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梦中过往

    更新时间:2016-10-19 21:32:31本章字数:6361字

    睡梦中的路晓飞梦到自己回到了小的时候:爸爸是一个企业家,妈妈原本是一所中学的英语老师,自从嫁给爸爸之后,就当起了全职太太。因为爷爷奶奶去世得早,所以路晓飞出生后就一直是妈妈带。爸爸和妈妈很相爱,他们是所有人眼里的模范夫妻,而路晓飞自己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一个名副其实的女富二代。

    在梦里,路晓飞看见一个婴儿躺在放在客厅里的婴儿床上哇哇地在哭,一个年轻的少妇匆匆忙忙地从厨房里跑了出来,跑到婴儿床边把婴儿抱了起来。嘴里不断地哄着:“喔......飞飞睡醒啦!飞飞乖,飞飞不哭啊,妈妈在呢,妈妈一直都在呢,妈妈刚刚是在做饭呢,等爸爸下班回来就可以吃饭啦!爸爸工作很辛苦的,所以飞飞要乖哦,妈妈要煮饭给爸爸吃哦。”

    婴儿似乎听懂了妈妈的话,果然不哭了。然后少妇又把婴儿放在婴儿床上,婴儿很乖巧躺地在婴儿床上,看着挂在床边的风铃,还时不时对着风铃咯咯地在笑。

    路晓飞像是在看电影一样,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那位年轻的少妇就是自己的母亲,而躺在婴儿床上的婴儿则是自己小的时候。她居然很清醒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并且不想离开这个梦。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她记得在之前的梦里,梦魂曾经跟她说过她这一生都不会再做梦的,但是现在,事实并非如此。她现在就在做梦,在梦里,她看到了过去她没有看到过的关于她家庭里生活的画面。既然有些事情注定不让自己去知道得太明白,那就抛开疑惑,尽情地享受梦里温馨的一切吧。

    妈妈年轻的时候真的好美好温柔,长着一双似乎会微笑的双眼皮大眼睛,笔挺的鼻子,樱桃的小嘴和嫩白的肌肤把瓜子脸装饰得360度无死角。妈妈该是传说中的西施转世吧。

    “老婆,我回来啦!”门还没开,就听到门外爸爸的声音了。

    妈妈就从厨房里应了一句:“工作辛苦啦!很快就有饭吃啦!”

    “好嘞。”爸爸脸上的微笑从进门开始就一直没有停过,他把公文包放在沙发上,脱了西装外套,走到婴儿床边,一边用手摇着风铃,一边逗着床上的婴儿:“飞飞,爸爸回来啦!一天都没见到我的飞飞了,爸爸真的好想你哟。爸爸先去把手洗干净,回头再过来抱你哟。”婴儿手舞足蹈地张开小嘴巴笑着,并发出“喔喔”像是想要说话的声音。爸爸又轻轻地摇了一下风铃,然后笑着走去了厨房。

    走到妈妈的后面,从背后抱住了正在炒菜的妈妈:“老婆今天也辛苦啦!”

    妈妈笑着说:“不辛苦,赶紧洗手,菜很快就可以上桌啦!”

    “好嘞。”爸爸还没洗手就从一碟妈妈已经炒好了,放在厨房的桌子上的一碟豆角,抓了一根吃了起来。

    妈妈半点也没有责怪爸爸的意思,只是笑着问爸爸:“肚子很饿了吧?但是也要注意卫生啊,手还没洗呢。”

    爸爸嚼着豆角,一边挤出洗手液洗手,一边点头应答着:“嗯,嗯,是真的饿了。”

    洗完手后,找餐巾纸擦了嘴巴和手,就走到客厅的婴儿床边抱起了婴儿,亲了一口:“飞飞今天乖不乖啊?有没有给妈妈捣乱呢?”婴儿则格格地笑了起来。

    妈妈则从厨房里回答:“才没有呢,我们飞飞可乖了呢,一点也不闹腾。”

    爸爸呵呵地笑了起来:“这样就好,真是我的好女儿啊!爸爸爱你哟。”

    妈妈把饭菜都端出来饭桌后,就去给孩子冲奶粉,爸爸抱着孩子,妈妈就用奶瓶喂婴儿喝奶。等婴儿喝饱后,爸爸妈妈才开始吃饭,一顿饭吃下来,爸爸始终都把婴儿抱在自己的怀中,吃两口饭就又逗一下小孩儿。妈妈脸上幸福的微笑也不曾间断过。好幸福好温馨的一家人,路晓飞在一旁看得眼睛里早已噙满了泪水了。

    刚刚的画面就像是在翻着一本书一样,一页接着一页。一个场景刚跳过,又隔空出现另外一个场景。

    “妈妈。”

    路晓飞看到一个穿着白色小花裙背着小书包的小女孩从一家幼儿园里哒哒哒地跑出来。她知道那是在读幼儿园的自己,因为她小时候拍的每一张照片,妈妈都保管得很好,时不时就拿出来,一家人在客厅里边看边回忆每一张照片的故事。

    “飞飞。”妈妈蹲下来,拥抱了一下女儿,“我的宝贝女儿,今天在学校乖不乖啊?”

    女儿点点头,用稚嫩的声音回答:“飞飞在学校很乖呢,班里有个小朋友因为想妈妈所以哭了,飞飞也很想妈妈,但是飞飞都没有哭。”

    “飞飞真棒啊,那你有没有去安慰那个哭的小朋友叫他不要哭啊?”

    “嗯,可是他还是哭,后来老师跟他说了好多话,他就不哭了,然后跟我们一起玩。”

    “你们老师也都很棒,来,我们回家吧。”妈妈把女儿抱了起来。

    女儿一边挣扎一边说:“妈妈,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妈妈以为女儿有什么事,就赶紧放下来,“飞飞,怎么啦?妈妈抱得不舒服吗?”

    女儿摇了摇头,眨着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很认真地说:“飞飞不是小孩子了,飞飞已经长大了,所以不用妈妈抱了,要自己走路回家。”

    妈妈很惊讶女儿讲出来的这番话,摸了摸女儿的小脸蛋说:“是啊,我的女儿真的长大了,懂事了。”

    女儿听到妈妈的赞叹就很开心地笑了起来。

    “老师说要我们做一个懂事的小孩子。”

    “嗯,你现在就已经是一个懂事的小孩子了,对了,今天老师还教了什么啦?”妈妈拉起女儿的小手边走边问。

    女儿拉着妈妈的手,连走路也蹦蹦跳跳的,她说:“今天老师教我们跳舞了,说等儿童节到,我们要上台表演的。”

    “哇,我真的好期待哦,好想快点到六一,就可以看到女儿上台表演了。那个舞难学吗?”

    “不难,妈妈到时候一定要来看我表演哦。”

    “嗯,妈妈答应你,妈妈一定会去学校看你表演的。”

    “到时候把爸爸也叫来好吗?”

    “嗯,那今晚等爸爸下班回家我们就把这个消息告诉爸爸好不好?”

    “好。”

    这一跳动的画面闪过后,路晓飞的眼前又出现了另外一个场景。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地方,宽大的房间里只有一个座位,路晓飞就坐在那个座位上。里面有一台投影仪,屏幕上播放着一张接着一张照片的幻灯片,背景音乐是她从小就喜欢听的钢琴曲Childhood Memory。播放的是她第一次在幼儿园登台表演的照片,有正在表演时的合照,也有表演完后,全班在台上的合照。有自己因为第一次登台表演而第一次化妆的单人照片,有和妈妈合照的照片,有和爸爸合照的照片,也有跟爸爸妈妈一起合照的照片,还有跟同学跟老师合照的照片,全都是自己人生中第一次登台表演的照片。屏幕上出现的最后一张照片是一张带着妈妈笔迹的心形便条,上面用钢笔工整地写着“飞飞人生的第一次舞蹈表演照片留念,愿飞飞永远健康快乐成长,爸爸妈妈永远爱你。1990年6月1日。”这是一张路晓飞从来没有见过的便条,可能是妈妈悄悄地收起来自己放着,也可能是妈妈不小心弄丢了。简短而又平凡的文字,却给路晓飞的心里带来着一阵阵抑制不住的强烈思念。她真的好想念住在另一个永恒国度里的爸爸和妈妈,在那里,他们应该过得比生前还要幸福吧?因为那里有爸爸陪着妈妈,有妈妈陪着爸爸。

    我的理想是当一名作家,把我所感受到的幸福全都用文字演绎给全世界。这是路晓飞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老师叫写一篇名为“我的理想是——”的作文里写到的一句话。她热爱读书,热爱文字,热爱一切美好的事物。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粉碎了她的作家梦想,她不再用写日记的方法来记录自己身边所发生事情。文字的好处在于能够记录人们不想忘记的事情,但是同时也会勾起人们已经忘记的痛苦。

    那一年,她读初二,那一晚,她跟妈妈在家等了好久都不见爸爸回来。打他的手机是关机的状态,妈妈不安地在家里踱来踱去。因为爸爸从来都没有试过这样突然就失去任何消息一样。平常就算是不回家吃饭,刚好又碰上手机没电,但是他都会借其他人的手机打电话回家说一声的。而那一晚,她和妈妈坐在客厅里一直等到了凌晨一点,始终都没有等到爸爸回家。好多次妈妈都催她先去睡觉,她都说反正明天是周六不用上学,就陪妈妈一起等爸爸回家。

    快到凌晨一点半的时候,家里的固定电话响了起来。妈妈赶紧接了电话,听完电话后,妈妈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双腿一软摊坐到了沙发上。眼泪汹涌地往外流,整个人都在发抖,嘴里不断地说着:“不会的,不会的,不可能的,一定是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一定是医院搞错了。”

    路晓飞看到妈妈充满恐惧不安的样子,自己的心也跟着害怕了起来。她扶着妈妈,不断地问:“妈妈,发生了什么事了?电话是谁打来的?”

    妈妈的身体一直在颤抖,眼神充满了恐惧和不安,她看着路晓飞说:“不会的,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飞飞,不是真的,真的不是真的。”

    妈妈表现出来的难以置信与惊恐,让路晓飞也因为害怕而哭了起来,“妈妈,你不要这样,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吗?是不是爸爸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你跟我说,不要害怕,有我在呢,妈妈。”

    妈妈看着路晓飞,母女俩都在哭,她伸手帮妈妈擦眼泪,妈妈一把把她抱得紧紧的。

    “妈妈,不要哭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呢?”

    妈妈哽咽着说:“医院打电话来,他们说,他们说,你爸,你爸出车祸了,伤势很严重,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路晓飞抱着妈妈的双手瞬间无力地垂了下来,这个消息对他们母女来说就是一个难以接受的晴天霹雳。路晓飞也开始全身发抖,“怎,怎么会呢?我爸,我爸怎么会出车祸呢,他今天都没有开车上班,怎么会呢?”

    妈妈擦去了脸上的眼泪,稍稍地整理了一下情绪,她搭着路晓飞的肩膀说:“没事,一定会没事的,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去给爸爸打气。有我们在他身边,他一定会平安地走出手术室的,女儿,我们一定要相信爸爸,他一定会没事的。”妈妈帮她擦干了眼泪,“走吧,我们去医院看爸爸,他一定会没事的,相信妈妈,也相信爸爸,他很爱很爱我们的,一定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

    路晓飞不断地点着头,哽咽与恐惧令她无法开口说出任何一句她想要安慰妈妈和鼓励自己坚强的话。妈妈去房间拿了件外套,也去路晓飞的房间帮她拿了一件外套,帮她穿上:“外面冷,多穿点。”路晓飞点点头,妈妈就拉着她的手,拿了车钥匙走了出去。

    妈妈帮路晓飞开车门,帮她系好安全带,路晓飞显然还没有从刚刚的恐惧中走出来,此时就像是一个木偶一样。

    冬天凌晨的街道上,冷清,阴郁,压抑,车里充斥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冷空气。妈妈开车几乎是把油门踩尽,速度表的指针已经指到180km/h的地方了。平常不怎么开车,就算开车,最快的速度也只是敢开到60km/h的她,此时正在用似乎是跟时间赛跑的速度行驶在夜晚空荡荡的公路上。当眼泪不自觉地留下来时,她就用手狠狠地用力把脸颊上的眼泪拭去,然后继续抓紧方向盘开车。她知道她的丈夫正在一个很需要她的地方等待着她和她的女儿,所以她一定要坚强,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去见她的丈夫。

    路晓飞也一直沉默不语,她在心里不断地祈祷,希望爸爸能够平安。往日跟爸爸在一起的一幕幕不断地在她的脑海里闪,闪过了一幕又一幕,事无大小,点点滴滴,全部像是影片一样在快速播放着。越是这样,她的心就越慌乱不安。她想要努力不去想,但是一切却都得不到控制。她一直抓着系在胸前的安全带,车子离医院的距离越近,她就抓得越紧。似乎紧紧抓住的是爸爸的手,她不愿意放手,她不愿意去相信所谓的第六感告诉她的直觉,她告诉自己千万别去相信。她只逼自己去相信此时躺在急救室里的爸爸一定会平安地走出来与她们相聚的,这一切只是一个考验,考验他们一家是否会同心齐力地去战败那个突如其来的灾难。

    到了医院,妈妈刚把车子停稳。路晓飞就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冲了出去,妈妈在后面也冲着跟上来。

    看到这里的时候,所有的画面突然都变成了慢镜头播放。一个盘着头发,穿着灰色长外套的女人和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披着长发的女孩奔跑在医院夜里几乎无人走动的走廊上。她们强忍着悲伤与恐惧而又露出不服气的坚强神情,梦里的路晓飞把她们脸上的任何一丝神情都看得清清楚楚。她们同时跑到护士站的前台前,两个人的嘴巴都在吃力又缓慢地动着,那是她们在询问路晓飞的爸爸现在身处医院的何处。当护士告诉他们,交通事故伤者还在手术室里抢救的时候,她们又飞快地向手术室跑去。

    来到手术室门口,看见手术室的指示灯还在亮的时候,知道手术还在进行着。她们站在手术门口想看看里面的情况,可是却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带着焦急,恐惧和不安无奈地在手术室门口徘徊等待着。

    也不知道到底等待了多久,手术室的红色指示灯终于熄灭了,手术服沾满血迹的医生走了出来。她们各拉着医生的手在询问手术结果,而医生却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听到是个坏结果时,路晓飞张大着嘴巴抱着自己的脑袋仰望着可恨的医院的苍白色的天花板,哇哇地大哭起来,声嘶力竭,绝望与痛不欲生侵袭着她脆弱的内心,心脏一瞬间便变成了百孔千疮。

    妈妈听到这个消息后,似乎全身已经失去知觉,她没有哭出声音,只有眼泪不断地在流,她呆呆地站在那里,两眼无神地向手术室里面望。

    当护士推着身上盖着白布已经停止呼吸的爸爸走出手术室的那一刻,她翻开白布,看到了爸爸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她瞬间崩溃了,哭声比前一秒来得更加竭嘶底里。她扑在爸爸冰冷的身体上呐喊,可是无论她怎么呼喊,爸爸始终都没有睁开过眼睛或者是给哪怕给她一点点的反应。

    妈妈并没有靠近躺在移动病床上的爸爸,她闭上了双眼,逐渐感觉呼吸困难,越来越困难,心脏越来越痛。几十秒钟后,她晕倒在了医院这令人想要在此了结自己生命的走廊上。

    路晓飞看到妈妈晕倒后,赶紧去扶妈妈,她叫喊着妈妈,但是妈妈也没有给她任何一点反应。医生和护士赶紧把她拉开,医生很快就诊断出了她妈妈是心脏有问题,于是赶紧送进手术室抢救。

    妈妈原本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当年怀上路晓飞的时候,所有人,包括爸爸都曾劝过她中止怀孕。但她说这个孩子是上天赐给她最珍贵的礼物,无论如何她都要努力让这个小生命平安地来到这个世界,最后,她也真的做到了。她生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儿,虽然曾经无数次因为这个小生命差点要了她的性命,但是她都一一坚强地撑过来了。

    路晓飞出生后,妈妈不止做过一次心脏手术,随着路晓飞的长大和这个家庭带给她的幸福,妈妈的心脏病已经很多年很多年都没有发病过了。而这一次因为失去爸爸而受到的沉重打击令得她旧病复发,这一复发又将会给她的身体带来多大的伤害,路晓飞不敢去想象。

    这一晚,路晓飞经历了人生中最痛苦最无助的夜晚。她在手术室门口等待爸爸,而等来的却是爸爸的死讯。同一个夜晚,同一间手术室,她又在手术室门口等待妈妈,要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女去承受这残忍事实的痛苦,除了哭,她无助得真的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了。

    成年的路晓飞在一旁看着少年时代的路晓飞,她感谢那一次上帝没有在同一个晚上让她失去妈妈。妈妈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也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她承诺要给自己一个快乐的人生,她真的做到了。经历了丧夫之痛的她并没有被生活压得沉沦下去,而是继续以乐观地生活态度去面对生活和教育路晓飞,让她永远都是一个充满阳光快乐的善良小天使。

    顿时她想起了之前自己的那一次自杀。她到现在都还没有想明白,那次在医院为什么要选择自杀。因为在少年时代的那一晚,她经历的那一切和在后来失去妈妈的那一刻都没有动过自杀念头的她,为什么在医院的时候会选择自杀?但是她不想再去想那么多了,因为她决定抛开所有的一切,她即将要跟杨琰离开这个让她不堪回首的城市了。在短短的时间内,身边所有重要的人都相继离她而去,她现在只剩下杨琰了,她不想再失去一个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这个城市带给她的是非痛苦太多,她也不敢想象哪天追债的人再找到她,像伤害妈妈一样来伤害杨琰,她真的不敢想象,所以趁现在风平浪静,离开是最好的选择。她知道要杨琰抛下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跟她离开是很自私的想法,她突然不敢再想下去。

    梦到这里,路晓飞醒了。最近她做的梦,梦境总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得就像是刚刚就发生过一样。她很害怕,很恐惧,于是她去杨琰的房间找杨琰,可是杨琰不在。她就在杨琰的床上侧身躺下来,蜷缩着身体,把头枕在右手上,右手去摸枕头,摸着摸着从枕头下面摸到了一张纸。路晓飞拿起来一看,是一张记录收入的账单,读着上面记录的项目,路晓飞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原来杨琰是在骗自己,他的车并不是拿去维修了,而是拿去卖了,连房子也拿去抵押了。路晓飞看完后又悄悄地把它放好,她擦干了眼泪,即时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无需犹豫的决定,一个不用害怕会伤害到杨琰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