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浅入虎穴

    更新时间:2016-10-19 21:19:46本章字数:3643字

    路晓飞的广告设计公司在一个地段比较好的写字楼的二楼,大门是钢化玻璃门,一眼就可以看到里面的一切。办公设备还完好地摆放在里面,估计有十来个员工,只是里面现在空无一人,大门紧锁。

    宋小羣把头探来探去,尽力想找到一点什么线索,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现在的公司并没有突显倒闭的萧条,更像是放了假一样。宋小羣见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就准备走,刚转身,就被一群冲上来的彪形大汉抓住了。总共有五个人,扯着他的衣领,拽住他的双手,捂住他的嘴巴,一路把他拖到没有人走动的楼梯间。

    “说,路晓飞现在在哪里?”带头的一个满脸胡渣,手臂上还纹着飞龙的男人扯着宋小羣的衣领问。

    “我不知道啊,我都不认识她。”宋小羣故作镇定,想甩开他扯着自己衣领的手,然而力气不够,甩不开。

    “在老子面前撒谎,你知道会是什么下场吗?信不信先跺你两根手指试试。”

    “大哥,大哥,我真的不认识那个什么路晓飞的,我只是路过好奇就凑过去看看里面,我真的不认识她。”

    “一间破公司,你有什么好奇的跑去看?说,路晓飞到底在哪?”

    “大哥,我真的不认识什么路晓飞,我是奇怪这大白天的,好好的一家公司怎么会不开门呢,就想过去看看而已,我真不认识路晓飞。”

    “真的不认识?”

    “我发誓,真的不认识。不过既然现在我们认识了,就说明咱们忒有缘分,是吧?走,各位哥,我请你们喝酒去。”

    彪形大汉松开了手,摆摆手,“滚,滚,滚,既然不认识路晓飞的话就赶紧给我滚,别妨碍老子办正经事。”

    “我不妨碍大哥做正经事,就是觉得跟大哥太有缘分了,想跟大哥交个江湖朋友而已,大哥真的就不赏小弟一个脸么?”宋小羣边整理刚被扯乱的衣服边说。

    “哟,呵呵,看不出来啊,小子你也是出来混江湖的?”

    “不敢在大哥面前吹嘘,正苦于无人带小弟四处闯荡,所以小弟只是偶尔干干偷鸡摸狗的事。说实话,刚刚凑过去那家公司看,其实就是来踩踩点,工作日期间,大白天的都关门,看里面办公设备也挺齐全的,就想看看有什么东西可偷的,想晚上再行动。初涉江湖,还不敢说是已经在混江湖了。今天得以见识大哥的大气凛然,那种魄力才真让小弟崇拜,所以只想请大哥和你的弟兄们去喝杯薄酒当交个江湖朋友,以后多多关照小弟。”

    “小子不错啊,但是哥哥我可告诉你,这家公司里面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动啊。还有我现在不能走开,改天吧,你快点走吧,走吧,我们还得在这守路晓飞呢。”

    “这路晓飞到底是何方神圣啊?要各位大哥这样劳师动众地找她?”

    “现在不方便跟你说,你还是快点走吧,我们还得继续蹲守下去,直到路晓飞出现。”

    “哦,那你们在哪里蹲守的啊?这写字楼没有可以做蹲点的地方啊,刚刚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

    “高科技。”彪形大汉拿出手机给宋小羣看,宋小羣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原来他们在路晓飞的公司门口另外安装了一个监控,与手机连接,只要看到有人在公司门口徘徊的时间稍微长一点,他们就会以为是认识路晓飞的,不管老虎还是猫,都要抓来问问。“我们在楼下外面的榕树下守着,只要看到有人出现在路晓飞公司的门口就冲上来。”

    “里面的保安也肯让你们冲上来?”

    “我们都跟他们老板说好了,只要抓到路晓飞,让她还钱,就给十万他们老板,但是得要他配合我们。”

    “十万?你们出手真是阔绰啊,看来那路晓飞欠你们不少钱。”

    “没错,她欠我们很多很多钱。”

    “那个很多很多,到底是多少?”

    “这个嘛,不太方便说了。”

    宋小羣看到他不愿意说出具体数目,也没有再追问了,“哦,原来是这样啊,既然是蹲守,那怎么能没酒解闷呢,哥,你们等下,我这就去给你们买酒,帮你们解闷,等着我啊,等我回来啊!”说完宋小羣就跑了。

    过了几分钟,宋小羣果然抱着两箱啤酒回到了他们所说的蹲点那里。

    “大哥,酒来了,来,来,来,我们喝吧。”

    带头的那个大哥拍了拍宋小羣的肩膀,“好兄弟,常说酒逢那个,那个,那个什么少啊?”他突然想不起来,就转头问他的手下。他的手下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酒逢知己千杯少。”宋小羣说。

    “噢,对,对,对。没错,就是那个,酒逢知己千杯少。”带头大哥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然后拍了两拍宋小羣的肩膀,“小子挺有文化的嘛。”

    “不敢当,不敢当,我也就读过那么两年书,在大哥面前出丑了,出丑了。”

    带头大哥摸了摸自己的头,带着疑问的口气自然自语,“出丑了?出丑了?”然后又看向宋小羣,“好像那句话不是这样说的啊?”

    宋小羣一脸正经地说:“没错的,就是这样说的,出丑了,出丑了,我记得是这样的。”

    “哦,兄弟你比我有文化,你说是就是了。我是粗人一个,没什么文化,客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来,干了,我们以后就是兄弟了,以后跟着哥混,保证你餐餐有肉吃。”

    宋小羣表现出很激动和兴奋的样子说,“以后你就是我哥,我跟你混,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然后两人用力一碰酒瓶,一口气就干了一瓶啤酒。

    “对了,大哥,那个叫路晓飞的怎么会欠你们那么多钱的呢?”宋小羣开始打探消息了。

    “说来就气,她男朋友,叫左俊峰的,问我们大哥借了钱,竟然跑路了,找不着了。而那个左俊峰又是我带去见大哥的,借了五百万就消失了,我找不到他只能找他女朋友,问她要了。”刚说完,带头大哥就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赶紧用手把嘴堵上。

    宋小羣很识相地说,“噢,我好像有点醉了,没听清楚你刚刚说她欠你们多少钱了,真没听到,没听到。不过,这好像不太,不太那个吧,这男的借了钱,却找女的要,是不是缺了点江湖道义了啊?”

    “我可不管那么多,他是以公司的名义借的,公司是路晓飞的名字,他借的时候还有路晓飞的全权委托书,就是左俊峰可以代替路晓飞做任何跟公司有关的事,包括贷款借钱。我大哥现在气得每天都把我臭骂一顿。有现成不跑的,我不找她,难道我还真花钱花力气去找不知道躲在哪里的左俊峰啊?”

    “唉,看来这左俊峰,这男人还是挺贱的。”

    “说真的,兄弟,其实哥也不忍心去为难一个女人,可是哥也是没办法,那么多钱,我大哥到今天还不跺我手指已经算是关照我了。不过他也发话了,三个月内,如果再找不到路晓飞还钱的话,就把我给跺了。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得把那娘们给揪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宋小羣听着,感觉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竖起来了,第一次与黑帮打交道,真的感到可怕。

    “那要是找到了路晓飞,她没钱怎么办?”

    “那就让她去卖身还钱。”

    宋小羣又是一惊,还打了个嗝,心想,善良的晓飞姐,你看你找的是什么狗屁男朋友啊,不但把你甩了,甩前还留你一屁股债。这个渣男要是被我哪天碰见了,我就把他给跺了扔去我乡下的粪坑。

    “怎么卖身法?”

    “这个不用我伤脑筋,我们大哥自会安排,只要抓到人了,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这可是犯法的啊,不怕警察抓吗?”

    “做我们这行,有哪些是不犯法的?重要的是怎样才能不被警察抓到。”

    “也是道理,那干嘛不把她公司里面的东西给拿去卖了啊?多少都值点钱吧?”

    “这你就不懂了,我不动她公司里面的东西,她或许还在意里面的东西,有可能会回来搬走。要是别人告诉她,说她的公司里的东西全都没了,那你觉得她还有可能回来看这家空荡荡的破公司吗?”

    “大哥这招够高明,那你现在有没有路晓飞的消息呢?”

    “没有呢,都怪自己一时心软,上次去她家的时候,看到她们母女这么可怜就放了她们,现在老子都后悔了。因为现在连她们都消失了,哥现在头疼得很呢。”

    “连她家你都去啦?”

    “我当然得去啊,所有她能出现的地方都必须得去,不然怎么找啊。”

    “也对,那现在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找到她?”

    “能有什么办法,碰运气呗。现在我和其他一组兄弟就在她家和她的公司蹲点,还派了好多弟兄在街上找,除非她不上街,只要一上街就肯定能被我们的弟兄发现。只能用这个方法去找。”

    “要是她已经跑到外地了呢?”

    “不可能,我问过她们邻居,她妈死的那天,她还回过家呢。”

    “她妈死了?”

    “嗯,而那时我的弟兄早已布满机场车站在找左俊峰了,后来发现左俊峰其实早就逃外地去了。但我们也要守在那些地方,就是为了防止路晓飞也逃跑,但是一直没有发现她,所以她应该还在本市的。”

    “大哥,看来你们的弟兄真多啊。”

    妈妈突然去世,男朋友突然跑路,突然留给这么一大笔债,突然还被黑帮恐吓追债追到家,如果这样都不得精神病的话,那就真的是超人了。唉,晓飞姐啊,你真是一个命苦命辛酸的人啊。

    “唉,几乎已经全员出动了。”

    “大约有多少人?”

    “五百多号人。”

    “厉害。那你们是一定要找到路晓飞要她还钱了?”

    “那还用说,必须要她来还,再找不到她,那我们就去骚扰她的亲戚朋友,到时看看她还敢不敢不现身。”

    几罐啤酒下肚,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已经搞清楚了,宋小羣就打算撤了。

    刚好这时手机响,是杨琰打给他的。

    “小羣,查得怎样了?”

    “喂,哥,什么?我爹撞车了?好,好,好,我马上赶去医院。”随手挂了电话,“大哥,我爸撞车了,我得马上赶去医院,我先走了啊,我们改天再喝酒啊。”

    “哦,好,好,好,那兄弟再见啊,记得下次找我喝酒啊。”

    宋小羣气喘吁吁地跑到停车场,立即打电话给杨琰。

    “宋小羣,刚刚我可没咀咒你爹撞车了啊。”

    “不重要,哥,你现在马上去咖啡馆,出大事了,我们见面聊。”

    “嗯,好。”挂完电话,杨琰心里一阵阵的忐忑不安,他知道宋小羣肯定查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