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病发突然

    更新时间:2016-10-19 21:24:55本章字数:6736字

    宋小羣还在为前一晚的事情越想越气,他开始憎恨起路晓飞来了,觉得如果自己再不出马的话,他哥就要毁在这个“从天而降”的假死女人手里了。于是他一大早就起床了,带着愤怒狠狠地吃了一顿丰富的早餐,吃饱了才有力气去骂路晓飞,今天非得把她骂醒才肯罢休。

    吃完后,一摔门就想跑出去,然而门把手却勾住了他的花衬衫上的一条装饰的竖杠的布条,害得他在匆匆出门的时候,差点摔倒。这时他才真正接受他妈妈常说的那句话,他穿的衣服总是不伦不类,于是他就干脆把衬衫脱掉扔进了门口前的垃圾桶,留下里面穿着的一件黄色T桖,就出门了。

    今天真是诸事不顺,早上出门差点摔倒,现在路上还遇上大堵车,都堵了快一个多小时了,火气就更加旺了。随手开了车上的最后一瓶红牛,一饮而尽。然后把空瓶扔到副驾驶的座位上,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在对方才“喂”了一声的时候,宋小羣就以理直气壮的语气开口了:“妈,马上打四百万到我卡里,我急用。”

    “什么?是我现在正在做梦还是你还没睡醒啊?儿子,四百万?儿子,你要那么多钱干嘛啊?”电话那头,宋小羣的妈妈像刚刚被吓了一大跳一样问他。

    “你别问那么多,叫你打你就打,你说,是你儿子重要还是钱重要啊?”

    “这,这,这,这当然是我儿子重要啊,但是你也得跟妈妈说清楚你要那么多钱来干嘛才行啊,你要的是四百万不是四百块啊,儿子。难道妈妈问一下都不可以吗?”

    “不可以,你马上打到我卡里。”

    “你,你,你还是我儿子吗?哪有儿子这样跟妈妈说话的?”

    “呵呵,妈,对不起啦!刚刚正火着呢,所以语气有点重了,您别见怪啊,这个钱呢,我真是急用,但是我现在不方便跟您说,晚点再跟您解释,好吗?反正我不是去干坏事就行了。”宋小羣对他妈妈的态度突然360度大转弯,语气温柔得连他妈都受不了。

    “不是,儿子,你老实跟我说,你真的没发生什么事?以前给钱你,你还不肯要,还说非要自力更生呢,现在突然问我要那么多钱,我实在不放心啊!”

    “妈......”宋小羣把那个“妈”字的尾音拖得长长的,在向他妈撒娇,“别这样,我就问你一句,你相信你儿子吗?你就说一句你相不相信?”

    “我,我,我当然相信我儿子啦。”宋小羣妈妈带着结巴的说话,明显是口不对心,宋小羣虽然知道,但是也没有去拆穿她。

    “那你赶紧打过来。”还没等他妈讲完,宋小羣就抢过话头了。

    “真的要这么急吗?晚点才打行吗?你回家跟我说清楚理由再打给你不行吗?”

    “不行,你说你要钱还是要儿子,你不舍得钱的话,那我现在就,就,就......”

    “你现在就干嘛?”

    “就,就,就死给你看。”宋小羣在他妈妈面前耍起赖来,比无赖还要无赖。

    “我,我,你,你,好,我一会儿叫秘书打给你,不过我事先说明啊,要是你死的话我就跟着你一起死。”

    “呸呸呸,哪有妈妈咀咒自己儿子死的呢,妈,你放心吧,我不会死的,你也不会死的。”

    “臭小子,那你还要不要死给我看啊?你死给我看的话,我也死给你看。反正你自己思量,你也不小了,很多事情是要自己学会去判断好与坏,但是一定不要做违法的事啊!你要考虑下你妈我的感受,我还等着你给我娶媳妇生孙子的呢。”

    “放心吧,妈,我不是做坏事,我就是想着万一哪天你们生意失败了,我现在提前存点钱,以后我们过日子也容易点嘛。”

    “臭小子,你就不能盼我点好的,我们生意失败,你也不好过。”

    “呵呵呵,纯属开玩笑,妈,以后我结婚了,你就不许再回公司上班了啊,就专心在家给我带孙子。”

    “那也得找到接班人,我才能安心地在家给我儿子带我孙子啊。”

    “又来了,行,晚点再商量啊!记得打钱给我啊,一毛钱都不能少啊,我要存钱赚银行利息当生活费。”

    “别忽悠你妈,你是我生的,我还能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好啦,好啦!车动了,我要开车啦,先挂电话了啊!”

    “什么车动啊?你在干嘛啊?难道是撞车了?你不要吓妈妈啊。”

    “妈,你这想象力都适合写小说了,刚刚塞车,现在路通了,不说了啊,开车了,妈,再见啊!今晚我会回去吃饭的啊。”

    宋小羣来到杨琰家,按了半天门铃都不见杨琰给他开门。心想,这哥们,也太那个了,就算平时不想自己上门,但是我都已经到了,哪怕再不方便开门,也得打个电话叫我走吧。心里不断地埋怨杨琰重色轻兄弟,猛按了十几下门铃还不见开门,就把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听屋里有没有动静,该不会是外出了吧?这门隔音质量太好,听不出什么声音,可能真的不在家,就在宋小羣刚转身想走的时候,却听见屋里传出来打破东西的声音。原来他们在家的,在搞什么啊?还好自己出门的时候把钥匙带了,这是当初杨琰刚搬进这里的时候给他的。他忙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一开门宋小羣惊呆了,站在客厅里的杨琰左手臂上鲜血淋淋,此时他正在用自己的右手用力摁住,尽量不让血往外流,但是血还是止不住地流,地面上也有好多血迹。而路晓飞则站在厨房门口,双手握住一把水果刀,整个人都在害怕地颤抖着。

    杨琰不断地劝着路晓飞:“晓飞,不要害怕,先把刀放下,好吗?这样很容易伤到自己的。”

    短短的几秒钟内,宋小羣见路晓飞几乎整个人都因为恐惧呆住了,就赶紧冲上去把水果刀抢过来,扔进了厨房,迅速把厨房的门关了。路晓飞的刀被抢了后,突然发狂,扑上宋小羣,扯着他的衣服,又用手打他,不断地吼叫:“你们都是坏人,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了我妈,是你们害死了我妈,我要杀了你们。”

    杨琰顾不上自己手臂上的伤,跑上去,从后面用力地抱住路晓飞,深深的刀伤伤口口又裂开了,血不断地流着。

    宋小羣马上去自己的房间拿出一捆绳子,那是之前他跟杨琰一起去登山备用的。

    “小羣,你要干嘛?”杨琰好像不能接受宋小羣打算用绳子去绑住路晓飞。

    宋小羣一边解绳子一边说;“她现在这个情况,你说我要干嘛,先把她绑住,然后把你俩一起送医院,快点帮忙。”

    费了九牛五虎之力,终于把路晓飞的手脚全部绑好了,虽然手脚几乎不能动弹,但是她的口还是不断地在重复骂着:“你们都是坏人,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了我妈,是你们害死了我妈,我要杀了你们。”

    杨琰在一旁紧紧地把路晓飞抱在怀里,不断地安慰,但是不起一点作用。

    宋小羣没有理会太多,又去把医药箱拿出来,一把扯开路晓飞,正想把绷带往杨琰手臂上裹,杨琰却生气了,“宋小羣你干嘛那么用力扯她?”

    宋小羣大喊一声:“杨琰,哥,我再不帮你止血,你就死在你家啦。”

    杨琰此时才想起自己的手臂还在不断地流血。胡乱地把绷带裹在杨琰的手臂上缠了好多圈后,随便地打了一个结,说:“哥,赶紧上医院,我的车在下面。”

    “那晓飞......”

    “一起上医院,我去抱她下去。”

    杨琰点点头,由于宋小羣实在受不了路晓飞的破口大骂,就找来大卷透明胶,把她的嘴巴封上了。然后像小时候在乡下扛木柴一样,把路晓飞扛到了自己的肩膀上,飞奔出门。

    杨琰在后面不断地提醒宋小羣小心点小心点。

    宋小羣没有作声,一直把路晓飞扛在肩上,路晓飞也不断地挣扎,好几次就差点从宋小羣肩上摔下来,看得杨琰心惊肉跳的。

    杨琰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小羣,让我来吧。”

    宋小羣白了他一眼,“你先管好自己,放心,我不会让她受伤的。”

    就这样扛着路晓飞一路乘电梯到楼下,刚好遇到小区的保安巡逻。看到他们行为诡异,还扛着一个女人,两个保安马上拿出警棍喝令他们站住。

    “你们在干嘛?”一个保安用警棍指着他们。

    “精神病患者发病啊,控制不了,才要绑着送医院。”宋小羣大声说。

    杨琰也说是的。

    “确定不是抢劫?”

    “大哥,我们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还有保安巡逻的小区内抢劫吗?我哥还是这里的业主,看看他的手臂,就是被这女人伤的,已经流血过多了,再不去医院,出了什么事,你们付得起责任吗?走开。”宋小羣没顾太多,径直往停车的方向冲。

    两个保安面面相觑,还想去阻拦宋小羣,杨琰拦住了他们:“我是这里的业主,叫杨琰,住B1008,不信你们去查查,我们得抓紧时间去医院,有什么事回来再说。”说完也跑着跟上去宋小羣了。

    来到车旁,由于扛在肩上的路晓飞不停地在挣扎乱动。宋小羣十分艰难地从牛仔裤口袋里摸出车钥匙,开了锁,杨琰就马上开后车门。宋小羣就把路晓飞用力地扔进车后座,把她的双脚一敲弯起膝盖,就关上了车门。动作粗鲁得仿佛是在扔一件物品进车里。杨琰刚想开口,宋小羣马上阻止了,说,“真没想到,精神病一发作是这么可怕的,哥,快点上车。”杨琰心里虽然有点生气宋小羣对待路晓飞的粗鲁,但是想到宋小羣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就没有说什么了,然后迅速上车。

    一上车,杨琰就拨通了路晓飞主治医生的电话,把情况告诉了他。医生说会做好准备在医院楼下等他们,因为路晓飞一直发狂到现在都没有停过。若不是把她绑着,口用透明胶封着,估计她会狂到来抢方向盘,影响开车,从而撞车,进而恐怕全车人都会一命呜呼了。

    到了医院,医生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几个人合力把路晓飞抬上病床。她还是不断地发狂挣扎,医生赶紧帮她注射了镇静剂,她才平静下来。护士推着病床进去,杨琰也想跟着去,被宋小羣拉住了。

    “哥,你现在要去的不是精神科,而是外科。”

    杨琰才想起自己手臂上的刀伤,一看,整只手都是血,连刚刚宋小羣帮忙裹的绷带也已经被鲜血染透了。

    “放心吧,有医生看着她,她会没事的,我们先去外科处理伤口吧。”

    “小羣,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你去帮我看着晓飞吧。”

    宋小羣点点头,他现在虽然很生气,生气那个不但要他哥帮她偿还巨债,却还想要杀了他哥的女人,但是他知道如果他不去的话,杨琰是绝对不肯去处理伤口的。因为他对她总是放心不下。

    宋小羣感慨,情有可原,为什么这个女人对杨琰的伤害总是可以用情有可原这四个字就可以轻易地被原谅了?路晓飞是一个不幸的女人,杨琰是一个被不幸的女人拖下水的不幸的男人。他们之间就是一段孽缘,难道果真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他们之间已经五年没有联系了,为什么路晓飞偏偏在这样落魄的时候出现在杨琰的面前,而且跳楼为什么就不去别处的高楼去跳,却偏偏选择在杨琰所住的居民楼天台上跳?而且还刚好就掉到了自己送给杨琰的床垫上,所以才没有被摔死。而且以前也试过有人在酒吧带着面具唱歌的,也没试过被客人咒骂和被打的现象,为什么换了杨琰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眼看还款的期限就要到了,为什么路晓飞的精神病会在这个时候发作还想要杀了杨琰?这到底是巧合还是从一开始就是有人策划好的阴谋?宋小羣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越想越觉得可怕。

    杨琰的伤口处理好后就匆匆赶到了精神科,“小羣,晓飞怎样了?”

    “伤口包扎好啦?缝了几针了?”

    “二十针,晓飞怎样了?医生怎么说?”

    “真是孽缘,自己都受伤了,心里却还是只顾着那个要杀你的女人。她现在睡着了,医生说得住院治疗。”

    “别乱说,她只是突然发病才不小心伤到了我。”

    “她为什么会突然发病的?”

    “我也不清楚,我跟她聊完天后,她说回房间把我之送给她的拨片拿出来,说要用拨片弹一首曲子。进去了5分钟都没有出来,我还以为是她不记得放哪里了,所以一时没找到。我刚想要去房间找她,她就冲着出来了。嘴里不停地说着,你们都是坏人,害死了我妈妈,我要杀了你们。她冲到客厅,拿起水果刀就来砍我,我来不及躲闪所以被水果刀划到了。”

    “按理说,精神病突然发作的话,那肯定是受了某些刺激才会突然发作的。你确定你们聊天的时候,没有对她说过一些能够刺激到她的话吗?”

    杨琰仔细回忆,“没有啊,不过我倒是告诉过她,实际上她并没有死去的事实。但是她反应并不大,只是很随意地对我说了一句不要再谈关于她的这个话题,这应该不是能刺激到她,令她发病的原因。”

    宋小羣也点点头,“这应该不算,那到底是什么原因会令她到突然发病呢?”

    杨琰也苦思不得解,一直以来他说话都很小心,就是生怕会说错话而刺激到她。问题应该不在自己身上,突然他想起来了,“电脑。”

    “什么?”宋小羣问。

    “房间里有电脑,她习惯白天不关电脑的,你说她会不会是因为她在电脑上看到了一些不应该看到的东西,所以受到了刺激,就突然发病了?”

    “有可能。”

    “你现在马上回去帮我看看,一定要搞清楚原因。”

    “好的。”说完,宋小羣就赶着回去了。

    杨琰也开始怀疑事有蹊跷,从路晓飞的出现到现在,他仔仔细细地回忆了好几遍。感觉一切似乎都有太多的巧合,他想到的跟宋小羣想到的一样。似乎是真的有人在背后操控着一切,到底会是谁?

    当然,他现在只是怀疑,如果宋小羣回去证实了路晓飞房间的电脑上真存在令她看了会受刺激的东西的话,就可以百分百肯定是背后有人在暗箱操作。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就要提高警惕去应付了。对方一定是一个既对路晓飞很熟悉,又对自己很熟悉的人。

    但是他们之间似乎并没有共同都很熟悉的朋友,因为大学的时候他们并不同班。即使相互认识对方的一些同班同学,但是从来都没有深交过,想要找出一个既很熟悉她,又很熟悉他的人,真的不容易。

    杨琰多么希望这仅仅只是他的猜测,但他此时很强烈的直觉告诉他,一定是背后有人操作。

    半个小时过后,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宋小羣打过来的。

    “小羣怎样了?有没有找到?”

    “哥,果然被你说对了,是一个视频。”

    “什么视频?”

    “一帮人冲进只有一对母女的家里追债,妈妈经不起恐吓,心脏病发当场死亡了。”

    “嗯,我知道了,你看下能不能查到是谁发的?”

    “查过了,应该是用一家网吧的IP地址匿名发过她的QQ邮箱的,我也查到网吧的地址了,想现在过去看看他们的监控记录。”

    “好,一切都要小心,注意安全。”

    “嗯,挂了。”

    杨琰坐在路晓飞的病床旁边,依然想不到,到底是谁在计划着想尽一切办法来伤害路晓飞。突然被男朋友欠下巨债后抛弃,妈妈突然离世,因此患上精神疾病,到底是谁要置她于死地?

    路晓飞是一个很善良的人,绝对不会跟人结怨。难道是左俊峰?难道是他跟人结下仇恨,然后玩消失,仇人在找不到他的情况下,唯有来对付他的女朋友来解恨?这也不太符合逻辑了,假如左俊峰真的跟人接下的是深仇大恨,那么他的仇人怎么会那么轻易地放过他?按常理说,深仇大恨,即使是找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人找出来才对的。而就算真的是深仇大恨,但是路晓飞和左峻峰毕竟还没有结婚,仅仅只是普通的男女朋友的关系,也不应该置她与死地。到底是什么原因?

    说到左俊峰,其实杨琰对他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在大学的时候,他来学校看路晓飞时,跟杨琰见过两次面。对杨琰来说,他是一个很圆滑的人,尽管那时候还是个学生,但是他的行为举止言谈成熟稳重得似乎在告诉全世界,其实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他阅历丰富,知道的东西很多,与他的优秀相比,曾经一度令杨琰感到自卑。

    如果不是左俊峰的仇人来伤害路晓飞,那会不会是左俊峰自己策划的阴谋?但是好像也不符合逻辑。因为平常杨琰偷偷地在他们公司楼下远远地看望路晓飞的时候,他们总是一起出现的,而且总是一副很恩爱的样子。再加上,杨琰曾经问过路晓飞,她和左俊峰是怎么认识的,她的回答令杨琰很震撼,就是因为那样,路晓飞就爱上了左俊峰。

    事情是这样的,初二那年,有一次路晓飞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几个社会混混的骚扰。他们抢了她身上的所有零钱,还把她推来推去,推给下一个人,下一个人就抱着强吻她一下。就在那时候,左俊峰出现了,他冲上去先踹了其中一个人一脚。其他人见状就全部冲上来打他,五个人打他一个,但左俊峰一点都不退缩,不断地反抗。他摔倒在地上的时候,随手抓了一块砖头向其中一个人砸去,不过没有砸中。然后那帮人更加变本加厉,有一个人竟然拿出了弹簧刀朝左俊峰的肚子捅去。还好左俊峰身手灵敏躲过了那一刀,那个人见没有刺中,更加愤怒了,挥着弹簧刀是一阵乱舞,结果划到了左俊峰的右手臂,鲜血顿时喷了出来。他们看到血就害怕了,就逃走了。就这样他和路晓飞从此成为了好朋友,即使不同路,左俊峰却坚持每天都到她家附近等她一起上学,放学也坚持要送她回到家,他才离开。中考也考同一所高中,高中的时候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杨琰听到那个故事的时候先是震撼,再是由心佩服左俊峰是一条真汉子。他们之间曾经经历过这么轰轰烈烈的事情,加上左俊峰无论是身材样貌,还是学识,各方面都很优秀。而且他们在一起已经那么多年了,感情应该说得上是坚不可摧了。在路晓飞的心里,杨琰和左俊峰是没有可比性的,这也是那么多年来,杨琰始终不敢向路晓飞表白的原因。

    曾经为了她,连刀都敢挡的人,绝对不会是伤害她和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人的,杨琰分析一轮过后,就把左俊峰排除在外了。

    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或者在路晓飞身上可以找到线索,但是以她现在的这个状态,他不忍心去问。

    杨琰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也是宋小羣打过来的。

    “小羣,能查到什么吗?”

    “哥,的确是从一个网吧的电脑发出来的,但是是一间很偏僻的黑网吧,里外都没有装监控,问网吧老板,他说每天这么多人来上网,他不知道我们要找的人长什么样子。所以,查不到任何线索,对不起,哥。”

    “没事,辛苦你了,小羣。”

    “那我们该怎么办?”

    “你先回来吧,别在偏僻的地方逗留太久,注意安全。我们现在要做的只能是提高警惕,静观其变,如果那个人继续出手的话,一定会找到线索的。”

    “好的,哥,那我先挂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