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十八年前

    更新时间:2016-10-19 21:27:01本章字数:2265字

    一个坐在高档电脑椅的男人右手夹着已经点燃的烟,面对着一个很大的落地窗,呆呆地看着窗外。

    “老板,我来了。”

    “嗯,说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吧。”

    “老板,路晓飞今天割脉自杀了。”

    当他听到路晓飞自杀的那句话后,迅速把椅子转过来,一拍桌子,站起身问他的下属,很生气大声地说:“什么?”

    他的下属被吓了一大跳,脸上充满了恐惧。

    他突然又意识到自己似乎反应过度了,路晓飞不是他应该关心的人。于是他又放低了声音问:“她现在没事了吧?”

    “没事了,已经出院了。”

    男人点点头,“知道了,出去吧。”

    漆黑的窗外下起了大雨,他总是特别讨厌下雨的夜。因为在这样的夜晚,总会让他想起十八年前的那个晚上,那个恐怖血腥的夜晚,不管过了多少年,依然如此。

    他原本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他是家里的独生子,爸爸很爱他,妈妈更是把他宠上了天。可是在他正上初二的一个下雨的夜晚,彻彻底底地改变了一切。

    那年的那天晚上,他听到父母在客厅里吵架。他稍微地打开房门,只留出一指宽的缝隙看,这是他长那么大以来,看到的父母吵的最厉害的一次。

    “你说,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妈妈十分生气地在责问爸爸。

    “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解释。”爸爸竭力想要解释清楚。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敢背着我在外面找女人。”

    “我真的没有在外面找女人,这么多年夫妻了,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呢?”

    “我就是太相信你了,所以才没有怎么管你在外面的生活,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你居然敢在外面找女人,居然还敢欺骗我。当初说好的互相信任都被你粉碎了,你都做出了这样无耻的事情了,你让我还怎么去相信你?”

    “我真的没有欺骗你,也不会欺骗你啊。”

    “那你说这是什么?”妈妈从包里拿出来一叠汇款单,一把向爸爸的头顶扔过去,“说啊,怎么没话说了?你每个月的工资就那么一点,却每个月都可以寄三千块钱给那个女人,如果她不是你在外面养的女人,你干嘛寄钱给她?说啊,说啊。”

    “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那应该是怎么样的?你告诉我啊。也是啊,官字两个口,堂堂一个县长,在外面应酬的时候,要是不玩女人那得多没面子啊。你随便玩玩也就算了,我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但是你竟然还跟人生了孩子。这口气你叫我怎么忍?啊?”

    “真的没有这样的事。”

    “啪”地一声,妈妈把一张照片又扔到了爸爸的头顶上,“那你告诉我,这两个女人,这对母女是谁?”

    “我不能说。”

    “是啊,不见得光的事都是不能说的,这个是你最清楚的啊。”

    “你不要越说越离谱了。”

    “我越说越离谱了?呵呵,难道我说得不对吗?我一直都以为我嫁对了人,一直都以为我嫁的男人是善良的、正直的、为官清廉的。直到我知道了这件事之前,我都这样以为。我以为你跟别的当官的不同,以为你是一个时时刻刻都为老百姓谋福利的好官。我错了,我到今天才知道我是真的错了。原来你也是一个贪官。”

    “我不是,我真的没有。”

    “难道是我误会了吗?你说你每个月的工资都几乎是交给我的,那你是从哪里弄来的那么多钱寄给那对母女的?还每个月都按时寄,那钱不是贪来的,会是哪里来的?”然后就看到妈妈用愤怒又凶狠地目光看着爸爸,对着他说了一声:“狗官。”然后眼泪簌簌地流下来。

    爸爸像是受了重大的刺激一样,“啪”地一巴掌,狠狠地打到了妈妈的脸上,“别人可以这样说我,但是你怎么也会对我说出这样难听的话?”一直以来,相濡以沫,相敬如宾的夫妻突然变成了仇人一般,那是双方都受不了的刺激。

    “你竟然敢打我?”

    “是你逼我的。”

    妈妈不敢相信地用手摸着自己被打的左边脸,不断地流着眼泪,双目呆滞地说着:“你从来都没有冲我发过火,今天却为了一个第三者打了我。你以前都说不用我出去工作,你会养活我,我真的相信了。但是,现在我就要被你抛弃了,我该怎么去活?我能怎么活?活不了了,真的活不下去了。”

    爸爸看着双腿发软的妈妈,就想去扶她。妈妈伸出手阻止,“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活不了了,真的活不了了。”妈妈慢慢地退到茶几旁,突然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水果刀想要插进自己的肚子里。

    爸爸被吓得眼睛突然睁大,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去抢妈妈手中的刀。

    男孩也冲出房间,想要去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在爸爸妈妈互相的推搡中,妈妈手中的水果刀还是意外地刺进了她自己的心脏。妈妈留给他的最后的话是:“儿子,对不起,妈妈不能再陪在你和妹妹的身边看着你们长大了,对不起。你要记住,这只是一个意外,原来在刀子插进我的身体的那一刻,妈妈才明白,妈妈太傻太冲动了。没有考虑到你们,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男人手中的烟快燃完了,他却始终都没有吸一口。因为他早就已经戒烟了,为了一个他本应该去仇恨的女人而把烟戒掉了,每次他想到这个无稽的戒烟理由,他都会觉得自己很可笑。

    就在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划了一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在耳边,但是没有出声,他向来接这个人的电话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电话那头传出了声音,“儿子,爸爸很想见你,你能回来见我一面吗?爸爸真的很想见你。”

    他依然没有出声,听完这句话后就挂掉了电话。他站起来,望向漆黑一片的窗外,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你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或许一切都应该到此为止了。,因为路晓飞的妈妈已经被他逼得心脏病发死亡了,路晓飞已经失去了妈妈,失去了左俊峰,失去了所有。既跳楼又割脉自杀的她都没能死去,也许是真的命不该绝。他也为自己堂堂一个大男人这样去算计一个弱女子而感到羞耻和痛苦。其实他曾经一度犹豫过是否应该停止报复,上一代的过错不应该由下一代承受。他也终于体悟到“冤冤相报何时了”这句话当中包含的报复后的内心相煎。一切都是从一个下雨的晚上开始的,那么也让它在一个下雨的晚上结束一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