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许仙

    更新时间:2016-10-14 13:27:54本章字数:3031字

    自古以来,修行者多如牛毛,有成者凤毛麟角。

    尽管有成者极为罕见,却也不代表就没完全没有,许翰文就是为数不多的有成者之一。

    许翰文本不懂修行,之所以能修行有成,只因得了一件伪至宝紫金铃。

    那一夜,失恋的许翰文借酒浇愁,一直喝到酒吧打烊才出门。

    县城终究不是都市,三九时节的下半夜,街道上冷冷清清,寒风呼啸,连出租车都没有,半醉半醒的许翰文只好徒步回家,路过小区附近的丁字路口,一脚踢到个硬物件,还摔了一个踢绊。

    经许翰文这一踢,硬物件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许翰文循声望去,就看到人行道上有一只铃铛在滚动,在路灯的照耀下,紫光格外耀眼。

    许翰文看这铃铛煞是好看,就把铃铛捡起来,在路灯下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只感觉钟体表面的图纹很有沧桑感,就带回家去赏玩,临睡前就随手把铃铛搁在床头柜上。

    大抵是喝酒后吹了风的缘故,许翰文睡得不甚安稳,总是打喷嚏。

    喷嚏的本质是津涎,也是人体的精华之一,许翰文睡得迷迷糊糊,一个喷嚏打得急了些,没有来得及打到痰盂里,却打到了床头柜上,还溅了一些到铃铛上。

    床头柜上闪过一道妖异光芒,铃铛就进了许翰文体内,昏昏沉沉的许翰文竟是丝毫没有觉察。

    许翰文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时已是日上三竿,才发现床头柜上的铃铛不见了。

    许翰文找了好半天,也没有找到铃铛,不禁怀疑昨晚是不是出幻觉了。

    直到开春时节,许翰文随家人去东皇庙进香,顺便在东皇神像前求了一道符,剧情才有了反转。

    据东皇庙的道士说,东皇符心诚则灵,在佩戴之前,一定要先沐浴,以示虔诚,才有效果。

    许翰文就按照道士的指示,先回家沐浴,才贴身佩戴东皇符。

    春节进城去拜年,路上差点出车祸,把许翰文惊出一身冷汗,汗水浸湿了东皇符,竟把符文反向印在许翰文的肌肤上。

    随顺人体新陈代谢的循环,符文激活了铃铛,许翰文这才获悉,铃铛竟是传说中的法宝。

    说起这铃铛的来历,还与东皇有关。

    东皇有一件至宝,就是著名的东皇钟,这只铃铛,就是一位妖仙仿制的伪东皇钟。

    虽说这口伪东皇钟也能达到无上灵宝的档次,可是与东皇钟相比,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可以说是萤火比皓月,只有把这口伪东皇钟升级成至宝,才足以弥补差距。

    为了把这口伪东皇钟升级成至宝,这位妖仙也是蛮拼的,冒着生命危险,去偷太清派的《八卦炉炼金诀》。

    然而悲剧的是,偷来的《八卦炉炼金诀》缺了最后一页,无论这位妖仙如何推衍,也推衍不出来完整的《八卦炉炼金诀》。

    不完整的《八卦炉炼金诀》,只能把这口伪东皇钟升级成伪至宝,虽说不足以弥补差距,却也能缩小差距。

    这位妖仙就打算先把这口伪东皇钟先升级成伪至宝再说,等以后得到完整的《八卦炉炼金诀》再继续升级。

    原本这样做也不是不可以的,只可惜在升级的过程中,这位妖仙似有所悟,误以为推衍出了完整的《八卦炉炼金诀》,打算一鼓作气把这口伪东皇钟升级成至宝。

    经实践证明,这是行不通的,不过为时已晚,有些错误只能犯一次,永远不会有机会犯第二次。

    犯了错,就要为所犯的错误买单,这位妖仙错悟《八卦炉炼金诀》的代价,是成了这口伪东皇钟的祭品。

    伪至宝也是无上灵宝,颇有灵性,沾染许翰文的津涎之际,早就自动认主了,只因没有诞生出器灵,而许翰文又不是修行者,所以才不知这口伪东皇钟已经认主。

    等到符文激活了这口伪东皇钟,这口伪东皇钟就诞生出了器灵,与许翰文心灵相通,许翰文自然也就知道了这口伪东皇钟的来历。

    看着这口状如铃铛的伪东皇钟,许翰文想到了《西游记》里“赛太岁”的三个紫金铃,就是一件至宝,还配了一首诗来描述。

    诗曰:太清仙君道源深,八卦炉中久炼金。结就铃儿称至宝,老君留下到如今。

    许翰文把玩着伪东皇钟,不知不觉就把这首诗给念出来了,这一下歪打正着,伪东皇钟竟是开始自动升级了。

    虽说要从伪至宝升级成至宝,须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并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完成的,但是只要开了头,就迟早会升级成功的,除非在升级成功之前遭到毁灭。

    许翰文一个无心之举,意外补全了伪东皇钟里的《八卦炉炼金诀》,只因口诀是说“结就铃儿称至宝”,而不是说“结就钟儿称至宝”,所以这件伪至宝就不再是伪东皇钟,而是紫金铃了。

    伪至宝这一质变,竟与许翰文性命交修起来,许翰文就这样走上了修行路。

    常有人传说,吴承恩的修行有成者,《西游记》是吴承恩的修行诀窍,许翰文本来还不信,直到走上了修行路,方才是信了。

    虽说修行不易,但是得益于与正在升级过程中的伪至宝性命交修,许翰文修行不久,就有了小成,感召来了修行路上第一次天劫。

    经过这段时间与紫金铃性命交修,许翰文已经得知,在还没有进入天庭时代,没有成仙的修行者是不会感召来天劫的,只有在成仙之际,才会感召来自然天劫。

    自从进入了天庭时代,没有成仙的修行者也会感召来天劫,这种天劫不是自然天劫,而是由天庭执掌的人为天劫。

    按理来说,只要有一件灵宝傍身,渡过这种人为天劫并不难,更何况有一件伪至宝傍身的许翰文?

    可是悲催的是,负责降劫的天神,在上司面前受了委屈,就拿渡劫者当出气筒,致使许翰文渡劫失败。

    紫金铃正在升级中,可以用的法力有限,尽管自动护主,天劫还是把许翰文击成了齑粉。

    紫金铃与天劫激烈对撞一记,撕裂开一条时空裂缝,挟裹着许翰文的残魂,“哧溜”一声钻进去,穿越时空而去。

    紫金铃还没有完成升级,不能修复许翰文的残魂,为了让许翰文重生,就找了个时空节点,撕开一条时空裂缝钻出来,要帮许翰文找了个人来夺舍,以弥补许翰文的魂魄。

    紫金铃找来找去,找到一个非常适合许翰文夺舍的人,此人姓许,名仙,表字汉文,是杭州钱塘县人氏,祖上数代行医,自家也是药店的学徒。

    经紫金铃反复推衍,许翰文和许仙本是同一人,那时节,还没有进入天庭时代,有一位籍籍无名的散仙,死于天地杀劫,险些形神俱灭,临死之际自爆了真灵,分别转世到不同的位面。

    经过无数岁月的无数次轮回,其中一缕真灵转世成了凡间的许翰文,另一缕真灵转世成了凡圣同居土的许仙。

    因此紫金铃认为,让许翰文的残魂去夺舍许仙,只是让那一分为二的残灵归一而已,并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是天大的好事。

    紫金铃推衍完毕,就帮许翰文的残魂夺了许仙的舍,用许仙的魂魄弥补了许翰文的残魂,于是乎,许翰文就穿越重生成了许仙。

    在紫金铃的努力下,许翰文顺利吞噬了许仙的魂魄,醒时发现自家正躺在被窝里,颇有几分莫名其妙,喃喃自语起来:“奇怪,我不是在渡劫吗?怎么会躺在床上?莫非是梦?”

    紫金铃正要许翰文醒来,才好帮助许翰文的残魂彻底消融许仙的魂魄,许翰文这一说话,器灵就融入许翰文的残魂中,开始消融许仙的魂魄。

    许翰文只觉得灵魂深剧痛无比,连喊痛都不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剧痛过后,许翰文的残魂消融了许仙的魂魄,许翰文如梦初醒,原来是自家渡劫失败,魂魄受损,紫金铃自动护主,找到与自家魂魄同根同源的另一个人,来帮助自家弥补残魂。

    只是这与自家魂魄同根同源的另一个人,竟是民间四大爱情传说之一《白蛇传》故事的男主角许仙,也叫许汉文,虽说“汉”字不同于“翰”字,但叫起来却都是一个音,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么?

    虽说这穿越是穿得有点坑了,然而穿越成许仙已成既定事实,也只能做一世许仙了,许翰文自我安慰:“既来之,则安之,穿越成许仙其实也不错,至少能娶到白娘子,还能和白娘子一起飞升成仙呢,就做一世许仙好了。”

    只是一想到要被法海搞得妻离子散,还要被法海逼去出家为僧,许仙就头疼——虽说法海本事平平,不是白娘子的对手,可是法海手中的紫金钵,那可是佛宝,难以对付呀!

    许仙眉头紧锁:“诶!这可怎么办呢?没有足够的时间,紫金铃完成不了升级,不可能分出法力来对付紫金钵,我该怎么做才能对付得了法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