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6-10-18 20:19:47本章字数:1041字

    拴牢从睡梦中惊醒,身上出了不少汗。从昨天开始拴牢的右眼皮就一直在跳,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不过,除了老爷去省城谈生意了,也没什么变化啊。难道是老爷出事了?拴牢猛地摇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东家是有福气的人,不会有事的。

    拴牢爬起来,灌了几口凉水,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他看看窗外,再过半炷香天就该亮了,可现在天黑得像要吞掉一切。突然,“砰”地一声,好像一颗石子打在什么东西上,然后“砰砰”声越来越密,还夹杂着喊杀声。这声音里有拴牢熟悉的声音,家丁刘二,村头的邬老实……拴牢还没辨明白,就听到杂乱的声音停了,而后是少爷狂怒的声音:“你们抓我干什么?!”

    拴牢心下一惊,刚抓过外衣,有人已经踹开他的房门喊道:“屋里的,穿上衣服到前院来!”阿福吓得大哭起来,翠翠早已穿好了衣服,忙忙地扯过一床小被子给阿福裹上。

    前院里,所有人都聚拢着。里面一层是白家的所有人,外面一层则是参加“革命”的村民。他们举着火把,眼睛分外地明亮。那个文雅的军官站在台阶上说着什么,拴牢听得不甚分明。因为军官每说一句,总要被狂热的村民们的叫好声淹没。拴牢只听到了“革命”“打倒地主”“剥削无产阶级”等字眼。突然,他清清楚楚地听到这样一句话:“白家的人怎么处理?”

    问话的是邬老实。站在军官身后的夏风说:“还用问吗?当然是都杀了!”

    翠翠搂紧了阿福,琉璃等一干女眷则或抱头痛哭,或跪地求饶。白少爷被绑在柱子上,嘴里塞了布条。他用力地扭着,似乎想挣脱,似乎想辩解,额上的青筋清晰可见,然而一切都只是徒劳。

    “杀我们可以,但求你放了少奶奶和小少爷!”珊瑚跪在地上,大着胆子说,“少奶奶从没干过坏事,对下人,对村里人都很好。小少爷还小,什么都不懂呢!”

    一时沉寂。不久,有人低声说:“是啊,少奶奶对咱们可好了。杀了她不是忘恩负义吗?”又有人说:“小少爷还是个孩子,杀了他不是畜生吗?”

    夏风站出来,坚决地说:“资本主义都是坏种,一个都不能留!孩子是小,但长大了难保不会翻篇!”于是立时又有人附和:“对!赶尽杀绝!一个都不能留!”

    军官有些为难,思索了一番后说:“乡亲们,这样吧,先把他们关起来,等待上级的指示。”

    大家虽不是很明白“上级”到底是什么,但大家都很相信军官。于是白家所有人都被捆了关进正房,着人把守。

    天慢慢地亮了。一天,两天过去了,上级的指示迟迟未到,一份电报却呈到了省长手中。

    “岂有此理!”省长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桌上茶杯的盖子被震得跳了两跳。省长气汹汹地抄起电话拨号。

    “对!离火镇最近的兵力!炮兵?可以!炸他个片甲不留!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