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秋天

    更新时间:2016-10-11 19:59:25本章字数:2562字

    天色渐渐暗下来,绯红色的光抹着了那片秋天也不会凋谢的植物上。已经到了秋天了,这个城市却依旧没有丝毫的秋天的气息,树,依旧是绿的,只是显得颜色灰暗了许多,人依旧忙忙碌碌的在人行天桥上走过。

    一切都未曾改变过,让人感觉没有丝毫的希望。

    唯有偶然的一丝寒意的秋天卷起落在地上发黄的枯叶,才能感觉到季节已经改变了。

    林泽合上放在天桥底下的吉他盒和里面为数不多的几张人民币,把苏格兰格子衬衫用手扯了一下,面无表情的踏上上天桥的台阶。

    或许,我应该去北京。

    林泽一直向往着那个音乐都市,那个就算在天桥下唱歌也能生活还能继续自己的梦想的地方,那个能成长像许巍那样的歌者的地方。

    “没有人会留意,这个城市的秋天,窗外阳光灿烂,我却没有温暖。”

    他轻轻的哼着这首刚刚扯着嗓子吼唱的歌曲,声音像一把钢钻在钻着他的心,让他感到全身发冷,像一股寒风吹进了他的心里。

    没有人驻步来听听他真诚的歌声,他所做的一切都像是在和空气搏斗,没有喜欢这种音乐,特别是这个该死的南方城市。冷漠的的城市。

    或许,他根本也都没有打算唱歌谁听,只是想自己慰藉一下自己那剥离的理想。

    林泽一边走过天桥,一边想着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他实在是讨厌这个城市了,有好几次,他都想启程去自己梦寐以求的北京,最后,他还是放弃了,他害怕了,他害怕自己去到哪里无法生存下去,他害怕自己的自学的那一点吉他技术去到北京会被人笑话,他担忧的事情太多了,从小到大,他都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点什么。

    因此,他收拾好行李,在外面的公园李坐了一会儿,就为自己找到一个留下来的理由。

    天色已经渐渐黑了,繁华的城市亮着耀眼的灯光,一排路灯像一排发光的守卫,矗立在路的两旁。

    李楠穿着一件从夜市场买来的价值20几块的已经洗得发黄的白色衬衫,手里提着一个已经发线了的黑色包走下天桥,他百般无聊的拖着步子,皮鞋的后跟已经磨掉了一半了。

    他是一个业务员。

    他极其讨厌这份工作,可是他也找不出讨厌的理由,世界上做业务员的人多了去了,任何的一件产品都需要业务员。

    所以,他接受了,生活在无时无刻的告诉我们,要接受现实。况且,除了做这份工作,我还能做什么呢?

    李楠刚刚从北方的一座工业城市一所不入流的学校毕业,一个人拖着一副失去了朝气和理想的躯体来到了这个无论什么季节都一样炎热的城市。

    他很讨厌这个城市,他听不懂别人在说什么,他讨厌这里的食物,讨厌高高在上的本地人,讨厌这里的一切。

    可是,他几乎所以地方他都讨厌,在学校的时候,他也特别讨厌他那所充满了尿骚味的学校。他对学校记忆犹新的就是那股除不去,也赶不走,最后只能默默承受的尿骚味。他们寝室有一个北方的同学,身上也永远带着这样一股味道。

    天桥下面响起一段高亢的歌声和吉他声,一个个子有点矮长得也不好看的男孩在哪里唱许巍的《我的秋天》。

    李楠曾经也想成为一个歌手,一个摇滚乐手,可是,现在他觉得他老了,什么都不想干了,他以前还想过成为一个作家,后来又想成为一名导演,后来他发觉,这些事情都只不过是想想而已,重来没有去实现过。

    他想停下来听一段,那种音乐让他全身的细胞都长出来翅膀。

    周围没有一个人听,于是,他又往天桥上走了回去,然后又往下走。他是舍不得离开这个充满着自己理想的地方,他每天晚上都窝在床上,一遍一遍的听着许许多多民谣歌手的音乐,他感觉只有这时候,自己才会充满力量。

    可是,在现实中,他却总是在逃避,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爱好,不想跟别人不一样。

    因为,我只是个业务员。

    从火车上下来了2天了,2天没有吃东西,你清楚其中的感受?你们不清楚,你们说清楚也只是假象的,告诉你那种感觉,就像快溺死的人在拼命的挣扎着,想活下去却又浑身无力,如果那个时候谁给我一个面包或者其他的东西,我可以为他做任何的事情。我不像你们这些衣着光鲜的人,我只不过是一个农村出来毫无价值的人,毫无希望的社会败类而已,你们是这么说吧,社会败类。

    可以给我抽一口你的烟吗?还从来没有抽过你们这么贵的烟呢。

    说点别的吧,估计你们也不想听这些,如果不是我坐在这里,你们根本就不会听我说任何一句话,哈哈。

    我蹲在公园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看着人们在我的眼皮底下匆匆而过,不时有该死的蚊子叮咬我的手臂,你们这里简直就是天堂了,听别人说看守所包吃包住呢,是吧。我身上已经开始散发着一种味道了,像是一种死尸的味道。你们肯定没有闻到过,这种味道肯定没有女人的香味那么怡人心扉。

    我下了火车,在公共电话亭给一个同学打了个电话,他没听,他妈的就是一个王八蛋。当我在网吧告诉他,我准备逃出来,不想再呆在那个鬼地方的时候,我跟这个在学校一起混的同学聊,问他我是不是可以出来跟他一起混。

    他说他现在混的很不错,跟着一个老大收保护费,老大是他以前一个朋友的哥哥,大家叫他猴子。现在看上去去,只不过是想再老子面前逞强而已;

    他满口答应了我,于是我偷了爷爷存放在枕头下地200块,逃离了那个没有希望的地方,虽然我依旧不知道希望是什么,但是,我只是想改变一下。如果我死了,穷,歧视,这一切就是杀死我的凶手,而且我不能去法院起诉他,不能砍他,我只能默默的解释自己慢慢被他折磨而死。

    又打了一次他的电话,他依旧没有听,我把最后一点点钱卖了一包烟。我可以饿死,但是不能没有烟抽。我坐在地上,拼命的抽着那包劣质的烟,烟熏着我的眼睛,泪水都快流下来了。

    生命从来对我们都是不公平的。

    不想听我说这些?算了吧,难道这些都不可以让我说完,你没看出来我对社会剩下的感情只有不满了吗?

    我用手理了理头发,长长的头发多么像古惑仔,那么帅气,英俊,带着一脸的痞气,你肯定也看过古惑仔,你心中应该也有一个古惑仔吧,为什么不让他光明正大的走出来,为什么要压抑自己,装作一个正直的人呢。

    我缓慢的从地上起来,扭了扭脑袋,摆好姿势,1,2,3,往前冲。我可是学校的100米跑的冠军,这是我在哪所破烂的初中唯一得到的荣誉。

    在我的生命最危急的时刻,我的特长让我战胜一切。

    我冲了过去,一手抢到一个白色的手提包,一个穿着裙子的20几岁的女人被突如其来的一切吓得不知所措。

    我往前跑,拼命的往前跑,我感到我的心脏就快破裂了,双眼也望不到前面的路,耳边什么也听不到。

    我踏上天桥,世界在我眼中旋转。突然,一股强大的声音冲击着我的耳膜,像一颗炸药扔在了池塘里,发出一声闷响。

    那些无助的夜

    我漫无目的地走

    那些无助的夜

    你牵着我的手

    幸福如此遥远

    我无法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