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误以为亡

    更新时间:2016-10-19 21:14:41本章字数:5498字

    微微地睁开眼睛,躺在病床上,全身没有感觉到任何一点的疼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如释重放。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自杀,但是既然上帝安排我以这样的“自杀”方式来结束我的生命,那我也只能认命了。这样也好,算是解脱了,谢谢上帝成全,收留了我,虽然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自杀。也谢谢上帝在我即将到来这里之前,还让我重新返回校园走了一趟,那里有太多太多难忘的人,开心的事。只是一切都已经变成过去了,等我跨过那座桥后,就会灰飞烟灭。也好,世上有太多的痛苦,我承受够了,感谢上帝让我死得那么容易,没让我身体带一点疼痛就把我带到这里来了。

    这仅仅只是在路晓飞醒过来的前几分钟脑子里的所想,几分钟过后,她就完全忘记了。之后脑子里浮现的全都是自己已经跳楼身亡的事情。

    死后的人都是像现在这样感觉身体充满力量的吗?一定是的,以前在电视上就看过,死后的人还能使用法术呢,爱穿墙就穿墙,爱去飞就去飞,自由自在。此时感觉全身都舒服,心情大好,我也起来穿下墙先。就起身坐了起来,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身在医院。我怎么会在医院的呢?仔细回忆想了下,嗯,也对,肯定是自己跳下来的时候被摔得差不多粉身碎骨,还被送到医院抢救,结果抢救无效就死亡了。嗯,对,肯定就是这样,完全符合实际逻辑。

    她学电影里的那些死去变成鬼的人那样,聚精会神,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右手的食指上,想用手指穿过病床,来确定下自己是不是真的已具有穿墙功能。她慢慢地用手指垂直插入病床,嘴里不停地念着穿透穿透,突然惊奇地发现大约有2公分的手指真的就像插进沙堆一样轻易地插进了病床。她兴奋样子,似乎在向全世界宣布她已成为一只名副其实的鬼啦。

    突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路晓飞被吓得尖叫了一声,手指也反射性地从插入的病床中抽了出来。但她又很快地冷静了下来,一下子就认出了是杨琰。

    杨琰看到她醒来,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但是却被她的那声尖叫吓得立在门口一动不动地愣了几十秒钟。而路晓飞的情绪却很快地从刚刚的冷静变成了不安,也许是因为看到了杨琰。她打坐一样盘腿坐在病床上,其实在看到杨琰的那一刻,她就心痛得流下了眼泪,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最后情绪激动得哭出声来,她想先开口说话,却梗咽得什么也说不出来。世界真的太残酷了。

    杨琰走过去,坐到她旁边,用手帮她擦眼泪,“晓飞,对不起,我来晚了。别哭,没事了,别哭,都过去了。”

    路晓飞看着他,眼泪更来得汹涌,“这么多年没见过你,为什么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的这种地方相聚?呜呜......”

    杨琰笑了笑:“没事啊,只要还能相聚就是好事,别哭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路晓飞依然在梗咽:“可是我不想,我不想在这里看到你。”

    杨琰对路晓飞说的话感到很奇怪:“难道你不想再见到我吗?”

    “没有,我想见你,但是不想在这里见到你。”

    “为什么啊?我觉得在这里见面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啊,只要你醒过来就好了。能有什么问题呢?我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你痛苦吗?”

    “我不痛苦!”

    “你有遗憾吗?”

    “我有遗憾!”

    “那就说明你还没有活够。”

    “我当然还没有活够啊。”

    “那你干嘛来这里啊?”

    “因为你在这里啊,我明知道你在这里,我能不来吗?”

    “你是因为知道我在这里才来的?”

    “是啊。”

    啪的一巴掌,路晓飞朝杨琰的脸用尽全力打过去。杨琰傻了眼,然后慢慢地抬起左手捂着自己的左脸,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脑子一片空白。看着眼前的路晓飞,感觉是那么的陌生。曾经那个如此善良懂得感恩的女孩,为什么会变得不问缘由就随意动手打人的人的呢?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的不可理喻?

    杨琰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路晓飞,而路晓飞则用愤恨的眼神看着杨琰。就这样双目对视,彼此之间足足沉默了二十多分钟。

    杨琰慢慢地放下了捂着左脸的手,被打脸上的手指印逐渐显现出淤青。

    路晓飞看着脸上的淤青,觉得不可思议,然后用手去抚摸杨琰的脸,问他:“疼吗?”

    杨琰也把手放在路晓飞抚摸自己左脸的手,喉咙有点梗咽:“怎么可能不疼,但是我的心更疼。”

    路晓飞松开了手,疑惑着:“怎么会疼的呢?你怎么会知道疼的呢?”

    听了这话,杨琰的心开始有点不安了:“被打了怎么会不知道疼的呢?”

    “可是,死了的人怎么会知道疼的呢?不应该的啊?”

    杨琰大惊,站了起来,脸上显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声音也提高了几分贝:“啊?死人?你说我是死人?”

    “难道不是吗?我们不都是已经死了吗?”

    “你凭什么说我们已经死了?”他又坐到了路晓飞的旁边。

    “我记得我跳楼了啊,然后你看,我从25楼跳下来,身上居然一点伤都没有,而且我觉得我浑身都有力量,精神得很,如果我还活着的话,我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呢?”

    “所以刚刚你打我就是以为我知道你死了,然后我也跟着你死,来找你的?”

    路晓飞眨着她那双大眼睛,点点头:“难道不是吗?你说你为了我这样的一个人死,你说值得吗?我能不生气吗?你这样好的一个人,不应该死那么早。”

    杨琰笑了:“原来是替我感到不值。”然后双手抓住路晓飞的双臂,眼睛看着她:“路晓飞,我现在很认真很确定地告诉你,我,杨琰,没有死。你,路晓飞,也没有死。我们两个都没有死,都还好好地活着呢。”

    “你在骗我,我从25楼跳下来,怎么可能不死。再说,如果我没有死的话,我能像现在这么轻松吗?如果我没有死的话,我不可能这样跟你说话的,我也不可能像现在这么淡然啊。还有刚刚我还用手指穿透了病床呢,如果我不是鬼怎么可能做得到?”

    “手指穿透病床?就是插进去?”

    “是啊。”

    “怎么可能?”

    “我试给你看。”路晓飞学刚刚那样,聚精会神,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右手食指上,屏住呼吸,准备见证食指将要穿透病床的奇迹。然而,这次却怎么都穿不过去。她试了好几次还是无法成功穿透,最后甚至要用力想这把手指给戳下去。杨琰猛地抓住她的手阻止了,以防她的手指受伤。

    “你干嘛阻止我啊,说不定这样就行了,我刚刚真的穿过去了。可能我还没有掌握其中的方法,只要我掌握了,我一定能行的。”

    杨琰点点头:“嗯,嗯,可能你现在累了,或者是我在你身边,你集中不了注意力,先别试了,现在你只需要好好休息。”

    “我是鬼,我不用休息。”

    杨琰的心又被抽痛了一下,感觉眼前的路晓飞浑身都不对劲。为什么她就那么希望她现在是死了的状态?难道她遭遇到的事情真的那么难以去面对吗?难道是她的精神出了问题?杨琰越往深一层猜测,就越感到恐惧与心痛。突然他明白了,如果现在的“死”对她来说真的可以换来她所说的轻松与淡然,那就暂时先让她相信此时她已经死了吧,这或者是另一种更好的治疗她内心重伤的最好的办法。他了解她,她一直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孩,如果不是受到无法承受的伤害,她绝不会轻生。

    杨琰笑了笑:“嗯,我刚刚是骗你的啦!其实你真的已经死了。”

    “那你也死了吗?”

    “我没有死啊,只是在你跳下来的时候,我就在你身边,所以就跟着救护车一起到了医院。这几天我都在你身边陪着你,人家说死后的人的灵魂是可以被那个最后陪在她身边的人看见的,并且还可以像平常人一样交流。所以我们就是这种情况了。”

    “真的吗?你真的没有死?”

    “真的,我是真的没有死,不过你愿意陪在我身边吗?”

    “没死就好,但是我始终得去投胎啊?”

    “投胎也不用那么早啊,加上我们都那么多年没见了,好不容易才见到你,结果你就死了。难得我还能跟你的灵魂交流,你就不打算好好陪我一阵子?我还想好好珍惜跟你在一起相聚一段呢?你就当是实现我向你许的一个愿望好吗?人家不是常说嘛,对自己喜欢的已逝去的朋友或者亲人许愿是很灵的。即使很多人不能看到他们的灵魂,但是他们知道他们就在身边,只要向他们许愿,他们一定会听得到,而且帮自己实现的。人家看不到已死的人的灵魂的,都可以帮实现,何况我还可以跟你正常聊天呢,难道这个小小的愿望你都不愿意帮我实现?”

    路晓飞听了这些,觉得自己死了都还可以帮朋友实现愿望,觉得自己还能有点用,也不枉一死了,就爽快地答应了。

    “杨琰,我真的是死了吗?”

    “真的,不信你现在躺在,我去叫医生来检查一下,然后你听医生自己怎么说,好不好?”

    “好。”

    “那你乖乖先躺床上,我去叫医生。”

    见路晓飞躺好了,就帮她盖好被子,帮拨开了散乱在她脸上的几根长头发,笑着对她说:“等我回来。”

    路晓飞则像个乖巧的小孩子一样,露出天真的又兴奋的笑容:“嗯,那快点回来哦。”

    “嗯,会的,那你先闭上眼睛。”看着路晓飞乖乖地闭上了眼睛,他的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转身就快步跑出去找医生。

    跟之前的主治医生说明一切情况后,医生也很惊讶,诊断应该是精神上有问题,于是就联系精神科的医生一起去病房看路晓飞。

    在对路晓飞身体做了简单的检查后,确定身体方面没什么问题了。主治医生就配合杨琰刚刚请求他的做法,就说了一句:伤者确实已经死亡了。

    路晓飞听后异常的兴奋,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嘴上还是忍不住笑,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表情很明显。

    杨琰就按照刚刚精神科医生的提示去做,要跟路晓飞聊天,让医生观察她的精神状况:“晓飞,听到了吧,医生都说你死了,现在应该相信了吧?赶紧起来吧,反正除了我也没人能够看得到你的了。”

    路晓飞迅速睁开眼,在床上跳着:“耶,耶,我终于死掉了,我都说了嘛,我已经死了。但是,杨琰,为什么我站起来了,却看不到我的尸体的呢?”

    “这你又孤陋寡闻了吧,你没听说过意外死了后的人是看不见自己的尸体的吗?为什么会看不见呢,那是因为上帝仁慈,不想你看到你死时的样子有多恐怖难看,所以就让意外死掉的人看不见自己的尸体了。你看医生都还在看着你的尸体叹可惜呢,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就这样没了。”

    此时的主治医师就对着枕头假装叹息,而精神科医生则假装是在发呆一样观察着路晓飞。

    路晓飞点点头,似乎说得挺有道理的,又不得不佩服杨琰的见多识广:“但是鬼不是怕阳光的吗?为什么我不怕的呢?”

    “这些都是人家的说法,只有自己经历过的才是事实。没经历过的,无论别人说得如何的天花乱坠都是虚的。”

    “也对,那我们可以走了吗?我特别讨厌呆在这里。”

    “行,那你先把衣服换上吧,这是我网上给你买的裙子,早上才送来的快递,你试下,做鬼也要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呵呵,说得太有道理了,好吧,我换。”说完就双手开始解病服纽扣。

    杨琰一慌,眼睛瞬间张大,十分紧张:“住手,你干嘛?”

    路晓飞觉得好奇怪他问这个问题,“换衣服啊!”

    杨琰马上把她从床上抱下来,然后拿着裙子,拉着她去洗手间:“换衣服去洗手间换啊!”

    路晓飞也没有挣扎,只是把头转向他:“反正也没人看得见我,就不用去洗手间那么麻烦了吧。”

    “别人看不见,但是我看得见啊!”

    “反正你都要送医生出去了,我还怕什么”。

    “不行,你赶紧去洗手间换,你虽然是鬼,但是我现在还不习惯把你当成鬼,所以你以后一切的行为还是得按照正常人的行为来做。你可别把我吓出心脏病了。”

    “这么脆弱的心,好吧!那我不吓你,我去洗手间换,真是的,都做鬼了还跟人一样,那么麻烦。”

    然后就拿着裙子乖乖地进去了。

    杨琰擦了一身冷汗,对着已关上门的洗手间喊了一句:“没换好的话,不许出来啊!我先送医生出去。”

    “知道啦!”

    杨琰无奈地苦笑了一下,用很轻的声音说了一句:“为什么你感觉不到体温呢?”

    跟随医生回到了办公室,杨琰一脸的担心与心痛。他宁愿这一切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也不要路晓飞去承受因为种种痛苦而变成现在这样。第一次看到她的笑会让自己有种比死还难受的痛苦。

    精神科医生诊断,路晓飞是得了精神分裂症。这是医生第一次遇到的特殊的精神分裂症,病人会因为逃避现实中自己不想或者不敢去面对的事实而选择逃避。就像有些车祸病人会因为不想去面对现实当中的一些痛苦,而导致醒来的时候就会变成选择性失忆。其实病理都是一样,路晓飞则是用死亡来逃避面对现实中的痛苦。

    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药物与顺着她的意愿生活来治疗。庆幸的是她没有暴力倾向,反而是回到了最初的那个自己。那个善良、乐观、懂得感恩的女孩。所以医生建议回家休养,就当一切都是她以为的那样,不是生活在她以前的现实的世界里。但是得有耐心,这个病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好,也说不准她突然什么时候清醒过来后,而还是无法面对现实的一切,有可能又会陷入更糟糕的状况。一切都是无法预料的,然而杨琰已经做好会一直陪伴她,带她好好治疗的心理准备了。他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最初认识的那个路晓飞也一定会回来的,他已经准备好足够多的耐心去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感谢上帝并没有从他身边夺走那善良可爱的天使,而是给了她一次忘记痛苦重生的机会。这一次,他一定要好好地珍惜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天,无论如何都不会再选择离开她,也不会再给机会让她离开自己,他要陪她一起面对,陪她一起重生。

    走出了医生的办公室,杨琰拿出手机拨通了宋小羣的电话。

    传来宋小羣睡眼惺忪的拖长的声音:“哥。”

    “小羣,现在方便开车到医院接我们吗?晓飞准备出院了。”

    宋小羣瞬间就清醒过来一样:“飞姐醒啦?好,好,好,我马上到,马上到。”

    杨琰欲言又止地停顿了一下,才说“但是,她精神有点不好,你见到她的时候千万不要看她也不要跟她说话。”

    “为什么啊?”

    “因为,因为她以为她已经死了变成了鬼,所有人都看不见她,除了我。”

    “怎么会这样的呢?”

    “回头我再详细跟你说,只能委屈你好好配合我演一演了。”

    “没事的,哥,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了,你等着,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宋小羣脸都没洗,牙也没刷,换了衣服就匆匆跑出去了。

    杨琰偷偷地去办理出院手续和帮路晓飞拿药,他不敢回病房,一直在医院楼下门口等宋小羣。在接到宋小羣已经到医院的电话时,他就先把一盒盒的药交给宋小羣,以免路晓飞看到这些药而心生怀疑,并再次交待他一定要好好配合演好这场痛心却善意的戏,然后再跑上病房接路晓飞。

    有一种爱叫做,我忍着痛去演绎去配合你假装出来的快乐。哪怕仅仅只是暂时的,我也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你笑,我也会尽力让你每天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