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神秘黑包

    更新时间:2016-10-19 12:22:29本章字数:3061字

    周正是一个网络公司的编辑,在这里已经工作一年多了,很无趣,整天就是从网上复制一些文章,修改修改然后传到网站上。

    无非就是吹嘘那家皮肤病医院多么好,然后劝导患者去就医。整天就是胡编乱造,让周正觉得自己跟个医托似的,很不踏实。

    可是又没办法,暂时没有打算好做其他的事情,只是能写点文章,在这里混口饭吃。

    周正经常合作的一个同事,叫徐婉,一个极其自恋的女生。现在是公司的策划,在网站上策划一些专题之类,以此忽悠更多地患者去皮肤病医院就医。

    周正最近很为这个同事感到头疼,就是徐婉老是对他发号施令,使唤他做这做那。周正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一开始对她言听计从,可是时间长了,他感觉自己就跟她的佣人一样。

    堂堂一个男子,竟然被有一个女人压制,周正很苦恼和生气,可是又不知如何对付。

    徐婉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她来这家公司本来比周正要晚一些,可是她的造假能力比周正要强很多,而且能言善辩,居功自傲,又会迎合领导,因此深得领导器重,因此她迅速升任策划一职。

    于是网站上一个个专题上线,一些以假乱真的案例图片也涌现出来,蒙蔽很多善良患者的眼睛,他们纷纷去这家皮肤病医院就医,于是公司的业绩就提了上去。

    领导对徐婉也更加器重,而徐婉也更加居功自傲,自诩为小领导,对与她一起合作,为他提供广告文章的周正,吆三喝六,颐指气使。

    这天周正一早到了公司,忙着昨天领导布置的任务。他写的文章总是让领导无法满意,说是不够生动,没有引导性,不能打动患者,需要加些案例。

    周正很为难,这个医院哪些什么康复的案例,只能自己编造,这又不是他的强项,却恰恰是徐婉的强项,因此领导说:你应该多向徐婉学学,为什么你来公司这么久了还是个小编辑。

    周正就重新修改这些文章,他就在网上搜其他医院的送锦旗的图片,或治疗前后的对比图,打算用在自己的文章中。同事们也陆续地来了。

    这时,徐婉捂着鼻子走了进来,她的位子在周正旁边,她来到办公桌前,没好气地说道:

    “周正,你是怎么回事?”

    徐婉气愤地看了眼周正,没有做声,然后自己开了电脑。

    “不好意思,我一忙,忘了帮你开机。”周正说道。此前徐婉吩咐过他,他来的时候,一定要帮她开开电脑,因为她每次到公司都是快上班的时候,这样她就可以直接工作。

    “下次一定要注意了,不要再出现这种情况!”徐婉命令道,仿佛周正做错了事情似的。

    “这个我不能保证,有时候我会忘记的。”本来帮同事开电脑本是举手之劳的事情,可是徐婉的语气让周正不能接受,她不但对他不感激,反而觉得是理所应当,让周正很不情愿。

    “忘记就给我记本子上,每天来第一件事就是给我开机!”徐婉又命令道。

    “好吧。”周正不想和她争吵,勉强地说道。

    徐婉又嘟囔起来,埋怨周正懒惰,工作不力,写的文章不好之类的,那声音在整个办公室都能听得到。

    其他同事听了,都心中窃喜,觉得很有意思。

    然而周正一言不发,他有些木纳,语言表达能力欠佳,他觉得和徐婉争论的话,自己肯定会居下风,那样他会恼羞成怒,动起手来就麻烦了,于是选择沉默。

    可是徐婉看到周正不反驳也不表态,就得寸进尺,威胁道:

    “我在吴总面前一句话就让你这月的奖金泡汤,你相信吗?”

    这可让周正按捺不住了,奖金有五六百块呢,妈妈患了胃病还等他寄钱回去买药呢,钱对他来说就是妈妈的健康。

    “你有什么资格让吴总不发我奖金?”周正反问道。

    “什么资格,就凭我是公司的策划,就凭我每月为公司创造的巨大收益,就凭我的业绩!你看看你做了什么?”徐婉质问道。

    “我每天写那么多文章,你专题中的很多文章也是我写的啊?”周正有些激动,声音有些颤抖。

    徐婉轻蔑一笑,说:

    “就你写的那文章你还好意思说,干巴巴地没一点说服力,跟科普文似的,患者看了怎么会相信我们的疗法。要不是我思路好,还有那些图片,能有这么好的效果?其实本来效果会更好,是你给我们拖了后腿。”

    昨天领导找周正谈话,就是说的他文章引导性不够,效果不好等等,这下让徐婉夸大其词,渲染一番,周正不知如何反驳,于是他又不做声。

    徐婉阴笑道说:

    “这月的奖金你就别想要了!”

    “徐婉,你别欺人太甚!”周正说着站了起来。

    “怎么着,你还想打人?”徐婉喊道。

    周正抑制住情绪,他清楚徐婉现在已是领导眼中的红人,她的话是有些分量的。而且她正和吴总的侄子在谈恋爱,这样的话,得罪了她会很麻烦。

    周正只好低声说了句:

    “对不起,请不要那样做,都不容易。”

    徐婉用手捂住了鼻子,脸上现出难看的表情,周正这才闻到一股臭味。

    其他的同事也都捂住了鼻子,有的嘟囔道:

    “又是那死狗,在门口拉了屎!该死的!”

    这狗是看门的保安大爷养的,还小,没有拴住,所以有时会到处乱跑,没料到刚才,就是徐婉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那狗制造了一堆排泄物,恶心地想吐,一天好心情就被破坏了。

    进门看到周正没有提前为她开电脑,就将从那狗而来的怨气撒在了周正身上。

    徐婉放下捂住鼻子的手,侧目望着周正,居高临下地说:

    “你想保住奖金也可以,不过你必须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

    “把屋门口狗的排泄物打扫干净!”

    这回答出人意料,让周正一愣。同事们心想,这下有好戏看了。

    “保洁阿姨一会就来打扫的。”周正婉拒道。

    “你可以等保洁阿姨来做,可是你的奖金就别想要了。”

    这分明是侮辱人!周正虽然木讷老实,不善言谈,可也是有脾气的,按照他的脾气,他宁愿丢掉这份工作也不会忍气吞声的。

    可是他的处境只允许他隐忍着,妈妈的胃病需要钱,上次离家时他跟妈妈说:我赚点钱就带你去医院检查治疗。可是现在攒的钱还不够,他估摸再发一次工资就差不多够,所以这次的工资和奖金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周正犹豫了一下,没有作声,他只好强忍着怒气,拿起墙角的笤帚簸萁,把门口的狗粪清理了,清扫的时一股令他作呕的恶臭向他袭来,他忘了一眼办公室的同事,都幸灾乐祸地望着他,眼神里充满了轻蔑。

    还好那个座位是空的,还好他所恋慕的女生张萍今天请假了没来,现在这副狼狈样没被她看到,可是她会听别人说起的。

    他一边拿着盛着狗粪的簸箕走向洗手间,一边心里说道:你等着,徐婉,等我赚够了给妈妈看病的钱,我******一定会教训你!

    周正在公司里度过了郁闷的一天,同事们都觉得他是一个窝囊废,对他指指点点,嗤之以鼻。

    尽管公司要求加班,可下班后,周正直接走了。虽然有些惴惴不安,可他不想在公司多呆一分钟。

    回到住的地方,天色已晚,周正竟然没有一点饿意,他坐在外面广场一个花坛旁边,看着那些叔叔阿姨伴着歌曲在跳广场舞。

    他心里憋屈难过,竟然在同事面前忍受这么大的羞辱,虽然从小就失去父亲,可是妈妈一直保护他不受别人的欺负。他想到今天的事,又难受又气忿,眼睛里已经含满了泪水。

    广场上欢快的歌曲一点也不能缓解他此时堵塞的心情。

    正踌躇伤心的时候,突然听到几声喊叫。周正看到整齐的广场舞人群中冲出一个人来,他一边跑一边将背上的包卸下拎在手里。

    周正看清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戴一副眼镜,知识分子的模样,他竟然跑向了周正。

    周正一阵紧张,正打算躲开,中年男子已经逼到他近前,然后一边把手里的背包塞进周正身后的花丛里,一边喘着粗气对他道:

    “小伙子,帮我保存下,三天后联系下包里那个电话......”

    中年眼镜男还未说完,就沿着花坛,超另一个方向疾跑。最后好像跑向了广场旁边那片废弃的商品房楼群。

    紧接着,五六个身强体壮,手持砍刀棍棒的男子就赶了过来,他们挨个问:有没有看见一个戴眼镜的背包的男子,五十来岁?

    已经停下来的叔叔阿姨们,不置可否,有的慑于他们的威势,只好指了指那片废弃楼房的位置。

    那群黑社会模样的男子就跑着奔向了废弃楼群。

    广场上的音乐歌曲停止了,那群老头老太太不再跳舞,都一哄而散。

    周正环顾左右,看没有人注意他,就从花丛里抽出那个黑包,背在肩上,回了出租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