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赫利奥斯悔恨免得一时性

    更新时间:2018-05-12 22:09:06本章字数:3050字

    两个剥了皮的女人在自己的家门口被太阳晒得好舒服,丽达心想是出了鬼不成,怎么会舒服得身上好像有一个男人在和自己干傻事。害得丽达一阵脸红,伸出手去摸,身体上却什么也没有摸到,就是莫明其妙地舒服,那种让人害羞的鬼事,天上掉馅饼不成,丽达心想。

    “海伦,你快回屋子里去呀,去做早饭。”丽达说。

    “妈妈,我……”海伦说不出来,好像是有人在抚住她的嘴巴,又好像是自己不敢说,和自己不想说出来之间。

    已经是中午了,太阳还在东边的一丈来高,不到两丈高。这事被天神差狗子发现了,立马告诉了最高层神王宙斯。

    “太王,太阳神在打瞌睡,现在是中午了,太阳还只是在一丈来高,不到两丈高。”小差狗子气喘吁吁,把这一情况告诉宙斯说。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管宇宙公司总裁——宙斯。

    “岂有此理,我等马车前往,看他是在打瞌睡还是在干别的坏事,抓他一个正着。”宙斯亲自出马带了好多最手下,因为太阳神也算是不小的神位,如同现在的部门经理,抓不到事实还不敢制他的罪。

    好大一批人马从奥林匹斯山出发,宙斯告诉自己的手下不要有半响动,偷偷地溜到那里去。

    宙斯因为有过几次想炒他的鱿鱼却总是理由不充分,但也是因为太阳神赫利奥斯的权力太高了,也就是不是一个合同工的意思,要想解除他不是一件易事,非得有罪才可把他一脚踢出最高神界位置。

    赫利奥斯感觉得就这样远远照射在丽达和海伦的身上实在是太不过瘾了,于是他就将自己的原身表现出来。

    丽达和海伦都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就在自己的家门口站立着,感觉不到时间在流失,就是晓得自己是迷迷糊糊地在过着仙境。飘飘然于一个非常英姿飒爽的男人的怀抱,尽管羞耻满怀却又十分难以控制自己对心花怒放满足的愿望,是推开还是抱紧?自己的思想总是在一分为二中作斗争。

    而海伦还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女孩子,太阳神赫利奥斯在她身上下一点安眠药。她就觉得自己是在昏睡中,是在梦幻中过仙境……

    时间到了下午,近夜了,太阳还是在东边的一丈来高,不到两丈。可见好色不单单是会害了人的命,而且还会害了神的命。

    如果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丽达是怪鬼呀,鬼要你把自己打扮得如花楼上的小姐。

    丽达因为发明化妆品的成功给自己和海伦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就像当年诺贝尔发明炸药成功一样,把自己的一家人全被炸死了。自己也险些丢了生命。

    这时宙斯一行人马来到了太阳定格的地方,见只有马匹和马车和马车上的燃烧着的太阳。

    宙斯掏出胸前的怀表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七点有半了,通常都是在下午五点钟以后就要减少火量,到了六点钟时就要全部熄火。

    “同僚们请看清楚了。现在的时间是七点有半多了,早该熄火了,可现在还在烧得正旺盛,如果我们现在不快速把它关掉,当燃料耗尽时,火种失去了根源,以后的世界就是只有夜间而将是永远没有白日。莽夫亚历山大听令。快速把太阳熄灭,原路快速返回到东海之下,毋须再到西边去打一个转身。”宙斯把自己的怀表给高级同僚们看了便放回到胸前的怀表口袋里了。

    宙斯意想起身走了算了,这就算是了了一个差,快速回到奥林匹斯山去吃一顿满汉大宴,但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地说:“司马迁听令。把今天的日头没有走到西边就又回到了东海之下写进历史。”

    莽夫亚历山大赶着马车送太阳回到东海之下,司马迁打开历史本子写下这出奇的一天。

    (亚历山大以快刀斩乱麻著称于世,号称勇敢之夫。司马迁以写历史名扬世界。)

    宙斯朝众高神做了一个鬼脸,意思是我们又扭住一个高神的头发辫子,收获不小。网到了一条大鱼。

    (我越看宙斯就越像希特勒,战争狂人,以自己的战胜喜形于色。)

    “好吧,收兵回营。”宙斯挥手指向奥林匹斯山。高神们个个都脸带欢笑,纯小差狗子们立马铺开云朵儿,就如同现在的摩托车开路,小吉普跟上,宙斯和高神坐在中间的车上。

    赫利奥斯看见突然阴天了,猛然从干傻事的喜洋洋中跌落到了最为悲痛欲绝的低谷。他想到的是太阳已经烧耗尽了燃料,还只在东边一丈来高的地方,因为自己的好色造成了世界的未来将是永远的黑暗,能逃过死罪吗?怕是非也。

    (因为太阳只能在一天的燃烧之后就要熄火,留下火种明天再烧,如果超过了一天的燃烧量,时间一长,就会连火种也烧尽了。)

    作为神仙,玩个女人,养个小什么的,当然算不了什么,可由此引起的负面影响,那就是另一回事。

    这一下怎么得了,赫利奥斯太阳神已经是整个人都已经是掉进了冷水坑里了似的,逃肯定是逃不脱的。

    躲得一天就得一天,赫利奥斯心想,回去肯定是交不了差的,于是他躲进了丽达的后院了。可是后院只有一个小马厩,毫无一点遮拦,怎能是藏身之地?

    于是赫利奥斯又来到丽达房屋内的阴沟里,刚好蹲下身去,乌龟又来赶走他了:“太阳神,这里怎么是你等大神呆的地方呀,还是想办法到别的地方去躲藏躲藏吧,我已经修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年了,你可不要毁了我的修神之路。”

    还等现在,早在中午过后神人就都在说开了:说太阳神赫利奥斯怎么了呀,到了中午过后太阳还在东边一丈来高子,难道太阳也会出现晚点吗?

    人家修了九千多年的乌龟,当然早就知晓了你太阳神出了大问题,在神界已经臭大了,让你在阴沟里过夜,乌龟要承担窝藏罪,而且这九千多年的修神成绩都要除掉一半或者归零,乌龟当然就是亲娘也不会肯的。

    太阳神还敢有什么话可说,只怕自己退慢了惹得乌龟再大声嚷嚷,你以为谁呀,只要自己知道自己错了,或者犯了大错误,就已经是落马的高神了,等网上有名(穿帮,还是穿裤),那就已经是老少皆知了。

    往日的太阳神,威武不屈,英雄豪杰,健美潇洒,只因一次好艳,不,只因一次大路上翻车,把自己跌进囚徒。

    赫利奥斯太阳神已经是灰头土脸了,也就是说因为犯了死罪,毋须等到法律来制裁,自己就已经把自己制裁得死了一半,可以说是苟延残喘吗?

    他溜进阴沟里被乌龟撵了出来,他又来到前屋子里,溜进东厢房,看床上全是女人的衣服,又怕得不敢住足,仿佛无意中踩上了一块铁匠铺在打铁时临时放下的铁块,因为刚刚退却红色,光着脚板误踩上去,谁不闷痛得叫娘?

    (小时候我踩过一回,那个闷痛,简直无语形容。那个时候小孩子谁有鞋穿?)

    赫利奥斯太阳神在心里自己被自己取笑着:就在此时之前,还一门心思死在人家美女身上,现在连看到衣服都怕得想死,这就是男人,权高神位大,什么都不怕,小三美女任我拿,一旦翻身落了马,看到女人的裤子也怕。(狗昨,别忘了把这一句放在作者的话中,也是本章关键词。)

    赫利奥斯满心苦涩地微微摇了摇头:一生英雄毁于色,不值,不值,不值也。太阳神赫利奥斯也清楚地知道再后悔那也只是干鱼的胆,迟了(剖腹了)。还是寻找一个地方躲藏一下吧,虽然自己也知道迟早要被捉拿归案,但是犯了法就会躲藏这是普遍的大众心里,落到这一步那就只好把自己普遍一回吧?

    这女人的房间里是不能再躲了,万一正好又被捉一个正着,也许天神们还不晓得我太阳神赫利奥斯是玩花姑娘的出了问题,只晓得我没有把太阳用马车运送到西边,只停在那里去干了别的……而我现在还躲藏在女人的房间里,等他们来捉拿一个误打误撞,这不是碰到鬼了吗?罪上加罪也。

    我还是去寻找别的地方去躲一躲吧,看看能不能就抓我一个失职罪,保住这条狗命了此残生?太阳神赫利奥斯心想。

    朋友,还是免得一时性苦,解得百时之忧,鬼要你犯上了?你现在就如同遇车祸快要死的人一样的心情:要是不死,让我残一条腿脚我也感谢上帝,留下万贯家财在世上,死得不甘心。

    此时的太阳神赫利奥斯,心里怕得连丽达的大院都不敢出,仿佛门外都是拿手在包围着,只要他太阳神赫利奥斯一探出头去,立马就被擒拿。

    世界就是这样,你别看某某神仙权高位大,一旦成为阶下囚,就是狗屎不如,自然本性如鸟,什么高大威猛,什么一表人才,都他倚仗权高神位大,还有神二和钱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