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肖公子失恋

    更新时间:2016-10-15 18:23:23本章字数:2318字

    “依芙,告诉我怎么回事?你干嘛躲着我?”

    这一天,肖泽涛终于拦住了正匆匆下班的程依芙。说来也怪,依芙突然像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似的,早晨也不来晨跑了,周末也不去公园了,他找她的时候,她每次都推说没空。大清早的,也说不在公寓了。

    甚至有一次,他和奶奶在周末上午到她的公寓找她,等了半天,也没见她来开门。打她电话,居然关机。

    肖泽涛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他发现自己没见到她竟魂不守舍。是的,他很想很想她。他意识到这一点,就迅速地来找她。

    这一天,他算准时间,安排好事情,提早从分公司开车回来,站在她下班回小区必经的楼梯口等她。

    两个多星期不见,他有点颜容憔悴。依芙一看见他,明显地有点心慌意乱:“没,没有啊……我干嘛回避你?我这几天加班忙,没时间和你们见面……”

    她还特意加重了“你们”两个字。

    “你以前也有加班的,这几天也不见得特别忙吧?可是,你以前不都有空出来见我们吗?现在不可能,周末都每天加班吧?”肖泽涛却不依不饶,也故意加重了“我们”两个字。

    “为什么回避我?”他咄咄逼人。

    “我……我哪有?”依芙想笑一声,却笑得十分勉强。

    “好吧,你没回避我。那么,我想跟你说,依芙,我这几天很想很想你……”肖泽涛望前迈一步,行动虽大胆,眼神却紧张地看着她,很认真很认真。

    依芙瑟缩了一下,惊讶地望了他一眼,又往旁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他们,只好盯住身边的地上,嘿嘿嘿干笑了两声:“泽涛哥,你就别开玩笑了……”

    “我是认真的!依芙!我怎么会跟你开这种玩笑?我这些天没见你,经常在楼下看你的窗口。我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是的,我喜欢你!我想以前没跟你说清楚吗?做我女朋友吧!你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不见我!”

    他的眼神,那么热烈。依芙后退了一步,有点像只受惊的小鹿:“你……不会吧!我们……不适合的!”

    “为什么不适合,哪里不适合?”肖泽涛近前一步,“再说,我们这一阵子不是很适合吗!以后还没继续交往,你怎么知道我们不适合?!”

    依芙口吃道:“呃……反正就是不适合,我觉得,我觉得……”她觉了半天没觉出什么后文来。

    “那好,你慢慢考虑这个问题,我们先不说了。现在,我们先去吃个饭吧好不好?!我今天想着这时要来找你,中午都兴奋得没怎么吃呢……这么多天没见了,我有好多事要跟你说!”肖泽涛打断她的“觉得”,先替她作了主。

    “不用了不用了!”依芙头摇得像拨浪鼓,“我我……等下还要出去,我已经跟人约好了!”

    “跟人约好了,你跟谁一起去吃饭?”肖泽涛诧异。

    “我……有个老同学约我吃饭,我先回来拿样东西。”依芙老实地说。

    “那好吧……那,我们改天,好不好?”

    “好、好。”依芙忙点点头,看也没敢看他,小心翼翼地从他身边绕过,匆匆忙忙地上了楼。

    肖泽涛望着她惊慌失措的背影有点迷惑:自己哪里做错了?依芙对自己,为什么一下子这么生疏了,这么拒自己于千里之外?

    可能是自己心太急了吧!可是,之前也没说呀?她突然就都不见自己了,确实也太“突然”了些!

    老同学约她吃饭,这老同学,是男的还是女的?他没想到自己也会胡思乱想,自己怎么变成这么小心眼了?竟然还有点醋意十足的感觉,头脑乱糟糟的。

    她这么孤单,一个人住在这里,奶奶说她是个孤儿。他很心疼,好想要好好保护她,爱她。

    他转了身走出小区,走着走着又绕了回来,不由自主想再看她一眼,反正她要下来的。他站得稍远些,既可以看到她窗口的灯光,又可以看到小区的出口。他要在这里等着,等那盏灯灭了,她就走下来了。可是那盏灯一直亮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站了许久许久,连姿势也不曾变过。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心也越来越冷。原先还盼着她不要出去,现在一直在盼望着那盏灯灭了,她走下来,可是没有。她没有出去,没有人约她吃饭。她为了躲自己,竟然编了谎言推却自己。

    这么说,自己看错了,她一点也没喜欢过自己?

    已是冬日了,寒风一阵阵刮过路旁的树梢,树上还有几片萧瑟的叶片残留着,此时一片两片的落叶被风卷着掉落下来,飘到了他的身上。

    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才发觉自己冻得都有点僵硬了。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不由吓了一跳,天,都快十一点了!难怪小区如此安静。

    而她的窗口,还亮着灯。她不会出去了。

    肖泽涛失魂落魄地回到家,先从楼下过。这么晚了回来先要去对父母说下。于是敲了父母的房间。

    “门开进来。”是父亲的声音。

    他推门进去。房间已换了桔黄的壁灯,父母斜靠在床上还没睡,显然是在等他。

    “泽涛,今晚怎么这么晚回来?”母亲坐起来问他。他最喜欢母亲这时候,头发散下来,脸也有了一层温柔的意味。平常头发挽起来,雷厉风行,虽然看起来很“酷”,但他觉得她离自己好远。

    “哦,在公司找了找资料,多呆了一会。在外面吃了饭。”他说,“那爸妈,你们早点睡,我先上楼了。”

    他正要关门,父亲却叫住他:“涛儿,进来一下。”

    他只得走了进去,站在他们床尾聆听。

    “再过半年,你就可以去总部了吧?业务熟悉得差不多了?”

    “嗯。”他答。

    “哦,爸爸已经让晓媛去总部上班了,我想安排她到时候协助你。”

    “嗯。”他答。

    父亲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可能奇怪儿子怎么没提出反对意见吧。旁边母亲的脸上明显掠过一层喜悦。父亲还要再说,母亲忙向他使了个眼色,打断他的话:“好了,涛儿今天好像累了,让他上楼休息吧。”

    “好,那你先上去吧。”父亲向他摆了摆手。肖泽涛就转身向前走了。关门还留一条缝的时候,父亲的声音小声传来:“涛儿今天好像不对?他有没有听见我们的话……”

    啊?父亲刚才说了什么?他真的没听见。

    他在想的是,眼看又快到周末了,该怎么跟奶奶说不要去找依芙了呢?明早还要不要起来晨跑呢?这几天,依芙彻底打乱了他的晨跑计划。他在她公寓楼下傻傻地等、在公园里傻傻地等、然后再傻傻地走回来。

    他的世界,突然多了一个人,现在又突然少了回去,好像什么都没变。

    又好像一切都变了。

    他肖泽涛好像是失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