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除妖宝剑

    更新时间:2016-10-16 08:05:30本章字数:3043字

    许仙使了点小坏,顺利地俘获了白素贞的芳心,洞房花烛夜,许仙把白素贞从头到脚亲了又亲、吻了再吻。

    洞房花烛夜,赛过小登科,许仙很满意,也很满足,对白素贞的美爱不释手。

    幔帐里,一床锦被遮羞,许仙和白素贞相亲相爱,放纵了一夜,直到鸡鸣三遍,天将拂晓,还兴致盎然,意犹未尽……

    都说成家立业,白素贞来报恩,以身相许嫁给许仙,帮助许仙成了家,接下来就在想要如何帮助许仙立业。

    许仙成了家,首先想的不是要立业,而是要对付法海,这就与白素贞的想法有了偏差。

    从凡人的视角看,许仙只是寒门子弟,白素贞却是大家闺秀,这桩婚姻并不是门当户对的。

    不过大宋本就是一个奇葩的国度,流行富贵人家的女儿下嫁寒门子弟,所以许仙把白素贞娶进门,许娇容、李公甫并不惊讶,反倒认为只是一件极正常的事情。

    只是许仙和白素贞都各自心知肚明,却又彼此瞒着对方。

    官银被盗一案,只是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李公甫的前程,许仙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倒是白素贞和许娇容、李公甫取得了一致,都叫许仙去立业。

    许仙也是很想立业的,可是自家只是药店的学徒,虽说也读过不少医经论典,却没有任何临床经验,哪里敢去行医?弄不好来一个庸医杀人,那罪过可就大了。

    可是如今的许仙,魂魄虽说得到了弥补,却还在保养期,不能修行,眼下这幅身板,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书生,除了继承祖上的医道,却是做不了其他。

    虽说做什么事情都是从没有经验开始,逐渐积累经验的,可是这医道与一般的行业却是有所不同,那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缺乏经验的大夫,诊错了脉用错了药,那可就后果严重了,明知自家缺乏经验还要去开医馆,那不就成了草菅人命了吗?

    不过,姐姐、姐夫把自家养大,总不能成家以后,还要姐姐、姐夫来养自家和自家娘子吧?

    于是,许仙接受了白素贞和许娇容、李公甫的建议,决定开一间医馆,一来养家糊口,二来悬壶济世,也算正当事业。

    许仙的决定,让白素贞和许娇容、李公甫都很高兴,只是,要开一间医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许仙就上街去看哪个地段适合开医馆。

    许仙叫上白素贞一起上街,名义上是请白素贞一起去找适合开医馆的铺面,实际上是因为还没有谈恋爱就闪婚了,所以要找个机会补谈一回恋爱。

    就在许仙准备开医馆的这段时间里,李公甫却是寝食不安。

    这一日黄昏时分,许仙和白素贞回家,一进门就看到李公甫一脸苦相,愁眉不展的,也不知道在烦些什么,许仙心里暗说:“糟糕!可能是蜈蚣精来了。”

    白素贞在衫袖里掐指一算,也算出了李公甫遭遇的难题,也皱起了眉头——虽说那蜈蚣精道行远远不如自家,可却是自家的天敌。

    只是,白素贞却不能坐视不管,否则如何对得起许仙?又如何对得起自家的道心?

    再看那边,许仙已经从李公甫嘴里问出了缘由。

    原来,最近这段时间,接连有人到县衙报案,都是家里丢了女童,李公甫带人破案,只找到几具女童的尸体。

    经仵作验尸发现,凶手的作案手段极其残忍,对受害人采取的是先奸后杀的作案方式,令人气愤填膺。

    可是要抓捕凶手,靠气愤填膺是没有用的,李公甫带人基本上把整个钱塘县都翻过来了,也没有发现凶手。

    更要命的是,这凶手还在钱塘县里继续作案,县衙不断接到新的报案,这让县太爷和李公甫都倍感压力。

    尤其是作为捕头的李公甫,抓捕不到凶手,就有失职的嫌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县太爷顶不住压力,李公甫轻则饭碗不保,重则要受牢狱之灾,这让李公甫如何不发愁?

    许仙一听,就知道自家猜得没错,果然是蜈蚣精来了,只是自家也无能为力,毕竟魂魄还在保养期,暂时还不能修炼,所以完全帮不上忙。

    而白素贞是白蛇精,岑碧青是青蛇精,虽说道行高过那蜈蚣精,可是那蜈蚣精却是白素贞和岑碧青的天敌,许仙自然不愿意白素贞和岑碧青去以身犯险。

    可是,李公甫不仅和许娇容一起把许仙养大,而且对许仙那可是真心不错,现在李公甫遇到了难题,许仙可不能坐视不理。

    所以,听完了李公甫的倾诉,许仙也跟着犯难了。

    白素贞看到许仙也皱着眉头,心底一痛,忍不住叫了一句:“官人。”

    许仙应承一句:“娘子,怎么了?”

    白素贞说:“妾身方才给姐夫算了一卦,已经算出姐夫为什么抓捕不到凶手了。”

    许仙心里一惊,知道白素贞这是要冒险插手了,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劝阻。

    李公甫本来是最讨厌求神问卜的了,可是就在自家无法可想之际,却听白素贞说给自家卜了一卦,还卜算出了结果,也就起了不妨一试的心态。

    虽说“求神问卜,不如自己做主”,然而在自己不能做主的时候,求神问卜也不失为解决难题的一种途径,尤其是在凡圣同居土这种有神魔仙佛的位面,求神问卜未必就等同于装神弄鬼。

    李公甫就问白素贞:“弟妹,为什么?”

    白素贞应答:“姐夫,那凶手是个妖怪。”

    李公甫半信半疑:“弟妹,那你可算出了这妖怪藏在哪里?”

    白素贞反问:“姐夫是要去捉妖吗?”

    李公甫点点头:“没错。只有抓到凶手,我才能向上面交差呀。”

    白素贞也能理解,要是李公甫跟上面说抓不到凶手的原因,是因为凶手是个妖怪,肯定行不通,到时候上面追究起来,不但有失职之嫌,还有妖言惑众之罪。

    所以,要帮助李公甫解决这个难题,唯一的办法,就是帮助李公甫抓捕蜈蚣精。

    白素贞也不愿意直面天敌蜈蚣精,略作沉思说:“姐夫,我白家祖传一口除妖宝剑,可以借给姐夫拿去捉妖的,我这就叫青儿回去取来,只要过个一两日,除妖宝剑一到,姐夫就可以擒杀妖怪了。”

    李公甫没有更好的办法,以目前的情况看,也只能如此了:“那就多谢弟妹了。”

    白素贞还了一礼:“姐夫不用谢,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的。”

    许仙知道,按照这样发展下去,肯定是白素贞派岑碧青去张玉堂家的星月剑,然后施法祭炼一番,交给李公甫去捉妖。

    结果李公甫意外遭人泼了洗脚水,污了白素贞的法术,面对蜈蚣精之时,“除妖宝剑”不灵了,李公甫差点就“壮烈”了。

    许仙可不愿意看到自家的人生轨迹按照前世记忆里的剧情发展,就问白素贞:“娘子,小生看书里面说,但凡法术、法宝,最怕污秽,一旦受了污秽,就会失灵,不知是不是这样?”

    白素贞也知道,世间很多故事,都说可以用污秽来破法术、法宝,当然,大多数法术、法宝也的确害怕污秽,一旦受了污秽,就会失灵,这也是事实。

    不过,还是有一些法术、法宝是不怕污秽的,甚至还有少数法术、法宝不但不怕污秽,而且受了污秽以后,威力更为强大。

    白素贞就回答许仙:“官人,凡事不可一概而论,妾身曾经听说,有少数法术、法宝是不怕污秽的,甚至还有不仅不怕污秽,而且受了污秽以后,威力反而更强大的。”

    许仙又问:“那娘子家传的‘除妖宝剑’,怕不怕污秽?”

    白素贞正在奇怪许仙一介凡夫俗子,怎么会问法术、法宝怕不怕污秽这样的问题,听到许仙问“除妖宝剑”怕不怕污秽,就省悟了。

    然而,白素贞可不会不怕污秽的法术,也祭炼不出不怕污秽的法宝,就答:“当然怕啊。”

    听到这里,李公甫也明白了许仙的意思,这小子不就是提醒自家拿到除妖宝剑以后,要谨防污秽,以免失灵吗?

    白素贞就叫来岑碧青:“青儿,你这就回去一趟,把我家传的除妖宝剑取来。”

    岑碧青也不知道白素贞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看到白素贞使了眼色,就应下:“是,姐姐。”回头找了个时间,私底下问白素贞:“姐姐,你叫我到哪里去拿除妖宝剑嘛?”

    白素贞就把李公甫的遭遇说给岑碧青听,然后告诉岑碧青:“青儿,杭州城南的张员外府,有一口宝剑,名叫星月剑,你去帮我‘借’来用一用。”

    岑碧青自然知道白素贞说的“借”是什么意思,这可是岑碧青的强项。

    自从跟了白素贞以来,除了上次盗取县衙库银,岑碧青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借”过东西了,如今一听到白素贞叫自家去“借”星月剑,手又痒了起来,就趁着夜色,去了一趟杭州城南的张员外府,“借”来了星月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