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合合药

    更新时间:2016-10-20 10:32:32本章字数:2918字

    荷花仙子救司马艾、罗盛心切,摆脱金姬、银姬、玉姬的纠缠,脚踏清波逍遥而去。行了七八里水路,已看见丰时、丰咩的船队。心里更急,脚步加快,力随心至,行去里许,突然感到气急脑涨,有些力不从心,便立即转向西岸。

    荷花仙子刚好上岸,想到柳树下休息片刻,养养精神,突然一声锣响,芦苇后边冒出一队兵丁,为首的是丰时的爱将山大猷。

    山大猷人刚现身,便哈哈大笑,那笑声功力深厚,激起阵阵凉风,震耳欲聋。

    “荷花仙子,你也想来染指郁刃浪剑,这早已在我们诏主的预料之中了,我劝仙子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山大猷知荷花仙子轻功了得,特别是水上功夫,如果她到了海上,就如蛟龙入海,谁也奈何她不得。见荷花仙子从海上返回,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为使荷花仙子不再次返回海上,故意拿话激怒她,想把她缠在岸上。

    别看山大猷这人又黑又粗,像座铁塔,其实粗中有细,智勇双全。说话间他的钢枪指向荷花仙子中盘刺来,荷花仙子知道他神力过人,不敢硬接,只好在山大猷的枪尖刺来之前,双脚点地,一跃而起越过山大猷的头顶。这下把山大猷激怒了,他最忌讳的就是女人跃过头顶,他认为这样是沾了晦气,使人行运不通,处处倒霉。

    山大猷未来得及回身,枪杆已往后戳,枪杆虽不尖锐,但由于是生铁铸成的,加上他力大无比,碰到也会非伤即死,对付一般的武林人士及士兵,在他的一刺之下能生还者寥寥无几,但荷花仙子是个例外,待他反应过来,已发现荷花仙子悠然自得的坐在柳枝上,就像没把他放在心上一般。

    其实山大猷哪里知道,此时荷花仙子的大脑已是一片浑沌,刚才这一跃,只是求生的本能而已。 

    山大猷虽然气愤之极,但他还是强忍住了。他知道荷花仙子乃非等闲之辈,自己若与他硬拼,一定会自讨苦吃。只要把她控制在岸上,就是帮诏主大忙了,这是诏主特别强调过的。便指挥兵丁用弓弩把海岸控制住,不让荷花仙子离开柳树就行。

    荷花仙子靠在柳树上,朦胧中见山大猷布置兵丁,兵丁们个个聚精会神,如临大敌。荷花仙子明白山大猷的意图,但此时身不由己。她尽量调匀呼吸,试将真气在体内运行一遍,以验证有没有受内伤,运行了两个周天后,渐觉神清气爽,大脑也清醒了些许。她心里虽一直挂念着司马艾和罗盛的安危,但脑子里全是金姬、银姬、玉姬的音容笑貌,挥之不去。以往像这种情况只发生在想念峨嵋逸士之时,今天究竟是怎么了,自己也想不明白。

    体内的欲火在燃烧,全身热血沸腾,像要找一个突破口,将要爆炸了。这样强烈的渴望,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而且特别希望看到金姬、银姬、玉姬这三个鸠僚女人。以前有这样的萌动时,便潜心练功一阵就消失了。此时她也正用这个办法,但收效甚微,一次次努力均为失败。

    荷花仙子不由自主地从柳树上飞跃而起,这一跃便飞出了十几丈远,落到谷子将要成熟的稻田中,双脚陷入淤泥里,幸好泥浆不深,拔出双脚一看,一双绣有荷花的白布鞋被泥浆弄得一团糟,生性好洁的她,几乎达到“洁癖”的程度。如果现在她的神智清醒,就会羞得无地自容。现在她一心想尽快返回金姬、银姬、玉姬所在地,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再说金姬、银姬、玉姬戏弄荷花仙子一番后,又被她从海上逃走,感到很遗憾。但她们相信时隔不久荷花仙子一定会返回,即使她走得再远,哪怕是天涯海角。

    金姬、银姬、玉姬自幼生长在澜沧江边,生性爱水,加之澜沧江边气候炎热,几乎三百六十五天都要到江里冲凉洗澡,每当天气炎热时,就成群结队地到江边,江边洗澡的地方架设了晾笆,晾笆由龙竹架设而成,支撑至离江面丈许的地方。鸠僚女人在洗澡的时候,边踩进水中边撩起筒裙,筒裙逐渐拉高,直至腰部时才往头上脱出丢到晾笆上。然后继续往江中走,水渐渐深时,同样从头部脱出上衣。洗澡完毕,用竹篙将晾笆上的衣裙挑至手中,逐一穿好。

    这个季节澜沧江的水还有些浑浊。三姐妹见了清如明镜的洱海水,心里痒痒的,很想到水里嬉戏,,她们沿路往东而来,经过博南之地,走了六七天的时间,身上汗腻腻的。但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不敢冒然下水,如果有人恶作剧,把她们的衣裙藏起来,那该如何是好。

    虽然秋高气爽,但阳光还是很辣。附近柳树上传来奄奄一息的蝉鸣声。金姬、玉姬、银姬上了大象背上的花轿里。这花轿是用鞍子勒紧在大象背上,然后装上楠木做成的“轿子,”像小房子一样,宽约四尺,长约五尺,其上雕龙画凤,做工精致,四周留有窗户,外面挂着轿幔,卷上轿幔,坐在里面可以观看一路的风景,放下来就是一间小屋子,轿幔的颜色与各自的衣裙一样。熟悉的人一看就知道里面坐的是谁。

    金姬、银姬、玉姬坐在各自的花轿里,漫无目的,不知要到何方去。她们在家时听说:浪穹诏的司马艾要在中秋节召开英雄大会,要把他修炼了十年的玉龙剑、青龙剑公诸于世。于是她们便骑大象东来。沿路游山玩水,到是把中秋节给忘了。在这时百般无聊之际,突然想起司马艾的英雄大会。

    “大姐,今天是十几了?”玉姬问。

    金姬掐着指头算了算应道:“今天是八月十八了,英雄大会已过了两天”在玉姬的问话下,金姬才想起英雄大会。

    “大姐,还去吗?”玉姬问。

    金姬想了想回答:“看来英雄大会已经散了,我们就别去了。”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还是玉姬问。

    “这样吧,我们任随大象走,走到哪里算哪里。”这是银姬的主意。

    金姬、银姬、玉姬坐在花轿里,任随大象慢无目的地走,此时的大象变成了她们的导游。

    在金姬、银姬、玉姬离去不久,荷花仙子如痴如狂的奔来,她是带着渴望,带着心跳而来的,眼前只见到大象的脚印。她失望了,茫然了,灵魂飞走了,只留下躯壳。在来的路上满脑子都是金姬、银姬、玉姬的影子,现在犹如当头泼了一瓢冷水,四肢无力,瘫软了下去。

    这时,正巧天龙子到海边找七星石回来,碰到荷花仙子,只见荷花仙子衣鞋不整,狼狈不堪,顿感纳闷,两个时辰前,荷花仙子还容光换发,美如天仙,怎么突然变成了这般模样。便上前询问:

    “仙子,你莫不是受伤了。”

    荷花仙子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只是呆呆地望着天龙子走近。天龙子看到她面若桃花,目光涣散,便问:

    “仙子,你莫不是中毒了?老夫给你把把脉好吗?”

    天龙子医德高尚,即使是不认识的人病了,他也会上前过问,并帮忙医治。

    荷花仙子伸出左手,天龙子在寸关尺上斟酌半刻,只觉脉象浮躁,便判断她是中毒了,但奇怪的是这是“合合药”的毒,又叫“勾魂散”,是一种相思药,此药只有鸠僚人才使用,阴毒无比,解药只有“断肠草”,此药容易找到,就是俗称的秤杆虫,成虫约三到五寸长,长着八只纤细硬扎如篾丝般的脚,尾部很长,由多个细节组成犹如秤杆,占整个身躯的五分之四左右。这“断肠草”奇毒无比,如果牲畜吃到,肠子寸断,无药能治。经过对荷花仙子望、闻、问、切便对她的病情掌握八九分,但荷花仙子是心高气傲的人,天龙子也不便细问。 

    “仙子,你是中毒了,让老夫给你治治如何?”

    荷花仙子深知天龙子的为人,便坐到草地上。 

    天龙子从怀中掏出钢针,隔着衣服,照准穴位刺了进去,并摁括几下,荷花仙子便觉灵台明静下来,原有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了,不到半盏茶功夫,已经恢复如初,天龙子拔出钢针后嘱咐她:

    “这只是暂时解除你的痛苦,若要彻底根治,仙子必须半个月后来找我。”天龙子说毕收拾好钢针,自顾回云弄峰的天龙洞,在离开荷花仙子约半里左右看到了大象的脚印,这下他明白了荷花仙子中毒的原因。

    荷花仙子这时已接近虚脱,便坐在草地上练功,以恢复元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