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飞蛾扑火

    更新时间:2016-10-18 16:41:30本章字数:2468字

    小荷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生活也极其单调,每天重复的走在办公室,公司、公寓、食堂的路上,偶尔去下图书馆,偶尔逛下街,不太愿意去人多热闹的地方,总觉得离开公司离开了工作的这个区域,她就远离了金城。孤独已经成为了常态,只要放假,首选就是回家,只有回家才能缓解孤独的焦灼,说到底还是没有把自己的心放开。

    家里人说,年纪大了,赶紧找个对象,老爹老妈更是说:“一个人呆在那没意思就回来吧,熬着干嘛”,可小荷却又不愿意回去。

    没想过结婚的事,也没想过小孩的事,更没想过父母年老行动不便的事,只是认为既然去那了,就是自己该去的地方,一个人无依无靠却还像渺小的蚂蚁一样坚持着,现在想来是不是自己太自私了。

    到公司公寓后没多久,公司又来了一个行政秘书叫柳莹,年轻漂亮有活力,但是脾气有点火爆,好吧,小荷的性格正好跟她有点相反,所以两个人也算是能平安相处。

    柳莹处了男朋友,人倒是也挺好,但是会经常带回来过夜,进进出出小荷觉得有诸多不便,只能关门回屋,小荷躲在屋里感觉没有客厅舒畅,但是也没办法,只能呆着,到了周末,本来不爱外出的小荷只能出去,但是出去不知道去哪里,想着该给自己找点乐子了。

    网上联系了驴友团,定期会举行一些户外活动,诸如爬山、穿越之类的,但是参加几次后,才发现参加这类活动的基本都是单身,而且成员年龄不一,层次水平也不一,有刚毕业刚参加工作的,也有60多退休的大叔,说到底就是相亲团,小荷顿时兴趣全无,没再参加了。

    看着同屋的柳莹与男朋友亲亲我我,不尽想起了赵一明,又快两年没有联系了,最近却总是想起,本着大不了当朋友的心态,贱贱的发了短信,问他在干吗。

    赵一明回的很快,说在博州进货,并说好久没联系,只是为了不想打扰她。刚看完短信,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5月份已经结婚了,现在在丈母娘的小区下面打电话。

    小荷听到后没有悲伤也没有欣喜,脑子里只是短路,一片空白。小荷本来说想去看他的,但是还是不去了。

    到了周五经过1天的考虑,还是没定下来。不想去的心情占了上风。下班后一个人在外边晃了很久,晚上回去也很晚,看了两集三国,便睡了。早上订的7点30的闹钟被叫醒后,说服自己,都几年过去了,他自己也有了自己的生活,为什么还是这么在乎,这么放不下。

    但又想每天生生死死的上演那么多,离离合合空留遗憾和悲切的那么多,为什么非要跟自己过不去,想见就是想见,为什么要压抑自己,纵然一切都是过去,纵然一切都是天注定,为什么心胸要那么狭隘,跟自己的感觉过不去,主意打定后,带着背包,去火车站坐上地铁,上车的时候已经是上午11点多了。

    一路想着跟他交往的点点滴滴,第一次是三人一起去敦煌,第二次跑回老家的省城去看他,第三次是坐了25个小时的汽车去凉西看他,两人一起在河边放烟火,过的元宵节,第四次记不清了,不想回忆了。

    后来就是他来到博州,一脸的黑面,那会他就已经决定要放弃小荷了吧,小荷又跑到凉西,想问个清楚,做个了断,但去之后,对小荷不闻不问,也没有多余的言语,走的时候,自己坐公车去的火车站,在火车站吃了一碗面,告诉自己也许是最后一次来凉西了。

    但是赵一明又跑了过来,彻底与小荷断绝关系。小荷潜心论文,一直未有联系,直到7月份毕业,到了金城。

    这中间也联系过一两次,兜兜转转认识也6年多了吧,今年他就结婚了。不知真是不想伤害小荷,还是从来没有放小荷在心上,宁愿跟一个认识才几天的女人结婚,并一起去努力过日子,也不愿意对小荷多说一句,要小荷跟他一起努力。

    都说,放弃一个自己不爱的人不痛苦,放弃一个自己爱的人才痛苦,而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更痛苦,小荷不知道自己在赵一明心里到底是怎样的位置,但起码是第二种。真情在功名利禄面前是那么的渺小和不堪一击,只有无尽的虚弱和缺氧的生活。但小荷还是带着受伤害的心情来看他,以为自己有一颗宽阔的胸怀和撑大的心灵,

    到了博州,顺着赵一明说的路线一直走过去,在服装城的门口等着,见面后,小荷意识到她根本就不该来的,因为心里根本就无法释怀,赵一明除了稍微发胖外没变,应该是有了家庭之后,心情不错,养的也不错吧,尤其是他说每天晚上都要跟丈母娘聊天,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小荷鼻子也感到酸酸的,但是有人关心和照顾总比一个人外边风餐露宿强吧,为何不祝福他呢。

    一路的无话,下午跟着赵一明与另外一个朋友去了饰品广场,满眼的琳琅满目,暂时忘却了他已结婚,已经有丈母娘的事实,但心里为什么总是涨的满满的呢。

    临走坐车的时候,一起公车到了火车站附近,找了餐馆吃饭,一边吃,赵一明还一边给小荷说,他跟老婆两个人来这吃怎样怎样,“老兄,我就是度量再大,你也用不着在我面前三番五次说吧,你用意何在,你情何以堪,还是你根本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小荷愤愤不平的心里说着。

    小荷进站后,与赵一明挥手告别,转身的瞬间眼泪刷的流了下来,直到坐在座位上,泪水还是留个不停,怕周边人看到,她把书盖在了脸上,在掩藏下任泪肆意长流。

    “也许是我的性格与教育经历,让你退却止步,但决不是不想伤害我的理由与借口。你走到哪里,我跟着去哪里看你,山高水长般的情谊,你自是在决定要结婚的时候就已经背负而去。

    认识六载,无日相忘:爱君爽朗,积极乐观;爱君情谊,把酒言欢。我心委屈,向君诉苦,如缕春风,我心安抚。自此识君,唔敢忘怀。文武韬略,雄姿英发,既是饱士,无人齐肩。日日夜夜,爱慕难及,但待君心,能明我意。君心莫测,无敢问津,一载再载,终使亦然。春来秋去,寒暑更迭,花谢花开,未得一撇。内心忧伤,我岂能详,内心孤独,我亦痛苦。坦言为我,无奈放手,但心系君,甘同共苦。谨记君言,挥戈下南,又过数载,一切如昨。突闻婚变,我泪泉涌。即是重逢,心依荡漾。君心已换,无怪汝心,只我太执,用情太深。如掌中沙,遂紧愈流。我本不才,不求上进,有幸识君,了无遗恨。曾等奇迹,月夜祈祷,但有一言,永世相随。六载兜转,回到原场。汝心何在,情何以堪。只愿今生,共度此生,如若有灵,请鉴我心。隋珠和璧,明月清风。一别转身,天地昏沉。独倚一角,黯然伤神。将书掩面,任泪飘零。我心已逝,再见茫然,千途万里,江湖相忘。天涯散客,山高水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