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往日忆昔

    更新时间:2016-10-19 21:14:00本章字数:5604字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然而杨琰再也没有找到任何的机会去跟路晓飞说,为什么他会这么紧张那本旧吉他教材书。

    等你醒过来,我就会跟你讲,只是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问过我的这个问题。对不起,原谅我在过了十几年后才决定要告诉你,就在你坠下来倒在我身边的那一刻,我就决定要告诉你,藏在我心里多年的最在乎的秘密。我不害怕你会离开我,但是我会很害怕看到你死去,那会是比让我自己去死更令我恐惧的事情。等你醒过来后,不管你最后是选择去还是选择留,我都想让我的全世界属于你。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但是路晓飞还是没有一点要醒过来的迹象。上午跳下来时看到的她的重重的黑眼圈,现在已经在慢慢地消退了,可能由于是她之前睡眠不好吧。现在是得好好地睡一觉了。睡吧,好好地安心地睡,等明天醒过来,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杨琰回头一看是宋小羣。他手里提着保温饭盒和身上背着一个背包过来了。

    “小羣,你怎么来了?”

    “飞姐还没醒吗?”

    “嗯,还没有,明天应该就会醒的了。”

    “嗯,明天肯定会醒的。来,先吃宵夜吧。”

    “晚饭都没见你送过来,反而送宵夜过来?”

    “晚饭就算不吃也饿不死你的,但是宵夜不吃的话,估计你今晚就会饿得快要死了。因为我知道你今晚是不会睡觉的,就买来宵夜给你吃,帮你消磨一点点时间,好让你在漫漫长夜里不会太寂寞。”

    杨琰笑着说,“呵呵,好像很了解我啊!”

    “不然你以为这兄弟是白当的吗?”

    宋小羣把背包取下,放在沙发上,然后打开饭盒,把吃的东西一层一层拿出来,摆放在桌子上,“这是我家阿姨做的宵夜,很好吃的。那背包装的是你的换洗衣服,还有牙刷牙膏什么的,都为你准备好了。我知道你肯定是寸步不离飞姐的,不过哥,你也得注意身体啊!你还得照顾飞姐呢。”

    “我突然觉得好像你才是我哥呢,觉得你真好!”

    “是吧?每次你生病我去照顾你的时候,你都会说这话,说真的,每次听到心里都特高兴,呵呵呵......”

    “那你是不是想你哥我多点生病,然后你多点来照顾我,就能听到我多点说这句话,然后你就多点高兴了?”

    “哎呀,哥这样说,就显得我太缺德了,但是我还真的有这样想过,呵呵......”

    “真缺德!不过真的很谢谢你!我不是你亲哥,但是你对我比对你亲哥还好!”

    “哎,哥,对我说话不要太煽情,我会不习惯的。”

    “能认真点听我说吗?”

    宋小羣把碗筷递到杨琰面前,“你还是先把宵夜吃了吧,吃饱了才有力气说。”

    杨琰抿了一下嘴,笑了笑,“我突然又感觉你现在真像我妈!”

    “儿子,快吃饭吧!”

    听到这话,杨琰把刚吃进去的那口面都喷了出来。

    宋小羣则捂着嘴在一旁忍着声笑。

    在心情这么低落的时候能有宋小羣在身边陪伴,此生得一知己兄弟足矣。宋小羣其实并不是一出生就是一个富二代,在十岁以前是他父母的创业期。那段时间,父母都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他,所以只能把他送到乡下让爷爷奶奶照顾。受到淳朴善良的爷爷奶奶的影响,宋小羣从小就很懂事,而且随着爷爷奶奶的年纪增大,小小年纪的他反而学会了照顾爷爷奶奶。

    在他十岁那年,爷爷奶奶相继去世。父母才把他接到了城市的家,因为从小就和父母接触甚少,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就颇为显得生疏。再加上他热爱音乐,但是执着的父亲却认为他应该好好读书,将来继承他的事业。而玩音乐就是在浪费时间,虚度光阴,很是反对。一而再,再而三地干涉儿子玩音乐的结果就是,本来学习成绩挺好的儿子,故意跟父亲唱反调。旷课逃学是家常便饭,从而成绩一落千丈,唯独吉他越弹越好。考不上重点高中,碍于年纪又小,所以又被逼去上了中职。毕业后又不愿意在自己老爸的公司工作,就靠着自己的实力去面试,成为了杨琰所在的这家集团公司的唯一的一名富二代保安。

    被杨琰这个副总弹的吉他吸引上后,他就着了魔般的缠着杨琰,并努力在他面前表现奋发向上,当然他的工作能力也是比较强的,于是就在一年前就被杨琰破格提拔成为了公司人力资源部的一员。即使工作再忙,但是仍然不忘吉他。跟着杨琰,他的吉他弹得越来越好了。宋小羣虽然已经不打算成为职业明星了,但工作之余就爱弹吉他唱歌,于是晚上下班就跑去酒吧唱歌。自从去了酒吧唱歌后,歌唱得好听,吉他也弹得好,加上人长得又特别的帅,性格又特别的幽默,不论男女,都有好多是他的忠实粉丝,所以酒吧的生意是一日比一日火。而他的身价也自然一日高于一日,所以才大气得说用唱歌赚来的钱来买两张39800的床垫都不是问题。

    夜深人静,望向窗外,外面早已从车水马龙的喧嚣变成了路灯伶仃的孤寂。宋小羣离开后的病房又恢复了安静,杨琰却好想好想能够有点动静,哪怕是路晓飞翻一下身制造出的动静也好。只要她还没有醒来,他就无法不担心。可是她依然是那么的安静,她平时睡觉也是这样一动不动的吗?连翻下身的动作都没有?

    今天医生也来看过两次,都说没有什么大问题,难道她真的只是太累了吗?才睡那么久,睡得都舍不得醒来。还是她在害怕?害怕醒来后会不得不去面对一些残酷的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只是路晓飞,我想跟你说,有我在,你不要害怕,等你醒来后,无论是什么问题什么事情,我都会陪你一起面对。只要你醒来,就好了!明天一定要醒来,好吗?

    医生说只要醒来了,就可以直接出院了,毕竟医生一再确定说她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得为她准备一套替换的衣服才行。杨琰决定帮她买一套新的。他不知道她的穿衣码数,于是就去翻看今天护士送过来的路晓飞今天穿的换下的衣服的标签码数。杨琰暗自高兴,跟自己猜的一样,她穿的是中码。看完后,把衣服拿起,想要把衣服叠好,却突然有东西从口袋里掉了出来,接着就听到一个清脆的响声。杨琰低头看,当看到地上那一瓣小小的黑黑的拨片的时候,不知道此时的心情应该找哪个形容词来形容才最为合适。开心?感动?兴奋?心疼?还是五味杂陈全部都有?这不是当年他送给她作纪念的吉他拨片吗?他捡起来,仔细地看了看,没错,确定就是这个拨片,这是他第一次学吉他的时候,他姐姐送给他的,上面还用圆规的脚笔尖刻着一个“琰”字的拨片。这是他另外一样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当年把它送给了她。

    其实,也是在认识她的第一天,也就是她把书还给他的那一天,送给她的。那时的画面太美好,以至于他们之间说过的每一句话,他都能清楚地记得:

    “晓飞,你今天晚上有空吗?为了感谢你,我想请你吃饭。”羞涩的杨琰一路上不知道自我鼓励了多少次,才鼓起勇气说出这句话。因为他从来没有主动约过女生,这对他来说是生命中的第一次跟女生约会。过于紧张,手心里又满满是冰凉的手汗了。

    虽然知道第一天认识女生就说请女生吃饭会让对方觉得自己有点有点轻浮,但是杨琰是真的想要好好谢谢这个善良的女生,若不是她,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有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这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很自私的原因,就是他对她一见钟情,他相信眼前的这个女孩一定会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孩。

    路晓飞则表现出受宠若惊,“啊?不至于吧,都是举手之劳,你太客气啦!真的不用!”

    听到被拒绝,杨琰更显得局促,“可是,那,你总得给我一个机会好好谢谢你吧!不然我的心过意不去。”

    路晓飞停住脚步认真地想了想,“既然你那么有诚意想要谢谢我的话,那不如这样吧,你再弹一次《追梦人》给我听,就当是回报我啦!怎么样?”

    “你是说真的的吗?”杨琰喜出望外,又有点难以置信,一来,觉得这个答谢方式真的太过于简单了,不过却很有浪漫情怀。二来,证明自己的吉他是真的弹得好,路晓飞喜欢听。

    “你不乐意弹给我听吗?”

    “乐意、乐意。”心里已经万分欣喜了。“那要不就现在吧?你现在有时间吗?”

    “呵呵......你现在真是热情高涨啊!好吧,就现在吧,我下午没什么事情忙了。”

    “那,去湖边吧,昨晚你捡到我书那里弹好吗?”

    路晓飞扬起嘴角,一脸兴奋,“好啊!”

    “好。”杨琰没想到路晓飞会答应得那么爽快,自己反而好像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那我现在回宿舍那吉他,你先过去那里等我好吗?”

    “嗯,没问题的,那我先过去啦!”路晓飞说。

    “好,那一会儿见,我很快就会到的了。”

    “不急啦,现在我也没什么事情要忙的,时间多得是,你不用太急的。”

    “嗯,好。”杨琰说完就跑着回去了,才跑十几米远,又回头大喊,“等我啊!我很快回来的。”

    路晓飞朝他挥挥手,“放心吧,我会在那里等你的。”

    杨琰一路都是加速跑着回去,回到寝室背起吉他包就想跑,突然想起了什么,就伸手拉开电脑桌的抽屉,把钱包打开来看了看,又合上,就塞进口袋里,拿了自行车钥匙后,就飞奔出门了。因为男生宿舍离中心湖比较远,他又想快点能够跟路晓飞会合,所以就扛上自行车一起出动了。

    沿着水泥路的校道一路狂奔,终于看到路晓飞的背影了。于是又大喊,“晓飞,等等我。”

    路晓飞听到后面有人叫,就回头,原来是杨琰。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分手才过了几分钟的时间,杨琰就已经从宿舍里背出吉他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他把自行车稳稳地停到了路晓飞的面前,双脚踏地。

    “杨琰,你,你,你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快吗?我不是很觉得,上车吧,我载你。”

    “你后面背着吉他,我好坐吗?”

    “没问题的,不过你担心吉他会碰撞到你的话,要不吉他让你背着?要不要试下背吉他?”

    路晓飞有点兴奋,“真的吗?我可以背吗?”

    “可以啊!”说着,杨琰就下了车,把自行车停放好,从身上把吉他卸下来。

    “重吗?”

    “不重,一点都不重,你拿拿看。”杨琰把吉他递给路晓飞。

    路晓飞双手接过来,用双手垫了垫,“真的一点都不重哦,看着吉他那么大,我还一直以为吉他是很重的呢?”

    “呵呵!那是错觉,很多人看着吉他那么大,都以为很重,其实是很轻的。”

    “是啊,真的太轻了,那我背了啊!”

    “嗯,就像背单肩包一样就可以了。”然后杨琰帮忙把吉他跨上路晓飞的右肩上。

    “嘿嘿,觉得我好酷啊!呵呵,酷吗?”

    “超酷的女吉他手!”杨琰竖起了大拇指。

    “我是卖吉他的,哈哈哈......卖吉他咯......”

    “上车吧,吉他老板,我载你一路,吉他干脆就送给我啦!”

    “我虽然不是读经济的,但是也知道这是亏本生意,所以不能交易啊!呵呵呵......”

    一路上杨琰以均匀的速度骑车,后面坐着背着吉他的路晓飞,两个人的笑容一路都没消失过,一幅多么清纯而又美丽动人的画面。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中心湖边,此时的湖边并没有很多人。天气晴朗,秋风送爽,他们都最喜欢这样的天气了。

    把车挺好后,两个人在草地上坐了下来。

    “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弹了哦!”

    “是你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洗耳恭听了哦。”

    “I am ready !”

    “OK,ready go !”

    悠扬的吉他声在杨琰灵巧的双手拨动琴弦下,流畅地洋溢出来。弹的就是昨晚表演的吉他独奏《追梦人》。近距离听,更加让人如痴如醉。杨琰弹得很认真也很入神,保持着他一贯的练琴姿势,低头眼睛只看琴弦,偶尔用点头跟着音乐打拍。当弹到歌词“看我看一眼吧......”的那段时,他抬起头,嘴角上扬,露出标准的露八颗牙齿的迷人笑容,看着路晓飞。

    路晓飞则双目闭合,双脚弯曲,双手放在膝盖上,把头左摇了再右摇,像是在附和音乐节拍,很是陶醉的样子。

    杨琰看着她陶醉的样子,更加令人着迷了,一不留神,右手不停使唤,结果弹错了几个音符。还好路晓飞不是专业人士,听不出来,依然打扰不了她正在享受音乐的陶醉。看着她听得这么入神,本来已经结束的曲子,他从高潮部分起又重新弹奏了一遍。曲终人也睁开眼睛了。

    “好听吗?”杨琰笑着问她,他的笑容很甜也很温柔。

    “超级好听呢,怎么才可以弹得出这么好听的曲子呢?”

    “谢谢!你喜欢就好!平时多练,熟能生巧就可以了。”

    “我很喜欢,真的很好听呢,对了,你吉他弹得那么好,有没有想过组乐队啊?”

    “那倒没有想过,我学吉他纯粹是一种爱好,没有想过会把它当成职业呢。”

    “甘就真系有D可惜了(那真有点可惜了),我觉得你应该去做明星,一定会红得发紫嘎。”路晓飞用粤语说了这句话。

    “你说什么?我没听懂呢。”

    “哦,不好意思,我竟然说了粤语了。我是说那真有点可惜了,我觉得你应该去做明星的,一定会红得发紫的”

    “原来你会讲粤语的啊?”

    “呵呵,没错我是广东人。”

    “粤语真的很好听。不过是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就没有想那么多,也不想做明星歌手什么的,要不要再听下其他的弹法?”

    “还有其他弹法的啊?”

    “嗯,我想混合几个和弦来弹,我弹,你就唱,好吗?”

    路晓飞一听,兴奋得拍起了手掌,“好啊!好啊!我也很喜欢这首歌呢,不过我唱歌不好听,老跑调的,你不许笑的啊。”

    “没事,勇敢唱出来就好了,等会你看着我啊,我一点头,你就开始唱,因为开始那有一小段是前奏音乐,不用唱的。”

    “好。”

    他们配合得很默契,路晓飞也并不是跑调得太厉害,只是偶尔有一两个音不准确,一首下来还挺不错的。

    “我得换个更加舒服的姿势来听才行,因为我刚刚弯着双腿坐着,现在腿都发麻了。”说完她就站起来走到杨琰的后面,摆好长裙裙尾,然后躺在了草地上,说了声:“好了。”

    杨琰想要转身看她,被她阻止了,“不许转身看我啊,你就这样背对着我弹就行了,不过这次你要边弹边唱哦。”

    杨琰背对着她,又露出了他那迷人的笑容,“好。”他觉得这个女生真的很与众不同。弹到第二段的前奏时,他还是忍不住回头偷偷地看了路晓飞一眼,她用双手枕着头部,依然闭着眼睛,很陶醉的样子。等到开唱的时候才把头转回来,继续唱,很用心的唱,他唱得甚至比原唱和任何翻唱都要好听。

    一曲完毕刚收好音,路晓飞的电话就响起来了。杨琰转身,看到路晓飞也坐了起来接电话。接完电话,说是舍友打过来的叫她回去,有点事。杨琰没有说什么,临走的时候就掏出来自己的钱包,把一直放在钱包里的拨片拿出来送给了路晓飞,当是谢谢她的礼物。路晓飞很喜欢,欣然接受,并说一定会好好保管好的。

    事实证明,她并没有食言,她真的做到了,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她还一直留着,还保存得那么好,并且还带在身上,证明在她的心里还是有他存在的位置的。一个人可以跟你不见面,可以跟你不联系,但是并不代表她没有想念你,并不代表在她的心里没有你的一席之地。一片她随身携带的你曾经送的拨片就足以证明。有些想念,有些情感或者只适合放在心里,留物思人也许是另一种唯美的想念。

    杨琰把拨片用纸巾包好,放进了自己的钱包,然后拿出手机,在网上为路晓飞挑了一套白色的连衣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