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

    更新时间:2016-10-11 19:56:58本章字数:3499字

    一, 关于九月的音乐

    九月,秋天的季节。

    今天已经是下旬了,再过不了几天,九月的时光就悄无声息的从我们身边流过,像一切的季节流失一样,事先不会跟你发条短信或者是发封邮件告诉你。如果,你处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没有咨询的话,那么,你根本不会发现时间的流失的。

    或许,那时候的流失对你来说根本就不在重要。

    把九月这两个文字放在电脑桌面上,却一直未动笔写下点什么,直到这天,天气骤然凉了一下来了,我才恍然大悟,九月过来,天气也就凉了,冬天就离我们不远了。

    在酷狗音乐中,我的播放列表中有三首歌名为《九月》的歌曲,分别是许巍,朴树,李志,以上三位都是我非常喜欢的歌手,或许是我个人的品味有些小众,或者说,我讨厌那些浮躁的音乐,可是这个世界浮躁的音乐太多,而大部分人都未对浮躁的音乐产生反感,所以,我才变得小众。

    小众也没有什么不好,这样显得我品味独特,显得我特立独行。由于喜好,所以,我和这个浮躁的世界倍感孤立。

    许巍,朴树,应该还算比较流行,虽然朴树已经远离歌坛有一段时间了,近期才在北京的一个演出,他才露面。

    我要谈论着是这个人:李志。

    李志的音乐是绝对的小众化的,甚至整个中国不会有超过一万人喜欢他的音乐。可是,他的存在必定有他的道理,他的音乐如此的真实,直接,像一把匕首,直截了当的刨开我们虚伪矫情的外表,直抵我们的内心,挖出我们内心深处的晦暗,恐惧,不安。所以,能懂这种音乐的人在他面前一下子就崩溃了,所以伪装的坚强像遇到了山洪爆发,一溃千里。

    和李志的缘分起源于什么时候,我已经忘记了,或许是偶然的相遇,就像和成千上万的人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的数据,没有时间,没有地点,可是在后来的岁月里我喜欢他的音乐。

    他是一个实足的理想主义者。1997年李志考上东南大学工科,1998年开始作曲。1999年夏天李志从东大退学到北京,游荡于琴行酒吧。由于不适北京环境,没多久他又回了南京。回到南京,他在南京郊区找了间八平米的屋子作为工作室,屋里仅放一张床一个桌子和一个把吉他。随后他开始自己借钱出地下唱片,没有宣传,没有发行,放在琴行和打口唱片店里面卖。直到去年,他才正式发行一张正规的唱片,可是,已经没有发行。

    李志,1978年生,现在快到30岁。30岁,而立之年,在一般人的印象中,人到了这个年纪,要开始成家立业了,而且他明知道自己长的丑,别人说他像一个在学校门口的酒吧喝酒不给酒钱的那种小混混,在这种注重包装的社会,他是不可能出名的,不可能像别人那样成为一个大红大紫的明星,他大可以读完大学,找一份白领的工作,安安分分的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找个女人结婚,生子。从小,我们的老师就告诉我们,长大后要做一个对国家有贡献的人,长大后,父母告诉我们,要做一个有钱的人,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要做一个有理想的人。理想对我们的生活来说,是微不足道的,那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在大局面前,要牺牲个人的利益,社会主义教会我们的道理。

    我们按照别人给我们安排的路途在前行,发现一切根本不是大人们安排的哪样子,我最后变得一无所有,没有了理想,没有了快乐。我们整天在玻璃的建筑里重复着重复着重复着,看不到头。

    理想对于我们的生命来说,到底重不重要?没有人给过我们答案,我们只好自己去寻找。李志,就是在我寻找的路途上遇到的一个十足的理想主义者,于是,我选择和他一同上路,去那漫无边际的黑暗深渊。

    有时候,看李志在某些地方的演出视频,看的有些心酸,他坐在台上,昏暗的等下,他显得异常的孤独,他一边抽着烟,一边歇斯底里的唱着歌,像砂布的表面一样粗糙的嗓子,听上去那么的真实,台下是那一群忠实的粉丝。他唱着唱着,就哭了起来,我也听着听着,哭了。

    他唱:他说这世界不该是我们的,我们穿什么,吃什么,如果没有人看着我,我该多快乐。他说这世界不该是我们的,爸爸和妈妈也不该有的,我可是个男人,为什么打不起精神。

    是啊,我们为什么会打不起精神呢?是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我们要的生活,我们怎么会打起精神。

    他跟他的歌迷说,他宁愿没有一个人喜欢他,有多少人喜欢他就有多少人憎恶他。

    他至今依旧是那么小众,他把自己的音乐放在了官方网站上,供人免费下载,如果别人愿意,也可以花钱买。我在支付宝上面转了一些钱过去,过来几天,我收到了他发给我的邮件。

    (附九月的歌词,后来这首歌又由老狼,万晓利,李志三人合唱的版本叫《结婚》)

    你像我见过的那个少年

    背着青春走在九月的街头

    一阵风吹乱了你的头发

    突然天气变得如此哀怨

    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他举着新鲜的花圈在路口

    等待人们给他穿越的信号

    爱情输得转移了他的目光

    他像个欢笑定格在中央

    只不过是一场命运

    只不过是一场命运

    只不过是一场命运

    只不过是一场命运

    我想给你三万收买这婚姻

    和那个陌生的女人虚度这时光

    一个电话就打出了我的眼泪

    往事涌上心头青春就散场

    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二, 关于九月的人

    九月末了。热了一整个月的天气终于凉了下来,等待许久的台风终于登陆,带来了降雨。这次降雨过后,九月就接近尾声了。

    新闻上说,中秋三天假期,都会是在暴雨中度过。中秋节又到了,可是,在我的生活中,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我没有放假,因为我已经休息了好久了,现在依旧在休息中。昨天晚上看了《荒野生存》,我也多么想和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背着背包,离开人群,去到一个荒野中,度过一段时光,思索一下人生的意义。

    可是,我依旧没有找不勇气,太多的世俗的眼睛盯着我了,我没有勇气摆脱他们的眼光。

    我和父亲的关系一直不好,印象中,已经有几个月都没有说过话了,我们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会坐到一起,也从来没有说过话。他的说法是,他已经对我失望了。我的说法是,他们根本就不了解我。

    整个九月,我都呆在自己的小房间里,上网,看书,每天2点睡觉,早上8点起床,我的胸口每天晚上都在疼痛,像一把刀子在一小块一小块的隔着我的心脏,我没有去医院看病,我忍受着这样的痛苦。

    整个九月,我都在反省我自己,是不是我的性格上的缺陷造成我现在只能躲避现实,封闭与外面的世界接触?是不是我不够坚持,没有耐心,造成我所以的工作都无功而返,最后,只能选择逃避?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是,我却无休止的做那些讨厌的工作,哪样的工作,我一点都不快乐。

    我一直想知道,我们生命的意义,难道我们活着只是为了活着而已吗?

    我们一家人离乡背井的在南方这个城市里拼命的奔波了许多年,可是,我们依旧什么也没有得到,我们住在租来的房子里,过着勤俭的生活。虽然,我们在家乡还算是有钱的人家,可是,我们的生活依旧是没有声色,甚至到中秋节的时候,我们家也没有买过月饼。甚至不是过节,我母亲只用用一些便宜的菜来应付我们的胃口。

    我们那么勤俭是为什么了什么,我们不依旧买不起房子,依旧得每天拼命的工作。

    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就是工作。

    我在家的这个月里,母亲整天板着脸,她在责备我为什么不去工作。可是,就在这个月里,我写下了一篇长达16万字的小说,难道这就不是工作吗?我不敢跟她说,我有这样一个理想,而且正在为这样的理想而努力中。在她的眼中,我这是异想天开,是痴人说梦话,在她的眼中,我应该老老实实去找份工作,每个月拿2000块钱左右的工作,每个月存一点钱,找个女人,结婚,生子。

    哪样的生活会更好呢?

    我花了两个晚上看了杰克.伦敦的《马丁.伊登》,我感觉自己那么像这本书的主角马丁,他为了爱情,开始改变生活,努力读书,每天睡5个半小时,他一直想改变自己的生活,能够娶到露西,那个像天使一样的姑娘。他每天都在写作,读书,以前的积蓄花完了,就得饿着肚子在工作着。可是,在别人眼中,他就是一个懒鬼,不想工作,他的姐姐等亲戚也都劝他去找份工作,不要游手好闲,他妹夫甚至都不再跟他来往。最可怕的是露西也不理解他,她从来都不相信他靠写作会有什么出息,也劝他去找份工作,打字员或者其他的工作。可是,他依旧执着于自己的梦想。所以人都不再理他,露西也离开了他。他想起自己之所以要改变,要追求梦想,都是因为心目中的爱情,可是,现在爱情已经失去了,而且,他感觉露西也根本不是心目中的天使。于是他决定不在写作,可是,他的作品却开始受到了欢迎,并为他带来了丰厚的收入。以前看不起他的人都来巴结他,亲戚们也纷纷过来找他借钱,露西也想能跟他和好。可是,这一切都是以前你们不理我,看不起我,要我去找工作的时候写下来的,那个时候,我快饿死了,你们却没有想过要请我吃饭,我现在可在也没有写过文章了。他这样想着,他心灰意冷,开始厌恶了这个世界,最后想逃到太平洋上的一个岛屿,最后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将来的生活,就在船上跳海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