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0-18 20:19:26本章字数:1082字

    夏日的天亮得早。拴牢心里有事,睡不踏实,鸡叫头遍就起了。胡乱地漱口、擦脸,便挎上菜篮子出门摘菜。这原是翠翠的活儿,但翠翠最近太累了,拴牢心疼她,便揽过来干了。

    老远,邬家媳妇便扬声招呼着:“拴牢大哥,这么早啊。”“是啊。”拴牢笑着点点头,“你也很早。”

    邬家媳妇是村里有名的事儿精,哪儿有家长里短,必定有她。而且,见了人必定要说上两句东家长李家短的。这不,见着拴牢,话匣子又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拴牢大哥你听说了吗?夏家小子出走了!”

    “啊?”拴牢愣了一愣,“昨儿个还见着他呢,怎么就走了?”

    “昨晚上他爹骂了他一顿,说他要是敢革命,就先把他爹的命拿去。他一生气,说不干出一番大事业决不回来,然后什么也没带就走了。”

    拴牢惊讶地把嘴张了张:“什么都没带?他可只会读书,连农活都干不利索,可别饿死了。”

    “那又怎样?横竖是他自己要走的,饿死也怪不得别人!走了也好,村里少个疯子,肯定清静多了!”

    拴牢本想说“你也像个疯子”,但想想都是一个村的,低头不见抬头见,还是不说为妙。邬家媳妇见他不说话了,自觉没趣,便走了。

    日子还是一天天地过着。夏风的出走并没有给村里带来什么变化,最多是夏家夫妇从原本的风光无限到如今见到人都绕开走。少爷也曾遣了人来叫翠翠去伺候大烟,有一次翠翠实在急了,抄起剪子以死相逼,却被少奶奶一句“咱们女人要认命,不为自己也多想想孩子”给劝住了,委委屈屈地去了。

    转眼就到了秋收的季节。因为田里人手不够,拴牢作为长工也得去帮忙。虽然每天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但回到家看到翠翠热好了饭菜在等他,还有刚学会说话的阿福甜甜地叫他“阿爹”,便觉得很满足。

    变化发生在十月。一队穿着粗布军装的军队来到了村里,他们的枪甚至还及不上白家的家丁手里拿的。不过,长官的和蔼与文雅给村里人留下了很不错的印象,人们纷纷传着“来了个菩萨心肠的官老爷”。

    军队进村那天,拴牢也在看热闹的人群里。他觉得那个文质彬彬的军官身后跟的后生有点眼熟,却因为帽檐压得低,看得不很真切。后来听人说了才知道,那是夏风。村里人见夏风果真“干出了一番事业”,大小也是军队里的一个什么“长”了,也不管“共产 党”到底是圆的还是方的,只觉得他很厉害。这一次,夏风再宣扬他的“民主”“革命”时渐渐有了听众,甚至还有年轻后生说要跟着他去闹革命。

    对此,拴牢不感兴趣。他从爷爷那辈开始就是白家的长工,不想去造白家的反。再加上现在的日子除了老婆总被欺负以外,还是挺满足的。而且,前两日他才看到那个军官被长着鲶鱼一般的胡须的白老爷客客气气地请进府里,走时两人都笑得挺开心的,宛如久别重逢的老友。所以,军官应该不会和白家干上。拴牢在心里揣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