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着手调查

    更新时间:2016-10-19 21:18:25本章字数:1955字

    “小羣,你按这个地址去帮我查一下这家公司的情况,越详细越好。”晚上,杨琰约宋小羣在平时他们常来的咖啡馆见面,然后把写着地址的便条递给了他。

    “哥,为什么要去查这家公司?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吗?没听说过呢,是小公司来的吧?你不是在休年假吗?休假就得好好陪晓飞姐,不要整天想着公司的事情啊。休假也不懂好好享受,真是的。”宋小羣有点埋怨他。

    “这是晓飞男朋友和她一起合开的公司......”

    “什么?”还没等杨琰说完,宋小羣就受到了惊吓,一不小心一口热咖啡猛吞了下肚。烫得赶紧张开口,伸出舌头,用手扇了几下好快点散热,“哥,你说什么?她有男朋友的?那你怎么还把她带回家?哦,我知道了,哥是想来个近水楼台啊。”

    “别瞎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明天就去那家公司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肯定有问题的,回来再告诉我。我现在不想让她知道我在调查他们的公司,所以得要你出马了。”

    “你一直都知道他们在开公司?”

    “嗯。”

    “哥,我今天才知道你真会装。”

    “装什么?”

    “伪装得好,如果不是那次喝醉酒你说出来,我还真不知道你有个喜欢那么多年的女神呢,后来问你,你又不肯说。我还猜是不是因为她出国了,你们才分手的呢?谁知道原来你玩的是闷骚的暗恋啊,还一直都知道她的近况,都在默默地关注着她,还在所有人面前伪装得若无其事,你厉害。”宋小羣还故意伸起了大拇指。

    “我要是知道的话就不用叫你去查了。”杨琰喝了一小口咖啡,心里也在懊悔,因为这几个月接了一个大项目,所以才忽略了路晓飞。而就是在他忽略她的那几个月里,她就出事了。如果在那几个月里也像往常一样去留意她,即使再忙也要抽空去她的公司附近等她,远远地望她一眼。在出事后能够及时帮助她,也许就不会发生跳楼的那一幕,也不会像现在一样患上精神疾病。

    “说得也是,那你怎么知道他们开公司的?”

    “他们刚开公司的时候,晓飞告诉过我,但是我从来没有进去过他们公司。”

    “你们一直都在联系吗?”

    “没有,五年前就断了联系了,开始是不接我电话,不回我短信。后来干脆把电话号码,QQ号码全都换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了。”

    “女人一旦狠心上来,比男人还要绝情。不过我觉得她应该是有苦衷的,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唯一的原因,就是她的男朋友。”

    宋小羣点点头:“嗯,男人一旦吃起醋来,比女人还小气。不过她男朋友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从来看他都不怎么顺眼。”

    “那是,正常的男人吃起醋来都这个样。不过你明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你还不把飞姐给抢过来?那些年你都干嘛去了?”

    “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最难抢吗?”

    “什么样的?”

    “具有传统观念的,对青梅竹马一直抱着幻想的女人。”

    “你是说他们是青梅竹马?”

    “算是了。”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做算是?”

    “他们初中就认识了。”

    “哦。”

    “还有什么想八的?”

    “咳,看你说的什么话,不过还是想知道你跟她是怎么认识的?”

    杨琰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抿了抿嘴,“你真的够八卦的。”

    “见是你,我才八的,要是别人的话,就算跟我讲,我都懒得听。”

    “我跟她是因为一本书而相识。”

    “够文艺,文艺男女青年,是在图书馆吗?你们两刚好伸手想去拿同一本书,然后你的手碰到她的手,或者是她的手先碰到你的手,再或者是你拿下一本书,刚好从放书的缝隙看到对面的漂亮女生,就主动去搭讪,然后就这样认识了?”

    “你是电视剧看多了,能不能有点创新啊。”

    “不能,你还是赶紧说吧。”

    “大一的时候,我弄丢了一本吉他教材书,她捡到了,还给我,就这样认识了。”

    “这书是你故意弄丢的吧?然后又故意让她捡到。”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你对她倾慕已久,想认识她呗,又不敢主动过去搭讪,所以才想了个这么无聊的点子。”

    杨琰又喝了一口咖啡,“我那时候的年纪跟你现在的年纪差不多,不过我心机倒没有现在的你那么重。这是你追女孩的招数,可不是我的招数。”

    宋小羣不服气地白了他一眼,“这不是心机,是追女孩的方式,这点心思都没有的,难怪追不到女孩子,活该单身那么久。”

    “向来都是女孩排队追的我。”

    宋小羣吞了一口口水,这倒真是事实,想到公司的单身女职员排着队找各种借口想要来接近他就知道了。

    “不过你这样说不过去啊。”

    “怎么说?”

    “你不是跟我说过,你大一的时候吉他就弹得很熟练了,已经上台表演了。按理说不应该还随身带着吉他教材书啊,没有随身带就不会弄丢啊,没有弄丢,就不会被她捡到,没有被她捡到,那你们就不会认识啊。经过我聪明的大脑的详细分析和推理,所以还是得出了那个结论:你是故意的。”

    杨琰笑了下,认真地说“我真不是故意的,而是那本教材书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每次演奏都会把它带着身边。”

    “是吗?谁送的那么重要?”

    “好了,到此为止了啊,隐私不能再说了。”杨琰看了看手表:“我得走了,调查的事情......”

    还没等杨琰说完,宋小羣就接话了“哥,你就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保证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