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无法原谅

    更新时间:2016-10-19 21:29:51本章字数:2060字

    “老板。”

    “今天路晓飞都去了哪些地方了?”同样是手里夹着烟却不吸一口的男人,面向着窗外,坐在高级豪华电脑椅上,背向下属。

    “她和杨琰两个人一大早就去坐地铁,坐了一上午。”

    “坐了一上午?”

    “对,他们在地铁上坐了一上午,没下过站,直到十二点半的时候,才下了站,然后直接回了杨琰家。”

    男人心里在想,果然是一对相爱的人,坐个地铁都会给人制造出一种浪漫的感觉。他微笑了一下继续问,“他们在地铁上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我不敢靠他们太近,所以听不太清楚他们具体说了些什么,只听到他们说要离开这里,然后就是路晓飞一直靠着杨琰睡觉了。”

    “离开?”男人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又自己点了点头。离开好!离开,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希望离开后就不要再回来了。男人掸了掸烟灰,继续说,“告诉李正龙,杨琰还款的时候,少收他的尾数二十万,理由就说是敬杨琰是条汉子。”

    “六百二十万,杨琰真的能够在短短的不够三个月的时间里凑够这笔钱吗?”

    “别人不敢说,但是杨琰就肯定能。只是委屈了他这个集团公司的副总裁了,但是,爱是要付出代价的。杨琰爱上路晓飞,所以注定他也要跟着受罪,也许这是天意。好了,你先出去吧。”

    “是,老板。”

    我的好妹妹,也许你真的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如果你从来不曾出生,就不用受这样的罪了。不要怪哥哥心狠,我也很无奈。只能祝福你们离开后能够好好地去生活,永远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起来了,还是那个他永远都不会存进通讯录里的一个陌生又熟悉得可以背出来的电话号码。他划下了接听键,对着电话依然没有出声。

    “儿子,是爸爸啊,爸爸真的好想你们,你能带妹妹回来看看我吗?爸爸得了肺癌,已经时日无多了,在去见你们的妈妈之前,我真的很希望也很想很想见一见你们,你们能够回来吗?”

    “你的癌症患了那么久,怎么还没有死?想见我们?不可能,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放心吧,我是不会在你死前如你所愿带妹妹回去看你的。”

    电话那边沉默了许久,双方也都没有挂电话。最后电话里又传出了声音,“你能把妹妹的电话号码给我吗?我想给她打个电话,她把电话号码换掉后,一直没有告诉我,也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给我,我好想好想听听我女儿的声音,可以吗?”

    “不可以,你知道她对你的恨不会比我少,我说了,我不会如你所愿的,你就孤独地死去吧,别指望我们兄妹会回去给你送终。”

    “儿子,都是爸爸的错,爸爸已经向你们道歉了那么多年了,也忏悔了那么多年了,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原谅爸爸?”

    “原谅?那你杀死了妈妈,你有想过她会原谅你吗?你觉得你值得被原谅吗?”

    “那真的是一个意外,我不是全心要杀她的,你要相信爸爸。”

    “正如妈妈所说,官字两个口,县长大人说的话,有几句是真的?又有几句是假的?我不是你的狗屁下属,不会去奉承你,更不会去包庇你。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你的钱,我真的就想在你杀了我妈之后就把你送进监狱的。不过考虑到那个年代,有个好爸爸不如有个有钱有势的爸爸,说真的,在你的管辖之内,我真的可以只手遮天呢。还真挺享受的,去高级饭店吃饭,去高级娱乐场所玩,只要报上你县长大人的大名,说我是你儿子,他们就会给我免单。而且总是有人时不时就往我的账户送钱的感觉真好,所以我才不舍得把你送进监狱。”

    “原来如此。”

    “没错,就是这样。”

    “报应,这是我应得的报应。一失足成千古恨,所以就落得了子女憎恨我,不愿意给我送终的下场。是我自作孽,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我现在总算体会到这句话了。”

    “只可惜太晚了。”

    “是,的确是太晚了。我这辈子做得最错的那件事,就是在那个时候逃走了,逃避了罪恶,才会酿成大错。”

    “你做的错事何止一件。”

    “对,我做了太多太多的坏事,所以落得了今天的这个妻死子散的下场,我活该,是我活该。”

    “还有什么想忏悔的吗?”

    “想忏悔的实在太多了。”

    “那你就去我妈的坟墓前忏悔吧,我没空再听你啰嗦。”

    “我真的好想好想见一见你们兄妹。”

    “我说过了,不会如你所愿的,我不会带着妹妹回去看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好吗?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男人说完就挂掉了电话,妈妈被害的那个场面又涌现出了他的脑海。他对自己说,有一些错误是一辈子都不可以被原谅的,就像他已经做好这这辈子都不能被他的妹妹路晓飞原谅一样。他有时候也挺恨自己的,因为他在重蹈着他父亲的覆辙。每当想起善良的路晓飞所遭遇的一切,他就恨不得亲手杀掉自己的父亲和那个叫做左俊峰的男人。

    他一边心里充满仇恨,另一边却又承受着良心谴责的煎熬,如此可悲的人生,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离开了她们,他似乎又回到了行尸走肉的生活,其实他的内心也是充满恐惧的。最可悲的是,他一心一意想要保护的妹妹,却跟他一样,走上了一条不应该走的路。

    “妈妈,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在天国的你,原谅了爸爸没有?还是还在像我一样,依然对他充满了憎恨?”每一次跟爸爸通完电话,他都会这样自言自语地反问,而每一次天国的妈妈都无法给他任何一个问题的回应。他的内心也找不到任何的答案,于是就会拿起酒瓶喝酒,一个晚上喝掉十瓶红酒。喝得烂醉如泥,喝得放声哭泣,喝到不省人事,就直接躺在地毯上睡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