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吉他背后

    更新时间:2016-10-19 21:24:07本章字数:2320字

    “咦,杨琰,你今天不用上班吗?”第二天路晓飞九点钟才起床,看见杨琰还在家就问他。

    “嗯,今天是星期天,休息呢。”此时杨琰正在阳台给百香果苗淋水。

    “哦,不好意思,我又没想起。”路晓飞恍然大悟。

    “你今天想出去吗?想的话,我陪你。”

    “不要,我想在家练吉他。”

    “好吧。”杨琰把手中的洒水瓶放好后,就走到客厅把挂在墙上的吉他拿下来,自己就先坐在沙发上弹了一首。完毕后,就把吉他递给路晓飞。

    路晓飞伸出手想要接过来,却瞬间感到双手无力,没接稳,吉他就掉在了地上。

    杨琰迅速扑过去,捡起了吉他,然后检查有没有被摔坏。当他注意到路晓飞在呆呆地望着他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过于紧张了。脸上开始发红发热,“对不起啊,你刚刚没事吧?为什么会接不住吉他呢?”

    “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双手突然没有力气那样。”

    杨琰一听就更加紧张了,赶紧放下吉他,然后双手握住路晓飞的手,“怎么会这样呢?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现在就带你去看医生?”说完他就拉起路晓飞打算出门。

    “不用,不用,不用,我没事,可能是刚刚我不留神,没事的,不用看医生。我真的没事。”然后她就用力握了下杨琰的手来证明她的手真的没事,然后微笑着对杨琰说,“看吧,我现在的手很有劲呢,所以真的没事,刚刚真的是我不留神才没有接稳的。放心吧,真的没事。”

    “你确定,真的没事?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杨琰问。

    “我确定,真的没事,放心吧,如果我不舒服的话肯定会跟你说的,真的不用担心。”

    “那就好。”

    路晓飞稍微地挣扎了一下,示意要杨琰放开她的手,杨琰才意识到自己抓她的手抓得太紧了,然后就慢慢地松开了她的手。

    “杨琰,我可以问你一些事情吗?”

    杨琰点点头,“可以。”因为他知道,接下来她要问的是什么。

    “这个吉他是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送给你的吧?”

    “嗯。”

    “还有你送给我的那块拨片,应该是同一个人送的吧?”

    “嗯。”杨琰又点点头。

    “那,可以告诉我,是谁吗?”

    “是我姐姐。”

    路晓飞听后一脸的惊讶,因为曾经她跟杨琰是无话不谈的知己,但是杨琰却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他还有个姐姐的事。这可能是埋藏在他心底的一个带着伤痛的秘密,不然他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也是最要好最亲密的好朋友,杨琰怎么会不跟她说呢。她在犹豫要不要再继续问下去了。

    就在路晓飞停在犹豫要不要继续问下去的时候,杨琰开口了,“她在送给我吉他的那一年去世了,吉他是姐姐送给我的,但是她却从来都没有听过我弹的曲子。对不起,以前一直都没有跟你说过吉他和我姐姐的事情。”

    “没有,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对不起,我不应该问的,让你想起了伤心的事情。不过,姐姐在天堂看到今天那么成功的你,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没事,已经过去好多好多年了,想听听我姐姐的故事吗?”

    “嗯,想。”路晓飞点点头,“她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姐姐。”

    “嗯,她是世界上最好最善良的姐姐,她很疼爱我。小时候家里比较穷,姐姐初中还没有毕业就出去打工了。你知道吗?我初二的时候很迷恋beyond乐队,也因此迷恋上了吉他,觉得会弹吉他真的是一件很酷的事。”

    路晓飞点点头,“我也很喜欢beyond乐队,他们的歌很励志。”

    “那个时候想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吉他,对我来说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我也不敢开口跟父母说,因为家庭的经济条件真的很困难。那年中秋节,姐姐回家过节,我的心事总是很容易就会被姐姐看透。她瞒着所有人,坐上公交车,去了离家二十多公里的县城,几乎走遍了整个县城才找到唯一的一家琴行,给我买了这把吉他。我永远都忘不了收到吉他这份礼物时的兴奋激动的心情。”

    “你姐姐真的很懂你,很疼爱你,也很宠爱你。”

    “的确如此,姐姐很支持我学吉他,她总是说人就应该勇敢努力地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吉他、吉他教材、拨片都是她送给我的。她那时在城市打工,月工资也就一千五左右,却买了个1200元的吉他给我,只是她却从来没有听我弹过一首完整的吉他曲子给她听。”说到这里,杨琰低着头,停顿了一下。

    路晓飞把手搭在杨琰的肩膀上问他,“杨琰,你没事吧?”

    杨琰抬起头,眼睛不敢看向路晓飞而是看向右侧,深呼吸了一下,微笑着回答,“没事。”路晓飞才注意到,他的双眼里噙着泪水。

    “杨琰,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不好意思,情绪有点那个,我会控制的。因为那时我还没有学会弹吉他,而过完中秋节的第二天,她就要赶去城市工作了。那次在她去城市的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客车冲进了山沟里,无一生还。”说到这里,杨琰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这是路晓飞第一次看到杨琰哭。原来他的内心真的藏着一个不为人知并且不能触碰的伤痛秘密。

    路晓飞把身子挪过去,把杨琰抱住,“对不起,杨琰,我不应该问的,对不起。”

    杨琰也紧紧地把她抱住,但他竭力地克制着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姐姐的事情。没想到现在一说起,还是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在得知姐姐去世的时候,他哭得撕心裂肺。再后来,他就再也没有哭过了,因为他觉得世上已经没有任何事会比姐姐的意外身亡更让人难以接受了,所以他没有任何理由去哭。

    两分钟过后,杨琰的情绪慢慢恢复了,松开紧抱的双手,略微尴尬地说,“对不起,我一时没控制好情绪,吓到你了。”

    路晓飞微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杨琰继续未完的故事,“所以我每次弹吉他,无论是练习还是比赛,我都会把那本教材书和拨片带在身边。就好像我姐姐就在我身边听我弹奏一样。它们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东西。”

    “而你却把其中的一样最重要的东西送给了我。”

    “因为对我来说,你同样重要。”

    “但是那时我们才刚刚认识。”

    “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断。”

    “如果在得知真相之前我弄丢了,在得知真相后,你叫我该如何面对你?”

    “而事实上,你保管得很好。”

    “如果我还活着的话......”

    “事实上,你还活着。”

    “请别说关于我的这个话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