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看似无情却有情

    更新时间:2016-10-16 20:41:10本章字数:2622字

    一天、两天、三天……这都过了多少天了,肖泽涛一个电话也没有,也没有再来找她,依芙若有所失。

    早晨她换了地方晨跑,也不见他来约了。晚上“晚安”的短信和电话也没有了。周末不知道该做什么,有的时候,做着事情会不由自主地停下手中的活,想起他。

    他说的喜欢自己一定是假的吧?他真的生自己的气了吗?他以为自己真的不喜欢他吗?

    依芙患得患失,按道理,自己该松一口气了才是。这样不是更好吗?这样,以后也不用花心思去躲着他了!可是……自己当初只是想冷静冷静,不至于“继续”下去,“继续”错误的情感,与他有个距离而已,可没想过再也不见他。难道不能只做纯粹的朋友吗?再说了,自己也很想念奶奶啊!

    就连周末的上午,他也没带奶奶到公园去散步了,她有下去悄悄地找过他们,也没见他们的身影。

    这一个周末,再次到公园寻找未果的依芙,失魂落魄地往回走,走上楼梯,快到家门口,蓦然见到肖泽涛挽着奶奶的手走过来,想来他们是来找自己的,此时正失望而回。她眼睛一亮,惊喜万分地迎上去:“奶奶!泽涛!”

    声音泄露了太多的情绪,当见到泽涛亮晶晶的眼时,她赶紧敛了敛情绪,低头对奶奶嘘寒问暖起来。

    “小芙,好久没见你,涛儿总说你最近很忙。奶奶来看你!”奶奶的手伸过来,紧紧抓住她的手,“再忙也要照顾好自己,知道没?”

    依芙感动极了,只叫了一声奶奶,就噎住了。她觉得自己很对不住奶奶,为了回避肖泽涛,连奶奶都不见了。

    “你瘦了!”旁边的肖泽涛突然说道。依芙抬起头,正见他关切地望着自己,她忙转移开视线,轻声说:“哪有?是太久没看见了错觉吧?”

    她突然有点生气,他上次不是说“改天吃饭”吗?看来他真的就是个富家公子,说出的话都是随意的,当不得真。

    掩饰般地先往前走一步去开门,手去扶奶奶,把她让到塌塌米上坐,嘴里一直说着:“奶奶,您慢点。”显然一点也不想理肖泽涛。

    她起身去厨房拿糕点,经过肖泽涛身边,装作没看见他,也不请他坐。肖泽涛一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从她脸上读到了冷淡与生气吧,肖泽涛跟了出来:“依芙,”他斜靠着门,望着她,眼睛深深的,像一潭深水,似乎要望到她的心里面:“那天我一直在楼下等你,你没有出去。”

    “哦,”她的手顿了顿,平静地说,“后来那个老同学他取消了,说是有事……”

    她才不会告诉他,本来袁小君约她出去吃饭的,她答应了。袁小君是初中的同学,两个人都深知对方的家庭底细。小君虽然沉默寡言,但是为人很踏实,对自己又好,同学时没少帮助过她。

    日前在街头偶遇了,当得知她也在这个城市工作,他激动极了。立刻交换了联系方式,聚集了几个初中同学聚会。会后他把她送回家,想与她进一步交往的意思,相当明显。

    后来他总会时不时发短信打电话,关心自己,也偶有约自己出去吃个饭。

    在躲肖泽涛的两个多星期里,她跟他出去吃过一次饭,饭后还一起散了步。

    本来依芙觉得他可以信赖,大家也知根知底,交往起来不用费劲瞎猜。一个人孤单了太久,她也不反对大家先再接触熟悉一下,看有没有进一步的可能。顺便也把自己牵挂肖泽涛的心冷一冷。

    只是那天晚上在楼下遇见肖泽涛,听他对自己那么表白心迹之后,她虽说没有回应,也并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一时心热,只是,上楼后,却也不想再去面对袁小君了。

    “我那天晚上一直在楼下等你,还以为会再见到你……”肖泽涛自嘲了一声,“结果……”

    “……”依芙沉默了一下,说,“对不起,临时决定,不知道你还会在楼下……”她没想到会这样,所以,他以为自己是在骗他?

    “不过,依芙,我看得出来,这两天你不仅想奶奶还想我了!”肖泽涛换了口气,突然很有信心地说,嘴边似乎还挂上一抹不易察觉的笑。依芙被他吓一跳,手又慌乱得停顿了一下,然后又装作若无其事地忙碌。糕点拿出来了又放了回去,顺手抓了一个杯子洗,洗了一遍又一遍。肖泽涛嘴巴一咧笑了。

    “那,为了弥补我一下,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好不?你不会再有什么老同学一起吃饭了吧!”

    依芙默了默,似乎是下了一个决定,转过脸对他粲然一笑说,“好吧!”

    泽涛也笑了,满意地放过她,从她手中接过茶壶说:“我来吧!”又加一句,“六点哦!”

    公寓很小,他们两个的谈话奶奶都听到了,可老人家愣是装作没听到。八十岁了,她觉得自己身体还很硬朗,耳聪目明着呢,这两个小家伙的把戏,哪里能瞒得住她的眼睛?

    但此时她却佯装不满道:“你们两个一边去聊得热乎,把我老太太撇在这里就不管了?”

    “哪有?奶奶,我去看一下依芙拿什么好吃的给您吃啊。她最近啥也没做,就拿这买来的糕点凑合给我们吃!奶奶我刚才给她出了个好主意,我觉得她下回该做‘芙蓉软糕’给您吃了,您看怎样?”

    他成功地转移到了话题,引得奶奶好奇:“芙蓉软糕怎么做?”

    依芙原本被奶奶取笑羞红了脸,此时也难免笑起来:“奶奶,这您要问泽涛怎么做了!”

    大家说笑了一会,奶奶也乏了,肖泽涛就送了奶奶回家,回头还不忘向依芙眨了眨眼,做了个“六”的手势,意思是叫她别忘了。

    心事一放,依芙下午美美地睡了一觉。今天是个阴天,醒来的时候,只觉日暮西山。拉开窗帘,有点不知今夕是何夕的错觉。她愣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肖泽涛约了她六点吃饭,一看时间,呀,已经快五点了!

    她忙起床收拾,用清水洗了把脸,正要像平常一样化个淡妆,手又停了。得了,干嘛化淡妆,不是要去告诉他,我们只要做做朋友就好了吗。

    于是就熟练地挽了个道姑头,穿上周末爱穿的那件墨绿色的休闲连衣裙。扯了一个背包往肩上随意一背,就出门了。

    当她清清淡淡地走到楼下出了小区,门口的街面上,蓦然见到一辆黑色大奔旁立着一位手捧一大束火红玫瑰的男子。依芙眼睛被晃花了,好美啊!她心想,哪个女子这么幸福呢,有爱人如此虔诚地等待,在众目睽睽之下,用鲜花表示爱意?

    一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捧玫瑰,一边脚步往前移,她得去街上拦辆出租车呢,时间已经不早了。

    没想那捧玫瑰也跟着她移了移、再移了移……她正觉得不对,只听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唤她:“依芙!”

    别是做梦吧?这么熟悉的声音!依芙只好头抬了抬,看向捧花那个男子的脸……咦,帅花了眼,有点面熟啊!

    对方见她愣怔着,不由笑起来:“依芙,别是上午刚见过面下午就不认识了吧?”

    “呃~”她终于醒过神来,这不就是肖泽涛吗!只是前几次见他,大都是白T牛仔,运动型的,虽然也帅,毕竟随意得很。大家也混熟了,就把他的“帅”也一起习惯了。可这下……一身笔挺西裤衬衫,帅气红格的领带,英气逼人的五官,乌漆浓墨般的眼珠,仔细看了,竟隐隐含着一层层的笑意,似乎要盅惑她似的。

    他玉树临风地在依芙面前这么一站,对着她这么一笑……她竟突然忘了自己到底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