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开始总是浪漫的

    更新时间:2016-10-12 09:22:39本章字数:2049字

    我是在十三号公交站台上遇到林的。

    我在一家公司做会计,八点以前必须赶到公司,正常情况下,七点半坐车刚刚好。但我一般七点一十就会从家里出来,在楼下的早餐店买一杯豆浆,一边喝,一边慢慢的走,到公交站台上时,差不多也就喝完了,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尤其是冬天的时候,双手捧着热热的豆浆,手是热的,然后每喝一口进去,热热的感觉一直通到胃里,整个人似乎都暖和了,再大的寒风,我也不觉得冷。

    不知什么时候,我注意到了林,他从另一个方向过来,斜背着一个包,黑色的,我总觉得他包的带子有些长,一直垂到了膝弯下,有这个必要吗?

    尤其走路的时候,真的很搞笑,他走路很急,风风火火的,然后包在屁股后面一撞一撞的,就好象后面有一根棒子,在赶着他往前走。

    林也是吃着早餐赶公交,他总是左手一杯豆浆,右手一袋包子,有时候是油条,他吃东西很急,狼吞虎咽的那种,我看到过几次,一个小笼包,他很少会吃两口的,通常就是一口塞进去,嚼几下就咽下去了,然后又塞进另一个,他好象喜欢把包子一次吃完之后再喝豆浆,但似乎每次都没有成功,总在吃到第三个的时候,有时候是第二个就会咽住,然后不得不喝豆浆,他吸的力很大,一杯豆浆,一口就能下去一半,有时候站得近了,我甚至能听到那种滋溜的吸动声,这时他会伸一伸脖子,挺一挺胸,皱着眉头往下咽,仿佛胸口完全给堵住了,豆浆也冲不下,就好象堵塞的下水道,而他这时候的情形,不象水道工,到象一只吞了大蚊子的青蛙。

    于是我偷偷的给他起了个外号:大青蛙。

    我并没有想过,他会是我的青蛙王子。

    但那天早上,他真的帮我逮住了一只蚊子。

    当时公交来了,人有些多,我往车上挤,觉得好象有人在扯我的包,我的包是那种斜背着的小挎包,淡粉色镶边的,拉链处有一个小毛熊做装饰,不是什么名牌,但我很喜欢,挎在身上,有一种小女人的感觉,哦,忘说了,我包的带子不会很长,就是到腰胯处,还要上面一点点,可不象他一样会垂到屁股下面。

    当时我也没在意,人多嘛,有些挤,包可能是给卡住了,正常的,但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吼:“住手。”

    我当时并不知道是林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急忙回过头,林就站我身后,他手抓着一个人的手,而我的包,抓在那个人手里,包带子已经断了。

    我当时并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感觉,也许是惊怕,我看到那小偷手里有刀片,也许是恼怒,恼怒他割断了我包的带子,但就是没有想到林,要感谢他或者什么的,脑子里完全没有这个,我拼命的尖叫起来:“呀。”

    我从来没有和人打过架,甚至极少和人争吵,更没有对付小偷的经验,尖叫是我惟一的武器。

    小偷似乎被我的尖叫吓到了,他退了一步,林似乎也给惊到了,本来他好象只想要那小偷松手放开包,这时却猛地扬起拳头,一拳打在了那小偷脸上。

    小偷的鼻血立刻就喷了出来,踉跄后退着摔倒在地,这时有两个人跑过来,一个去扶那小偷,另一个冲向林,小偷都是一伙一伙的,我似乎看到了寒光一闪,也许是幻觉,但我总感觉小偷手上有一把刀,于是我再次尖叫起来。

    在我的尖叫声中,林解下了他的包,只是一甩就出来了,然后猛地旋着抽了出去,过长的包带在这会儿似乎起了作用,隔着两三步便重重的抽在那小偷脸上。

    不知林包里面有什么东西,我听到怦的一声闷响,好象重物打击的声音,那个小偷斜里一栽,差点摔倒,林还不想放手,把包又带了个旋子,那个小偷被吓住了,一闪身窜过了公交牌中间的夹缝,然后就溜走了,最先给林打出鼻血的小偷也给另一个小偷扶着,逃向了相反方向,他们就是耗子,只一眨眼就没了影子。

    车上有些挤,我甚至没来得及跟林说一声谢谢,我在发抖,一只手搂着包,一只手抓着拉手,两只手控制不住的在抖,而且不止两只手,好象全身都在抖,我似乎并不完全是害怕,就是脑子里乱哄哄的,耳朵里也嗡嗡在叫,特别的乱,林在车门边上站住了,没有再挤过来,他先还看了我一眼,我不知是不是对他笑了一下,他给了我一个笑脸,后来有人移动,就看不到他的脸了。

    一直过了好几站路,我才慢慢的不再颤抖了,我有时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但这种颤抖不受控制,它好象不完全是恐惧引起的,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深呼吸对它没用,事实上我无法进行深呼吸,胸前好象有东西嗝住了,又仿佛是压了块大石头,后来有了个座位,坐了一站路,才慢慢松开。

    到站了,我下车,腿还有些软,整个人都有些发飘,下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突然有只手扶了我一把,我一吓,差点又尖叫起来,不过一转头却看到了林。

    “你没事吧。”他眼中透着关心,不过手放开了。

    “我没事。”我赶忙摇头:“刚才,那个,谢谢你。”

    “刚才什么事啊?”林笑了一下:“哦,有一只苍蝇飞过是吧,很抱歉,我没记住它的样子。”

    若在平时说这样的话,我会比较欣赏,我会笑,但这会儿我没笑,不,我笑了,是有些勉强的那种笑:“总之谢谢你,我到公司了。”

    “哦,那好。”林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紧张和无措,点点头:“再见。”

    我这时猛然意识到不对,林的公司好象在前面,要提前两站下车的,他怎么下车了?难道是我看错了,提前下了车,转头看了一眼,没错啊,拐角处就是我们公司,看来是林坐过站了。

    “喂,对面有公交车。”我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