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风言疯传

    更新时间:2016-10-16 14:13:16本章字数:1820字

     我的脑袋一片混沌,我微微的睁开了眼,阳光照射进来,打在了我的眼睛里,我下意识的躲了一下,头痛欲裂,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跳起来拿来了手表,十点三十分,我焦急的出了一身冷汗,继而想起今天是周日,叹了一口气,翻了个身继续躺着,昨晚?昨晚的事情记不太清了,只是觉得一切都昏天暗地的,那种复杂错落的感觉倾盖着我。我真想永远睡去,不再醒来。

    厨房里发出一阵清脆的炒菜声,我有点纳闷,突然,她带着围裙走了出来,“怎么会是你?”,刘护士听到我的声音,有点生气,“怎么不会是我,你看你把自己作践的样,喝什么酒逞什么英雄,昨晚⋯”

    “昨晚怎么了?!我没怎么样吧!”我打断了她的话焦急的询问着。

    “你急什么,昨晚你酒喝到一半就没人了,怎么找也找不到,这不领导关心你,让我来看你了,刚好你的钥匙我也有,你急什么啊”她说着不高兴的嘟着嘴。

    “哦,这样”,我松了一口气,看着天花板,不说话,一时间气氛异常尴尬,她扬着炒勺又返回厨房去了,可是昨晚的事我真的想不起来了,她?和她有关吗?那么她在哪里?我的头还是依旧很痛。

    周一上班,岳然并没有来交班,我有些心急,四处搜寻着她的影子,可是没有,大家也都不知道她的行踪,我心里说不出的失落。

    好在74床老太太的病情迅速好转,我虽然并没有得到“领导老三”承诺的前途无量,却也得到了王主任相当的赏识,加之实验方面进展的顺利,使我很快成为了科里的新宠。

    第二天值班,忙完的时候,已经夜晚十一点四十,岳然仍然在科里苦读,教授值班室的门紧闭着,透露出微微的灯光,我在门外站了良久,忽然,两眼一黑,一个猴子样的东西迅速攀附上我的身体,我吓得不轻,听到后面传来铃铛般的声音:“猜猜我是谁”,我摇摆了两下竟然没有摇摆下来,“别闹别闹了”,刘护士满脸不高兴:“就跟你开个玩笑嘛,这么不开心呀,在这干嘛”。我一时答不出来,在这干嘛?“能干嘛,给领导汇报工作呗,也不知她睡了没”。刘护士知道我在攻关什么难题,便也不再做声,“不知道,岳教授都睡得挺迟的,也没人去找过她,不过哎,她一直都挺怪怪的,对了,这是给你带的夜宵,我去热一热吧;”

    我看着她齐齐的刘海,调皮的神色,有点于心不忍,“谢谢你”,“”讨厌,有什么好谢的”

    我还是敲响了岳然的门,没反应,过了好一会儿,门悄悄地开了,岳然有点惊奇,但还是客客气气的说了声:“是小顾,有事吗”,“你,你睡了吗,我没什么事,实验现在开始攻关了,我想,我想探讨一下”,她抿着嘴笑了笑,那嘴唇,那么熟悉,我深深地记着她咬起下嘴唇的那种无助,但现在又离我那么遥远,“请进”。我跟着她进了值班室坐在沙发上,“喝水吗?”。“哦,不喝了,你,你还好吗?”,她轻轻的笑了笑,没有回答,我头又开始疼了,那晚真的存在过吗,现在却像阻隔着一堵无形的墙,使人无法逾越。我想握着她的手,听她说说她的故事,“你的丈夫和孩子呢,我从没听你说起过”,问完我就后悔了,科里的忌讳我却偏偏在这尴尬的时候提起来,她站在床边看着都市的霓虹和繁星,久久不愿说话,就在我快被这沉寂淹没的时候,她淡淡的说:“六年前,一场意外,孩子走了,他也走了”,我不知怎么去安慰她,让她靠在我肩膀上休息一会么?而她似乎并无此意,“小顾,我累了,实验事情明天再商量吧”,我只能匆匆退了出去。

    “哈哈,吃了闭门羹吧”小刘边端着夜宵边数落着我,也就是速冻汤圆,白色粘稠的汤汁里漂浮着小小的汤圆,好像一个个疑团笼罩着我。“我就知道,她就是那样,对每个人都一样,别在意,你这么大半夜的去找人家,能不被赶出来才怪”,“不过啦,那个女人还真是奇怪,有家不回,天天泡单位,你知道吗,有好几次晚上我值班,都看到她大半夜的站在楼道里,像撞鬼似的吓死人”。小刘边吃边和我装神弄鬼的说。“她大半夜在楼道里为什么?”我追问到,“我怎么知道啊,反正,大家都传啊,几年前,岳老师和她爱人关系不太好,婚姻就靠孩子勉强维系着,生的孩子倒还乖巧,会唱会跳惹人爱,可不知为什么那孩子得了什么重病,听说是和呼吸道有关的,送来医院的时候已经不行了,岳老师像疯了似的指着孩子的父亲,大喊大叫,从此以后性格就大变了。孩子的父亲也没有再出现过”“哎,哎,哎你有没有在听啊”,刘护士晃着我,我回过神来,原来事情是这样.

    手里的汤圆咬了一半,黑芝麻一滴滴的滴在碗里,咚,咚。我看着她值班室的方向心里像被无数手术刀割破,“吃完了没,吃完了去休息吧,我把床铺都给你换新的啦”,小刘眨着眼睛对我说。“谢谢你”我握着她半个肩膀不无感激,她的脸倏尔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