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缘于吉他

    更新时间:2016-10-19 21:13:10本章字数:6416字

    医院的高级单人病房里死寂般的静,洁白的墙壁,洁白的病床,盖在病人身上洁白的被子,本来让人舒心的圣洁的白色,在这里却只能让杨琰感受到的是一阵阵窒息的锥心之痛。

    快一天了,怎么还不醒?

    上午跟随着救护车来到医院后,杨琰的心就没有平静过。忐忑与巨大的恐惧不断地袭击他竭力想要保持淡定的心。比在现场的时候更加害怕,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后怕。害怕得在检查室门口焦急得踱来踱去,甚至有那么几瞬间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也不知道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女孩终于被推着出来了。她依然是昏迷的状态,除了看到胸部一胀一缩,知道还有呼吸外,就没有半点反应了。疲倦的脸似乎比盖在她身上的床单还要苍白。

    杨琰马上跑过去问医生,“医生,她怎样了?伤得严不严重?”

    医生摘下口罩,笑了笑,“真是奇迹啊,我们反复做了多次全身检查,她居然一点伤都没有。我们都不敢相信,但是经过反复检查多次,已经确定没有什么大问题的,放心吧!”

    “可是她为什么还不醒?”

    “应该是高空坠下的时候,惊吓过度,吓晕了,再加上她血糖比较低,估计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好好休息下就没事了,放心吧。”

    “谢谢你!医生!”

    “不谢。”

    杨琰坐在病床边,把女孩纤细冰凉的右手捧在自己的手心里。路晓飞啊路晓飞,虽然你的qq网名取名为“梦在飞”,但是你也不能真的去飞啊。没有翅膀,执意去飞,这是在拿你的宝贵生命当游戏,你就真的那么生无可恋吗?

    此时放在套装运动裤裤袋的电话震动了起来,才想起上午忘记把手机还给宋小羣了。来电显示是“我哥”。屏幕显示的是一张自己弹吉他的照片。他笑了笑,暗骂这小子真是变态,居然拿一个男人的照片作为手机屏幕。不过想到他把自己当成是他心中的偶像,也就懒得跟他计较了。疑惑不知道宋小羣是什么时候偷拍自己弹吉他的照片的。不过拍得还是挺好看的。他轻轻地走出了病房,接了电话。

    “哥,那女孩怎样了?你现在还在医院吗?”

    “嗯,在医院,她没事,只是现在还没醒。”

    “伤得严重不?”

    “医生仔细检查过了,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可能是惊吓过度加血糖低,所以现在还在昏迷,不过医生说好好休息就会醒来的了。”

    “Oh my god 这真是奇迹了,从上面这么高跳下来都没事,这女孩真是命大了。不过我觉得她最大的幸运就是遇上我们和我们的床垫,床垫和人都没事。哥,我觉得她和你还有这床垫可真有缘分啊。”

    “别贫了,你赶紧帮我拿套衣服来医院,我现在一身居家运动服在外面,感觉老别扭的。到时直接上来第一人民医院7楼705病房找我。”

    “好嘞,你等着啊,我这就去。”

    挂了电话后,杨琰又坐到了病床边,还是用一副心疼不已的眼神看着自己爱了十一年的路晓飞。现在他的心里全是困扰,全是问号。或许一切都只能等路晓飞醒来了,才会知道她究竟为何选择轻生的答案。

    几十分钟后,宋小羣捧着一束鲜艳漂亮还发出阵阵香味的百合花和一袋杨琰的衣服来到了病房。

    “哥,我来啦!”宋小羣轻轻推开病房的门,轻声地叫杨琰。他的确是一个小暖男,很会照顾人的感受,也很会换位思考。虽然很多时候都像个孩子一样,但是他有时候却比杨琰都细心。

    “还买花了呢,谢谢啊!还是她最喜欢的百合花,等她醒来肯定会很高兴的。”杨琰接过花,会心地笑了笑,然后把它们放在病床旁边的储物柜上。他的这些言语与动作跟他平时有点冷酷严肃的成功人士外表完全不相符啊!爱情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宋小羣在心里嘀咕着。

    “哟,哥,你好像跟人家姑娘很熟那样啊?”

    “嗯?”杨琰耸了耸肩,假装不知道宋小羣在说什么。

    “呵呵,哥,我怎么感觉你在这姑娘面前,连说话都变娘了呢?”说着把装衣服的袋子放到了沙发上面。

    “你说谁娘了?”杨琰狠狠地一瞪他。

    宋小羣调皮地笑了一下,“我说错了,不是娘炮,是温柔,是柔情似水的温柔。”

    杨琰白了他一眼,“我先去把衣服换了,你在这看她一会啊!”

    “行啦,看你紧张得真的是寸步不离啊,你换衣服还不是在这病房的洗手间换,又不是跑几十公里远。”

    杨琰呼了一口气,“太久没紧张过了。”

    “行行行,赶紧的。”

    杨琰换好衣服后,就把换下的衣服装好放到宋小羣躺的沙发上,“等会你回去,顺便把衣服帮我带回去吧。”

    “再顺便帮你洗了,好不好?”

    “好啊,多么求之不得啊!”杨琰坐到宋小羣旁边,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这才是好兄弟。”

    宋小羣甩开杨琰的手,然后把自己双手抱着后脑勺倚靠在沙发上,叹气地说道,“唉,真没想到我堂堂宋少爷今天沦落成洗衣工了,不过,能成为我哥的洗衣工,倒也不是一件十分丢脸的事。唉,哥,你比我未来的老婆都幸福呢,我可没打算以后会帮我老婆洗衣服呐。”

    “嗯,那我还真是幸福的人啊!别说那么多了啊,没什么事了,你赶紧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就行了。”

    “嗯,那好吧,你在这好好地照顾你的女神吧。难怪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好眼熟了,后来翻你手机的时候,才想起来。原来这就是之前你给我看过照片的路晓飞,飞姐啊。看着照片上捧着的百合花,我就知道她肯定很喜欢百合花的了,就买了。”

    “你还翻我手机了?胆脂肪够厚了啊?”

    “我是无意的啊,谁叫你屏幕设置的是她的照片啊,而且开锁还不设置密码。我也是打电话给你的时候才发现的。对了,把我手机还我,你没偷看我手机吧?”

    “哼,你以为我是你啊,估计你手机里装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呐,拿回去,把我的给我。”

    “人家好歹是个善良人家的公子,却说得我是个十恶不赦的色狼一样,不跟你说了,我走了啊,有事没事,电话联系,拜拜!”把手机还给杨琰后,拿起他那袋换下的衣服就走了。刚听到病房门才关了一秒钟,又听到门开了,是宋小羣又回头了,笑嘻嘻地说,“哥,忘记把你钱包还给你了,出来的时候就帮你带的,还有刚刚那花也是用你的钱买的,所以不用谢我啊!”说完就把门关上走了。

    说宋小羣是杨琰的开心果一点也不为过,这些年来跟他常在一起斗嘴,有时候生病的时候,甚至还是宋小羣来照顾他,所以这些年才不会感觉太过于孤单。现在路晓飞也回来了,他相信以后一定都会好起来的。他热爱生活,相信自己,敢于承担,心存爱的翅膀,勇敢向前飞。

    等待的时间总是那么的漫长,从烈日高空等到今日黄昏,再等到华灯初上、繁星闪耀、月牙高挂,路晓飞都还没有醒过来。

    看到日思夜想的人,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勾起往日的美好回忆,想起了当年刚认识路晓飞时的情形。

    那一年,他们大一,在同一个学校却不同一个系,是互不相识,互没有交集的两个人,然而......

    在学校校庆的表演晚会上,杨琰凭借一首吉他独奏《追梦人》赢得了台下观众阵阵热烈的掌声,演出可以说是非常的成功。

    他很喜欢音乐,而且最喜欢的乐器是吉他。他从初中就开始练了,自己买书自学着练。他喜欢音乐,喜欢吉他,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以后会把这当职业。他只是想,人,应该有一种自己的爱好,是一种纯粹精神上的享受的爱好。所以,他虽然花很多的时间在练吉他上,但是也并没有耽误自己的学习,他的学习成绩一直保持着优异。这是让家人一直以来都感到骄傲的事情。

    那天晚上11点多演出结束后,寝室的几个同学簇拥着他一起去校外的大排档吃宵夜,说是要给他庆祝他的演出成功。还说这是今晚所有表演节目中,表演得最好的节目,因为表演者不但人长得帅,而且吉他弹得特别好听。相信今晚之后,会有很多女生想要认识这个才高八斗的帅哥呢。

    四个男生,坐在一起,边吃边聊,简直就是心花怒放,激情澎湃,兴奋得不得了!吃完准备起身要走的时候,杨琰才发现事情坏了。

    他紧张兮兮地翻着背包,站起来看看,又蹲下来桌子底下四处找。

    “杨琰,你在找什么啊?”

    还蹲在桌子底下的杨琰回答,“你们有没有看到我的书啊?我的书不见了,你们赶紧帮我找找。”

    “什么书啊?”

    “一本吉他教材书,挺旧了的,你们快点帮我找找。”

    于是几个同学就帮忙着四处寻找。

    “不是,杨琰,你吉他都弹得那么好了,还需要教材干嘛啊?不见了也没关系吧?”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这本书对我来说很重要。”

    周围四处都找过了,还是没有找到。看着杨琰心急如焚的样子,就知道那本书对他来说的确很重要,顿时大家的心也跟着纠结起来。

    突然杨琰拍了下脑袋,“哦,我想起来了,应该是在学校的中心湖边,下午我在那里练琴,对了,应该就是放在那里忘了拿了。你们先回寝室吧,我现在过去看看。”

    “我们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啦,我很快就回来的啦!”说完,他背起吉他就跑了。

    学校的中心湖边是杨琰最喜欢的一个地方,湖的中央有一个小岛。湖边那里有一片草地,环境很休闲安静,天气好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在那里放风筝。湖边还种着很多柳树,风微微吹过来的时候,柳枝婀娜摇曳着,这地方就堪比人间仙境了。这里很适合看书,练琴,当然这里还是很多情侣首选的拍拖圣地。杨琰很多时候都会选择在这里练琴,波光粼粼的湖面,仿佛是自己敲动琴弦而激出来的水纹意兴阑珊。

    杨琰背着吉他,匆匆忙跑到中心湖边下午练琴的地方。可是什么也没有,此时,他记得很清楚,下午就是拿着书到这里的。他每次练琴都习惯性地带上这本书,然后放在旁边,好像这琴是弹给这书听的一样。

    他在湖边周围像疯了一样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最后变得随头丧气,还掉下了眼泪。把最重要的东西弄丢了,心里内疚万分。懊悔自己不应该因为表演的事而高兴过头,遗忘了那本吉他教材书。虽然书的内容几乎可以倒背如流,但是他还是舍不得丢掉它。因为这是她留给他的唯一的精神寄托。只要它在身边,他就会感觉她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一直在他身边守护着他,听他弹琴一样。

    杨琰觉得心如止水,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没有在想什么,好像又在想着些什么。在湖边安静地发呆了许久许久,任由末秋的露水沾湿自己的头发,到了半夜才背起吉他回了寝室。那一晚,他整晚失眠,直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他还是早早地起来了,心想,也许是昨晚路灯灯光太暗,找得不仔细,所以才找不到,于是决定今天再去碰碰运气。下到一楼的时候,却看到,宿舍楼的信息通知栏的小黑板上写着两行字:本人昨晚在中心湖边捡到一本吉他教材书,请失主今天下午三点钟到男生宿舍宿管员处认领。

    杨琰立即兴奋得跳了起来,但是又郁闷,为什么非得到下午三点钟才去取呢?不过不管怎样,只要能找回书就行了。这天简直是度日如年啊,总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好慢,他一直就呆在寝室看着手机上数时间,看着看着,数着数着,却不知不觉居然睡着了。因为昨晚失眠,加上现在知道书的下落了,所以他一不小心就安心地睡了一个很舒服的回笼觉。等到猛得醒来的时候就刚好下午三点钟,赶紧冲下楼去宿管员那里。

    “叔叔,你好!请问是不是有人把一本吉他教材书放在你这里啊?我是过来拿书的。”杨琰在窗外把头探进来问男宿管员。

    宿管员一脸疑惑,“啊?没有的事啊?你听谁说的啊?没有人拿书过来啊?”

    杨琰有点急了,“叔叔,您别跟我开玩笑了好吗?这书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昨晚我丢了,然后有人捡到了,说今天下午三点钟叫我过来你这里拿呢。”

    “同学啊,你是不是搞错了啊?真的没有这事啊?你是听谁说的啊?”

    “是真的啊,那个人还写在宿舍楼下面的小黑板上呢,不信我带您去看看。”

    宿管员半信半疑,“真有这回事啊?”

    “是真的啊。”

    “走,那我们去看看。”宿管员双手放在身后,昂首挺胸大步跟在杨琰的后面。到了宿舍楼下,看到黑板上的字后,宿管员就有点生气了,“哪位调皮同学写的?这不是明摆着坑我吗?都没有把书送到我这,就叫失主过来拿,不知道的话,还以为是我把书藏起来故意不给你呢。被我查出来是谁的话,严惩,一定得严惩。”

    “叔叔,你真的没收到过书?”

    “我好歹也是当过人民解放军的人,你觉得我一个那么大年纪的老人有必要去说谎骗你这个小P孩学生吗?”

    “不是,我是怕你收了,然后又忘记了呢。”

    “哼,小子,我虽然年纪有点大,但是我没患上老年痴呆症呢,记忆力还好得很呢!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是带你去找找吧,就怕有些同学见我不在,随手就把书从窗户扔进来也是有的呢。都有好几次了,走,跟我回去看看吧。”

    杨琰笑了笑,“谢谢叔叔啊!”

    两人回到了宿管处,几乎把整个房间都翻遍了也不见书的踪影。杨琰也是越找越泄气。这时候听到外面有一个女生估计是从很远的地方跑着过来的,气喘吁吁地在叫着,“叔,书,书,书,书。”

    宿管员一听就笑着说,“这同学真有礼貌啊,叫一声叔就行了啦,还叫了那么多声,我听得见的,呵呵呵......真有礼貌。”

    女生摇了摇头,拱背,双手还叉着腰,显然是刚刚跑得太急了,“书,书,我带来啦!”说完,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一本书,杨琰一看,就是自己要找的那本吉他教材书。他兴奋得狠狠地来了一个原地蹬地立定跳,“太好了。”然后走到女生面前,“原来是你捡到了我的书啊?”

    女生还在喘气,深呼吸了几口气后,才开口,“对不起啊,我现在才赶过来还书。”

    顿时一下子全明白了,宿管员就把他们给“轰”了出去,说:“现在的学生可真会折腾啊,把我房子翻得乱七八糟的。”

    女生留着飘逸过肩膀的长头发,看起来很阳光。眼睛大大的,五官标致得可以用360度无死角来形容了。她的笑容更是温暖迷人。穿着白色T桖,浅灰色半身长裙和白色平底帆布鞋,简直就是一个纯洁而气质非凡的从天而降的天使。其实看到她的第一眼时,杨琰就已经着了迷了,其实刚刚那个立定跳实际上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那种对眼前这位动人女生的着迷。他害怕自己的行为会表现得过于夸张而吓坏对方,所以尽力地表现得淡定一点。

    他们被宿管员“轰”出去后,就一起走。杨琰依然抑制不住书失而复得的兴奋,而此时更令他兴奋的是面前的这位天使,真的太美丽动人了。

    十九岁的杨琰在美丽动人的女生面前显得羞涩与有点局促,双手握紧拳头又松开,握紧又松开,其实手心里早已满满是因为紧张而冒出的冷汗了。

    “真的太谢谢了!”不知道应该怎么打开话匣子,杨琰只能又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女生露出她灿烂得笑容:“不客气啦,你已经说了很多遍的啦。应该的,不过你的吉他真的弹得很棒呢。”

    杨琰内心更加澎湃了,激动不已,“你认识我的吗?”

    “嗯,昨晚认识的,昨晚有看你表演的节目啦!”

    “哦,呵呵,原来是这样,对了,我叫杨琰。”

    “我知道啊,你的书上有写着,而且现在你已经是学校的名人啦!”

    “过奖啦,对了,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路晓飞,很容易记的,就是连路都晓得飞了,何况人呢,呵呵呵.....记住了啊!我只说一次哦。”

    路晓飞的笑容与随和让杨琰慢慢地不再感觉那么紧张了。他笑着点点头,“放心吧,我会永远记得你的!”

    “是吗?那我就真的是太幸运啦!”

    “对了,你怎么想到在黑板上写字通知我的呢?”

    “昨晚吃完饭没事去湖边散步的时候,捡到你的书的,那时以为你会回来找,我就在那里等,边看书边等,等了大概半个钟吧,都没见你回来,所以就先由我保管了。后来晚会的时候,听到主持人报有个叫杨琰的要表演吉他,而你的书也写着你的名字,我就确定这书是你的了。本想着晚会结束就还给你的,但是人太多了,我找不到你。再后来我去男生宿舍楼找你,问了好多人你在哪间宿舍,他们都说不知道,而且而那些人还都以为我是看了你的表演就猴急地想要认识你的花痴呢。虽然嘴上没说,但也可以看出他们真当我是花痴呢。当时宿管员又不在,心想公开留我的联系方式让你联系我,好像也不好,所以就想到了写黑板上了。”

    杨琰对着她竖起了大拇指,“你真的好聪明!”

    “没啦,都是情急所想,只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那样做了。”

    “那你为什么要今天下午三点钟才叫我去呢?”杨琰在想:你知不知道我昨晚因为找不到这本书而整晚都睡不着呢?

    “对不起啊,因为今天我要出去市中心参加一个作家的签售会,他好不容易才来一趟这里呢,我不想错过,想着等我回来再还了。谁知道路上又塞车了,所以就晚了半个小时才回到。”

    “看来你是一个书迷来的哦!”

    “呵呵,还可以吧,一直都挺喜欢看书的!”

    “很好的习惯!”

    “对了,你刚刚和宿管叔叔在找什么呢?”

    杨琰尴尬地笑了笑,又不好意思开口。

    路晓飞一看他的样子就明白了,也笑了起来,才相识半个小时,两人似乎就已经达到意会可以不用言传的程度了。

    “只是我很好奇,你的吉他已经弹得很好了,为什么还要带着一本入门基础的教材书呢?”

    杨琰苦笑了一下,“这个,我可以以后想好了怎么说,再告诉你吗?”

    路晓飞点点头,知道他有难言之隐,就没有再追问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