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杀蜈蚣精

    更新时间:2016-10-17 08:05:33本章字数:3095字

    白素贞当着许仙、许娇容、李公甫的面,把星月剑祭炼了一番,“借”给李公甫拿去捉妖。

    李公甫拿着“除妖宝剑”,信心爆棚,即刻出发,可是才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因为发现了更为严重的问题:自家根本就不知道妖怪在哪里。

    于是,李公甫又回来请白素贞帮忙:“弟妹。”

    白素贞见李公甫去而复返,觉得奇怪:“姐夫可是担心这‘除妖宝剑’的威力?”

    李公甫摇头:“不是啊,弟妹,我是来请弟妹再帮我算一卦的。”

    白素贞问:“姐夫要算什么?”

    李公甫答:“我想算一下,那妖怪在什么地方,否则的话,我连妖怪的面都见不到,就更别提捉妖了。”

    白素贞一听,对啊,李公甫根本就不知道蜈蚣精在哪,就算有星月剑在手,也没有用啊,就掐指一算,看看那蜈蚣精现在在什么地方。

    蜈蚣精道行还很低,虽说已经化形了,可是白天根本就不能以人形出现,夜间也仅仅只能在上半夜维持人形,一到夜半子时,一阳升时,就要现出原形。

    所以,白天的时候,蜈蚣精都在躲在地下活动,去看哪家有女童,到了夜间入更时分,就出来抓女童去采补,采补完以后就杀人灭口。

    此时正是黄昏,离蜈蚣精出来行动还有一些时候,白素贞有一算,就算出了蜈蚣精的行踪。

    原来,这蜈蚣精白天刚刚踩好了点,准备夜间去抓个女童,现在正潜伏在那女童家的后花园里。

    白素贞就把卜算的结果告诉了李公甫,指点李公甫在那后花园附近蹲点等候。

    李公甫得了指点,就去县衙召集来一班捕快,前去蹲点捉妖。

    许仙可不放心,毕竟在前世记忆的剧情里,李公甫这一去,就会遭到一位妇人从楼上泼洗脚水,污了星月剑,而后差点就死在蜈蚣精手里。

    尽管许仙已经向李公甫暗示过,法术、法宝不可以受到污秽,否则就要失灵,可是李公甫到底能不能避过那一盆洗脚水,还真是难说。

    许仙决定悄悄跟过去看看,虽说自家现在没有法力,不能驱使紫金铃,可是真正遇到危险的话,紫金铃却会自动护主,以蜈蚣精这种半夜鸡叫就要现原形的妖怪,决计是伤害不到自家的。

    许仙就找了个借口出门,一路尾随李公甫,看到李公甫带了一班捕快去蹲点,眼看李公甫就要走到那可能污了星月剑的楼下,就高声叫了一句:“姐夫。”

    李公甫听到许仙叫,停下脚步,回头问:“汉文,这么晚了,你出来干啥?”

    许仙回答:“我去找王师傅请教几个问题,看到姐夫在这里,就来打声招呼。”

    李公甫就当了真,交代:“最近县里一到夜间就不怎么太平,你可得仔细点。”

    正说着,前方竹楼上倒下来一盆水,“哗哗”作响,许仙这才松了口气,总算是帮李公甫避过这一盆洗脚水了,就答应说:“姐夫放心,我会仔细的,姐夫你也要仔细些。”

    李公甫说:“我省得。”就辞了许仙,带起那一班捕快,去了白素贞指点之处蹲点。

    许仙悄悄跟踪在后,在李公甫蹲点之处附近,找了个隐蔽的旮旯头藏身,看看一会李公甫大发神威,杀了蜈蚣精之后,能不能从蜈蚣精身上淘到点宝下来。

    虽说李公甫拿着白素贞“家传”的“除妖宝剑”,可是许娇容还是很担心,毕竟李公甫只是凡夫俗子,要面对的却是妖怪。

    白素贞就陪着许娇容念佛,祈请观音保佑。

    许娇容的担忧不无道理,也很贴近现实,初更时分,蜈蚣精现身出来抓女童,自信满满的李公甫拔出“除妖宝剑”,救下女童,与蜈蚣精大战起来。

    蜈蚣精十分忌惮“除妖宝剑”,几个回合就现了原形,却是一条粗如水桶、长有丈余的大蜈蚣,甚是吓人,就连躲在一旁的许仙看了,也吓了一跳。

    李公甫还是头一次跟妖怪对决,要说不怕那肯定是骗人的,好在做了那么多年的捕头,打打杀杀惯了,手里又有“除妖宝剑”,倒也不是很怕,壮了壮胆,又挥剑去砍大蜈蚣。

    李公甫非常自信,这一剑砍下去,至少也能要了蜈蚣精半条命。

    其实这也并非不可能的,只要这一剑能砍到蜈蚣精的要害,足以杀死蜈蚣精。

    可是现实却不容乐观,蜈蚣精的要害可不是那么好砍的,蜈蚣号称百足虫,自古就有“百足虫死而不僵”的说法,蜈蚣精现出原形来战斗,那虫躯扭来扭去,以李公甫的武功绝对击不中蜈蚣精的要害。

    李公甫一剑砍在蜈蚣精身上,只砍下一只蜈蚣脚,被蜈蚣精扭来扭去的虫躯一弹,飞出老远,“呛啷”一声,“除妖宝剑”脱手坠地。

    “除妖宝剑”离手,李公甫就知道大事不妙,心说:“完了完了,这下子,这条命可要交代在这里了。”

    蜈蚣精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李公甫弹飞的方向追来,要报这断足之仇。

    许仙看到李公甫飞过自家眼前,蜈蚣精在后面追,惊呼:“不好!”斜冲出去扑向蜈蚣精:“休伤我姐夫!”

    许仙这一扑,无异于以卵击石,蜈蚣精大怒:“哼,又来一个送死的,我就先吃了你再说。”血盆大口对准许仙的脑袋,就是一口咬下来。

    就在蜈蚣嘴要咬到许仙之际,许仙的头顶上冒出来一只紫金铃,散发着妖异的紫光,护着许仙。

    蜈蚣精来不及收嘴,一口咬在紫金铃上,崩掉下好几颗牙齿,痛得“嗷嗷”直叫。

    紫金铃被蜈蚣精咬了一口,自动反击,钟体一晃,把蜈蚣精甩出老远,许仙趁机去捡起星月剑,追击蜈蚣精。

    蜈蚣精重重摔倒在地,扬起一阵尘土,浓浓的杀意还锁定在许仙身上。

    许仙不敢大意,举起星月剑就砍,只一剑,就砍死了蜈蚣精,紫金铃感应到许仙没有了危险,又回到许仙体内去了。

    摔倒在地的李公甫,还要那一班捕快,以及闻声赶来的女童的家人和邻居,看到许仙杀了蜈蚣精,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蜈蚣精死后,身上掉下来一只锦囊,许仙也不知道这是储物法宝,一剑划破袋口,用剑尖挑开,只见里面空荡荡的,除了一本书以外,什么都没有。

    许仙捡起那本书一看,书名是《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奇道:“怪哉,怪哉,这等害人的妖怪,竟会念佛看经,真是咄咄怪事。”

    蜈蚣精一死,一班捕快赶紧去扶起李公甫,李公甫才拍了拍衣裳上的尘土,忽听许仙说这蜈蚣精居然会念佛看经,也觉得稀奇:“这么残忍的妖怪,难道也想学持斋把素么?”

    围观的群众听了,也都议论起来。

    许仙收好这本《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打算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看看其中究竟有什么奥妙。

    李公甫则是招呼一班捕头去收拾蜈蚣精的尸体,有了这蜈蚣精的尸体,总算可以向上面交差了。

    许仙不知道的是,星月剑脱离李公甫的手那时候,白素贞就有了感应,变了一个假身陪着许娇容念佛,真身就赶过来了。

    当白素贞赶到的时候,恰好看到紫金铃把蜈蚣精甩出老远,白素贞心里就有些奇怪,一是奇怪许仙为什么会在这里,二是奇怪许仙怎么会有一件这么厉害的法宝。

    白素贞就掐了个手诀,准备对蜈蚣精出手,就在这时,许仙却已扬起了星月剑,白素贞一愣,法术就停滞了,等到回过神来,许仙已经杀死蜈蚣精了。

    看到这里,白素贞确认许仙和李公甫都安全,也就没有现身,直接使个遁法遁回家中,陪许娇容念佛。

    许娇容肉眼凡胎,哪里知道白素贞已经去过李公甫捉妖现场了?

    钱塘县宣布丢失女童案告破,官方宣称是蜈蚣精作案,据那一班捕快传说,是李捕头的内弟许仙杀死了蜈蚣精。

    受害的苦主们本来不信,可是当他们看到那粗如水桶、长有丈余的蜈蚣尸体的时候,实在不敢相信寻常的蜈蚣可以长得这么大,也就都接受了蜈蚣精作案的说法。

    更重要的是,自从县衙宣布破案以后,钱塘县还真的没有再次发生丢失女童案了。

    这一下许仙可就出名了,整个钱塘县就没有人不知道许仙的,岑碧青有些生气:“许官人那么厉害,哪里用得着我们白家的除妖宝剑?”

    接触了这么长时间,许仙已经摸清楚了岑碧青的脾气,赔笑道:“小生能杀了蜈蚣精,还真多亏了这口‘除妖宝剑’呢!要是没有这口‘除妖宝剑’,小生赤手空拳怎么可能杀得了那皮厚肉粗的蜈蚣精?”

    岑碧青撇撇嘴:“许官人真是过谦了,我听说,许官人去救姑老爷的时候,头顶上冒出来一只紫金铃,轻轻一晃,就打伤了蜈蚣精,所以呢,许官人不用‘除妖宝剑’也能杀死蜈蚣精的啦。”

    李公甫也很好奇那只紫金铃是怎么回事:“是呀,汉文,那只紫金铃是怎么回事呀?为什么我的头顶上就不会冒出来一只紫金铃,来帮我打伤蜈蚣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