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灰姑娘要悬崖勒马

    更新时间:2016-10-14 19:15:57本章字数:2358字

    “依芙,这是新来的同事苏晓媛,你带她到各处去转转!”

    推门进去的时候,部门主管吴良旭指着身边一个长发女孩对依芙说到。

    “你好!”依芙转身对着那女孩伸出手。女孩一头柔细的秀发,染成橄榄红,厚厚的刘海掩盖不住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秀气的脸庞,很是娇俏可人。

    “嗨!你好!姐姐你真美!”她伸出手,紧紧一握依芙的手。又是一个嘴甜的妞。依芙在心中轻笑一声,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

    心下莫名地就对她心生亲近。想来她会是一个好相处的同事。她自己简简单单,也就不想花心思与咄咄逼人有心机的同事相处。比如同一办公室的林东娜。

    她与林冬娜是同一批进公司的,林冬娜是个典型的能干“白领型”,做事干练、有条不紊,与依芙的细致、认真、负责任的工作态度相得益彰。两人本可以互相合作得很愉快的,但林冬娜却喜欢处处与她争,处处要显得自己比她优越。

    等大家熟了,她摸透了依芙的品性,就开始经常使唤依芙。虽然她比依芙年龄大一岁,但大家各负责一块工作,有合作之处,大部份还是要各自完成的。

    依芙心地善良,不好意思拒绝她,常常就把她手上的各种杂事做了。

    这个苏晓媛看起来挺可爱,不像个耍心机的,依芙与她一见如故。

    晓媛比她小一岁,自然就叫她一声姐,两人很快熟稔起来。依芙第一天就带她到各个部门熟悉一下公司的流程、介绍同事给她认识、告诉她一些注意事项,并且把部门的资料拿出来,详细为她讲解一遍。

    到下班的时候,苏晓媛说要请她吃饭。她笑笑婉拒了。但小媛坚持,说还有事请教。她只得去了。

    “依芙姐,今天幸亏有你!”苏晓媛刚参加工作,请吃饭格局真大。这家粥店的海鲜粥味道真好。依芙正埋头品尝着呢,晓媛对她感激地说道,”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本来心里还很忐忑呢。没想到遇见了这么热心的你,我一下子觉得在这个公司有亲人了!”

    “呵呵,”依芙笑道,“这没有什么呀,换做是我进来,你应该也会这么做的!再说了,来一个像你这么美的妹妹和我作伴,我也很高兴呀!唔……还有这么美味的海鲜粥吃……”

    “不过”,依芙想想又奇怪地抬头问,“现在公司并没有对外招聘,也就没有统一的培训。你怎么这时候进来呀?”

    “哦,我……我其实是父亲介绍进来的……”苏晓媛不好意思地说道,“父亲想让我在外面锻炼锻炼,肖伯伯就让我来这里上班了。”

    “肖伯伯?”依芙疑惑。

    “嗯,好吧!那我告诉你吧!依芙姐,你以后反正也知道的,只是现在先别告诉别人哦!肖伯伯就是我们的肖董嘛!我父亲和肖董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说起来,父亲的公司与我们公司也有业务往来呢。”

    “啊?”依芙没想到一下子伴了“大款”:“那肖董是先叫你到我们部门熟悉业务吗?”

    依芙所在的部门是销售部门,当然很重要了。

    “嗯……”苏晓媛扭捏起来,脸突然就红了:“他们叫我先熟悉半年,再去其他部门走走,等涛哥哥来的时候就可以做他的助理了……”

    “涛哥哥?”依芙又疑惑了。

    “嗯,依芙姐你都没听说吗?肖董有一个儿子呀,他叫肖泽涛,就是我说的涛哥哥。他从国外留学回来,现在还在各个分公司熟悉业务。再过半年,他就会到总部来任副总了!”

    “肖泽涛……”依芙重复着,心想不会这么巧吧?自己一不小心就帮了肖董事长的母亲,还顺便认识了肖董事长的公子?还天天和他一起跑步吃早餐?跑完吃完,他还送自己到公寓楼下,然后再说车已停在楼下,顺路送自己来上班?不,不可能!

    她吓坏了,脱口而出:“哪个肖泽涛?”抬起头看看一脸迷惑不解的苏晓媛,忙又解释道,“我倒是也认识一个肖泽涛,同名同姓呢!”

    “哦!我这里刚好有一张他的相片,给你看看!”苏晓媛倒是热情,迅速就去她精致的红色蛇皮包里掏出她的金色长皮夹,“啪”地打开了,纤手从里面衬里取出夹着的一张相片递给依芙。

    这还是少女时代的她和一位少年的合影。依芙的眼睛紧紧地盯住那少年。只见他站在那里,虽然瘦却已很挺拔,脸上一抹笑却不掩他沉静的气质。而在他身边斜靠着的少女苏晓媛靓丽活泼,笑得无忧无虑。想必是他们某一次出外游玩,在一棵树下合的影。

    “郎才女貌”——依芙的脑海里生生浮上这四个字。像被刺痛了般,立时还给了苏晓媛。

    晓媛接过来久久地看着相片,老半天,似乎还沉浸在回忆里:“这是我们初中毕业那一年,伯母和我妈妈带我们两个去游泰山的时候拍的。那时候涛哥哥虽然也不怎么爱说话,但是挺照顾我的呢。”

    “怎么,是你认识的那个肖泽涛吗?”她停了停,才惊觉依芙不说话,忙又问道。

    “不……不是的。”依芙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否认,忙又喝了一口粥。只是突然觉得心空落落的,好像是一股强大的自卑感把自己淹没了。自己一直这么上进、积极、努力,虽然也曾顾影自怜过,但总能自己走出阴霾。

    只是这一次……这么久以来,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看苏晓媛提起他时,那话语、那一副羞答答的样子,都在明明白白地昭示她,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是呀,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而且门当户对,而自己……程依芙啊程依芙,你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一定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真的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喜欢的火苗。你还任意地让自己心中的火苗也一点点地点旺。

    这两个月以来到最近,你才发现自己居然和他一天没见面,就开始想念。你习惯了周末上午和他一起陪奶奶说说笑笑,每天上午和他一起跑步、吃早餐,晚上接到他问候的短信,亦或是一通闲聊的电话。甚至每晚,没收他一条“晚安”的短信,你都不安心入眠。

    这么久了,为什么不仔细问一问他从事什么工作?不问问他是什么出身?是的,你是有一次问了,不过你问得随意,他也答得模糊,说是在一家小公司。你也就算了。最初你以为友谊不必问来历,后来你对他渐生情愫,更是不肯轻易去问。你以为如果两个人相爱,那些都可以是身外之物……你太天真了!

    他住的是别墅耶,你住的是租来的小公寓,你早该明白了,为什么让自己一再沉迷?任凭自己越陷越深?

    唉。自己虽然是灰姑娘,但从没做过王子梦。嫁入豪门这种事,怎么会轮到自己呢?既然如此,还是趁早悬崖勒马别动心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