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0-18 20:17:05本章字数:1286字

    火镇辖下的一个村庄。

    初夏的午后,空气有些凝滞,让人觉得喘不过气来。知了在树上不停地聒噪着,令人心烦意乱。拴牢抬头看看树上的知了,原本已乱如麻的心里更乱了,不由得又是长叹一口气。

    拴牢的媳妇翠翠在屋里低声地哭着。既是怕吵着东家午睡招来麻烦,又是怕惊了熟睡的儿子阿福。儿子啊,拴牢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就在一炷香前,媳妇翠翠用手背抹着眼泪进了门,一进门便“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却被少奶奶的陪嫁丫头珊瑚的一句“吵什么吵,吓着小少爷你担得起吗”吓得噤了声。拴牢是知道翠翠为什么哭的,每次她伺候完少爷回来,都少不了哭一场。

    拴牢又叹了口气,觉得阳光有些灼热,便走进屋里。翠翠已止了哭泣,见他进来,便啐了他一口道:“猫被踩了尾巴还知道挠人一把呢,怎么我偏偏嫁了你这么个闷葫芦,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老婆被人欺负了还像只王八似的缩着头不敢吭气儿。”拴牢不敢对嘴,只能曲线救国地看着熟睡的儿子:“阿福长得越发好了,平日少奶奶没少帮着照料,有时还把阿福和小少爷放在一张床上睡觉呢。”

    听拴牢提到儿子,翠翠便不出声了,转身给阿福掖掖被角,生怕他着凉。拴牢觉得屋里越发让人喘不过气来,决定出门走走。一开后门,就见一年轻后生迎面走来。

    “哟,这不是拴牢大哥吗?”后生说着向拴牢拱拱手,拴牢受宠若惊,也急忙向他拱手。这后生拴牢是认得的,是村头夏家的儿子夏风,因着小时候长个癞痢头,小名狗剩。后来因为聪明又肯用功,被下乡来考察民情、做学问的省城老师相中了,带了回去,资助他念书,据说在学校里混得风生水起。不过村里人都说城里的洋学堂不是乡下人能上的,夏家小子去读了,回来天天嚷嚷着“民主”“革命”等让人听不懂的话,想来是魔怔了。拴牢偷眼打量着夏风,心中有些可惜,挺好的一个后生,怎么偏偏读书读疯了呢?以后还是别让阿福读书了,免得也和这小子一样神神道道的,天天念叨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拴牢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夏风问道:“拴牢大哥中午不睡会儿?该不是头上长草、心里发慌,所以睡不着吧?”

    拴牢愣了一愣,总算明白夏风说的“头上长草”是什么意思,脸色不由得变了一变,“狗剩,有些话不能乱说的。”

    夏风对于有人喊他这不雅的乳名倒是不甚介意,接口说道:“这可不是我说的,村里谁不知道翠翠姐给白少爷点烟点到床上去了!”

    拴牢一时面红耳赤,也不知该怎么接。夏风突然揽住他的肩头,像多年的老友般在他耳旁低声说:“拴牢大哥,你这样不行的!凭什么白少爷吃香的喝辣的,还睡你老婆。你呢吃糠咽菜还得给人低声下气地当长工?凭什么呀!”

    拴牢心里动了一动,也低声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夏风四下里看看无人,方才低声说道:“怎么办?造他的反啊!他敢这么横,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他有钱?咱们把他的钱‘革’了,分给大伙儿,看他还这么横!”

    拴牢一听,连忙挣开夏风的手,低声叱道:“狗剩你又发疯了!还不赶紧回家关起门来睡觉!被白老爷听到你刚才的话,你十条命也不够的!”

    夏风哈哈大笑,拍拍拴牢的肩:“行!我等着他!我倒要看看,是他杀了我,还是我‘革’了他的命!”言罢大笑着扬长而去。

    拴牢怔怔地看着夏风远去的背影,嘴里低声念叨着:“疯了,一定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