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钱非问题

    更新时间:2016-10-19 21:27:36本章字数:4225字

    宋小羣才刚刚睡着,电话又响了,是他妈妈打过来的。

    他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在床上乱摸。因为今晚他是玩着玩着手机睡着了的,迷迷糊糊地,都不知道手机现在在被窝的哪个角落里。终于摸到了手机,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接了电话,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喂,妈啊,你怎么这么晚打电话过来啊?我正在睡觉呢。”说话的尾音拖得长长的,显得有气无力。

    “儿子,你真的没事吗?现在才十点半啊,你没试过这么早睡觉的啊。”

    “我今天真的太累了,妈,不说了啊,我要睡觉了。”

    “先别挂电话啊,今天你一定要回家睡,我还有事情要问你呢。”

    “有什么事情明天再问好不好?我真的好眼困啊,你是没看见,我现在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不行,你今天必须得跟我说清楚,你等着,我现在过去杨琰家接你。”

    一听到这话,宋小羣咻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顿时整个人像是被冰水淋了一样,清醒十分,神态紧张地问:“妈,你怎么知道我在我哥家的?”

    “宋小羣,听到你这话,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你现在是在你哥家做贼呢。再说,我要是不知道的话,我就不是你妈了,除了你杨琰哥家,你还能去哪儿住?”

    “我还有栋别墅在外面呢,我告诉你,我现在就是在别墅里睡觉呢,不在我哥家,所以你别来了。”

    “原来你还记得你有栋别墅的啊,买了发霉了都没进去住过。你赶紧下楼吧,我已经到小区门口了。”

    “不是,妈,你开玩笑的吧?这才几分钟啊,电话还没聊完你就到小区门口了?但是我真不在我哥家啊。千真万确。”

    “宋小羣,我最后说一次,我现在给你十分钟,十分钟过后还不见你下来的话,我直接上去敲门,计时现在开始。”宋小羣妈妈讲完后,就挂掉了电话。

    宋小羣见妈妈挂掉电话后,就对着手机嘟囔一句,“还真是女强人的做事风格啊。”虽然是十分的不情愿,但还是乖乖地起床。因为今天所有人都很累了,加上路晓飞刚出院,不想再让妈妈上来打扰他们休息了。宋小羣换好衣服走出房门后,看到杨琰的房间的门缝里还透出一点光,就知道他还没有睡觉,就轻手轻脚地去敲杨琰的门。

    杨琰开门,“小羣,怎么还没睡觉呢?”

    宋小羣挠了挠头,“哥,那个,我妈打电话过来,叫我回家,说有点事跟我商量下,所以我得先回去了。”

    “是不是家里有什么急事了?需要我陪你一起回去吗?”杨琰有点担心。

    “没事,我妈就是那样,有时候想我了,无论我在什么地方都会千方百计地把我叫回去,然后叫我陪她聊到半夜的。没什么事的,放心吧,哥,我先回去了。”

    “嗯,好的,路上开车注意安全,今天辛苦了。”

    “没事,哥,你也早点休息吧。”

    “嗯。”

    宋小羣进了电梯后,脑子不断地在想,一会儿该怎么回答妈妈的问题。他很清楚他妈妈的性格,平白无故地问她要了四百万。一个“万一哪天你们生意失败了,我现在提前存点钱,以后我们过日子也容易点”的借口是绝对说不过去的,妈妈肯定会刨根问底的。从杨琰家出来,一直到小区门口,脑袋都快想破了,宋小羣还是没能够想出一个既合理又能把老妈蒙骗过去的理由。心想着唯有见机行事,见步行步了。

    刚走出小区门口,他就看见他妈妈一个人在路边站着。先是一惊,然后小跑过去,“妈,你还真的是在楼下啊?我以为你是骗我的呢?对了,你的车呢?难道被抢劫了?”

    妈妈瞪了他一眼:“宋小羣,你是不是我亲生的啊?”

    宋小羣耸了一下肩:“这得问你才知道了。”

    妈妈用自己的包包拍了一下宋小羣的脑袋说:“你再说一遍试试。”

    宋小羣侧身一躲,可是没有躲过。笑嘻嘻地摸了摸被拍打的脑袋说:“呵呵,老妈,我是开玩笑的啦,别太认真,我肯定是你亲生的啊。别人一看咱俩这么合拍,还长得这么像,就算不说,人家都知道我是你亲生的啦。”宋小羣走过去,手搭在他妈妈的肩膀上,“你坐什么车过来的啊?是特意过来的吗?”

    “路过,你刚刚不是说很累,很眼困的吗?我怎么放心让你疲劳驾驶的啊,就叫司机把车先开回去了,我开你的车回去。赶紧去拿车吧,早点回去。”

    “你不早点说。”

    “我早点说什么?”

    “我出门的时候没拿车钥匙啊,钥匙在我哥家呢。”

    “干嘛不拿钥匙出来?”

    “我把车留给我哥用啊。”

    “杨琰不是自己有车的吗?而且我记得他那辆车,比你现在开的这辆高级多了呢。宋小羣,你老老实实地跟我说实话,你今天开车是不是撞车了?”

    “妈,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啊?”

    “当然是啦!”

    “那你怎么就不能盼我点好的,我开车技术那么好,能撞什么车啊?我没撞车啊。”

    “真的不是?”

    “我就很好奇,你是根据什么来判断我是撞车的呢?”

    “那我就给你分析分析,第一,你今天打电话给我问我要钱的时候,说的话很奇怪。第二,一个有车的人,而且出门是一定要用到车的人,怎么可能把车钥匙留在家里忘记拿的呢?简单的综合上述,推出来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车被撞坏了,所以不敢开出来,而问我要的钱就是要赔给人家的。”

    “哎哟,妈,你脑袋怎么突然这么不好使了呢?我要是真撞了人家,赔了人家四百万,那该是死得了人的交通事故了,我还能站在这里跟你聊天吗?”

    “好像也对。”

    “放心吧,我真没有撞车。”

    “没有就最好,赶紧去拿车吧。”

    “又要我上去拿钥匙?”宋小羣往高处的居民楼用手指了一指,意思是楼太高了,再回去一趟太麻烦了。

    “不然我们怎么回家啊?”妈妈说。

    “我们打车回去啊。”

    “你仔细看一下,现在周围都静悄悄的,哪里有出租车?”

    宋小羣看了一下四周,的确如此,这里平常就很少有出租车,“那叫你司机过来接。”

    “你说你就不能体谅下人家司机的啊,人家都走好远啦,又要人家回头,你好意思不?现在就要你走几步路回去拿个钥匙都那么难吗?”

    “你试下几步路就能走上十楼?”

    “你不上去拿的话,那今晚我就跟着你在杨琰家过夜了。”

    “妈,你开出的玩笑通常能吓死人,你好意思去打扰我哥吗?”

    “你妈我向来言出必行。”

    宋小羣为避免节外生枝,生怕会把杨琰卖车的事说漏嘴,就答应妈妈上去拿车钥匙。他原本想着不用跟杨琰说,直接把车钥匙放在他家里,他看到后会明白的,毕竟有车会方便很多。此时他很庆幸自己没有跟杨琰说把自己的车给他用,不然现在又要问他要回车,会很伤男人自尊的。

    “行,行,行,等我一会啊,别站那么远,进来小区里面等。深更半夜的,一个拿着名牌包的女老板,单独在外面晃荡,容易惹人犯罪。”宋小羣就拉着他妈妈进了小区。

    妈妈偷偷地抿嘴笑,“臭小子什么都好,就是爱跟我顶嘴。”

    把妈妈拉进小区后,宋小羣就松开手,掏出手机,拨通了杨琰的电话。

    杨琰很快接了电话,“小羣,怎么了?”

    “哥,我刚忘了拿车钥匙了,你开一下门吧。”

    “好的。”

    杨琰在客厅里找到了宋小羣的车钥匙后,就拿着去开门,刚好宋小羣也走到门口。

    “不好意思啊,哥,可能刚刚还没睡醒,就忘了拿车钥匙了。”

    杨琰拍拍他的肩膀,“没事,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嗯,走了。”

    杨琰点点头,看着宋小羣进了电梯后,才关上门。

    电梯直接到负一楼的地下停车场,刚发动引擎,宋小羣就笑了起来,“对啊,我可以装啊,呵呵,反正过了今晚再算了。”

    把车开到小区门口后,他探出头对妈妈说,“妈,你开车吧,我今天真的太累太眼困了,不能疲劳驾驶。”

    “好吧,我开。”

    宋小羣就挪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妈妈上车后,把包包扔到后座上,然后把高跟鞋也脱下来,也扔到后面。

    看到妈妈的这些动作,宋小羣不由得赞叹,“妈,其实我觉得你有时候真的很酷,迷死人的那种酷,你看你刚刚把包包那么一扔,把高跟鞋那么一脱。然后宋小羣拍了一下掌,“真的太帅了。”

    “帅什么帅,你妈我是女的,不过我年轻的时候倒还真是迷倒不少人呢。扣好安全带,准备回家。”妈妈开动了车。

    “哦,妈,我先睡一会儿,到家你叫我啊。”

    “你就装吧,被我这样一折腾,我就不信你现在能睡得着。”

    宋小羣嘟了一下嘴巴,“老妈真是金睛火眼啊,什么都瞒不过你。”

    “在回家的这段路上,我给你解释的机会,解释不清楚的话,那只能回到家跟你爸解释了,说吧,那四百万要用来干嘛的?”

    “我可以不说吗?”

    “不可以。”

    “我可以不说实话吗?”

    “宋小羣,你给我认真点。”

    “好吧,我是想借给我哥。”

    “杨琰?他问你借钱?”宋妈妈不敢相信地看着宋小羣。

    “妈,你看路啊,危险。”

    “我自有分寸,杨琰问你借那么多钱干嘛?”

    “不是他问我借钱,是我想主动借给他。”

    “嗯,这个我信,因为这是我儿子的作风,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女朋友,不对,现在他们好像还不算是情侣,说是他的前女友,也不对,他们根本都没有在一起过。”

    “说重点。”

    “为了帮一个女人还债。”

    “帮女人还债?多少?”宋妈妈突然急刹停车。

    宋小羣喊了一声,“哎呀,妈你干嘛啊?网上说得果然没错,女人开车就爱玩急刹。”

    “红灯啊,所以要停车。我在问你呢?要还多少钱?”

    “620万。”

    “620万?不行,我得找个地方停车才行。”

    “我们不是要回家吗?干嘛要找地方停车啊。”

    “不想让你爸知道的话,就在回家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清清楚楚地告诉我。”

    “妈,今天你给我的那四百万,是挪用公款得来的吗?”

    “挪你的脑袋。”

    “不然你干嘛那么害怕我爸知道啊?”

    “我是怕他知道你拿四百万去给一个女人还债的话,会把你打死。”

    “那不是我的女人,是我哥的女人,我是借给我哥,是他帮他的女人还,不一样的啊。”

    “在你爸眼里就是一个样。”

    红灯过后,宋妈妈把车停在了路边的一个免费的停车位里。

    “这么说来,你也同意我哥帮他的女人还钱了?”

    “你刚刚不是说那个不是他的女人的吗?怎么现在又变成是他的女人了?”

    “呃,他们的关系有点复杂,不过那是个好女人,所以不用担心,只是她现在遇上了点困难。”

    宋小羣就把路晓飞的事情前前后后全部说给了妈妈听,当然还有一些隐瞒,就是隐瞒了有幕后黑手的事,他怕妈妈过于担心自己插手这些可能有会生命危险的事,所以就没有把这个说出来。

    妈妈叹了一口气,“杨琰果然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啊,那个叫路晓飞的女孩也真挺悲惨的。不过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这种事情也真的不好报警,不还钱的话,那些高利贷的人真的是什么都会做得出来的。加上杨琰是那么大的一家集团公司的副总,要是因为这样传出来了丑闻,不论是对公司还是对他个人的影响都会很大的。”

    “妈,你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特别能理解人。”

    “别拍马屁了,杨琰是一个人才,也是一个正直有担当的真男人,你能跟他做兄弟是你的福气,好好珍惜你们之间的那份兄弟情。钱不够的话就跟妈妈说。”

    “谢谢妈,够了,今天他说还差一百万,我只要打一百万给他就行了。如果不是因为飞姐今天割脉自杀,他一步都不敢再离开她,不然我哥肯定不肯接受我这钱的。他还想着接外单赚钱呢。”

    “我明白,走吧,回家了。”

    “妈,我太爱你了。”

    “那就早点给我找个儿媳妇回来啊,再生个几个孙子给我玩。”

    “又来这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