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天罗地网

    更新时间:2016-10-20 10:14:26本章字数:3730字

    司马艾打心里高兴,原以为所卜的“速喜”课是峨眉逸士,荷花仙子来救。谁知自己的神功告成,这真是莫大的喜事。

    司马艾,白素馨冲出海面,最牵心的就是罗盛,因为罗盛是个旱鸭子,掉到海里必死无疑。馨儿在水上是她的所长,逃身是不成问题,哪知道放眼便见罗盛与艾馨儿双双立在船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司马艾,白素馨跃出海面时。丰时也不得不吃惊了。在他惊魂未定时,司马艾向着罗盛挥了挥,罗盛会意,抢了只外围的小船,把船上的兵丁打下水中,回手向围攻的小船甩了个劈空掌,小船便快速在海面飘出五六丈远。

    司马艾白素馨也抢了只小船,司马艾向罗盛一样发了个劈空掌,小船的速度比罗盛的小船去得更快,后发先至。两只船已经在平行线,中间隔着五六丈远近。

    艾馨儿脚踏水面紧跟着罗盛的船只。

    罗盛,司马艾一掌过后,就再没有着力点,这才想起找桡片划船。使他们意外的是,船上没有桡片,桡片握在划船的兵丁手中,他上船时把兵丁打到海里,桡片也就被兵丁拿到海里。罗盛急中生智,双掌向海面斜拍过去,船向前移动了两三尺,因为掌力是斜拍在海面上,力道多数在海面上斜滑过去了,着力不多。司马艾也效仿罗盛,可收效甚微。

    丰咩慌了,怕司马艾等逃去,就命令兵丁向司马艾,罗盛放箭。兵丁听到命令将箭向着司马艾,罗盛射去。罗盛只好把放在船里案板拿起挥舞着挡箭,艾馨儿也挥舞着青虹剑来挡箭。这样一来射向他们的箭都被挡掉落在海里。小船只能在海面打转。

    司马艾挥动衣袖挡箭,但功力透到衣袖上就像一个盾牌,射来的箭不是被挥到两侧,就是射到衣袖上也不能穿透衣袖纷纷落到海里。

    有了司马艾这块“挡箭牌”,白素馨抽出别在后腰带上的霸王鞭。向着射箭来的兵丁发去。她的铜钱镖从不虚发,每镖都打倒一个兵丁。

    丰咩边指挥兵丁放箭,边叫船只重新组合去包围司马艾,罗盛的船只。不到一盏茶功夫,丰咩又把司马艾,罗盛包围了。只是这次的包围圈拉得很大,约有三十几长远,原包围的船只是三层围合,而这次是单船围合。

    丰咩为什么把包围圈扩大呢?他知道司马艾,罗盛的功夫了得,圈子拉大了,就是司马艾,罗盛想施展袭击,也不容易得手,白素馨的铜钱镖也射不到。反之,他手下的兵丁的弓弩却能射到司马艾,罗盛他们,水上交战弓弩是最能控制战势的兵器。,只要暂时把他们围困住,等到他的“天罗地网”铺好了,就可以把司马艾,罗盛引到“天罗地网’之上,到那时连人带剑一网打尽。

    司马艾,罗盛两只船又被围困在核心,两方就这样僵持着。

    丰咩的后继人马大量赶到,搬运来了“天网”,“天网”是张渔网组成,每张网栓系两根长竹竿上,每两个人执住渔网,竿长达三丈。使用起来收缩自如。网丝紧密,用生麻编织而成,菜油浸泡,水难浸入。网线上系上密密扎扎的鱼钩,人不可近。举起有三丈多高,不大一阵,这样的“天网”已经顺着包围圈围了一圈。

    丰时,丰咩把身边的武林高手安置到“天网”的外围助阵,这样的布置,司马艾,罗盛想要飞越“天网”实在是难上加难。近处靠不拢,有强弓硬弩射住阵脚。而且他们的小船离“天网”有三十来丈远,就是能飞越过去,在这三十来丈远的空中也会被弓箭射落下来。

    司马艾,罗盛一筹莫展。

    丰时,丰咩的包围圈在向西边移动,羽箭从东面的兵丁手里射来,距离越近,弓箭劲道越强。

    司马艾罗盛已经看出丰时,丰咩的阴谋,这很可能是要把他们逼向西方的阵地,或者是西方隐藏着更大的阴谋。但在东方弓箭如雨步步逼近的情况下,司马艾,罗盛不得不抵挡射来的羽箭。

    罗盛手中的案板舞得像个风车,形成了铜墙铁壁,把射来的羽箭尽数挡落海面。

    司马艾则衣袖鼓风,把射来的羽箭反射回去。因为“六和神功”已经练成力大无比。初时他反弹回去的羽箭还伤了部分弓弩手,但上前围攻的兵丁拿起了盾牌挡掉他反射回去的羽箭。

    前面一圈的兵丁组成了盾牌的墙,弓弩手专门躲在盾牌后面射箭。

    船只渐渐逼近,司马艾,罗盛立在各自船头把向他们射来的羽箭尽数挡落海面。不多一阵子他们的小船前面的海面上已经浮满了箭杆,海面只见箭杆不见水。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人丝毫没有退意。

    艾馨儿躲在罗盛身后打不起注意。

    白素馨躲在罗盛的身后显得特别无奈。她霸王鞭里的铜钱早已射完了。

    “馨儿,你准备好用青虹剑挡箭。”罗盛准备让包围的船只再逼近点,自己能够越过“天网”之时,飞跃出去砍翻射箭的弓弩手。

    约离包围的船约三丈远的时候,罗盛飞身跃起。但包围的兵丁训练有素,把弓箭尽朝罗盛射来。飞在空中的罗盛无奈,只好挥动手中的案板挡箭,这样一来,飞跃的速度就减慢下来,眼看无法越过“天网”,急中生智,把案板向网的中央顶了一下,借力返回小船。幸好还未中箭。

    罗盛的这一举动,司马艾看在眼里。在罗盛离船跃起之时,心想,这不愧是个好办法。只要飞越渔网就可以把船上的兵丁砍杀掉,冲破一道缺口,再抢船逃去,他在心里暗笑。这一次可不能忘记拿桡片。想到此际心里一惊:包围的弓弩手向罗盛射箭,如何是好,在空中无着力之处,罗盛如何抵挡射来之箭。不出所料,罗盛跃起一丈多高时,羽箭都射向罗盛。待要出手相救,他的小船与罗盛的小船相距有四五丈远,即使出手也有远水难救近火之嫌,不然他甘愿身上中箭也要救罗盛。

    围攻的船只又向司马艾罗盛逼近了丈许,司马艾在心里衡量,他自己的功力要超出罗盛许多,如果在罗盛起跃之时换成了他,这一跃成功无疑,要是罗盛跃起之时没有抱着五十多斤中的案板,凭他的武功,飞跃“天网”不成问题。罗盛虽然没有成功,他所抱的也成障碍,也成福,要是没有这块案板,可能被乱箭料穿身子。是祸是福难以说得清楚。

    司马艾也想到过罗盛之举,就是身后的白素馨带来了后顾之忧,白素馨武功甚低,只玩得一手暗器。这暗器在当年只是为了射鸟,闹着玩儿发明的,当时在铜钱镖上没放毒药,浸上毒药是后来的事。要是他冒冒失失地举动,没有他的掩护,白素馨必被乱箭射死无疑,为了白素馨他就不能胡乱冒险。

    眼前十分危急,包围的船只再近数尺。扰钩,掏绳都全部会向司马艾,罗盛的小船招乎过来,特别是弓弩,距离越近,羽箭的劲力越强,速度越快,防不胜防。

    司马艾见情况危急,便叫身后的白素馨用手划水,虽然速度太慢,小船还是渐渐与包围圈的船只拉开了距离。

    罗盛见了,也叫艾馨儿像白素馨一样把船往的后边移去。

    罗盛,司马艾的小船往中心移去,包围的船只停泊着不动。只见数只小船在外围向刚才攻击他们的船只送箭,一捆捆抱到船上。司马艾,罗盛看在眼里,明白在心里,原来是攻击他们的那些小船里的箭快要射完了。早知道这样,他们不应该后退,待到箭射完供给不上之时,就可以抢到围攻的小船上。但此时才明白,已经为时已晚。

    苍山上每沟每箐都生长着山竹,取之来做箭,真的是取之不完,用之不绝。所以船上的兵丁用箭就太奢侈了。

    先前攻击他们的船只又向前移动了,来的速度很快。

    在东面的船只向前移动时,整个包围圈的船都往西移,在移动过程中丝毫不乱,秩序井然。

    司马艾、罗盛被迫向西移动,他们的两只船凭白素馨、艾馨儿划水,速度太慢。逼迫他们向西移的兵丁见速度慢时就把箭乱射来。司马艾、罗盛不愿与兵丁纠缠,也就挥手相助白素馨、艾馨儿划船。他们的船速度快,围合的船只速度也快,大概西行两里多水面,围合的船只不动动了,司马艾心想,到要看看丰时、丰咩耍的是什麽花招。

    司马艾坏视一圈,只见围合的兵丁部分下到水里,不大一会,下到水里的兵丁上了船,每人的手中都拉了条绳子,司马艾不知是什麽玩意,一心想看个究竟,渐渐兵丁手中的身绳子收了上来,围合的船只在缩小包围圈,圈子渐小,有的船只退到了外围,在外围形成包围圈。待到兵丁把海里的绳子收玩,就看到网沿露出了水面,整个围合圈都是这样。司马艾心里纳闷,莫非水底下布了一张大网。

    司马艾没有猜错,在他们两只小船之下的确有一张大网。这大网方方四十来丈,由很多小网拼接而成,这是丰咩的创意,命名为“地网”。他派人组合了这张大网,已经闲置在海边的仓库里一年多了,似乎已经忘记了这张大网的存在。是艾馨儿点燃了他的欲火时才猛然想起。他要用“天罗地网”来活捉艾馨儿和郁刃浪剑,便派谴手下去摆这张“地网”。摆这“地网”煞费功夫,用了四十多张小船,花了一个多时辰才展开,固定在一丈多深的水面下。在“地网”布置好之后,才命令东边的兵丁和武林人士对司马艾、罗胜进行强行攻击,迫使他们把小船划到“地网”中心。

    这时,丰咩的目的已经达到。 

    包围圈越缩越小,退出的船只越来越多。 

    不到半个时辰包围圈已缩小到十来丈,包围圈的外圈,小船已经围了四五层。“地网”的外沿收到围合的小船里,网的底部还铺在水里。

    这“地网”不但从海底兜住了司马艾、罗胜的小船,也兜进了大量的游鱼,空间小了,游鱼在其中活蹦乱跳,包围圈里到处都是溅起的水花。

    丰咩在楼船上向司马艾发话“:司马庄主,先前我又是擂鼓、又是唢呐欢迎你,把你当高等佳宾,哈哈、、、、、、 此时也不为晚,只要你归附于我,交出郁刃浪剑,你还是我的座上佳宾,你不为自己作想,也要为家人作想。”丰咩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可惜司马艾是铮铮傲骨的汉子,除非自己心甘情愿以外。不论是引诱、、强迫、他都不会丧失气节。他心里清楚,今天是难逃这“天罗地网”,但他不会放弃。

    见丰咩的话对司马艾起到了作用,丰时靠近船舷对司马艾道:

    “司马庄主,时下的状态你比我更清楚,我知道你重名节,也不愿意伤害你,我给你半盏茶的时间考虑,不然你就插翅难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