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她要找的男子

    更新时间:2016-10-17 19:45:12本章字数:2602字

    肖泽涛笑着把花递给依芙,像读透了她刚才的心思:“就是送你的哦!”

    依芙愣了一下,终于清醒了过来,强作镇定地接过花,微笑着对他说:“谢谢!这么客气啊!”

    “依芙,这回在楼下等你,可没白等。”肖泽涛的笑意更浓了,“你喜欢花,我以后天天给你送!现在我们先去坐车吧,花还先放后座?”

    “好……不,以后不要送了!”她突然清醒过来,又礼貌地说了声谢谢,坐到了他拉开车门的副驾位上。

    “不好意思啊……你在楼下等多久了?”等他开了车,她没话找话。

    “不久,我猜着这时间你也快下楼了。”

    他开了车里的音乐,“以前都是你带我去吃特色小吃,今天由我来带一带你。你再靠一靠,很快就到了。”

    车里音乐好轻,似虚无缥缈,适时响起:“我对你有一点动心,有一点迟疑,害怕爱过以后还要继续……”两人都屏了呼吸,听音乐轻轻涤荡着身心。似都在诉说自己难言的心事。

    车子停在了路边,他们进了一家浪漫格调的西餐厅。布局温馨,奶白色沙发椅软软的,音乐声似有若无地飘过来。

    两人坐定,侍者已端上两杯柠檬茶。依芙接过来先喝了一口,爽爽的,沁人心脾,是她喜欢喝的。

    等侍者走后,依芙字斟句酌地先开口道:“泽涛,其实,关于帮助奶奶的事,你已经报答得很多了,已经不欠我什么啦!”

    肖泽涛怔了一下:“依芙,你不至于以为我们跟你交往,是纯粹在报答你吧?”

    “没……没有,我是说如果有这么一点成份的,可以不要啦。”

    “那没有,你放心,现在这么一点点的成份都没有了!”肖泽涛松了一口气,笑道,“现在有的,就是我很认真地想和你交往,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

    “呵呵……”依芙默了默,还是笑了,“我们连对方的来历都不太清楚,你跟我说这太早了吧?”

    “依芙,以前不想说,是生怕我们之间的交往有负担。所以我今天要告诉你……”

    “这么说吧,肖总,其实我已经知道了,只是不是从你这里听到的。”依芙笑了一下,“前一阵子呢,我从公司同事的嘴里,已经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你是我们集团公司肖东岳肖董事长的公子,是吧?”

    “是的,”肖泽涛笑了:“依芙,原来你知道了。那你前一阵子回避我,就是这事吗?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不用再向你说明了,本来我也会告诉你的。那有什么关系呢?我从来不以肖董事长的公子身份在与你交往,以前是,以后也不是!”

    “肖总,您是肖董事长的公子,艳阳天集团总裁唯一的继承人,这个事实谁也不可以更改。承蒙您一直隐瞒着我,我以前高攀了!但我以后有这个自知之明的。”

    “依芙,我是真的喜欢你!难道因为我是肖董事长的儿子,就没有资格爱你了吗?”

    “对不起,肖总,我的童年没有人讲童话故事给我听。这么多年,虽说也有好多好心人的帮助,但我从不做美梦。如果要我相信我们以后可能结婚,那可能要从头再活一遍,把我泡在蜜缸子里重新长大。”

    “依芙,你不相信我?”肖泽涛急了,手伸过来去抓依芙的手。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看待这生活,比你看得彻底。我知道其实人生就是一场戏,每个人都是戏子。但是要站好自己的角色,该演什么就要演什么。丫头的角色就不要妄想去扮演小姐!”她断然把手移开。

    “依芙,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可是我相信我还是有婚姻的自由的。只要我们两个人相爱……”

    “肖总,其实我很愿意像以前那样叫你泽涛。只要你不要动不动把爱字挂在嘴边。为了奶奶,我不介意高攀一下,沾沾奶奶的光,当当你的朋友。”

    肖泽涛沉默地看着她。

    依芙也不说话,低了头,只看着手中的杯子。

    良久,她轻轻地说:“这份工作,也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我很珍惜。若不是机缘凑巧,以我的学历和专业可能还进不了你们这个大公司。我不想失去它。我还想好好在这个公司发展呢!我们以后还是保持一点距离吧。真的很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

    “依芙……”泽涛想再说什么。

    但依芙又接着说:“好吧,今天这顿饭,就当做你感谢我那天照顾了奶奶吧!”

    “依芙?我怎么会影响你的工作呢?”肖泽涛急道。

    此时侍者已送上开胃酒。依芙轻端起精致的小酒杯,小抿了一口:“肖总,以后我们还有可能在一个办公楼上班,我不想以后大家尴尬。做了情人,再做回朋友也难。我们还是做两个清清淡淡的朋友吧,这样,我也自在些。”

    “更何况,”她轻笑道,“以这样的身份,以后可能还会得到肖总小小的照顾,提拔加薪什么的,考虑到我的机会也会多一点吧!肖总你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肖泽涛望着她,心瞬间抽痛。她的小脸严肃下来,拒人于千里之外,却也还是那么的美丽。相见不相亲,中间隔着的,原来不是喜欢与不喜欢,而是……自己的身份。他第一次如此讨厌自己的身份。

    他一边往嘴里塞着食物,一边自责是自己太心急了。确实,自己的身份对她是有压力的。

    “依芙,”他抬起头,“是我想的不周到,我带你先回去禀明父母,取得他们的同意,我们再交往好不好?!但即使他们不同意,我相信婚姻也应该由我自己做主的!”

    “不!千万别!你……”依芙瞪大了眼睛,差点被一口食物噎到,呆呆地看着他,良久,不无感动的她又立刻自己压制了情感,“千万别回去说啊,我可不想立马卷包裹走人!”

    他的眼神顿时黯淡下来。她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嘴里塞食物。今天吃的是什么?真是一点味道也没有!

    一会儿抬起头又笑着安慰他:“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你再找别人吧,反正像你这么有钱的公子,想找哪样的女朋友没有啊!再说了我们都还没开始……”

    她一边往嘴里塞,吃得很开心的样子,完全不顾肖泽涛难过地瞪她的表情,“谢谢你这餐饭啊,就这一餐饭,得花我半个月的工资了吧!”

    “可是我程依芙,还是喜欢吃大排档。我坐在大排档里,可以看见真实的人生。周围人吵闹归吵闹,有时还口吐脏话,但他们说的话都是真心的。有的人直接在那里想哭就哭、想闹就闹。你看,今天我坐在这里就不适合。你看看左右一圈,每个人都是彬彬有礼,似乎都带着一个个面具,我看了都心累!”

    “你不喜欢,我们以后可以去吃大排档……”肖泽涛刚说出口,依芙头一歪,无邪地看着他,打趣道:“你陪我吃大排档?能吃几次呢?会不会有损你肖董事长的尊严呢?”

    见他不语。她又接着抱歉地说“对不起,我只想找一个男子,他可以一直陪在我身边,我们会有说不完的话。我为他煮饭洗衣,他会帮我修电灯,修坏的一切家俱,会种种树养养花,我们一起带孩子……”她停了下来,眼睛神往地透过他望着远方,似乎在憧憬有这么一个男子,她与他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肖泽涛喃喃道:“依芙,这些我都做得到的……”

    可她自顾自地说着,仿若他已不坐在她的身边。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无力。然而,他,肖泽涛,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