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冥冥之中的缘份

    更新时间:2016-10-13 19:15:27本章字数:2722字

    要分手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依依不舍。肖泽涛拿了依芙的手机,存了自己的号码。

    本来想对她说,其实自己早已认识她了。他忍了忍,心想,等回去对奶奶说了,到时再给依芙一个惊喜!

    “依芙,明天见!”他送她到了楼下,临别时,轻轻拥了她一下。

    然后边往回走,边发了条短信给她:“谢谢你带给我的幸福。”

    一会儿,依芙回他:“也谢谢你。”

    他开心地蹦起来。

    才记起,今早没去上班,掐掉了好几个电话,只发了短信给父亲说是有事。这回,该怎么解释?

    所幸父母中午也不会在家。他一回家就去找奶奶。

    奶奶正在午睡呢。他轻轻把门开了一条缝,见奶奶闭着眼睛,又蹑手蹑脚想关上门,没想奶奶却开口了:“涛儿?你怎么回来了?有事吗?”

    “奶奶,您还没睡着啊。”肖泽涛开了门,坐到奶奶床边,“奶奶,今天呀,我跟那个依芙姑娘送一个阿婆去医院看病。”

    “哪个?就是每天早上和你一起跑步的那个姑娘吗?”

    “对呀,我现在很肯定,她就是上回送您回来的那个依芙啦!您不是说要找她吗!”

    “是呀!她在哪?带我去看看!”说着就要坐起来。

    “奶奶,您别急,这大中午的,去哪儿呀?要去看她,我们周末再去嘛!”肖泽涛赶紧把奶奶按了回去,“我都知道她住哪儿啦,周末带您去的话,您不是正好也认认,是不是那个地方?”

    “哦,也是,好好。”奶奶笑道,“瞧我,都怪想念这丫头的呢。”

    “对了,奶奶,您跟我说说姐姐的事。您说,依芙长得很像姐姐?”

    “是呀,呶,小涛,那张相片……”奶奶指指床头柜,示意泽涛去拿相片,“那张相片,你认认……”

    肖泽涛出生的时候,姐姐已经不在了。所以对姐姐没什么印象。那张相片他也看过了,很小,黑白的,模模糊糊,倒没觉得依芙哪里像她的。

    现在他拉开抽屉,拿出相册本,翻到那一张。奶奶说,那时乡下没相机,爸妈的企业也没发展得这么好,家里经济也不富裕。姐姐的相片少得可怜。

    他拿在手里细看。虽然很是模糊,但突然觉得依芙真的很像她。小小的瓜子脸,不大却碧清的一双眼,特别是嘴角那向上扬的一抹笑。依芙平常没笑的时候,也总感觉是笑弯弯的,原来嘴角就是上扬的。

    她们的脸型,都像极了爸爸。

    而自己,是像妈妈的。鹅蛋脸,浓眉大眼,难怪跟姐姐不怎么像。

    “你姐姐小时候可懂事了,会帮爷爷奶奶做很多事,那么小,就爱跟在爷爷身后满山跑。你爷爷呀,可疼这个孙女了,经常让她坐在自己肩膀上,扛着她,到处疯玩……只可惜,你爷爷去的那年,大家都沉浸在悲伤之中,谁也没注意到她一个人偷偷去了常和你爷爷去的水塘边找他……”

    “后来,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到处去找她,可是,已经……”奶奶说得哽咽住了,这件事,成了她心里的一道坎,每一回,都要伤心一次。

    所以泽涛父亲撤了所有有关大女儿的相片之类的,以免母亲触景生情。然而老人家自己珍藏了这张相片。

    ”好了,奶奶,过去都过去了,都怪涛儿不好,惹您伤心了……”肖泽涛歉意地安抚着奶奶。

    “是呀,所幸那年年底,涛儿就出生了。所以涛儿就一直住在城里了,奶奶也不敢让涛儿去乡下玩了。你别怪你父母,管你那么严,小时候不让你到处疯跑,实在是……禁不起半点闪失啊。”

    “奶奶,我知道。”肖泽涛轻拍奶奶的手。

    还好依芙像姐姐,可以一解奶奶思念孙女的心情。难道,这就是一种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

    到了周末,肖泽涛与依芙晨跑完,问她上午有什么安排,依芙说:“没有呢,我窝在家看看书。你呢?”

    她以为肖泽涛要约她,然而他只是点点头,说:“哦!”

    她有点莫名的失落。

    所以外面门铃响起来的时候,她很是奇怪。此时,她正穿着家居服,悠然自得地沉浸在书本的世界呢,这谁呢?

    她这几乎是不来客人的呀。同事有几个玩得好的,也只知道她住这附近。她走到门口,隔着猫眼往外一看,顿时睁大了眼,外面那位老奶奶很是面熟……好像是那天在楼下迷路的老奶奶!

    没想到奶奶真的还会来找自己!

    “奶奶!您怎么来了……”她一激动,“啪嗒”一声就把门打开了,全然忘了自己还穿着睡裙。

    一看到奶奶身边站着的肖泽涛,她脸上一个大写的惊叹号实在来不及收回去。正要出口相问,转眼又想起来,再突然觉得自己这么穿着睡裙见他……实在不妥,脸顿时“唰”地一下红了,马上又把门呯地关上,哀嚎了一声:“啊!奶奶,等我一下啊!”

    然后忍不住又从猫眼往外看了一眼,看到肖泽涛满脸憋不住的笑意和奶奶嗔他的样子时,不禁又羞又恼。

    “怎么还这么毛毛燥燥的!”她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声。“笑什么呀!谁叫你刚才躲在暗处!”又狠狠骂了肖泽涛一声。

    匆匆换好衣服,依芙再把门打开时,已然看不出任何狼狈的痕迹。她一边扶奶奶进来,一边笑着望望肖泽涛,问奶奶:“奶奶,他就是……”

    “他就是我的孙子肖泽涛啊!那天在家门口他还向你自我介绍了呢!”

    得到肯定回答的依芙,望向笑意浓浓的肖泽涛,恍然大悟道:“原来你……”

    “是呀,依芙,我那几天看着你面熟,总想着‘这位妹妹我一定在哪里见过’!这不,给你来个惊喜!”

    说得依芙转怒为笑,“扑哧”一声笑出来。

    肖泽涛适时递上一束香水百合:“这是奶奶最爱的香水百合,她执意说你也一定喜欢!”

    依芙接过,欣喜不已,陶醉地闻了闻花香,回头看着奶奶:“我真的很喜欢,谢谢奶奶!”

    肖泽涛此时已左右环顾了一下她的小小公寓,又说:“奶奶很想念你,老早就想来看你了!她呀,还叫我去满大街找你,说要好好谢你呢!!”

    “你满大街找我了吗?”依芙笑道,她拿起茶几旁的一个大花瓶去接水,把花插进去,一边说:“谢什么啊,奶奶那天也陪我聊天,聊了很久,我很开心呢!奶奶教了依芙不少人生道理!依芙还要感谢奶奶啊!”

    依芙给他们倒了茶,奶奶拉她到自己旁边坐了,握住她的手不放,左右地打量她:“闺女,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啊!奶奶可是怪想你的!”

    “奶奶,依芙也想您呢!”感动之余,话一出口,依芙自己先怔了怔:好久没有被人惦念与惦念人了,这滋味……原来是这么的让人幸福。

    眼睛不知怎么不争气地红了,她低了头,也拉着奶奶的手不放,好像又找到了自己亲人的感觉。

    “闺女,你一个人住,以后啊,奶奶经常来看你,好不好?”

    “嗯,”她点头,“当然好啦!奶奶,依芙可开心了!”

    趁着她们聊天的这功夫,肖泽涛已把这小小的公寓房打量了一遍,一房一客厅是相连的,中间用一道窗帘隔开,窗帘颜色很素雅温馨,淡淡的粉色,一层一层的花边。

    这公寓小归小,却也五脏俱全,安排得井井有条。虽然朴素,却处处显出她的用心。

    这靠窗的榻榻米,飘窗窗帘是玫瑰粉,稍暗一层的花边,有着满满的浪漫公主气息。

    这红木小矮桌,是她平常用来泡花茶的。旁边散落着几个舒适的坐垫,花纹别致可爱,都很卡通。此时旁边还放着一本摊开的书,想来她闲时就喜欢靠在这里喝喝茶看看书。她一个人的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呢。真是一个相当懂得珍惜生活的女子!

    他回了回神,依芙此时正对着奶奶说:“奶奶,您别一直夸我。瞧,都把我夸得不知天南地北了!”

    三个人都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