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人前人后

    更新时间:2016-10-19 21:31:06本章字数:3721字

    “事情办得怎样了?”

    “已经顺利处理掉了。”

    “很好,告诉你们老板,今晚老地方见。”

    “是。”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在某栋高级别墅里面的一间房间里,男人面向窗外,坐在豪华高级电脑椅上,依然点着烟,依然没有吸一口。屋里烟雾缭绕,他也不知道这是他点的第几十几根烟了。

    一个画着浓妆艳粉,穿着暴露,踩着高跟鞋的女人,没有敲门就走了进来。她走到他的面前,夹走男人手里夹着的点着的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慢慢地吐出烟雾。

    “点了烟,又不吸,你不觉得这是在糟蹋香烟的诱惑吗?”

    男人站起来,抢过女人手里的香烟,把它放在烟灰缸里捻灭,“女人不要吸烟太多,对身体不好,特别是对皮肤不好,容易老,知道吗?”

    “哦?是吗?”女人走到沙发前坐下,把双脚放在茶几上,即刻从包里拿出来一包烟,抽出一根,把它点燃,又重重地吸了一口,然后说:“我天生丽质,所有人都说我是处于冻龄的状态,即使吸烟也影响不了我的皮肤。”

    “都怪我。”男人说。

    “怪你什么?”女人斜着眼睛看着男人。

    “怪我太纵容你,才让你从一个清纯的少女变成现在这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男人手里端着一个酒杯,说完后就喝了一口。

    “你现在好像很不满意我这样的装扮。”

    “是从来就没有满意过。”

    “你不觉得我这样超级性感吗?”

    “你那不叫性感。”

    “那叫什么?”

    “叫性诱惑,想惹人犯罪。”

    女人仰天大笑几声,“哈哈哈哈,这个词我喜欢,不过就算我穿得再性感,再怎么诱惑,也不会有任何男人敢靠近我。因为你,把我看得太紧了,我完全没有任何自由。”

    “我这是为了你好,不想你走歪路,不想你随意糟蹋自己,既然你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那就由我来帮忙爱护。”

    “你那不叫爱护,你那叫控制欲,你就想永远控制住我。”

    “随便你怎么说都好,总之,只要出现在你身边的不是好男人,我都会把他们全部撵走。”

    “那你就让我孤独终老吧。”

    男人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我也不会让你孤独终老的,只要是好男人,我会允许跟你交往的,但绝对不会让你跟不三不四的人交往。”

    女人拿起桌面上的一瓶红酒,举起酒瓶就喝,喝了一口后,突然笑了起来,“什么是不三不四的人?难道你不是不三不四的人吗?难道我不是不三不四的人吗?你以为我们是正经人家的人吗?我们不是,从来都不是。”

    男人抢过女人手里的酒瓶,“据我所知,你现在身边就有一个好男人,好好珍惜,我希望你能够幸福地生活,不要跟着我走上同一条不归路。”

    “世界上,除了你以外,在我眼里,所有男人都不是什么好男人。”女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有点心虚,声音小得几乎连自己都听不见。

    “爸今天又打电话过来了。”

    “哦,不是说患癌症了吗?怎么都这么长时间了都还没死呢?是不是装的啊?”

    “你说话能不能别这样?”

    “呵呵,我的好大哥,我就不相信你跟他说话的时候,能够说出一些比我说得好听的话,别装了,我还不了解你,你还不是跟我一样。”

    男人点点头,“确实如此,自己说出来的时候觉得没什么,从你嘴里说出来的,为什么我听着会觉得那么反感呢?”

    “因为你良心未泯啊,真没想到你混了那么多年黑社会,心肠还是那么软,你这老大是怎么当的啊?”

    “他问我要你的电话。”

    “问了也白问,我知道你是不会给他的。”

    “他说已经时日无多了,想我们回去看看他。”

    “那你叫他想都别想,他在外面不是有很多女人吗?叫那些女人去看他就行啦,找我们兄妹干什么,真好笑。”

    “如果他现在死了,我们都没有回去,就变成了没子女送终了,这样我们会不会显得很不孝?”

    “孝?哥,你还能想到这个字啊?说明你真不是当黑帮大佬的料,但是你又是怎么当了那么久的黑帮大佬的呢?真的很难明白。我坦白说,从我看见他把刀插进我妈的肚子里的那一刻,孝这个字就从我的字典里擦去了,想要我孝顺他,叫他等下一辈子吧。不,真有下半辈子的话,我也不要他当我们的爸爸。”女人喝酒从来都是一杯倒,酒劲上来,她现在已经开始感觉有点微醺头晕了。

    “不会喝酒却非得喝。”男人把女人的双腿从茶几上放下,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觉。

    女人闭着眼睛,靠在男人的肩膀上,“哥,喝酒容易睡着觉。但是我还是会常常做恶梦,梦见妈妈浑身是血,我很害怕,害怕得想要叫出来,可是却怎么都叫不出来。”说着,女人哭了起来。

    男人用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不断来回地摸着女人的头发,“对不起,是哥没有保护好你,如果当时知道你也在房间门口看的话,我绝对会阻止的。不应该让你在幼小的心灵上留下那恐怖的阴影,真的对不起。”

    “哥,我觉得做人真的很痛苦,很痛,很痛。”

    “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我执意要报仇,你也许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我好想回到小时候,回到有妈妈的那个小时候。现在除了看照片,我已经完全想不起妈妈跟我们玩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了,好模糊,好模糊。我也想爸爸,但是我现在只能恨他,我不敢去想他。因为我怕我一想念他,妈妈就会不高兴,一想到妈妈不高兴,那晚上我就会梦见妈妈血淋淋的样子的了,我好害怕。”

    “也有可能妈妈早就原谅了爸爸了,也许妈妈不想看到我们现在的这个样子,我们找个时间回去看爸爸,好吗?”

    女人脸上露出微笑,迷迷糊糊地说了句,“好,我们回去看爸爸,回去,看爸爸。”

    妹妹总是在喝醉酒后才会说出自己的内心话,男人心疼妹妹,他想要好好地保护他最爱的妹妹,却还是不免让她承受了太多的痛苦。一直以来,其实他们都一样,都是口是心非,心里明明挂念着爸爸,只是不敢承认。每天都活在爱与恨的纠结当中,如果当初爸爸没有在外面找女人,如果当初妈妈知道后,反应没有过激到拿起水果刀,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的话,那该有多好。遗憾的是,那只是不可倒流的如果,意外总是会不受控制地就发生了,谁也阻止不了。

    夸张的浓妆艳粉是妹妹夜晚对自己的放纵,自从目睹了妈妈被害的那一幕,每当一入夜她就感到恐惧不安。曾经一度,一入夜就大喊大叫说有很多面目憎狞的鬼怪在纠缠着她。后来是他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帮妹妹画上浓妆,说是让自己的样子变得比鬼还可怕的时候就能够把所有鬼怪驱赶走。年纪尚幼的妹妹相信了哥哥,每晚都要哥哥帮忙化浓妆,画上浓妆一个小时候后,哥哥就会对她说,所有鬼怪已经被她的样子下走了,不会再来了,再帮妹妹卸妆。

    后来慢慢长大,她自己学会了化妆,夜晚不再需要哥哥帮忙化妆了,由此她也渐渐患上了夜晚化妆强迫症。而且妆容一次比一次夸张,他劝过她很多次,说小时候帮她化妆驱鬼的话是用来哄她的,目的就是让她不要害怕。劝她不要再在夜晚化太夸张的妆容,会吓倒人的,而她从来没有理会过。哥哥知道妹妹那是在掩饰最真实的自己,她总是害怕突然改变,哪怕是突然改变一个多年来的习惯,对她来说都是一件很令人感到恐惧的事情。因为她很害怕突然发生的变故,就像妈妈突然就被爸爸桶死的事情。

    哥哥很无奈,明明知道这是妹妹的心理障碍,他却从来没能说服过她去看心理医生。导致她夜晚的行为越来越偏激,白天与夜晚的妹妹形同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白天的妹妹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女孩,而夜晚的妹妹却是一个把自己放纵得像一个舞女的女人。

    他突然想起了今天爸爸在电话里说的话:天作孽犹可活,自罪孽不可活,爸爸已经得到了报应。现在妹妹变成这样,算不算是因为自己这个哥哥做了太多孽而报应在了妹妹的身上。他一直以来的愿望都是希望妹妹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找一个真心爱她和她真心爱他的人结婚,幸福地生活下去。自己完全没有预料到,当自己走上一条歪路的时候,妹妹也受到了影响。虽然他从来不让妹妹跟自己的人打交道,但是她还是受到了不良的影响,觉得作为一个黑帮老大的妹妹是一件很酷的事情。背着他学会了抽烟,学会了逛夜店,学会了与人劈酒,却每次都是一杯倒。妹妹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哥,现在几点了?”妹妹靠在哥哥怀里大概睡了两个多小时,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话。

    “差不多十二点了,该卸妆睡觉了。”

    “嗯。”妹妹应了一声,“卸了妆才能睡觉,我要卸妆了。”虽然说着这句话,但是醉酒让她并没有要起身的动作。

    “头还晕吗?”

    “嗯,晕。”

    “下次不要再喝酒了,嗯?”

    “嗯,不喝了,酒好难喝,头晕。”

    “哥,我不要他离开,我对不起他。爸爸,我想见爸爸。”

    “哥,知道,现在哥帮你卸妆好吗?”

    “嗯。”妹妹由始至终都没有睁开过眼睛。

    哥哥把妹妹放倒在沙发生,让她平身躺着,自己就去洗手间把卸妆需要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眼部、唇部、面部的卸妆程序他全都了如指掌,因为他曾经特意为了妹妹去学过化妆、卸妆。假眼睫毛卸除了,脸上的粉底卸除了,嘴唇上的唇膏也卸除了后,她就把妹妹抱到了洗手间,帮她用洗面奶清除脸上的妆底残留。洗干净后,再帮她涂上精华乳液,护肤的步骤也一样都不能少。卸妆的全程妹妹都是熟睡的状态,看着卸完妆的妹妹,他才感到有点舒心,他最喜欢看到的就是妹妹这样的一个清纯的样子。然后把妹妹抱到房间里,为她盖好被子,调好空调温度。

    当他听到有东西像是重重地倒下地的时候,他看过去妹妹的房间,五岁的妹妹躺在了地上。他赶紧跑了过去,看见妹妹脸色苍白地睁着眼躺在地上,像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一样,除了眼角流着眼泪,没有任何反应。

    那是妹妹目睹了妈妈被杀害的场面而惊吓过度,一时失去知觉。他抱着妹妹,一边哭一边安慰着妹妹,“小妹,哥哥的小妹,不要害怕,不要害怕,这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这一夜,不堪的往事,令他又彻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