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天龙洞

    更新时间:2016-10-19 21:22:03本章字数:3517字

    荷花仙子在罗时江上像片白云顺江飘去。峨眉逸士施展轻功紧紧相随。岸边小路时有时无,往往被芦苇阻断。凡是遇到芦苇阻路必须绕道的地方,峨眉逸士便施展登萍渡水的轻功在芦苇尖上点足而过。江面泛起的岚气,岸上飘来的稻谷清香,丝丝缕缕地被他们呼吸进去,清馨及了。黄谷千亩,芦花似雪。一片一片地抛在身后,眼前又一片连一片地扑面而来,清风飕飕,衣裙飘飘。此时此刻他们已经成为自然界的自由分子,与大自然融为一体。

    峨眉逸士,荷花仙子正在心旷神怡之际,四只乾坤如意圈丛芦丛后破空向飞来。听到风声,峨眉逸士,荷花仙子已经辨明了暗器飞来的方向与速度。乾坤如意圈是向着峨眉逸士而来的。峨眉逸士像脑后生了眼睛似的,折扇往后一挡,四只乾坤如意圈被他的劲道反弹了回去,听那风声之劲,比发向他的劲道还猛。在此同时荷花仙子冲天而起,直向躲在芦苇后边发暗器的喇嘛扑去。

    两个喇嘛偷袭峨眉逸士未得手,接过峨眉逸士折扇反弹回来的乾坤如意圈,顾不上双手震得酸麻,回身往天龙洞跑去。荷花仙子的拂尘总是离跑在后面的那个喇嘛一两寸。峨眉逸士也跟着追了去。本来峨眉逸士,荷花仙子不愿意追杀负伤的日尼喇嘛。只要郁刃浪剑在司马艾他们手里安安全全地到达蒙舍就行了。偏偏这两个喇嘛躲在芦苇丛后偷袭峨眉逸士。这样便惹得荷花仙子怒从胆边升,将他们追杀到云弄峰上。

    云弄峰是苍山十九峰的最北一峰,山脚下就是洱海的西北角,天龙洞离海边里许。日尼喇嘛双臂负伤以后被另外两个喇嘛送到天龙洞找神医天龙子医治,他们将日尼喇嘛交给天龙子以后,心里还为日尼喇嘛的受伤感到耻辱,便回到罗时江边偷袭峨眉逸士。

    日尼喇嘛与这两个喇嘛是同门师兄弟。日尼喇嘛居长,第二个叫日布,第三个叫龙布。他们三个的年纪悬殊只是一两岁,都不到四十岁。因为日尼喇嘛被派到神川督府当活佛,谋反施浪、浪穹、邓赕三诏归附吐蕃。近十年的时间不见成效。吐蕃大活佛又派了日布、龙布来帮助日尼喇嘛。因日布、龙布二位喇嘛才到神川督府不到一年,所以知道他们的名号的人少之又少。

    荷花仙子紧追日布、龙布不舍,转眼间已经到了天龙洞。日布、龙布在荷花仙子的追杀下心想只有把荷花仙子,峨眉逸士引入天龙洞才有战胜他们的可能。如果不入天龙洞,他们必败于荷花仙子,峨眉逸士的手下无疑。日布,龙布知道在空阔地带决斗,绝不是荷花仙子,峨眉逸士对手。他们的轻功与荷花仙子、峨眉逸士相去甚远,只有在洞里荷花仙子,峨眉逸士的轻功就无用武之地。

    眼见荷花仙子形影不离追着日布、龙布进了天龙洞,峨眉逸士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他心想着两个喇嘛在洞里可能有埋伏,助手。一旦进入洞里就凶险难测。另有一层忧虑就是日布,龙布想到的,在洞里荷花仙子的轻功施展不开。凭武功修为也难胜两个喇嘛。峨眉逸士虽然想到洞内凶险,但荷花仙子已经进入洞里。他也就从容不迫地追了进洞。他的身子刚一进洞,一只乾坤如意圈就带着风声劈面打来。他折扇一挡,当的一声随着火花四溅,那只乾坤如意圈已被他打落地上。原来日布,龙布只计算荷花仙子的短处也忘了自己的短处,他们的全靠如意圈在空旷之地可以来回旋转,在四五长内飞旋自如,威力倍增。到得洞里乾坤如意圈就使用的不如意了,只能握在手中当铁锤使用,放出去没有旋转的余地飞不回手中。

    虽然晨曦已从东方射来,但洞里很阴暗。越往里走,越是昏暗。一般的人进到洞里就必须执火照明,不然就全都成了瞎子。峨眉逸士练过夜视的功夫,但他在洞外的强光之下,突然进入到洞里,一时很难适应,便干脆闭上眼睛一步步往洞里走去。之所以他艺高人胆大,全凭听力就可以辨清楚那一个方向来了暗器,如同在月光下睁着眼睛一样。他知道荷花仙子的夜视功夫超过自己。自小与她在漆黑的房里练夜视功夫,她可以把每颗针数到一清二楚,可他自己做不到。至今比荷花仙子逊色多了。其实在漆黑的房间里数黑墙上的绣花针,长久锻炼能使眼睛有适应黑暗视物的过程。

    峨眉逸士清楚地听到使乾坤如意圈袭击他的那个喇嘛,袭击不中便往洞深处去了,连乾坤如意圈都来不及捡。他摸索着凭感觉往里走,渐渐地他听到了六个人的呼吸声,心里觉得纳罕。就算三个喇嘛都在洞里加上荷花仙子也才四个人,怎么会有六个人的呼吸声呢?潜意识使他睁开眼睛。突然眼前一亮,只见正前面离他五六丈远的地方,在油灯的照耀下,石榻上躺着日尼喇嘛,还有上清道长。荷花仙子就站在日尼喇嘛旁头边,拂尘挽在右手上,日尼喇嘛紫檀色的脸上看不出有失血过多的样子。上清道长的脸色白中带青,好像中了毒。日布,龙布也在侧边靠着石壁而立,一脸毕恭毕敬的样子。昨夜那嚣张暴涙的神情荡然无存。一个白发披肩,白眉弯弯地垂到两颊白髯拖胸的长者在给日尼喇嘛扎钢针。峨眉逸士知道这位长者就是誉满六诏的神医天龙子。峨眉逸士与他又数面之交,固然认识。

    提起这个天龙子,倒是个神秘的人物。他在六诏之地行医有多少年?谁也说不清楚,如今七八十岁的老人在孩童时见他就是现在这般摸样。不知他有多少岁,也不知他是哪里人。他居无定所,身背一个药筐,肩扛一把药锄,携带一包钢针,四处采药治病,然而不要病人的银两,只要给他一两天的粮食就行。从来不居住村落家户之中,哪里有溶洞就在哪里住上一宿。海边的小船,他想撑哪只就哪只,海边的老人小孩都认识他,尊重他。有时泛舟洱海,垂钓消磨,便吃住都在船上,几天几夜不靠岸。洱海中他最爱去的地方要数赤流岛。

    前几天他在蒲陀崆采药,住在山上,中秋节夜见丰时的兵丁追着司马艾等人到蒲陀崆,上清道长伤在罗盛的利剑之下。在司马艾等仓促离去之后,天龙子便来到上清道长身边。他探了探上清道长鼻息,尚还有气。知道这是中了三步倒的剧毒。幸好上清道长封了自己的血脉,不然已见阎王去了。天龙子拿了解毒药撬开上清道长的牙齿,将药塞进口中。然后把上清道长搬到天龙洞里医治。这也是上清道长命不该绝,有幸被天龙子碰到了,才捡回条性命。六诏的人都没有见过天龙子使用过武功,至于他如何将上清道长一百几十斤重的身躯弄到天龙洞,这就是个谜了。

    荷花仙子也认识天龙子,当她追着日布,龙布两个喇嘛进到洞里,日布闪进了洞里的岔道想前后夹攻她。她的夜视功夫已臻完善,洞里跟洞外几乎一样。她已见日布闪进叉洞,心知有诈,但她自恃轻功过人,紧迫着龙布追了进去,拂尘正挥龙布的后脑上的哑门穴时。突然听到天龙子的声音。

    “仙子,住手。”

    这声不大,但清清晰晰地传到荷花仙子的耳朵里。天龙子的声音恰如一道命令,荷花仙子才从拂尘上收回劲力,就是如此拂尘也在龙布后脑上扫出了几道血痕。

    天龙子非武林人士,但他乐善救人,施恩于患者,这是只有一颗慈善的心是达不到的。他几十年如一日,用行动来普及他的善心,才赢得六诏人的尊敬和爱戴。不允许任何人在他的面前伤人,如果他出声制止,任何凶残的人,只要是认识他的,都停止了行凶残杀。

    龙布袭击峨眉逸士不中,只好提着一只乾坤如意圈乖乖地站到日布身旁。

    峨眉逸士看清楚了洞内的六人,才知道是天龙子制止了这场杀戮。

    “天龙先生,晚辈不知先生在这里。幸会,幸会。” 峨眉逸士双手抱拳向天龙子恭恭敬敬作了揖。

    “先生怎么与仙子来到这里?稀客来临,老朽这里连个坐处都没有,愧对先生了。”天龙子满脸慈祥,很客气地对峨眉逸士说。

    “哪里,哪里。天龙先生这般客气,就把故人见外了。”峨眉逸士又向天龙子作了个揖。

    “先生初来天龙洞,不妨欣赏一番洞里的奇景。待老朽把着喇嘛手臂上的血止住了,才与你叙旧如何。”天龙子边与峨眉逸士谈话,边在日尼喇嘛的穴道上扎钢针。

    被天龙子提醒。荷花仙子从前没有来过天龙洞,也想欣赏欣赏洞里的奇景。便狠狠瞪了日布,龙布一眼,在他们面前错身而过,来到峨眉逸士身边。令她纳罕的是,上清道长怎么也会中毒,奄奄一息地躺在石榻上,若在平时她可能要同上清道长聊上几句,但此时上清道长身上的毒害未散出尽,如果说话毒气就会上升,影响治疗。

    峨眉逸士,荷花仙子放眼向洞顶和两壁看去,只见形状各异的石乳钟,栩栩如生,琳琅满目。各种形状让你展开思维去遐想,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整个洞里就像是一条艺术长廊,各种各样,各种风格流派的雕塑。神韵潇洒,形象逼真。若在平时,两个联袂而游,慢慢鉴赏何不快哉!但是此时,他们心里所牵挂的是罗盛,司马艾的安危。就是置身于琼瑶仙境也无心欣赏。

    峨眉逸士与荷花仙子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交谈,但他们心有灵犀,想到一起了。

    “天龙先生,晚辈不便打扰了,改日又在拜访,请保重。”

    “恕不远送,二位自便。”

    当峨眉逸士,荷花仙子出来到天龙洞口,洱海边的一轮红日正冲破朝霞,金光四射。朝霞映在海水里,就像盛开了百里桃花。点点波光渐渐镀上了金色,极目望去,大厘城东方的海面上无数船只铺成一片。峨眉逸士,荷花仙子同时一惊,估计罗盛他们被邓赕诏的诏主丰咩带兵包围了。便不约而同展开轻功向洱海边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