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弓箭

    更新时间:2016-10-19 08:05:56本章字数:3124字

    岑碧青抿嘴一笑:“许官人稍等。”去拿来笔墨纸砚,放在桌上。

    等许仙坐下,岑碧青拎起茶壶,倒了一点茶水到砚台上,捋起袖子来磨墨。

    许仙铺开纸张,提笔蘸墨,端端正正地写了一份招工榜文,就拿出门去张贴,来到门口,才发现忘记拿浆糊了,又喊岑碧青来:“青姑娘,帮我拿一下浆糊好吗?”

    岑碧青就叫白福去拎来一桶浆糊,许仙在墙壁上刷上浆糊,把招工榜文张贴上去,拍拍手说:“搞定。”

    许仙刚把招工榜文张贴好,还没有进屋,就听到有人叫“小乙官人。”

    许仙回头一看,是一个拉零担的人,拉着一辆板车,车上有两个装得满满的大布袋,就问:“这位大哥,找我有什么事?”

    拉零担的人就说:“小人来给小乙官人送货,请小乙官人点收。”递过来一张货单:“这是清单,请小乙官人过目。”

    许仙接过清单:“那就搬进来吧。”

    拉零担的人应声:“是。”从车上卸下两只大布袋,搬进店铺里。

    许仙打开袋口,逐一查点、分类,塞进药柜的抽屉里,末了还赏了拉零担的人几个钱,拉零担的人眉开眼笑,千恩万谢地去了。

    门面装修好了,药材也上柜台了,只差没有招到工,岑碧青无奈,就带着白福等五鬼在药店给许仙帮忙。

    这几日衙门里头也没有什么事情,李公甫就来许仙这边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来到药店一看,嘿,这装修得倒是挺好,只是店门口还缺个招牌,没有店名,李公甫就问许仙:“汉文呐,你这家药店,可曾起了名字?”

    许仙记得前世看过的故事里,自家药店的名字叫保安堂药店,可是又不想用保安堂药店这个名字,却没有想到好名字,就说:“还没有起名字呢。要不,姐夫你给起一个?”

    在许仙的前世记忆里,故事中的保安堂药店这个名字,可不是李公甫起的,所以才叫李公甫帮忙给起一个名字。

    也不知道是天意还巧合,李公甫想了想,竟是说出了“保安堂”这个名字来:“不如就叫保安堂吧?”

    许仙刚想找个理由反对,还没有开口,岑碧青就说:“姑老爷起的好名字,保安保安,保一方平安,正应了许官人悬壶济世的心愿呢。”

    李公甫笑道:“那就好,那就好,我本来还怕汉文怪我没水平呢,现在听青姑娘这么一解释,我觉得这名字的的确和汉文的心愿挺对口的。”

    许仙没有想到,换了一个人来给这药店起名字,结果这药店还得叫保安堂药店,看来这个店名跟自家太有缘份了,既然如此,那就还是用这个店名好了。

    一念及此,许仙笑道:“好,谢谢姐夫起名,就叫保安堂药店了。”

    岑碧青说:“我这就叫人做招牌去。”就要出门。

    许仙一手拉住岑碧青的衣袖,另一手递过来一锭银子:“青姑娘,记得带钱。”

    李公甫说:“汉文呐,叫青姑娘多生分?你得学学弟妹,叫人家青儿。”

    岑碧青说:“姑老爷说得是。”

    许仙就说:“好,青儿,记得带钱。”

    岑碧青接过银锭:“谢谢许官人。”这才出门去找人做招牌去了。

    许仙则是在想,连保安堂药店这个店名都回避不了,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前世记忆里的很多剧情都无法改变?莫非自家真的要妻离子散,去出家为僧?

    岑碧青的办事效率那可是杠杠的,不多时就已经做好了招牌,叫白福拿去挂好。

    李公甫又问许仙什么时候开张,许仙本来想说等过几日招到工再开张,可是一想到白素贞说过,岑碧青是要到药店来帮忙的,就算没有招到工,自家累一点也是能够应付得过来的,就说:“明日就开张。”

    李公甫很高兴,许仙成家立业了,他李公甫也就对得起许娇容,对得起九泉之下的老丈人和丈母娘了。

    李公甫是性情中人,有了好消息可藏不住,要分享出去,当即就去跟熟络的人说,许仙的药店明天开张,请大家去给许仙捧个场。

    第二天,保安堂药店开张,来捧场的人很多,有许仙的街坊四邻,有李公甫手下的衙役捕快,有丢失女童案的苦主……

    许仙收了不少礼,也施了不少药,为了答谢众人来捧场,还举行了免费义诊。

    开张很热闹,生意很火爆,好在岑碧青手下有五鬼,都被叫来帮忙了,否则,岑碧青还真的忙不过来。

    保安堂药店开张,标志着许仙正式立业了,白素贞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无论是从报恩者的身份出发,还是从妻室的身份出发,这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喜事。

    开张没几日,许仙招到了掌柜和伙计,岑碧青和五鬼也就轻松多了。

    大概是命里有时终须有罢。自从保安堂药店开张以来,来找许仙看病的人就很多,虽说保安堂药店的码头比不上其他医馆、药店,门面也比其他医馆、药店要小,可是生意却比其他医馆、药店要红火得多。

    短短十来天,许仙就赚了相当于其他医馆、药店个把季度的利润,在世人看来,这是天大的好事,可是在许仙看来,这大约是有修行者在背后推动,否则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轮到自家头上?

    虽说这个时代环境,资讯不算发达,可是有修行者出没人世间,资讯也不算太落后,许仙杀死蜈蚣精不久,讯息就传出了杭州地界。

    有一些心术不正的修行者听说当时有一只紫金铃从许仙头顶冒出来,猜想那紫金铃即使不是灵宝,也是很接近灵宝的法宝,就起了觊觎之心。

    只因杭州是南宋帝都,有国运压制,这些修行者也不会像蜈蚣精那么没有脑子,敢到杭州地界上来撒野,所以才没有来寻许仙的晦气,不过却在千方百计地布局要谋害许仙,杀人夺宝。

    那苏大学士虽是文豪,却也修行佛法,诗词中多有禅意,而许仙修炼的《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也是修行佛法。

    岑碧青虽然不知许仙为什么一定要用弓箭辅助修炼,却也猜测或许是和修行佛法有所关联,就给许仙制作了一副上好的弓箭——一张弓、两支箭。

    许仙记得前世看那些神话故事,也有提到弓箭的:后羿射日,用一张震天弓,九支射日箭;轩辕黄帝定鼎,用一张乾坤弓,三支震天箭;薛仁贵三箭定天山,用一张震天弓,三支穿云箭……

    许仙就有点想不通,所有提到弓箭的神话故事,箭数都是单数的,为什么岑碧青给自家制作的这一副弓箭,箭数却是双数的呢?就问岑碧青原因。

    岑碧青的答案是:“青儿记得有个典故说,‘佛’字的来历,是由于有位金人身背一张弓,斜插两支箭,落在金銮殿上,于是君臣商议,名之为佛,造一‘佛’字。所以青儿觉得,用两支箭的弓箭,最适合辅助修行佛法了,这才专门给许官人制作了这样一副弓箭,愿许官人早日成佛。”

    许仙还是第一次听说“佛”字的典故,更没有想到岑碧青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却能心细如此,忽然间感觉很温暖,似乎回到了前世那个温馨家庭。

    许仙很感动,收好弓箭,更是坚定了信念,无论如何,也要祭炼成金刚弓金刚箭,对付掉法海手中的紫金钵,既为自家,也为白素贞和岑碧青。

    从此,许仙白天在药店坐诊,夜间则练习拉弓,这是祭炼金刚弓金刚箭的第一步,等到有能力拉弓如满月的时候,就可以正式祭炼金刚弓金刚箭了。

    “南无金刚弓菩萨……”许仙一边拉弓,一边默念拉弓的法诀,去相应手中的弓——据说,人弓合一,是拉弓的最高境界,传说中,只有射日的后羿达到了人弓合一的境界。

    尽管许仙不知道这种说法到底有没有依据,却觉得蛮有道理的,也就朝着这个目标努力了。

    岑碧青还是很人性化的,知道许仙现在还没有法力,拉不开硬弓,就把这张弓封印成一石之弓,以免许仙拉不动。

    一石之弓已经是最好拉开的弓了,然而就算是如此,还没有修炼出法力的许仙,也拉不开这弓,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才勉强拉了个半开,还憋了个脸红脖子粗。

    其实这已经相当不错了,毕竟许仙从来没有练过武,也没有干过粗重的体力活,力气是许仙的弱项,能有半石之力,已经算得上是非常难得了。

    白素贞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本想在夜间恩爱之际,引导许仙修炼《素女经》,好以自家的法力去疏通许仙的经络,尽快帮助许仙打通奇经八脉,让许仙可以尽快拉开这张弓。

    哪晓得许仙拉弓拉累了,一上床便是倒头就睡,根本就没有就精力来“御女”,这倒让白素贞不知如何是好,还是岑碧青给出了一个主意:“姐姐,你不是会炼丹么?不如就帮许官人炼一些淬体丹吧。”

    白素贞眼前一亮:“对呀!我帮官人炼一些淬体丹,给官人淬炼一下身体,官人的身体强健了,不就可以轻易拉开这张弓了么?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青儿,多亏你提醒,真是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