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抱得美人归

    更新时间:2016-10-15 08:05:39本章字数:3054字

    气清景明,是为清明。

    三月清明,正是思亲时节,许仙随姐姐许娇容、姐夫李公甫去上坟,思念起了前世的家人,也不知道他们在凡间位面过得好不好。

    说句心里话,许仙挺想念前世的家人,也很想回到前世,去跟前世的家人团聚,可是这只能想想而已,毕竟前世已经死在天劫之下了。

    更何况,就算是上仙,也没有把握穿越凡圣同居土和凡间这两个位面之间的隔阂,就算借助至宝可以穿越,也没有把握精确地穿越到另外那个位面的某个具体时代。

    所以,许仙也就只能隔着位面,遥远地祝福前世的家人了。

    在许仙的前世记忆里,有好几个版本的《白蛇传》故事都说许仙上完坟去游西湖,才遇到白娘子的。

    换而言之,就在今天,许仙去游西湖,就会遇到白娘子了。

    可是,自家毕竟是穿越而来,夺舍重生的,虽说在无数世以前,前世许翰文与今世许仙本是同一个人,可是真灵分开转世了无数世,早已不是一个人了。

    如今许翰文的残魂消融了许仙的魂魄,虽说只是把分开转世的真灵重新合并起来,自家却再也不是原本的许仙了,这样子去游西湖,也不知道白娘子还能不能认出自家呢?

    为此,许仙难免担忧,有点不愿意去游西湖。

    李公甫看许仙忧心忡忡的样子,就叫许仙去游西湖:“汉文呐,姐夫虽是个大老粗,却也常听人说:‘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烟’,你难得到这边来,顺便去看看西湖美景也不错。”

    许仙有心推辞,又不愿意辜负了李公甫的一番好意,就开颜笑笑:“姐姐、姐夫也一起去吧。”

    许娇容推辞说:“汉文,我和你姐夫还要回家准备祭祖呢,就不陪你去了,你一个人小心点。”

    李公甫就说许娇容:“嗨呀!汉文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就别担心了。”

    许仙也去宽许娇容的心:“姐姐,姐夫说的是,我已经是大人了,出去玩一玩,不会有事的,你就放心好了。”

    许娇容就交代许仙:“早点回家。”又抽出雨伞递给许仙:“春天无老实,上树戴斗笠。”

    许娇容说的“春天无老实,上树戴斗笠”,是一句天气谚语,意思是说春天的天气变化无常,经常下雨。

    其实就算许娇容不把雨伞递给许仙,许仙也要去拿雨伞的,毕竟前世的记忆里,有好几个版本的《白蛇传》故事都 说“雨伞是媒红”,许仙还要靠这把雨伞去泡白娘子呢。

    因此,许仙就接了许娇容递过来的雨伞,才辞别许娇容、李公甫:“姐姐、姐夫,我这就去玩了。”

    许娇容和李公甫异口同声说:“去吧。”看到许仙欢快地去游西湖了,许娇容和李公甫对望一眼,会心一笑,也离开坟地回家去了。

    北宋末年,宋徽宗好道,误写表文,在奏疏上把“玉皇大帝”写成了“王皇犬帝”,玉帝收到表文,龙颜震怒,说:“王皇可恕,犬帝难饶。”

    尔后,玉帝派遣赤须龙下界,投胎成金国四太子完颜兀术,南侵大宋江山,捉拿宋徽宗、宋钦宗关押起来,坐井观天。

    有忠臣义士乔装改扮,前去探监,得宋徽宗、宋钦宗血书圣旨,传旨康王赵构登基,继承宋室江山。

    康王赵构领旨,南逃路上,被金兵追得走投无路,幸亏五显灵官显灵救驾,点化泥马渡康王赵构过江,康王赵构才得以脱难,登基称帝,史称宋高宗。

    北宋东京汴梁,早已被金兵攻占,北宋已亡,宋高宗定都杭州临安邸,史称南宋。

    此时正值南宋初期,宋金之战如火如荼,天下甚不太平,只因宋高宗不思收复失地,只求偏安一隅,这杭州地界,倒还算是太平。

    许仙有前世的记忆,记得前世也到过杭州,游过西湖,可是凡间的杭州西湖,却无论如何也比不上这凡圣同居土的杭州西湖。

    许仙一路走来,看这杭州城繁华无比,到处都有笙歌燕舞,就想起前世学过的一首诗来,是林升写的《题临安邸》,诗曰: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许仙记得,前世看过一部武侠电视剧,其中有一句经典台词:“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世,许仙的心底都有一个大侠梦,只是要成为一代大侠,就要一改习气成自然的没心没肺,而去忧国忧民,这却是许仙难以做到的。

    在许仙看来,自家未必就比杭州城里这些醉生梦死、纸醉金迷的人要高尚多少,人家固然是在纵情享受生活,自家又何尝不是盼着早点娶到白娘子,好享受生活?

    西湖畔,许仙东张西望,也没有发现白娘子,心中不免又担忧起来,心说:“莫非是因为我夺了许仙的舍,所以白娘子认不出我了?”

    许仙有这样的担忧,实属再正常不过,毕竟许仙修为尚浅,不知道夺舍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其实许仙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白娘子已经盯上自家了,正在考察自家的人品呢。

    俗话说:“医者父母心。”许仙虽说圆不了大侠梦,但是许家祖上数代行医,自家也是药店的学徒,心地倒也善良,在苏公堤上捡到一支金钗,知是值钱之物,想必失主会很焦虑。

    许仙就站在原地等失主,稍过片刻,失主前来认领了失物,千恩万谢地去了。

    隐在暗处的白娘子,先是查探到许仙曾经在某个前世,正是自家的救命恩人小牧童,后又看许仙心地善良,就决定以身相许来报恩,于是,白娘子就闪亮登场了。

    白娘子带着青姑娘出现在许仙的视野,许仙总算松了口气,看来白娘子是认出了自家这个救命恩人的。

    许仙与白娘子相遇,看似偶然,可是许仙知道,这完全是佛门一手推动的结果,倘若没有观音的指点,白娘子就不会来找自家报恩,如此说来,观音才是自家与白娘子的真正媒人,尽管只是幕后的媒人。

    能够娶到白娘子,许仙自然是感激观音的,可是却十分不爽这种受人摆布的感觉,对观音的好感也就自然减了几分。

    许仙与白娘子相识的场景,一如前世记忆里的《新白娘子传奇》所演绎的情形,青姑娘下雨天留客,还和船家唱起了《渡情》,就连曲调都是出奇地一致。

    在青姑娘的安排下,许仙和白娘子顺利相识,白娘子果然名叫白素贞,青姑娘也果真名叫岑碧青,住在清波门白府。

    临别前,许仙主动把雨伞借给白素贞,这才与白素贞诀别,临别前,许仙还与白素贞约好,过不了几日,就去清波门白府拜访白素贞。

    许仙主动把雨伞借给白素贞,感动了白素贞,竟使白素贞在报恩之外,悄然生起了情愫,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白素贞就对许仙动了凡心。

    这正是许仙所要达到的效果,只有白素贞恋上许仙,许仙才敢娶白素贞,才会与白素贞产生爱情。

    否则,以白素贞那单纯报恩的心思嫁给许仙,没有爱情的婚姻又能维系多久?而且,纯属人情债的夫妻,做起来又有什么意思?

    虽说许仙此举有些狡猾,却是无伤大雅,反而衬托出许仙是个智者,顿时就让许仙在白素贞的心目中形象高大起来了,白素贞在心里评价许仙“有君子风度”。

    白素贞虽是个异类,却毕竟脱胎换骨变成人了,除了身有妖气和法力,与人类女子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对许仙这一念生情,竟就愈陷越深,难以自拔了,自从回了清波门白府,整天就盯着雨伞想许仙,可见对许仙的用情之深。

    许仙其实也想早点把白素贞娶过门,可是为了让白素贞对自家死心塌地一些,才一直忍了好几日,再去清波门白府,而且去了以后也不提亲,只说:“小生是来要还雨伞的。”

    白素贞初涉尘世,心思单纯,自然不明白这只是许仙的欲擒故纵之计,听说许仙只是来要还雨伞的,不禁神色黯然,竟是有些伤心。

    对于红尘之事,岑碧青可就比白素贞老练得多,看出了许仙其实很想娶白素贞,只是有些坏,采取虐心的办法来俘获白素贞的心而已。

    岑碧青与白素贞情同姐妹,自然见不得白素贞受委屈,有心想要教训许仙一下,又害怕伤了白素贞的心,就去激许仙提亲。

    当岑碧青来激许仙之时,许仙知道火候已经差不多了,就不再吊白素贞的胃口,开口提亲,又把白素贞感动了个喜极而泣,差点没有把岑碧青给气吐血。

    为了帮助白素贞顺利报完恩,早日修成正果,得以飞升,岑碧青只得忍下这口气,去安排许仙和白素贞的婚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送入洞房!”

    ……

    在岑碧青的安排下,许仙和白素贞拜堂成亲,洞房花烛夜,许仙如愿以偿地抱得美人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