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准备

    更新时间:2016-10-18 08:05:01本章字数:3067字

    白素贞也饶有兴致地看着许仙,想听听许仙怎么回答。

    许仙答:“那是我捡来的一件法宝。记得那天夜里,我快到家的时候,被它绊了一跤,听到有铃响作响,定睛细看,才发现了它,就把它给捡回来了。”

    岑碧青接嘴快:“许官人,那你是怎么把它塞进体内去的呢?”

    许仙瞟了岑碧青一眼,心说:“你会不知道?”

    李公甫也问:“是呀,弟妹的‘除妖宝剑’也是一件法宝,都不是从头顶里冒出来的,为什么汉文你的法宝就可以从头顶里冒出来呢?”

    许仙回答:“你们有所不知,我把它捡回来以后,它就自动认主了,我这才知道,它是一件灵宝,可惜我没有法力,所以使唤不动它,不过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它会自动护主。”

    伪至宝、至宝,是特殊的无上灵宝,所以许仙说紫金铃是一件灵宝,也不算说谎。

    白素贞忽然开口:“官人,财不露白,谨防隔墙有耳。据妾身所知,灵宝可不是寻常法宝,一旦泄漏出去,会引起很多修行者觊觎,来杀人夺宝的。”

    许仙就说:“我省得的。这次消灭了蜈蚣精,缴获来一本佛经,我看了看,发现佛法挺不错的,正好可以修炼一下,也许不久就可以使唤它了。”

    事实上,许仙已经开始修炼《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了。

    因为修炼《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可以祭炼成能够射杀如来的金刚弓金刚箭,足以对付法海手中的紫金钵了。

    岑碧青问:“许官人修炼的,是什么佛经?”

    许仙回答:“《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

    岑碧青可没有听说过,皱眉道:“这是什么佛经?都没有听说过,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许娇容、李公甫听岑碧青这一问,不禁也有点担心。

    白素贞是黎山老母门下,见多识广,知道那是佛门密宗根本经典,就说:“青儿不得胡说,那是密宗佛祖的经,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许娇容、李公甫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白素贞却不安起来,这《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 经》自然是没有问题,可是万一许仙修行有成,识破了自家和岑碧青都是蛇精,那可怎么办呢?

    许仙帮李公甫避开了那一盆洗脚水,又杀了蜈蚣精,还修炼了《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已经搅乱了因果。

    岑碧青去还星月剑,许仙则牵着白素贞上街买铺面——上次看中了一家铺面,价钱都谈好了,却因为蜈蚣精的事情给耽搁了,如今了结了蜈蚣精,也该去把铺面买下来了。

    不过,买铺面并不顺利,上次看中的铺面已经被他人捷足先登了。

    许仙只得换了个地段去买铺面,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买下一间码头不算好也不算坏的铺面,着手准备开药店。

    原来许仙心里有个计较:开医馆以治病为主,不仅风险大,而且自家得坐诊,脱不开身,没有时间修炼,开药店以抓药为主,没有太大的风险,也不用坐诊,就有时间修炼了。

    于是乎,许仙就这样轻松愉快地决定了。

    买下铺面以后,装修的事情自然有岑碧青会负责,许仙也不用操什么心。

    许仙已经按捺了好几日,没有和白素贞共赴巫山了,搞定了铺面以后,才和白素贞淋漓尽致地云雨了一番。

    施为过后,许仙趴在白素贞耳畔,轻声说:“娘子,你要是妖怪就好了。”

    白素贞被许仙吓一跳:“官人希望妾身是妖怪?”

    许仙“嗯”了一句:“当然。”

    白素贞问:“为什么?”

    许仙回答:“小生看史书上说,上古贤王大禹的王后女娇娘娘,就是一个妖怪。”

    白素贞笑起来:“所以官人想学大禹贤王?”

    许仙笑道:“正是。小生虽说才学不高,却也是读过圣贤书的,据《论语》说,大成至圣先师曰:‘见贤思齐。’是以小生就想,倘若娘子也是一个妖怪,小生可不就向大禹贤王看齐了么?”

    白素贞心头一喜:“官人你可真是个怪人。”

    许仙“嘿嘿”一笑:“这才叫个性嘛!”又畅快地宠幸了白素贞一番,这才心满意足。

    装修的事情交给了岑碧青,许仙则是出门去进货,顺便还买了一副弓箭回来,用来祭炼金刚弓金刚箭。

    岑碧青看许仙背着一副弓箭回来,心里就好笑,问:“许官人,你又不是猎户、弓手,怎地背着一副弓箭?”

    许仙也不好说这是准备将来对付法海手中的紫金钵的,就答:“青姑娘,苏大学士有诗曰:‘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小生看了颇有几分感悟,想必弓箭这玩意有助小生修炼,所以就买了一副。”

    岑碧青来帮许仙卸下弓箭:“许官人要用弓箭辅助修炼,怎么不跟姐姐和我说?却去买这等劣质的弓箭回来?”

    许仙反问:“莫非娘子和青姑娘手里有上好的弓箭么?”

    岑碧青回答:“那是自然。”

    许仙叹道:“诶!要是早知道娘子和青姑娘手里有上好的弓箭,小生就不用浪费银两去买弓箭了。”

    正说着,白素贞从后堂出来找岑碧青,看到岑碧青手里拿着弓箭,在跟许仙说话,也不知道情由,还以为岑碧青又去哪里“借”了一副弓箭来玩,就问:“青儿,你这弓箭,是从哪里来的?”

    岑碧青回答:“姐姐,这是许官人买回来的。”

    许仙也说:“娘子,这是小生买回来的。”

    白素贞奇道:“官人你开药铺,需要用弓箭吗?”

    许仙说:“娘子有所不知,小生看苏大学士的诗,看到‘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这里,颇有感悟,所以就买了一副弓箭回来,看看是不是有助修炼。”

    白素贞说:“原来如此。”

    许仙问:“娘子,小生刚才听青姑娘说,娘子手里有上好的弓箭?”

    白素贞回答:“有是有,只是没有带在身边。”

    许仙问:“那可否借给小生参悟参悟呢?”

    白素贞回答:“可以是可以,只是……”

    许仙问:“只是什么?”

    白素贞回答:“只是那一副弓箭上杀气太重,并不适合用来辅助修炼,不过青儿会制作弓箭,不如就叫青儿参照那一副弓箭,另行制作一副弓箭出来给官人用。”

    许仙说:“也好。”

    白素贞就叫岑碧青:“青儿,就劳烦你了。”

    岑碧青有种想扇自家几个耳光的冲动,本来就忙得没空歇息,这下倒好,还捞到一个制造弓箭的活到身上。

    不过岑碧青可不敢拒绝,就答应下来:“好的,姐姐,等把这药店的门面装修好,我就去帮许官人制作一副上好的弓箭。”

    许仙又谢了岑碧青才去歇息,这几日,许仙的魂魄已经保养好了,可以修炼了,反正药铺还没有装修好,进的药材也还没有到,正好修炼。

    许仙进入修炼状态,与紫金铃性命交修,《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的经文,逐字逐句出现在钟体表面,直到现出最后一个字,紫金铃的器灵忽然打断了许仙的修炼:“主人!主人!”

    许仙停止修炼,问紫金铃的器灵:“阿紫,什么事?”

    阿紫回答:“主人,你暂时不要修炼这本佛经。”

    许仙问:“为什么?”

    阿紫回答:“因为修炼这本佛经会浪费主人很多时间。”

    许仙问:“怎么说?”

    阿紫回答:“这本佛经只是精简版本,不是完整版本,所以修炼的时候,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去推衍那些被省略掉的部分,所以很浪费时间的。”

    许仙说:“可是我必须修炼这本佛经啊!因为只有修炼这本佛经,我才可以祭炼成金刚弓箭去对付法海手中的紫金钵。”

    阿紫说:“没关系啊,我可以先帮主人把这本佛经的完整版本推衍出来,然后主人就可以修炼了,绝对比修炼精简版本的速度要快得多。”

    许仙问:“那你要推衍多久?”

    阿紫回答:“快则一个七日,慢则七个七日。”

    许仙说:“那好吧,我就先等你推衍完再修炼。”要不是阿紫,许翰文就不会走上修行路,也就不会有如今的许仙,对于许仙而言,阿紫不仅仅只是法宝的器灵,同时也是修行指导师和救命恩人,所以许仙自然是信得过阿紫的。

    许仙暂时不修炼《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呆在家里也是闲着,就去了药铺。

    许仙来到药铺一看,这才三两天功夫,装修就进入收尾阶段了,心里暗暗赞叹岑碧青办事效率果然高。

    岑碧青看到许仙来药铺,以为是来催工的,就说:“许官人,再有半日就好了。”

    许仙说:“青姑娘辛苦了。”

    岑碧青问:“许官人,要是开张了,你一个人既要坐诊,又要抓药,怎么忙得过来?”

    许仙一拍脑袋:“哎呀!我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青姑娘,这里可有文房四宝?”

    岑碧青问:“许官人,你要文房四宝干嘛?”

    许仙回答:“小生要招工,得写个招工的榜文张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