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海伦学剌绣小说也穿帮

    更新时间:2018-05-01 10:32:04本章字数:3105字

    “妈妈,妈妈,我今年有几岁了?”海伦一边跟着妈妈学绣花,一边又在关心自己的年龄。

    “十二岁。”妈妈丽达说。

    “我今年是读几年级?”海伦把跟着妈妈学剌绣是在读书,但她忘记了自己跟着妈妈学了几年了。

    “还是一年级!”丽达说。

    “我不是在去年以前就开始上学读书吗?怎么还是在读一年级?”海伦假装在思索着,还特意停下手来抓头,为什么说她假装?因为她在做给妈妈看,本来是无关紧要的事。

    这还真让我们的妈妈丽达也停下手来,歪着头看向海伦,心想自己这校长是怎样当的,怎么还不给海伦升级?难道真让她读一百个一年级不成?

    “你又不记得了呀,当时我说读一百个一年级时,你是那样地高兴,现在想升级是不是?”丽达说。

    “当时我还好小,当然就是知道好玩,怕升级了会好累,你以为世界上还有自己不怕着累读书的孩子吗?非也。都是大人逼上梁山的,(这叫穿帮?)孩子懂得自己要吃苦哪还叫孩子?”海伦在认为自己长成大人了,不满足此时妈妈教的只让看到妈妈还是在绣着一些花花草草。

    “现在长大了?”妈妈说。

    “总比以前长大了一些,你看……”海伦说完还真天真的挺起自己的身体,如果身上能让她一丝不挂,男人看了谁不想死在她的怀抱?

    这并不是说现在海伦就长得好丰盛,或者叫好丰满。如果说一个女人是因为长得好丰满才让男人看到了就爱,那是动物的爱,那是弱智的爱,那是天性在了差,干脆直说那就是流氓行为。

    真正的好的女人能丰满到哪里去,除非你把这一个所谓的好字混淆是非。散弹也是丰满?原子弹在没有爆炸之前是在爆炸后的多少倍?

    你看见脖子上戴白金的人有戴银圈圈的粗吗?非也。这就是你们的所谓丰满?

    此时海伦就是一颗原子弹,在她身上的一切现在都只在其中,可以说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吗?一切都只是还在蒙娜丽莎的微笑,让丽达妈妈看得心里打翻了五味瓶。如果自己是一个男人,妈妈丽达心想。

    其实丽达也还想到了自己的当年的海伦时期,这可真是一颗原子弹,弄不好就是爆炸死自己。

    我们的妈妈丽达在心里祈祷,祈祷海伦能安全长到守贞出嫁。可以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世界上有好多鬼事,暗想也是一种诅咒。不该你捡的东西你捡了,后来手痛,这可能就是丢的人暗咒了。

    “海伦!”妈妈丽达用眼神小小的瞪了海伦一眼,意思是我的傻宝贝女儿呀,把自己的胸怀翘起来不害臊?

    关于女孩子的胸怀。可以说是有如男孩子的钱包?扁平平的又让女孩子们不喜欢,穷酸鬼一个。实在鼓得好高了,在不适宜的场合,又是惹祸的根源。

    海伦发现妈妈的眼神有一点儿异常,有点半懂不懂地想到妈妈是在不准自己这样不害羞地把自己的胸怀挺得高高的。想到这里海伦脸一阵火烧似的,自己长大了,要嫁老公,要和男人睡一床……羞死我也。

    同时海伦也想到了她要开始学绣人。

    “妈妈,我可以把人像绣花一样绣出来吗?”海伦停止了自己绣花绣鹅的,她在要求升级,绣人的像。

    “你想学妈妈就教你。这个不难,它属于艺术的范畴,易学难精。”妈妈说。

    “什么叫易学难精?”

    “就是我教你基本功,教你一些简单基本做法,入了门以后你就可以自己慢慢向更深层次把事情做好。”妈妈说。

    “妈妈真聪明,什么都会。我还要学来着。”海伦说。

    “你以为,我又不是神仙,什么都会,我也是当年学得你姥姥的,不过比你是要聪明一些。”妈妈说。

    “你是读一百个一年级吗?妈妈。”

    “你认为世界上真有读一百个一年级的人吗?非也。如果不是神仙。就是读到死也没有几个能读完一百年的。”妈妈说。

    “你看着妈妈呀,以后妈妈就会没有好多时间来教你了。我先把这张图画好,画好以后我们一人绣一半,你跟着妈妈的样绣,这样就会学得快一些。”妈妈说。

    “妈妈,我可以绣一个男人吗?一个好帅气的,是骑马的英雄还是土斗士?”海伦管在庙会上卖艺的男人叫土斗士。

    “只要你学会了,以后想绣什么就绣什么,你也可以绣一副世界全景图,把世界上的一切都绣在一块好大的布上。比如天上飞的,地上走的,天上的星星,地上的河流,人和鬼。鬼最好绣,因为世界上的人谁都没有见过鬼,因为人一见到鬼就会死。”妈妈说。

    “我才不绣鬼了,等我绣出鬼来我自己也看到了,我还没有这么傻。”海伦用了一个逻辑学,前提是看到鬼的人就会死,如果自己绣花去绣鬼,那自己就成了看到鬼的人,必死无疑。

    “这是迷信,妈妈和你说着好玩,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妈妈说。

    妈妈丽达在绣花时无意中看到了海伦的胸怀大志,突然惊得打了一个冷颤,这使她想到了自己也是比这样海伦的身材,那地方也是刚刚长大到这程度就碰到鬼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丽达的心里还有一点儿安慰和自豪感,因为她看到了海伦有着自己的一切优秀点,美貌和个子太。

    是的,现在只是十二岁的海伦,当同龄人的十五六岁多,谁个男人看了都会馋涎欲滴,身和心都会流口水。

    “好吧,海伦,我们歇一会儿,你来跳个舞给妈妈看看,别看你虽然年龄还小,可已经是一个半大姑娘的人了,你得抓紧时间学些东西,等还长大一些就会笨手笨脚。”我们的妈妈丽达在抓紧时间把海伦铁炼成钢。

    “妈妈,妈妈,我跳一个太空舞?”海伦在请示妈妈自己要跳一个太空舞,因为这是她自己在庙会上看到的,自己新学的,就是凭着自己的记忆模仿来的,不是妈妈的教育范围内,所以要请示一下妈妈,海伦心想。

    海伦首先来一个前奏,两只手伸向天空,一上一下地走起来,由缓慢到渐渐加快。

    在只看到刚开始时,丽达妈妈心里就笑得乐开了花:你这哪里是太空舞,分明就是天鹅舞来着。

    想到这里丽达突然把自己笑得哽住了,心想这不是碰到鬼了吗,为什么自己会想到是像天鹅舞,自己犯自己的忌讳:鹅。

    这让丽达想起那天鬼变的鹅,和丽达干完傻事之后就是从地上煽动翅膀飞上天空,如同海伦跳舞,那翩翩起舞就像天鹅飞上天的样子。

    “停!”我们的妈妈丽达犯起了个人主义思想,独权主义思想,卡扎菲主义思想,只要是犯了我的忌,你就不能跳。

    “跳街舞。”丽达说。

    “我不会跳街舞妈妈,我跳天鹅舞?”海伦说。

    “去死你会吗?”妈妈说。

    听妈妈说这样的话,站在舞池鲜活的海伦突然木呆了起来,脑筋突然像高速电鼓一样飞转了起来:到底自己又做错了什么或者是说错了什么?

    是人都有温柔与不温柔的一面,世界上没有永远是温柔的人,如果有那就不是人,打短命也是人吗?非也。只要活得时间一长,就会漏出其恶性。

    我们的妈妈丽达此时就是如此,因为一个鹅字触动了她的心灵,这也只能是上帝无意间揭了她的伤疤,碰撞到了她的知,点痛了她的软肋,她就狠狠地咒了海伦一口。

    海伦从来没有这样受过妈妈的重语责骂,今天妈妈驮骂了,海伦气得在舞池中发木得哭了起来,因为她找不到任何理由妈妈会如此地重语骂自己。

    任何事情都是一样,等知道错了就已经造成了损失。

    丽达看到海伦流出了眼泪,这时丽达才记起来海伦好多年没有哭过了,就她这哭样,若是在大街上,若是受到流氓的欺负所至,路过的见者都有想当英雄的冲动。

    不要问为什么,这里面没有为什么,就是因为美貌出众,这让她的哭像也是格外地感动旁人,只要是男人就会想到是自家的妹妹,怎能受得他人半点欺负。

    我们的丽达,身为海伦的妈妈,看到海伦流泪就像是在看到自己的心在流血,过去一把抱住就是一顿嚎啕大哭。

    “妈妈,妈妈,妈妈!……”海伦也不知道自己是犯得哪门子的法,只知道自己应该陪着妈妈大哭起来,这肯定是没有错。

    海伦心里也不敢再问,只怕是在别的地方死了亲人,是姥姥家吗?海伦不去想到是自己的哥哥在外面出事了,想到了她都转弯让开,再想到姥姥家去,因为海伦的脑海里对姥姥家只是听妈妈少有说过,不太清楚也不太重要对自己。

    妈妈都哭了肯定是死人的事,海伦心想,她在去看庙会时的路上看到过死了人的人家都在哭,像妈妈现在一样大声地哭。

    “妈妈,妈妈,妈妈!……”海伦边哭边呼唤妈妈,这一点和大众女孩子们一样,视妈妈如自己的命根子,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死光就是不能死了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