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地铁牵手

    更新时间:2016-10-19 21:28:46本章字数:4533字

    杨琰在房间里不断重复地去看今天从保安室里拷贝回来的视频。但是,即使看了上百来次,眼睛都看到充血还是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画面里除了出现快递员、快速出现在监控里又迅速消失的抢手机的完全看不到脸的人,还有一条小狗,接下来的就是下来拿快递的小区居民。其他的一点可疑的画面都看不出来了。

    线索再一次中断了,他突然也替警察们感慨起来,做警察得有多么的不容易啊。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条线索了,就是要找到李善慧,也许现在真的只剩下她才知道谁是幕后黑手的了。还有,左俊峰真的只是简单的因为赌博输了钱而亏空公司和借高利贷的吗?

    最没有嫌疑的人或许是最值得可疑的人,毕竟他是路晓飞这些年来最亲密的人。只是如果怀疑是左俊峰做的话,那也有太多地方说不过去。毕竟他们已经相爱了许多年,而且还没有结婚。如果是已经结婚了,感情破裂,路晓飞不愿意离婚导致他这样做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但事实上并没有如此。路晓飞也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想当初为了表示她对左俊峰的忠诚,她甚至狠心到跟自己大学时候玩得最好的唯一的一个异性知己朋友断绝关系。可见她是有多么的在乎他。

    如果左俊峰不是幕后黑手的话,那最后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幕后黑手想借刀杀人,想借左俊峰的手来对付路晓飞。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就更加可怕了,幕后黑手肯定是一个跟路晓飞很熟的人,因为太熟,所以不敢亲自动手。但是能够威胁得了左俊峰的人,又会是谁?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头绪似乎越理越乱了。

    还有几天就到还款日期了,如果还找不到左俊峰,当务之急,先把还款的事情处理好。避免再次出现高利贷的人来骚扰路晓飞,他不允许再让任何人伤害她,包括左俊峰。杨琰很确定左俊峰肯定与这些事情脱不了干系的,具体是怎样的关系,得等找到他才能知道了。

    杨琰掏出手机又看了下银行发过来的账户余额动态短信,账面显示620万零一千元。

    晚睡早醒是一种无法解释的不太正常的作息规律,凌晨三点才睡的杨琰,在早上六点钟就醒来了。走出房间时,听到厨房里传出来有声音,就走过去,看到路晓飞正在做早餐。

    “早晨!(粤语早上好)!”

    路晓飞听到一声睡眼惺忪中又略带温柔和疲惫的问候声后,转身回头,看见杨琰穿着睡衣站在厨房门口,她对着他微笑了一下,“早晨!(粤语早上好)!再等一会,早餐很快就会好的了。”

    “嗯,昨晚睡得好吗?”

    “嗯,挺好的,做了个很长的梦,你呢?”

    “也挺好的,梦见什么了呢?”

    “太长了,下次找个时间再慢慢跟你说,先去洗脸刷牙吧。”

    “好。”杨琰爽朗地应了一声,似乎只要听到路晓飞的声音,自己就会变得格外地精神。

    “今天,我自己一个人回公司拿资料就行了,你去上班吧,不用陪我。”在快要吃完早餐时,路晓飞对杨琰说。

    “没事,我陪你去取回资料后,再去上班。”

    “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小羣的早餐,我留出来了,放在锅里,现在还那么早,还是让他再睡一会吧,等会再叫他起来吃早餐。”

    “他昨晚已经回家了,说他妈妈找他有事情。”

    “哦。”

    “快点吃吧,吃完我们就出发,现在这个点,坐地铁去取了资料再赶回上班,来得及的。”

    “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开车送我到地铁站就行了,我可以的。”

    “我的车拿去维修了。”杨琰说,然后用手紧握着路晓飞的手,“还有,路晓飞,请你记住,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去面对这些事情的。”

    “我怕......”

    “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相信我。”

    “万一,追债的人还蹲守在公司怎么办?”

    “不会的,放心吧,你已经这么长时间没有在公司出现过了,他们不会有太多的耐心去蹲守几个月的。我的判断不会错的,相信我。”

    “真的吗?”

    “嗯。”

    地铁是一个既喧嚣又安静的地方,喧嚣的是人声的嘈杂,安静的是人的内心。所有的一切都很平凡,这一站,遇到一个正在赶去幼儿园上学的小男孩。他跟妈妈说,昨天老师教他们跳了一支名叫“小苹果”的舞蹈,全班同学都很喜欢。小男孩兴奋得讲了不下五次。而妈妈每次都很耐心地听他讲,每一次给出的反应都像是第一次听到小男孩跟她说的这样消息一样惊喜。

    下一站,遇到了几个正在读高三的学生。他们并没有因为面对即将到来的高考的压力,而让自己变得忧心忡忡。他们正在谈论一道昨天老师在课堂上讲的数学题,谈着谈着,也谈出了幽默的数学老师在课堂上为他们讲的笑话。青春就应该是这样的,充满斗志,充满活力,也充满阳光的微笑。

    下一站,遇到了一对年轻的夫妇,他们正在谈论计划着,下个月休年假要去首尔旅游,为此,年轻的少妇还努力地去学习了韩语。现在她正在跟她的丈夫说着不太流利但发音还比较准确的韩语,说一句就叫她的丈夫猜一句她所说的韩语是什么意思。丈夫猜对的时候,她就露出对丈夫充满崇拜的眼神,“你真的太棒了,没学过韩语,居然也能猜对。”丈夫就会很得意地说,“那是因为我知道你的心里想说的是什么。”

    又到了下一站,遇到了一对老年的夫妻。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他们现在要去爬白云山爬山锻炼。他们年轻的时候就是在那里相识的,从相识到相爱,再步入婚姻的殿堂,已经有50年了。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所以他们要去重温一下当年的幸福甜蜜。一路上各自都在调侃对方年轻时的荒诞事情。一幕接一幕地回忆,一幕一幕地诉说,仿佛一切都只是发生在刚刚结束的昨天。

    地铁就是一个平凡的世界,载着许多平凡而又幸福的故事,穿梭在没有终点的时间前方。太久太久没有坐过地铁的路晓飞,被这样的一幕幕感动着。下一站又会遇到怎样的感动?好想好想就这样跟着杨琰坐过一站又一站的地铁,好想好想就这样平凡地活着,被一些平凡又琐碎的事情感动着。

    杨琰一直拉着她的手,路晓飞突然把手用力地握紧杨琰的手。杨琰以为她不舒服,就问她:“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路晓飞摇了摇头,“杨琰,不如我们离开这个城市吧?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城市生活,我想离开这里,我不想再为在这里发生的事情痛苦,烦恼。我不想再去找什么真相了,我真的累了,我只想平平凡凡简简单单地活着,我想离开这个城市。你可以带我离开吗?”

    杨琰摸着路晓飞的头发,微笑着说,“好,我们一起离开,去一个你最想去的城市,好好地去过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平平凡凡简简单单的生活。”

    “真的?”

    “是真的,我说过我不会再离开你,也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

    “我们真的可以这样吗?”

    “嗯,可以的。”

    “那我们现在不要再去公司拿资料了好吗?”

    “好,那现在你想去哪里?”

    “我想你就这样陪着我,一直坐到终点站。”

    “好。”

    他们手拉着手,路晓飞把头靠在杨琰的肩膀上,坐过了一站又一站。

    “晓飞,你最想去哪个城市呢?”

    “伦敦,因为那里是一个很nice的城市,也是我妈妈生前最想去的地方。以前跟妈妈去过一次伦敦旅游,我们都很喜欢那里。你愿意带我去吗?”

    “嗯,只要你喜欢的我都可以带你去,而且别忘了,我英语可是过了八级的。”

    “呵呵,嗯,对啊!我们可以在那里找一份工作,每天也像现在一样,一起坐地铁上班,一起下班。休息的时候就一起出去海边玩,我真的很喜欢海边。”

    “嗯,我会带你去海边看日出,中意(喜欢)吗?”

    “中意(喜欢),很好奇,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粤语的?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从认识你的第一天,听到你说粤语的第一天,就开始了。”

    “为什么?”

    “因为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了,你是一个很善良的女孩。”

    “我一直不知道原来我是那么有魅力的,被你一见钟情了。”路晓飞疲倦地笑了一下。

    “你一直都充满魅力。”

    “我还没有答应做你的女朋友呢。”

    “没关系,反正不管比答不答应,这辈子我都会像现在这样抓着你的手不放的。”

    “我要是不给你拉呢?”

    “不会的,因为我力气比你大,所以就算你不给,我也会紧紧拉住你的手,不让你挣脱的。”

    靠在杨琰肩膀上的路晓飞很自然地露出幸福的微微一笑,上:“杨琰,我真的好累,我想睡一会。”

    “好,睡吧。”杨琰调整了一下坐姿,好让路晓飞靠得更加舒服一点。

    自从割脉自杀未遂后,路晓飞的身体和她的心情变得格外的怪异。原本还是痛苦不堪的样子,一下子就变得强大得好像从来没有经历过那些悲惨的事那样。她的身体,昨天还精力充沛得根本看不出是一个刚死里逃生的人,而今天救虚弱得连说话都显得无力又无气的。她又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昨天真的是因为有梦魂在身体支撑着自己,所以自己才会一点都不知道累吗?现在又是否是因为梦魂被囚禁了,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支撑,就变得虚弱起来了?她突然觉得荒诞又可笑,实在累得不想再继续去想了,她就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路晓飞很快就睡着了。杨琰决定听从路晓飞的建议,离开也许是最好的选择。去一个新的地方,忘掉这里的痛苦与恐惧,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他们要长长久久地相爱在一起,不会再分离。杨琰掏出了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宋小羣。

    从早晨到中午,地铁过了一站又一站,从起点到终点,又从终点到起点,已经记不清楚这趟列车来回走了多少趟了,路晓飞还没有睡醒。果然是贪睡的小公主。又到了一站,上来了一个抱着婴儿的年轻妈妈,婴儿也许是因为刚刚睡醒肚子饿的原因,哇哇地大声哭个不停。路晓飞被这特别的声音给吵醒了,她睁开眼睛看,地铁上并没有太多人。年轻的妈妈就坐在他们的对面,她拿出奶瓶一边用温柔的声音哄着婴儿一边喂婴儿喝奶,婴儿立即停止了哭叫。好温馨的场景,令路晓飞的心里起了荡漾,她突然好想跟杨琰结婚,好想也为他生儿育女。虽然那一句“我都系(我也是)”还没有对杨琰说出口,是因为之前她要顾虑的实在太多,不想连累杨琰,但是自己对杨琰的感情和对他的爱是毋庸置疑的。她很清楚自己很爱杨琰,就像杨琰爱她一样。

    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就像做了一场恶梦一样,几乎把她的灵魂摧毁。她开始厌倦这个曾经给她带来快乐,又曾经给她带来几乎被毁灭的城市。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幸好这段时间以来,杨琰一直为她疗伤。现在除了杨琰,她真的已经一无所有了。

    “杨琰。”路晓飞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把身子移开了杨琰。

    “你醒啦?”

    路晓飞虚弱地一笑:“我睡了很久了吗?你的肩膀现在一定很麻了吧?”然后她用双手替杨琰揉了揉肩膀。

    杨琰也笑了笑,然后把路晓飞的手捧在自己的手心,“我没事,我可是运动健将来的,没那么容易发麻。”

    “辛苦你啦,运动健将,对了,现在几点钟了?”

    “快十二点了,你脸色不太好,快说到底哪里不舒服了?”杨琰还伸手摸了摸路晓飞的额头,这一路上他已经摸过好多次了,确定没有发烧。

    “今天又让你上不了班了!”

    “没关系,我也想多陪陪你,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很累,真的很累,我想回家了。”

    “好,我们回家,来,再靠一会,很快就会到家的了。”杨琰抱着路晓飞让她继续靠在自己的怀里睡觉。

    路晓飞靠在杨琰的怀里很快又睡着了,直到到站了也还没有醒过来,杨琰就抱着她走出地铁。

    刚出地铁门,路晓飞就醒来来,她睁开眼睛,看到杨琰在抱着她,她就说:“杨琰,放我下来吧。”

    “哦,醒啦,好。”杨琰嘴角扬起温柔的笑容,就把路晓飞慢慢地放下来。

    路晓飞站不稳差点摔倒,幸好杨琰及时扶住她,“晓飞,你怎么了?我还是背着你出去吧。”

    路晓飞依然显得很疲倦,脸色苍白,她微笑着说,“没事,就是脚有点麻了,我可以自己走的。”

    “你确定可以?”

    “嗯,可以的,不过现在先要站一分钟,等脚不麻了才可以走。”

    杨琰听了这句话,二话没说来了一个公主抱,把路晓飞抱着出地铁站。不管路晓飞怎么劝说,也不管旁人怎样的指指点点,他就是那样大摇大摆地抱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