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金姬、银姬、玉姬

    更新时间:2016-10-20 10:31:17本章字数:3094字

    峨眉逸士,荷花仙子出到天龙洞外时,洱海里铺满朝霞,海上船只乱成一片,正是司马艾、罗盛被包围之时。

    峨眉逸士、荷花仙子知道情况不妙,第一感觉就是司马艾、罗盛被包围了,便离开天龙洞,从云弄峰飞奔下来。

    云弄峰离司马艾、罗盛被包围的海岸约个把时辰的路程,峨眉逸士料定包围司马艾、罗盛的人一定是丰咩,若是其他人没有这样的实力,能够移动上百只船。心想;自己与荷花仙子二人,冒然前去,抵挡不了丰咩。便与荷花仙子商量,让她去救司马艾与罗盛,自己不会水,去了也无济于事,而且丰咩的实力很强,只有先去石桥诏搬救兵。石桥诏与蒙舎诏联盟多年,关系较好,但请他们出兵相救也是件不容易的事,事情危急,只好凭三寸不烂之舌,厚着脸皮去了。

    到了海边,峨眉逸士提起内功往南而去。

    荷花仙子沿着河岸向司马艾、罗盛被包围的地方飞奔而去。事也奏巧,此时有三个鸠僚姑娘在岸边的柳树下乘凉,三只大象自由的放牧岸边。荷花仙子没有见过大象,突然间见这庞然大物,鼻子老长、耳如扑扇,就像一座小山,被惊呆了。大象背上还驮着比花轿还大的一个“花轿。”

    荷花仙子突然间碰见大象,急忙刹住脚步,这时,三个苗苗条条,身着筒裙的鸠僚女子挡在前面。这三个女子的身法好快,就像一阵风。

    三个女子挡在荷花仙子的前面,离地不到丈许。一股浓浓的麝香气味扑鼻而来。荷花仙子不知这三个鸠僚女子为何挡住她的去路。这下使她犯难了。来者轻功特高,不知她们有何意图,她放眼打量一下对方,只见这三个女子的身材一模一样,只见一个穿杏黄色衣裙,一个穿海水绿衣裙,另一个穿银灰色衣裙,个个曲线玲珑,十足的美人胚子。穿黄衣的那人,项链、手链、凤头簪全部由黄金制成,凤头簪镶着五颗黄宝石,项链上有一颗鸡心黄宝石,如真鸡心大小;穿绿衣的那人,头上的绿玉簪镶蓝宝石,项链、手链则是用黄金镶边结扣的绿玉石,项链上的鸡心是镶的红宝石;穿银灰的那人,银簪、银项链、银手链,项链上挂了个银制的百家锁,锁边镶着十二颗米粒般大的红宝石。三个女子均脚蹬木屐。

    当然荷花仙子打量这三个女子,只是瞬间的功夫,但也就是这瞬间,就把三个女子看得扭捏不安起来。

    “大姐,你为什么这样看我们,”穿杏黄衣服的女子很有礼貌的问到。这女子的问话天真、直爽,没有修饰,这倒把荷花仙子问得不知所措。

    “ 你们是姐妹,荷花仙子答非所问地问。 

    “是的,大姐。我是金姬,是老姐。”指着穿银灰色衣裙的那人,“她是二姐,叫银姬。”又指着穿绿衣裙的那人,“她是三妹,叫玉姬。”

    在金姬介绍两个小妹时,她们都有礼貌地弯腰行礼。

    在金姬作介绍时,荷花仙子才发现,金姬的牙齿是黄金镶嵌着的。虽然金姬的汉语生硬、蹩扭,荷花仙子还是听清楚了。

    荷花仙子心里想,如果这三姐妹穿上同样的衣裙,那么她们的父母也分不清谁是谁了。她心里牵挂着司马艾、罗盛他们的安危,便也学金姬她们三姐妹的样子,双手抱胸,俯首弯腰向她们行礼道:对不起,失陪了,我先走一步。荷花仙子说完,转身就走。她的脚步好快,话刚说完,人已飘出一丈开外。但金姬三姐妹的脚步更快,已经抢在她前面挡住了去路,笑得花枝乱颤地说:

    “大姐,你好漂亮,多陪我们耍耍。”金姬三姐妹同时出声,嘴型一样,好像是一个人说出来。

    荷花仙子看在眼里,心中明白,这三姐妹的轻功与自己不相上下,只好耐下性子,再向她们行礼道:今天我有急事,不能陪三位耍,我们改日再会。

    三姐妹异口同声地道:“我们从永昌以西而来,还没有碰到像大姐一样漂亮的女人,更没碰到走路比风还快的女人。”

    她们的话让荷花仙子听得不着边际,不知道她们有什么目的,看来今天是遇到鬼了。

    “三位姐姐,你们到底有什么事?”

    “没有什么事,就是要你陪我们耍耍。”

    “陪着耍,我没有时间了。”荷花仙子满脸严肃的说。

    “大姐,你别生气,你生气时更好看。”还是金姬说。

    “三位姐姐别开玩笑了,我真的要走了”荷花仙子强调着。

    “大姐,你这般着急,莫不是去会情人?”这是玉姬说,她的神态有些扭捏娇羞。在玉姬开口说话时,荷花仙子才发现他的牙齿是黑的,像黑漆漆过一般。

    荷花仙子虽然已年近三十,但从来没有听到过“会情人”这样的话。这话在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子口中说出来,顿时使荷花仙子脸飞红霞,艳若桃花,更娇媚了。

    “大姐,你一定是去会情人,不然你的脸怎么会突然红了呢?”玉姬偏着头,好像在欣赏荷花仙子的美色,一脸玩皮相。

    荷花仙子被三个鸠僚女子弄得啼笑皆非,好像她们童心未改,口无遮拦,天真里有夹杂着几分邪气。她急着要去救司马艾、罗盛,便一鹤冲天跃了起来,本想从她们头上飞过去,那知道三个鸠僚女子飘然升起,后发先至,在空中拦在她前面。她顺手扬起佛尘,照着中间的银姬扫了过去。荷花仙子本无伤人之意,只想逼开银姬好让自己过去,那知银姬从腰间抽出一块银色手帕,顺手一挡,便把荷花仙子挥来的佛尘化解于无行。

    就在荷花仙子与银姬一挥一挡之间,四人已经落到原位。见三个鸠僚女子脸上笑魇依就,神情潇洒自若,每人手中都有一块大小相等的手帕,手帕与各自的衣裙一样颜色,只是这三块手帕都薄如蝉翼,奇怪的是这薄如蚕翼的手帕竟然丝毫未损,荷花仙子挥出的佛尘虽然没有用足力道,但佛尘的柔丝硬度不亚于钢丝,就是牛皮也被穿通了,怎么会丝毫未损?

    荷花仙子那里知道,她们的手帕都是用天蚕丝做成,虽然薄如蝉翼但刀枪不入,是一件至宝。

    “大姐发脾气了,你这样凶,谁会喜欢你?”银姬笑着说,声音悦耳,如听仙乐,她的银齿熠熠生辉。

    荷花仙子洁身自爱,生性孤傲,听了银姬的话,顿感恶心,有说不出的蹩扭。

    “大姐,你也太瞧不起我们了,我们本意与你交朋友,你却拒人千里之外,难道我们真的不值你结交?”金姬的话虽然严厉,但从神态上丝毫未看出。

    “交朋友?那有像你们这样的?”荷花仙子冷冷的说,心想这三个鸠僚女子真的不可理喻。

    “多少人想与我们交朋友,我们都看不起,大姐,你是怎么啦?”说话的是玉姬,她的脸上笑容依旧,双眸却爆出凶光。

    “三妹,你性子也太急了,可能是这位大姐自视武功高强,不屑与我们结交,何不如与她耍耍再说。”金姬说。

    说时迟那也快,金姬的话音刚落,三只梭子向荷花仙子射来,荷花仙子往后一跃,顺手用佛尘把三只梭子尽数拂了回去。

    好险,幸好在玉姬目爆凶光时,荷花仙子就作了准备,不然在如此近的距离,如何挡得了这一击。瞬间,金姬、银姬、玉姬各同时把梭子抛向荷花仙子,在此同时,金姬、银姬分别飞向荷花仙子两侧立定,形成鼎足之势,把荷花仙子围在中间。三只梭子在他们之间来回飞舞,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网,

    只见荷花仙子潇洒自如,轻挥佛尘,清轻化解了梭子编织的网。心想;这三姐妹的轻功虽然了得,但功夫稀松平常,便力透佛尘想在一击之下破网而出,那知,当佛尘碰到梭子时,手臂竟然被震得发麻。

    荷花仙子哪里能够想到,这三只梭子在初发之时没有劲道,但在她们之间经过数次旋转之后,力道越来越强。荷花仙子见一击没有成功,便借力打力,用佛尘将身边的梭子拨开,那梭子经佛尘佛扫后,力道增强,飞过身旁时发出嗖嗖之声。

    这时的梭子凝聚了四人的内力,荷花仙子每扫一佛尘,梭子的力道又增强一分。荷花仙子不急不躁,静下心来细心观察,才看清楚原来是三只织布的梭子,分别由金、银、玉制成,像不同颜色的三只小燕子在身边飞舞,无伤害她的意思。荷花仙子看透了这点,提着的心才放下了。

    荷花仙子知道金姬、银姬、玉姬三姐妹只是跟她闹着玩,使她脱不了身,照这样下去不知何时才能停止,总得想个脱身之计。

    荷花仙子怀顾四周,见东方离海不过两丈多的距离,陆地上逃不过她们的纠缠,只有逃往海里了,她面向西方,用了十成功力往后斜飞出去,待到东方的银姬反应过来,荷花仙子已经越过她们头顶,越过岸边柳梢飞向海里去了。

    金姬、银姬、玉姬同时喊到:“大姐,你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