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梦魂之谜

    更新时间:2016-10-19 21:28:11本章字数:3498字

    感觉有人在轻拍自己的肩膀,本来熟睡了的路晓飞就醒了过来。她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原本还是睡眼惺忪的样子,却一下子被眼前的这个人吓得完全清醒了过来。

    那个人微笑地叫着她的名字。

    路晓飞慢慢地坐起来,把被子拖到自己的胸前,缩着身子慢慢地往后挪,直到后背贴紧了墙壁,无路可退。她恐惧得紧紧地抱住被子,整个人都在发抖。因为此时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孩竟然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怎么会这样?自己是在做梦吗?她扭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瞬间感觉到的疼痛告诉她,原来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那个跟路晓飞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慢慢地坐到了路晓飞的床上,她笑着对她说,“你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路晓飞依然紧紧地抱着被子,看着对方一步步地逼近,而自己却无路可退。她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了,整个人都在哆嗦。为了弄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壮着胆,带着颤抖的声音问:“你,你,你到底是谁?”

    那个人依然微笑着说,“你不要害怕,我真的不会伤害你的,我是你的梦魂。”她的声音温柔又带有磁性,十分好听,应该不是一个坏人。

    虽然她的声音让路晓飞减少了一点内心的恐惧但是路晓飞并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灵魂她听过,三魂七魄听过,但是梦魂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样的说法。“梦魂?梦魂是什么?”路晓飞问。

    梦魂站了起来,像是一位授业者一样耐心地给路晓飞讲解:“每一个人的灵魂里面都会有一个梦魂,梦魂依附在灵魂里面,因为有了梦魂,所以人才会做梦。”

    “你说的,是真的?”路晓飞半信半疑,她脑海里现在浮现的,满是“不可思议”这个词。

    “是真的,这是在女娲娘娘造出人后就存在的。”

    “那你为什么跟我长得一模一样呢?”

    “不管是灵魂还是梦魂,都是跟自己依附在其身上的人长得一模一样的。”

    “太神奇了,我感觉现在简直是在做梦。”

    “没错,你的确是在做梦,现在我们都在梦里。”

    “如果这是在梦里的话,那为什么刚刚我捏自己的手臂时会觉得疼呢?”

    “因为现实里有现实的知觉,在梦里也有在梦里的知觉。有时候梦与现实的感觉会相连在一起,比如你如果做了一个很伤心的梦,在梦里你也会感觉到很心痛。有时候甚至已经从梦中醒来了,你的心依然会跟着刚刚做的梦而会再心痛一阵子。”

    相聊一番后,路晓飞慢慢地不再感到害怕,反而对眼前的这位自称是自己的梦魂充满了好奇。

    “我可以叫你梦吗?我觉得这样会感觉亲切点,而且好听。”

    “可以啊,我本来就是属于你的,无论你给我起什么名字,我都会乐意接受的。”梦魂笑着说。

    “嗯,那以后我就叫你梦了。不过以后不要再说你属于我的这些话了,说一个女人是属于另外一个女人的那种话,听起来真的会起鸡皮疙瘩呢。”

    “好,我会注意的了,你真的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梦说。

    “为什么这样说呢?”

    “你有很强的人权意识。”

    路晓飞点点头,“那我的灵魂呢?你怎么没叫她一起过来见我呢?如果三个一模一样的我聚在一起,估计一定会把杨琰吓傻的,呵呵。”

    “我们现在是在你的梦里呢,杨琰进不来的。再说,灵魂是不能出来的,一旦灵魂出来了,就说明你已经停止呼吸,心脏停止跳动了。”

    听到这话,路晓飞吓得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还好,心脏还在正常地跳动着,她才放松了一口气。

    梦魂看到她这被吓到的样子,又微微一笑。

    “那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梦里的呢?而且我也从来没有听谁说过有梦魂出现在自己的梦里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是来跟你告别的。”

    “告别?你刚刚不是说,梦魂是依附在灵魂里面,而灵魂是依附在我的身体里面的,我的灵魂都没有离开,你怎么会跟我告别的呢?”

    “因为我违反了梦魂的宗旨,违反了宗旨的梦魂是要被永远囚禁在灵魂里的一个黑洞里的。虽然依然是依附在灵魂里面,但是就是你永远也不会在睡觉的时候做梦了。我真的很抱歉。”

    “世上居然还有这种事情,真的太不可以思议了,这真的是只有才做梦的时候才会发生的事情啊。但是灵魂的黑洞又是指哪里?”

    “就是灵魂的眼睛,灵魂没有脱离肉体的时候,是一个沉睡的状态,眼睛是不能睁开的,所以灵魂的眼睛就是一个不见天日的黑洞。”

    “一旦灵魂醒过来,睁开眼睛,就代表它要离开,而人就会死去的意思吗?”

    “是的。”梦魂回答。

    路晓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你平时是依附在灵魂的哪个位置的?”

    “也是在灵魂的黑洞里。”

    “那不是自相矛盾了吗?你没违反宗旨时是住在灵魂的眼睛里,违反了宗旨后,还是住在灵魂的眼睛里,是同样的一个地方,怎么说成是囚禁了呢?”

    “那我给你打个比方吧。比如你是住在这间房间里的,平时的话,你可以随便出入这个房间。你犯了错误后,你依然是住在这个房间。不同的是,后者,你是被人关在了这个房间,而不是住在这个房间。两个概念是不一样的,一个是自由的,另外一个是被强制的,就是这个道理。”

    路晓飞又点点头,“原来如此,那你到底违反了什么样的宗旨,竟然要这样惩罚你?”

    “因为我帮你赶走了一个想要依附在你身上的恶魔。本来这是要靠你自己的意志去驱赶的,但是你之前的意志力实在太弱了,弱得差点被恶魔操控失去了性命。我不忍心看到你被恶魔折磨,所以就帮你赶走了恶魔。”

    “我身上的恶魔?”

    “就是你的精神疾病,它就是一个恶魔。”

    “怎么会这样的?我感觉我现在就是在听你讲神话故事,我从来都没有听过任何人说过会有梦魂之说这回事的,更加别说还可以跟梦魂对话的事了。我觉得我现在的确是在做梦,一个完全不真实的梦。”

    “的确是这样,要说我的出现还得从你跳楼的那时候说起。人清醒的时候,梦魂则是沉睡状态,梦魂清醒的时候,人则是沉睡状态,梦魂跟人的作息时间是相反的。那天我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是因为那天你的精神是处于恍惚的状态。你身体下落时的速度真的好快好快,使得我脱离了灵魂也脱离了你的身体。还好我用尽全力在你后面把灵魂给挡住了,不让它冲出来,也幸好,下面有张床垫垫着,不然如果直接摔落到地面,就算有我在后面挡着,也阻止不了那巨大的冲击力把灵魂冲出来。”

    “没想到在我坠楼的时候,竟然还发生着这样神奇的事情,那之后呢?”

    “我脱离了你的身体后,就变得很自由了,我竟然能感受你的任何一种情绪,痛苦,伤心,思念。”

    “所以那天我梦到了我的妈妈,她口中所说的那个她就是指你了?是你把我妈妈找来的?”

    “没错,那时你很伤心,很想念妈妈,所以我就去把她找来了。”

    “那为什么我妈妈自己就不能过来看我呢?而要你去找她。”

    “因为已逝去的人的灵魂是不可以随便进入到在世的人的梦里的,这样会扰乱两界的生活。所以冥界的规定是,一年之内,灵魂可以有两次机会进入到同一个人的梦里去看自己思念的人。如果两次机会已经用完了,除了人的梦魂来找以外,是不允许灵魂再进入人的梦里的。但是人的梦魂也紧紧只能有两次机会去找灵魂。真的很抱歉,因为我的原因,令得你这一生都不可以再做梦了,任何的灵魂也无法到你的梦里来跟你见面了,包括你的妈妈。”

    “没有,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如果不是我,你就不会被脱离我的身体,也不会去帮我驱赶恶魔,也就不会被囚禁了。所以我自杀未遂醒来后,我觉得我已经没有那么痛苦了,和感觉心态也变了,就是因为你帮我驱赶走了恶魔,对吧?”

    “嗯,作为守护你的梦魂,我有必要这样做,只是每做一件事情都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其他梦魂依附了灵魂一生,都没能和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说过话。我很幸运自己能够有这样的机会,这次相遇我将永生难忘。”

    “我也会永生难忘的。”路晓飞说,“我可以拥抱一下你吗?”

    梦魂张开双手,面带微笑说,“可以,其实我等这个拥抱很久了。”

    路晓飞赶紧从床上跳下来,把她的梦魂抱得紧紧的。

    拥抱才持续大概30秒钟,梦魂却突然消失不见了,房间里只剩下它最后的声音,“路晓飞,我最亲爱的主人,你将永远忘记今晚和我的谈话。再见了,好好地生存下去,好好地去做你想去做的事情,好好地去爱你想爱的人。”

    路晓飞呆呆地站着,本来是拥抱着梦魂的,而现在抱着的只是自己的身体。她嘴里不断地说着“不要走,不要走”,流着眼泪闭上了眼睛。当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则是睡在床上,眼角居然带着眼泪。她知道自己真的只是做了个梦,而且并没有像梦魂说的那样,醒来后会忘记一切。梦里所发生的一切她都记得清清楚楚,特别是梦魂在梦里跟她说的最后的那些话:好好地生存下去,好好地去做你想去做的事情,好好地去爱你想爱的人。

    梦魂是否真的存在?还是,这仅仅只是一个梦而已。路晓飞自己无从考究,不过不管梦里所说的是否是真实的,她都已经决定了,以后一定会好好地生活下去。她抚摸了下割脉的伤口,就在割脉后醒来发现自己还没有死去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有些机会是上帝赐予的,有些东西则是要自己去珍惜的。至于那梦魂之谜,就顺其自然。如果注定是一个谜的话,那就永远把它存放在记忆之中就可以了。如果注定能够解开,那么解谜的那一天总会在冥冥的安排中到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