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丘比特前往大宋帝国请包

    更新时间:2018-05-15 15:46:23本章字数:3044字

    第69章丘比特前往大宋帝国请包拯审判太阳神

    “大哥,我给你推荐一个神去请唐朝的最高法官,就要丘比特去。今天我当着丘大哥的面说,这事能否与丘比特的神箭有关,我不敢说与丘大哥脱不了干系,但从他一惯的喜欢搞些鬼恶作剧来看,出这事件可能又与色x情有关,男神,还会有什么可图?”恺撒大帝看到天王宙斯因为自己的贸然口轻说出了他搞姐姐做老婆,虽然是事实,也是桌面上的事,但毫无原由地当笑柄说出,而且又是自己的上司,自己怎么不会有理亏的心情,于是又赶紧补充地说出推荐丘比特一事,以此抚平天王宙斯心里的不悦。

    请别小看我们的恺撒大帝只会打仗的一个莽夫,但也有静下心来思考的一面。

    “既然恺撒提到了我,那我也可以向天王推荐可行之神:亚历山大。”丘比特说,因为事情的复杂性,丘比特不敢跟恺撒大帝硬上,那就只好又推到亚历山大头上去了,至于宙斯听与不听那是另一回事。

    亚历山大几乎是在打瞌睡,因为轮到他只好装聋作哑,虽然神位相等,同在宙斯天王手下当差,换句话说也就是都是天王宙斯的内邦,没有必要去火上浇油,看天王宙斯的意思,亚历山大心想。

    宙斯听恺撒大帝把话说得有点苗头,就自己也在心里想到曾经:我为什么会看到自己的姐姐漂亮也有想得手的愿望?而且又还真得手了,现在正是自己的老婆,虽然这女人是漂亮得出众,但也苦了自己这半生,别人不说你乱(伦),这不等于你就是没有真正的乱(伦)神大掩羞,钱大掩灾而已。

    有可能自己也被丘比特的神箭恶作剧了,这话还真不好说出口,这叫狗屎不臭弄起来臭。要是直接说是人家丘比特用神箭害了自己,弄得自己留下永远骂名搞姐姐当老婆的臭名,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有这个必要吗?宙斯心想。

    自己搞姐姐当老婆。这已经成了往事,就算是伤也已经成了一个好大的伤疤了,有必要现在又来用刀子挑开,因为有了好药就一定要再痛一次?宙斯心想。

    (因为有了韩国就一定要去整容?)

    但是,虽然对丘比特是否害了自己只是一个怀疑,出于种种原因不能明说,那就暗地里给他一点苦头,就借恺撒大帝的推荐,派他去到唐朝帝国,把狄仁杰请来。天王宙斯心想。

    “好吧,就如恺撒大帝所言,派丘比特去到唐朝帝国把狄仁杰请来,尤其是现在赫拉这蝉b插手了,我等谁也不好出面。就由狄仁杰去秉公而断。”天王宙斯说。

    “大哥,不是吧,应该是大宋朝的包拯包青天吧,而非狄仁杰。”丘比特说。

    听到丘比特说出大宋朝的包拯包青天,天王宙斯伸手抓了抓脑袋心想这人到底是谁?身为神界的最高第一把手,怎么就不知道大宋朝的包拯包青天是谁,是何许人物也?于是天王宙斯来到丘比特的身边坐下。以好小的声音问丘比特说:“大宋朝和包拯包青天是怎么一回事?”

    “那是就在大唐帝国之后的一个朝代,属地球上的一个亚洲大陆国,海洋和陆地都占据着地球的好大面积,在大唐帝国的鼎盛时期,占有世界疆土的三分之一。

    包拯包青天是大宋帝国的一法官,他是一个铁面无私的办案者。以斩驸马名扬四海。”丘比特说。

    “……可能不妥吧,他来了是不是会像疯狗一样乱咬一顿,你看我等神位特高的神,谁的屁股上会没有一点儿臭味?这行吗?怕是非也。”宙斯天王假以丘比特是同派阵地的一员,小声对丘比特耳语着。

    “这可以肯定不会的。我等请他来是专门弄一个案子的,他不会傻到每一个高神的屁股都去闻,都去舔。”丘比特说。

    宙斯天王奸笑地起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心想你这b崽怪鬼,爷给你来一个请君入瓮,有什么办法,兄弟,同僚归同僚,鬼要你把自己的法术当儿童玩具?爷这么高的神还要时刻小心自己的行为,搞几个小三还有赫拉和王母娘娘等鬼来管着。我这一次非要包拯替我把我弄姐姐当老婆一事弄个水落石出,难道我真如天下所说的是禽兽投胎。

    问题是,我要包拯把这事情弄清了,确定是丘比特用他的神箭害了我,这事能公布于众吗?怕是非也。

    这事已经很久了,也许就快要被世界遗忘掉了,或者也是已经不以为然了,自己把姐姐当老婆一事又没有引起轰动,或者没有引起全世界的人或者神都来跟风,造成世界范围的种族退化,宙斯心想。

    干脆,到时候请包拯也把这案办一下,把这一迷解开,如果自己是禽兽,也只有自己知道,到时候就要包拯包青天快点滚回他的大宋帝国。如果自己不是禽兽,虽然不明摆着对你丘比特有话可说,暗地里弄你几下你变得了鬼?

    明摆着说你丘比特害得我搞姐姐当老婆,你以为这是平反昭雪,是听别人说屎好吃就去吃了屎,然后被人嘲笑就又来怪罪别人,这是人算账吗?非也。这是把屎盆子往自己的头上扣。

    “好吧,就依丘比特说的办,去把大宋帝国的包拯包青天请来。丘比特,就你去好了,别人都对他都不熟悉,你最年青。”宙斯天王这是一棍子把丘比特闷死,说别人都对包拯包青天不熟悉,这意思还不明摆着是要别人都不要接这个招。

    人家丘比特不傻,有苦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既然你天王宙斯把话说绝了,我还去推托到别人头上去?生与死何以足惜,谁叫自己犯上了?丘比特心想。

    “大哥,你快给我准备好三通文书吧,如果没有三通文书,大宋帝国是不会把包拯包青天出关的,再说我也进不了他国的国界呀。”丘比特心想,既然摆脱不了那就干脆积极一点,世界上没有最高的人,也没有最高的神,就你天王宙斯,不请示上帝,我就在你忘记了这一茬时快点上路,等你想起来时,我到了大宋帝国,让你犯下越权之罪吃不了兜着走。

    “这到是呀,我还差点忘了这一茬,要小仙女秘书和你去办理一下,还多带些金子,出门办事不差钱。办好了马上就动身……”天王宙斯说。

    “好吧,那我先起身走了,把手续办完了我就直接上路?”丘比特聪明,把这句话说得一语多关,比一语双关还要多出一关,意思就是我告诉了你我再不等你有别的吩咐,你现在忘记了不要怪我,当着高级众神的面我把话撂在这里了。

    “你去吧,你先去办你的事,不要等散会了……”天王宙斯听到丘比特就要起身走了,心里乐开了花,就是要你走,等你动身出界了,马上就查你的材料。

    神是这样,人更加是这样,正所谓人走茶凉。无论你当多大的官,死了,或者落马了,或者亿万富翁,破产了烧光了,这就是人走茶凉。

    丘比特前脚刚一迈出门,后脚还在空中悬着,天王宙斯就做出鬼脸的笑,意思是告诉众高级神们:等这个b崽走了我等就查他的资金来源,房产价格,反正就这意思。

    “大哥,英明。”恺撒大帝托马屁地说。

    其实丘比特也是宙斯派的主要骨干力量,但是世界上一碗水总是端不平的。主要骨干力量归主要骨干力量,当要有人,或者有神要作出牺牲时,总要把人或者把神出来带个头,在高神界这是屡见不鲜的事了。

    离开会场丘比特心里也开始犯起了嘀咕:天王宙斯为什么会不晓得大宋帝国?为什么会不晓得包拯包青天?难道说是因为他年龄大了,大宋帝国还刚刚写进世界历史,宙斯天王这蝉头又不喜看报纸杂志,纯属草包一个,可他妈就混到了最高神主。

    恺撒大帝为什么会想到我,我到底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他呀?这神真难当。是我没有射他的箭吗?这能怪我吗?非也。谁叫他从来就不站在女孩子身边,是自己过于清高,认为假装不贪恋美色就是英雄,这怪鬼呀。

    一边要当老虎保持自己威严的形像,一边又看到狗吃屎把自己馋得垂涎三尺,世界上的甘蔗能有两头都是甜的吗?非也。你恺撒大帝当了一世的英雄,以牺牲美色做代价,这是你自己选择的,你有必要来把我丘比特的神箭怀恨在心吗?非也。

    除此之外难道我还有什么地方会得罪到你头上去?如果没有什么,那就轮不到你恺撒大帝来点名要我出这趟远差了,天王宙斯自会有安排的。

    你恺撒为什么会想到我的神箭,想到可能是我的恶作剧弄得太阳神失职了,他太阳神要去贪玩美女,这也只是可能性呀,我管得了吗?我也猜想到太阳神可能是因为玩美女玩疯了,造成太阳停摆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