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百香追梦

    更新时间:2016-10-19 21:17:10本章字数:9263字

    洁白的墙壁,宽敞的客厅,电视柜的左边是一个五层的书架,里面整整齐齐地排列着许多许多的书,书架的旁边还挂着一把吉他。右边则是一个落地窗,落地窗外就是阳台,阳台也分两格,一格是盖阴的,一格是露天的。盖阴的那一格摆放着一张玻璃桌和几张藤椅,平时杨琰就喜欢坐在那里看书或者弹吉他,而那株百香果苗则在露天那一格种着。屋子陈设得简单又不失风雅。

    路晓飞在踏进门来的那一刻就赞叹:“杨琰,你家真的太漂亮了。”

    杨琰很开心,因为装修的风格几乎完全是按照路晓飞喜欢的那种风格来装修的。他笑着说:“你喜欢就好,以后就在这里住下吧。”

    “那当然啦!”路晓飞走到书架前捧起那把吉他,拨了下琴弦:“这不是你大学时候弹的吉他吗?还保存得很好哦。”然后抱着吉他去看书架上的书,“还有那么多的书,咦,好多是我喜欢看的书哦。”

    杨琰走过去,站在路晓飞的后面:“嗯,这把吉他对我来说很有意义,是我学弹的时候买的第一把吉他,不过弦就弹断了好多根,换了好多次了,但是琴身还保管的挺好的。”然后伸出右手,手的上臂刚好放在路晓飞的右肩上,用食指从左边的书划指到右边,“看到这些书,有没有很怀念大学的生活啊?这里的好多书都是当年你推荐我买的呢?还有一本是我们一起去参加作家的签售会买的。呐,就是这本。”杨琰从众多的书中抽出来一本,递到路晓飞的眼前。他们靠得很近,仿佛真的又回到了大学时的那种亲密无间的关系。

    路晓飞把书从杨琰的手中接过,熟悉的封面,熟悉的某个知名的作家签名,“嗯,很喜欢的一本书,记得那时候排了三个小时队,才轮到帮我们签名,我会找时间再看一次的。”然后把它放回了原处。用手摸着书架上的书:“真的好怀念那时候的生活,很简单,很美好,杨琰,你现在还弹吉他吗?”

    “偶尔,你很多年没有听我弹过了,想不想重温下?”

    路晓飞转身把吉他举到杨琰的面前:“就等你这句话了,给我来一首吧。”

    杨琰接过吉他,“来阳台这边坐吧,我弹给你听,我知道你现在最想听的是那首曲。”

    路晓飞坐下来,双手托腮,看着杨琰,“哪首?”

    杨琰温柔一笑,没有作声,手指开始拨动琴弦,一曲熟悉又久违的《追梦人》从杨琰的指尖拨动的琴弦中洋溢着出来。

    被戳中心事的路晓飞先是一惊,因为她完全没有想到杨琰真的会猜中她现在想听的曲子就是《追梦人》。原来这个世上除了妈妈以外,还有另外一个这么了解她的人。此时此刻此景,似乎全世界都变得温柔了。

    太久太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近距离地听过他弹吉他了,一首歌唤起一段段美好的回忆。那时在路晓飞的世界里没有痛苦,没有眼泪,更没有“自杀”。那时的生活很简单,理想很丰满。最后是怎样一步步发展到今时今日的这个不可挽回的地步,彻彻底底地变成了鬼的?真的不知道,鬼才知道。对,真的是鬼才知道死前的绝望到底有多绝望,鬼才知道死前的痛到底有多痛,也是鬼才知道死后最想回到的还是那个曾经活得最无忧无虑的地方,也是做了鬼才知道在死前最想念的还是那个曾经为自己弹吉他,送自己拨片的那个默默地喜欢着自己的人。

    一曲完毕,路晓飞已成泪人。

    “你弹得跟以前一样好听。”

    杨琰一直低着头,这是他弹吉他的一贯姿势。完毕抬起头,伸出手去擦路晓飞的眼泪:“你喜欢就好,记住,以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弹吉他给你听。”

    路晓飞开始梗咽,不断地点头,又不断地摇头。

    “你不愿意吗?”

    路晓飞还是梗咽着不断地点头,又不断地摇头,“我......我陪不了你很久......因为我已经死了......”

    杨琰摇了摇头,“不管是生还是死,只要每天都能看到你就好。”

    “嗯,嗯。”路晓飞依然梗咽着。

    杨琰把吉他放在桌子上,走出阳台:“快来,我还有另外一份礼物送给你。”

    路晓飞跟着他走到阳台,一眼就认出那株种在一个小花盆里的小植物就是她曾经最熟悉最喜欢的生命力很强的百香果苗,虽然才长几片叶子,但生长的很旺盛。她蹲下来,用手摸了摸叶子,微笑地看着这株小植物:“是百香果。”

    杨琰也蹲下来,“喜欢吗?这是我托人从你的家乡带过来的。”

    路晓飞点点头,“喜欢,谢谢你!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种植物,我以前在家乡的时候种过,一颗可以结很多很多的果子的,而且百香果也很好吃。”

    “我知道,我还吃过你家种的果子呢。记得你每次回家都会带百香果回学校分给大家,大家都叫你百香妹呢。呵呵......你以前种过,有经验,以后我就把它交给你了,你帮我好好地照顾她,好吗?等她长大爬满了整个阳台的时候肯定会很漂亮的。”

    “嗯,我一定会好好地照顾它的,我要等她爬满整个阳台再去投胎。”

    听到这话,杨琰再也忍不住,一把把路晓飞抱住了,“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说投胎的事?我不想你离开我。”

    “可是我毕竟已经不是人了,迟早得去。”

    “那就迟到不能再迟的最后再去,好吗?答应我,好吗?”

    “杨琰,你别这样好吗?”

    “我只想在剩下的时间里,希望你能够陪着我度过,好吗?请答应我,无论剩下的时间是多长多短都无所谓。”

    “嗯,我答应你,我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做你最好的朋友,陪在你身边,直到去投胎,魂飞魄散的那一天。”

    杨琰慢慢地松开了手,“仅仅只是最好的朋友吗?”

    “我希望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做最好的朋友。”

    听到这句话,虽然杨琰的心又被抽痛了一下,但是只要她能够在自己身边,其他也就无所谓了。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守护在她身边。

    他扶她站起来,摸了下她的头,微笑着看着她说:“好,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就像以前一样。”

    路晓飞点点头,其实她的心里很清楚。其实自己选择继续留在他身边,已经是很自私的做法了,如果再给他希望的话,那等到自己离开的那一天,他将会痛不欲生,她知道他对她的感情。有些感情只能适可而止,才不会太受伤。

    “对了,拨片,你送我的拨片,我那天穿的衣服呢?我记得把拨片放在口袋里的。”路晓飞才想起那片她曾经随身携带的拨片不见了。

    “衣服在我的背包里,拨片也在我这,那天想知道你的穿衣码数,所以翻了下你的衣服,就发现它了。”杨琰就立即拿出钱包,然后从钱包里取出拨片。

    路晓飞接过来,“还好还在,谢谢,如果把它弄丢了就真的太对不起你这个最好的朋友了。”

    “看来你还是挺看重我送你的礼物哦。”

    “那当然啦,这可是当年工大的吉他明星送的礼物哦,必须保管好。”

    “那以后也要好好地保管好哦。”

    “嗯,我得找个首饰盒把它装起来,好好保管它。”

    “那个,你之前一直都随身带的吗?”

    “嗯。”

    “可是随身带,你不怕更容易弄丢吗?”

    “怕,但是我更怕我妈收拾房间的时候当垃圾扔掉呢,我妈特别喜欢帮我收拾房间,然后就会丢掉很多妈妈认为是垃圾的东西。”

    “阿姨她现在还好吗?现在你跟她聊电话的时候,还会说韩语吗?呵呵......我要不要找个时间去看看她?”

    路晓飞似乎有点难言之隐,“其实我好想能够跟她练习说韩语,可是......她前段时间就去世了,不过她也真是的,我死了那么多天了,她也不来找下我,到底想不想她女儿啊,我们不说她了。”

    以前只要谈起路晓飞的妈妈,她就会很兴奋,很自然地流露出对她妈妈的崇拜。而现在故意说出埋怨妈妈的话,来转移话题,想必是因为她不想杨琰追问她妈妈去世的原因,于是他就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紧紧地把她抱住,“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路晓飞拍拍他的后背,“我真的没事啦,人嘛总会有离开的那一天,我有点累了。”

    杨琰松开她,她没有流眼泪,他知道她是在强忍着。因为她不会假装,越是假装没事,她的局促就越能出卖她自己,她的眼睛更加不会说谎,“嗯,那我先带你去房间休息一下吧。”

    然后杨琰带着路晓飞来到自己房间:“这是我的房间,那间是小羣的房间,就是刚刚接我们回来的那个小伙子。我跟他兄弟相称,其实说得确切点,我是他的吉他老师,我们在同一个公司工作。每次他被他老爸赶出来的时候就会来我这睡,把这里都当他自己家了。所以下次他上来的话,你也不要太惊讶。过去那两间是客房。你就住我的房间吧,因为其他房间还没怎么收拾,况且我房间窗外的风景很漂亮哦。你先进去休息一下吧,肚子饿的话就告诉我,我煮东西给你吃。”

    “嗯。”

    杨琰轻轻地为她关上门,但是没有立即离开,大概50秒后,就听到门的另一边传出来的哭泣声。虽然门的隔音效果很好,但是还是听到了哭泣声。因为此时路晓飞蹲在地上,趴着膝盖,背靠着门,在偷偷地哭。杨琰也坐到了地上,背靠着门,一直陪着她。就这样一直坐了很久很久,直到哭泣声停止,里面没了动静。

    “飞飞,飞飞。”

    路晓飞突然听到妈妈叫她的声音,她慢慢地抬起头,日思夜想的妈妈此时就在她的面前,妈妈的笑容依然那么温柔、那么慈祥。她慢慢地站起来,微笑着投入妈妈张开双手的怀抱。

    “Mun I miss you so much!”

    “Me too!”

    “真的好怀念以前跟妈妈一起学英语的日子啊,还记得那次我们去英国旅游吗?我们平常自己练英语,觉得很OK,但是到了英国,与英国人对话的时候,我们总是说不出来那样,要么就是慢半拍,人家说一句,我们半天才反应过来。呵呵......真的很想念那时候啊。”

    妈妈点着头,然后松开了手,摸着路晓飞的脸,一脸心疼地看着她,“飞飞,你受苦了。”

    “没事,只要能跟妈妈在一起,其他都无所谓。对了,妈,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呢?我跳楼已经两天了,也就是说,我已经死了两天了。我想去找你,但是又不知道该去哪里找。”

    “你不应该来找妈妈,你要明白,妈妈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现在也不在人世了啊,以后就可以跟妈妈在一起了,我们又可以回到以前啦。”

    “看到你这样,我才心疼,叫我怎能安息呢?”

    “妈,你别这样啦,我们能够在另外一个世界重逢,是天大的好事呢。”

    “飞飞,你记住妈妈说的话,你并没有跟着妈妈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你并没有死去,我也不希望再看到你再做这样的傻事,我会心疼。你的人生还很长,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想妈妈的时候,记得叫她来找我,我就会来见你的。记住妈妈的话,飞飞......飞飞......”妈妈突然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往后拉那样,迅速向后退,她伸着手,路晓飞也伸出手,可是始终拉不到妈妈的手。眼睁睁地看着妈妈向后退,而自己的脚也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固定住一样,完全不能移动。

    路晓飞用力挣扎着,声嘶力竭地叫喊着不要妈妈走,而声带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全世界都停留在了一个无音的状态。妈妈就像她突然到来的那样,又突然地消失了。

    路晓飞猛了颤抖了一下,慢慢睁开眼睛。自己还是坐在进屋后的地板位置,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做了一场梦,梦里有妈妈。但是这梦真实地又不像是一场梦,梦里妈妈说自己并没有死去,还说如果想妈妈的时候,就叫她去找妈妈。妈妈说的那个她,到底是谁?为什么妈妈会这样说?

    如果说这不是一个梦,那自己的确是刚刚才醒过来的。若真像妈妈说的那样,自己并没有死去,那在医院自己手指能穿过病床的那一幕,又该如何解释?路晓飞默默自己的手臂,冰凉冰凉的,但是似乎又还仅存着一丝丝的温度,为什么会这样?

    门突然被打开了,背靠着门的杨琰就顺着门开的方向倒了下去,吓了路晓飞一大跳,“杨琰,你怎么坐地上了呢?”

    路晓飞弯腰去扶杨琰。

    杨琰有点尴尬,“哦,我,那个,呃,地板凉爽,对了,你肚子饿吗?要不我煮点东西给你吃?”

    “嗯,好像有点饿。不过,灵魂不是不用吃东西的吗?为什么我还是有食欲的呢?而且我想吃的不是元宝蜡烛,而是人吃的食物。为什么这么怪的啊?”

    “那就是新的灵魂还没有适应,你等下我拿牛奶给你喝,喝完再去睡一会,醒来就有饭吃了。”杨琰就走开去拿牛奶了。

    路晓飞紧跟着上去,“可是我才刚睡醒呢。”

    走到冰箱前,杨琰转身对路晓飞说:“我就觉得你还没睡醒。”

    “为什么?”站在他后面的路晓飞问。

    “你的两个黑眼圈就像那么大。”杨琰两只手都做了个OK的手势摆到她脸前,用来比喻路晓飞的黑眼圈。

    路晓飞上身往后移了下,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说了一句“真的吗?”

    杨琰趁势迅速把脸凑过去,路晓飞也反应很快地把上身又往后移了下,由于重力太过往后,差点摔倒。杨琰敏捷地用他那有力的右手抱住路晓飞的后背,好让她不会摔倒。他的脸几乎贴着路晓飞的脸,深情地看着她的双眼回答“是的。”

    路晓飞看他把脸贴得那么近,紧张得脸都红了,不敢去看他,想动又不敢动,小声地说了一句,“我想喝牛奶。”

    杨琰笑着用力一挽路晓飞的后背,把她的身体扶直,然后一拍她的肩膀,然后转身打开冰箱,拿出来一盒牛奶递给路晓飞,“快喝。”

    “感觉做鬼跟做人没什么区别啊,我又不可以穿墙,肚子还是会饿。”

    “一切按正常人的行为来生活才好,不然看到你穿墙,我还真怕我的心脏受不了呢。”

    “知道啦!都跟我这么熟了,还怕,看不出来原来你那么胆小的。”

    “胆小是天性,所以啊,不许做出某些鬼吓人的行为,否则我会被吓死跟你陪葬的。”

    “知道啦!”

    “喝了赶紧去休息一会,我先去煮饭。”

    路晓飞很听话地走进了杨琰的房间,然后把她推进房间,轻轻地把门关上。

    这时路晓飞才仔细留意,杨琰的房间收拾得很整洁,给人一种很清新、干净利爽的感觉。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相框,路晓飞走过去看,照片竟然是他们两个大学毕业时的合照。穿着学士服,戴着学士帽,手捧鲜花,背对而站,那时的笑容是多么的阳光,如此的灿烂。

    显然这么多年来,他选择的还是一个人的生活。路晓飞又突然感伤,心生内疚,在这个晨起夜寝都能触碰到的位置上,不应该摆放的是她和他的照片。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不应该为了这样一个明知道跟他没有结果的女孩,而牺牲他的整个青春,真的不值得。真的不值得啊,杨琰,你知道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你让我现在的心都好难受,好难受。

    认识他的时候,她以为这个世上真的可以拥有蓝颜知己的。而现在才明白,男女之间也许真的不可能拥有纯真的友谊的。那个时候,她当他是蓝颜知己,而他一直都只把她当做最爱的人,蓝颜知己只是一个嘴上说的借口。在后来的后来,她也明白了,原来在她的心里,其实也没有把他当做是蓝颜知己。因为相遇的时间不对,他们之间才跟恋人这个词擦肩而过,命运安排了他们只能是蓝颜知己之间的缘分。她有点后悔,因为她那时根本不懂什么才是爱。

    这里从来没有过自己的存在,却到处充满着自己的气息。曾经陪他一起去买过的书还在,曾经为她弹奏过的吉他还在,曾经跟他一起合照过的照片还在。更令人感动得想哭的是,曾经她说过喜欢百香果的事,他还记得,并且亲自在家为她种了一株百香果。

    如果时间能够像回忆一样能够回放到过去,那该有多好啊:

    那一次因书相遇,从此他们变成了几乎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那一年夏天,暑假结束回校。路晓飞从家里带了很大的一袋百香果回校,很慷慨地分给了附近的几个宿舍的同学,最后特意留了一袋给杨琰。

    那一次她还是把他约到中心湖边,当路晓飞把百香果递给杨琰的时候,杨琰只是一脸的迷惘。

    “杨琰,这些给你。”

    杨琰接过来一看,是一袋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水果,紫红色的皮,硬脆硬脆的感觉,每一个都长得圆滚滚的,并且散发着阵阵的幽香。那一种香的味道真的很好闻,比任何一种花香都好闻,并且浓浓的香味几乎可以与桂花香一并高下。

    “这是什么水果啊?特别香,我却从来都没有见过呢。”

    “孤陋寡闻了吧?这种水果在城市很稀少的,但是在我们家乡就挺多,由于都不是大规模种植,每个人家里都是种那么几棵自己吃的,所以在我们那里市场上也很少得卖的。”

    “闻着很香啊,这是怎么吃的呢?”

    “来,我教你,手指用力,就像抓起一个角一样,用力捏,等皮裂开一点了,再用力掰,把它掰开,就是这样,看吧,里面的果肉和果汁是不是特别像蛋黄的颜色啊?其实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呢,叫鸡蛋果,学名才是百香果。”

    “我看着更像蜂窝眼呢,呵呵,你看它的籽像不像。”

    “好像有点像,来,试下,这水果有的会很酸,有的就是酸甜酸甜的,如果你觉得太酸的话,也可以把里面的果肉用勺子弄出来,放进杯子里,加一些温开水,再放些白糖搅拌均匀喝也行的。”路晓飞把掰开的其中一半递给了杨琰。

    杨琰接过来,先喝掉里面的果汁,然后仰起头,想把果肉倒进嘴里,可是怎么都倒不下去,因为果肉粘着果皮,粘得实在是太紧了,简直就是难舍难分,如胶似漆。

    路晓飞见状,就指导他,“你可以用牙齿抠或者用舌头也行。”

    杨琰就按着做了,那样子就像是狐狸吃葡萄又吃不到的狼狈样,心想美好的帅哥形象此刻全部在这个百香果面前给毁掉了。但是既然是路晓飞指导的方法,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是她说的,无论什么,他都愿意去做。

    “这水果长的又大又漂亮,种植的时候应该花了很多的心思了吧?”杨琰问。

    路晓飞摇了摇头说:“没有,它是一种很朴素的一点都不娇气的植物,种植百香果是不需要很精心地去料理的。它不需要太多的有机或者化学肥料来补充营养,对她来说,最好的肥料就是夜晚的露水,听起来是不是觉得很有仙气?”

    “的确,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喜欢上这种植物了,以后有机会我也种一棵。”

    “还有更香气的呢,长在月亮下的百香果。”

    “怎么会想到这个的呢?”

    “就是说百香果在夜晚努力吸收更多的露水,然后就会长得更好的了。人也一样,努力地充实自己,成功就会离你不远了。我高中的时候用这个题目写过一篇文章,还在校园报上刊登了呢。”

    “厉害,厉害。”杨琰边吃边说,吃相却极为狼狈。

    路晓飞摇了摇头,实在看不下去了,真不能在公众场合因为一个果子而毁了工大明星的形象啊,于是对他说,“还是别吃了,你的吃相太难看了,回去宿舍再吃吧。”

    杨琰嘴里还咬着那半个百香果,腾不出口说话,就用摇头来拒绝路晓飞的建议。

    路晓飞见他还不停口,就伸出手把杨琰正在吃的百香果抢了过来,扔到了草地上,然后拿出餐巾纸递给杨琰,“擦擦嘴,嘴唇都黄了,好难看。”

    杨琰惊讶地瞪了一下眼睛,咽了一口口水,“你怎么可以这样啊?这是你妈妈辛辛苦苦种的啊,怎么就这么浪费掉了,还有你随地丢垃圾啊。”

    路晓飞白了他一眼,见他没接自己递过去的餐巾纸,她就塞到他的手里,“先擦嘴。”然后弯腰把刚刚扔地上的百香果捡起来,举到杨琰的双眼前,“大哥,里面的每一滴果汁都被你舔得干干净净了,用自来水冲都没有那么干净,你已经够对得起我妈了。”说完就从包里掏出来一个塑料袋,把果皮扔进塑料袋里,一把塞进杨琰的手里,“我没有乱丢垃圾。”然后指指杨琰刚擦完嘴的餐巾纸,“你也不要乱丢垃圾,等会记得倒垃圾。”

    杨琰没正经地笑着说;“太好吃了。还有,我现在才发现。”拍了一下路晓飞的肩膀,“你还随身带着垃圾桶啊,良民啊!”

    “你以家先知啊?”

    “你说什么呀?”

    “哦,对不起,口快又说了粤语了,呵呵......”

    杨琰耸耸肩,表示不在意,“说嘛,刚刚那句是什么意思啊?”

    “你现在才知道啊?”

    “我不知道啊。”

    “你现在才知道吗?”

    “我现在也不知道啊,所以才问你嘛,说啦!”

    路晓飞把头仰起又立刻低下来,很失望地说了一句:“笨。”

    杨琰摸摸路晓飞的头,笑着说:“逗你的呢。”

    路晓飞立即抬头,看到他咧着嘴巴笑,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路晓飞也呵呵笑了两声,“以后问我也不说了。”

    “对不起啦。”杨琰扬起嘴角,露出真诚的笑容。

    “算啦,我很大度的,就原谅你了。言归正传,再教你一个吃的方法,你用刀把上面的皮直接切掉一部分,留出一个口子,然后把勺子伸进里面,一勺一勺地弄出来吃,那样的吃法会优雅很多。”

    “嗯,嗯,我知道了,回去我就立即把整袋都吃了。”

    路晓飞听到这话,吓的打了一下嗝。

    “嗯?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不可以一下子吃那么多吗?”

    “你也会说‘那么多’啊,你难道就不打算分点给室友吗?”

    “有啊,一人半个。”

    “这是什么人啊?”

    “真男人。”

    “真男人是这么小气的吗?”

    “女孩送的东西,我给半个他们分享已经算是很大方了。”

    “随便你了,反正送给你,就是你的了,你怎么处置都行。”

    “那是。”

    “小气鬼。”

    “才不是咧,我都做好准备让他们宰我一顿了。”

    “为什么?”

    “不能说的秘密,我得好好想想该怎么谢你才行。”

    “谢我什么?”

    “谢你送我百香果啊。”

    “这有什么好谢的,朋友嘛,我送的又不止你一个。”

    “你还送给其他男生?”

    “没有啊,送的都是隔壁宿舍我们班的女生,我也带不了那么多啊。”

    “那就好。”

    “好什么?”

    “没啥,以后有果子只能送我一个男生,要怎么谢你才好呢?”

    “有时间弹多几首曲子给我听啊!”

    “这个好,我十分乐意。”

    从那以后,只要路晓飞想听曲子,无论是晨曦,还是夜幕,杨琰都会背着吉他飞快地出现在她的面前,为她弹奏。只是他们之间的距离总是很若有若无,时远时近,有时候可以一个星期天天见面,而有的时候则一两个月都不见一次面。

    在后来毕业了,路晓飞才听杨琰的室友说起,所谓的做好准备被室友宰一顿的意思。那天回到宿舍后,他分给每个人一个,然后就锁在衣柜里,死活都不愿意再分给室友。引诱着室友对他进行威逼利诱,不过都不可行,就为了几个果子,他竟然答应请三个室友吃一个星期的饭,还每天去食堂帮忙把饭带回宿舍。

    男人小气起来,在另一角度上看,反而更加大度。

    坐在椅子上静静地把记忆回放着,回忆就像是在看一场不用屏幕显示的电影。虽然眼前空空如也,而往昔的美好的一幕幕画面却都在自己的眼睛里呈现着,跳动着,播放着。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随着时间的逝去,我们都以为随着身体内细胞的更新早就已经忘记,而曾经熟悉的一本书,一张照片却可以唤起往日的情景。

    有些事情,我们没有去回想,所以就以为是忘记了,而实际上是我们身体内的脑细胞还为我们保留着记忆,一时记不起并不代表忘记,只是我们都没有去回想。但当一句熟悉的言语,一张老旧的照片,一个似曾相识的场景,都会很容易地就勾起了一段尘封已久的回忆。

    人,在死前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去回忆,因为回忆,才渐渐清醒。我才明白原来当初你是喜欢我。请原谅我的自私和我的不解风情,一直伤害你到如今,那时候真的不懂什么才是爱。

    路晓飞的眼泪再次滴了下来,现在答应杨琰暂时留在他身边,不知道会不会对他造成更大的伤害?明知道自己迟早会离开,却还是自私地答应留下来,就仅仅是因为在最后才终于明白自己爱的人其实是他的原因吗?因为爱,所以舍不得。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选择暂时留下来到底是对还是错?是对还是错?是对还是错?在心里问了无数遍,当她打开杨琰的电脑的时候,她终于得到了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留下来的正当理由了。留下来,或者是对的。

    杨琰的电脑桌面的背景图片,依然是那张他们两个合影的毕业照,点开了桌面上存放着的音乐文件夹,里面只有一首歌。打开了文件,是那首他自己弹的《追梦人》,听着听着,突然里面传出来了路晓飞唱歌的声音。瞬间明白,也瞬间泪崩了,原来他第一次为她弹奏的整个过程,他都用录音笔录了下来,并且一直保存到现在。他总是喜欢在人的背后,偷偷地做着一些令人感动的事情。

    她不敢再用鼠标去点击电脑里面的文件夹,怕会发现更多与自己有关的东西,越是发现越多与自己有关的东西,自己就越愧疚伤心难过。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他一直默默地爱着自己已经达到不可自拔的程度了,直到从高楼跳下的那一刻,她才想明白他曾经喜欢过自己,仅仅只是曾经,却没有想到他会把对她的那份明知道没有结果的爱延续到了现在。

    因为她曾经的辜负,或许又不能说是辜负,因为当时确实不知道他喜欢自己。但是毕竟他为了自己,一直单着过,仅仅凭这一点,在趁还没有魂飞魄散的剩余有限的时间里,再好好地陪伴他一段吧,作为弥补,也许这会是最好的方式。选择留下来也许还是因为自己的自私,没想到在死后,还是很害怕被抛弃而剩下自己孤孤单单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