她受委屈,最后却是自己把小薇推下了深渊……

    陈中流陷入了臆想,罪孽深重无法自赎。他双目无神,木纳地朝着围拦边走去,口中喃喃自语,“都是我的错,我该死。”

    陆小幺感觉情况不妙,大喊:“陈队长,快过来。”陈中流封闭在自我的空间里,一只脚跨上了围拦。陆小幺用力摇晃杨显圣的胳膊,希望他赶紧想办法。

    形势危急。

    “陈队长,害死周丽薇的人不只你一个。”

    正在举起的另一只脚停了下来,陈中流转身看着杨显圣。杨显圣的喊话起了效果,继续说:“当你把周丽薇送到刘课长那里,就应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大师……”刘康着急地想要阻止杨显圣往下说。陈中流从围拦上下来,看着杨显圣说:“没错,都是我鬼迷心窍,想让小薇帮我向刘课长说情,要升职当保卫课的队长。我糊涂,完全没有理会她的感受。”

    “你知道周丽薇身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吗?”

    “伤痕?”

    陈中流想起周丽薇最后的那段时间,确实经常看见她身上带有伤痕,每次问起都说是自己不小心弄伤的。在那时,自己周旋在不同的女人身边,在温柔乡里不能自拔,忽视了这么明显的信息。而正是因为自己的冷漠,让周丽薇心灰意冷。

    “大师,我们先下去再聊。”刘康急着要请杨显圣下楼。

    陈中流好像明白了什么,不依不饶地说:“不行,先把话说清楚。”

    杨显圣当然明白刘康的用意是想求他不要再说下去了,但事已至此也不能再顾虑那么多了。“周丽薇身上的伤,可以问问刘课长!”

    “什么?”

    陈中流像遭了雷击一样呆立原地,这才明白在跳楼当天,周丽薇以死相逼要他带她离开的原因。陈中流回过神来,怒气直冲脑门,满是血丝的眼睛直瞪着刘康,犹如野兽吃人的架势。刘康哆嗦着往后退,结结巴巴地说:“这……这都是你情我愿的,当初……是你主动的……”

    “王八蛋,可我没让你虐待小薇。”陈中流低吼一声,快步逼近刘康。

    “陈队长……别为了一个女人生气,别忘了你这个队长的位置可是我帮你弄上去的。这样,对,我把我女朋友介绍两个给你。反正你的女朋友都死光了,这事包在我身上。”

    刘康又向后退了两步,为了能够脱险,竟然无耻要拿女朋友做交易。谁知道这更加刺激了陈中流,正是因为自己对爱人不负责任的背叛,才会害死了小薇。陈中流目露凶光,扑上去撕打。刘康哪里是保安队长的对手,只能像沙包一样被动挨打。

    失去理智的陈中流,拦腰抱住刘康翻过了围栏,从楼顶跳了下去!

    “砰!”

    一声闷响。陈中流和刘康从高楼坠下重重地撞击地面。

    事出突然,杨显圣和陆小幺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两人跑到围墙边俯瞰,血泊中缠抱着两具尸体,悲剧已经铸成。

    一场抓鬼行动以两人跳楼收场,出乎杨显圣意料之外。陆小幺靠着围拦无力地坐下来。

    沉默无语。

    "接下来怎么办?"陆小幺还没有接受这个结局,但事实如此。

    杨显圣也蹲下来。

    “先报警吧。”

    “可要怎么解释呀?”

    “实话实说。情敌互殴,不幸双双坠楼身亡。”

    陆小幺抬头看着夜空,眼前一片黑暗,唯有风在耳边低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