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主动出击

    更新时间:2016-10-19 21:33:22本章字数:8358字

    “哥,我们就这样在孙勇家附近守他出现吗?”宋小羣问。

    “只能是这样了,我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只能悄悄地跟踪他,看看他平常都是跟些什么人来往的。这个人真的太可疑了,他只是公司里的一个普通的职员,对于一般人来说,倒闭了的公司已经支付清自己的工资了,谁还敢耍手段回去变卖公司里的东西。有一个人,我一直把他排除在可疑人物之外,但是现在出现了这种情况,我觉得我得把他列入怀疑的对象了。”杨琰说。

    “哥,你怀疑谁?”

    “左俊峰。”

    “飞姐的前男友,左俊峰?”

    “嗯。”

    “为什么?他不是已经卷款跑路了吗?而且他一直没有出现过呢。”

    “我怀疑他根本没有跑路,而是依然留在这个城市。公司是他跟晓飞两个人的,按理说如果要变卖公司的东西,也只有他们两个才有权利变卖。但是现在是一个普通的职员说是受了晓飞的委托来帮变卖公司里的东西,而晓飞从来没有这样做过,除了左俊峰,我想不出有任何人会这样做。他肯定是知道我们去他公司取资料的事情,所以想要把一切资料都销毁掉。你想一下,为什么他跑路了那么久,偏偏就在你去他公司取回资料后,就立即处理掉里面的东西呢?”

    “说得也有点道理。”

    “有一点我就没有想明白,既然他已经知道你去他们公司取过资料了,为什么他没有想办法要把资料从你手上销毁掉呢?”杨琰说。

    “我知道,有可能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曼桦把U盘不小心掉马桶里冲掉了,所以才在那一天上午匆匆忙忙把他公司里的东西全部处理掉了。”宋小羣说。

    “你的意思是......”

    “我们的公司有他的线人,而且应该是藏在人事部里。因为那天曼桦来跟我借U盘时,我只在人事部叮嘱她一定要保管好U盘,因为里面装着有与人性命有关的资料。后来曼桦是因为帮助其他同事而在洗手间无意弄掉U盘的,当时应该还有其他人在场,事情被传了出去。所以那个内鬼听到后就马上打电话叫人去他公司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处理掉。因为我们公司离他们公司太远了,加上那天堵车很厉害,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处理。时间上跟保安说的时间点也比较吻合。”

    杨琰点点头,“听起来挺符合逻辑的。”

    “就是我们现在不知道那个内鬼到底是谁。”

    “嗯,现在既然我们知道了公司有他们的线人,那以后一定要多留个心眼了,万事都要小心。”

    “我会的了,哥。那这样看来,这个孙勇应该跟左俊峰是有联系的,而且是左俊峰特别信任的人,不然不会叫他帮忙去做这些事情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盯紧这个孙勇,在他的身上肯定能挖得出幕后黑手的。”杨琰说。

    “如果左俊峰真的是幕后黑手的话,那我就真的想不明白了。他跟飞姐恋爱了那么多年,哪怕感情再淡,也不可以自己赌博输了钱,借了高利贷就只管自己跑路。难道他没有想到高利贷的人会上门找飞姐麻烦甚至有可能伤害她性命的吗?既然已经决定跑路了,为什么不带上飞姐呢?他真的是一个胆小怕事的混蛋男人吗?但是根据之前飞姐说的左俊峰以前的事迹,他不应该是一个胆小怕事,关键时刻抛弃自己女朋友的人啊,我怎么都想不明白。”宋小羣说。

    “其实我也想不明白,据我了解,他不是这样的人。我之前还想过左俊峰会不会是被人要挟了才这样对待晓飞的,但是现在想来,没有这个可能。”

    “看来这个左俊峰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通常能把公司经营得很好,而且做生意从不亏本的人都是很不简单的人。”

    “哥,那你也应该是一个没有做过亏本生意的人了,因为我觉得你也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人。”

    “是吗?”

    宋小羣突然又改口了,“不对,你已经做了一单很亏本的生意了。你帮左俊峰那个混蛋还债就是一单亏大本的生意,把自己的所有身家都搭进去的亏本生意。虽然是这样,但是我还是很佩服你,就连我妈都称赞你是一个重感情的人。”

    “我只是在做保护我心爱的女人的事情。”

    “过两天就是还款的日期了,哥,钱真的够吗?”

    “你都借一百万给我了,怎么会不够?放心吧!”

    “连我家老娘都表态了,要是钱不够的话,尽管开口。”

    杨琰拍怕宋小羣的肩膀,“替我谢谢你妈妈。”

    “哎呀,谢什么呀,她都拿你当儿子看了。”

    “你要是在她面前这样说,她不会在觉得你是在说她老吗?她这个年纪怎么可能有我这么大的儿子啊?”

    “老妈本来就是老的啊。”

    “我看是她被你拿我当他儿子看的吧。”

    “都一样啊,她真的经常在我面前赞你呢,总是叫我好好地跟你学习呢。对了,哥,肚子饿么?要不我下车去买点吃的东西回来?”

    “也好,那你去吧,我在这里盯着。”

    “好。”

    宋小羣刚要开车门,就被杨琰叫住了:“小羣等一下,你看前面那个人,是不是孙勇?”

    宋小羣把头向前稍伸长了一下,认真地看;“对,对,没错,哥,就是孙勇。我们要不要跟上去?”

    “你留在车里,我去跟。”

    “这怎么行啊?我们要一起行动啊。”

    “我是留你在这里接应我呢,万一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两个都冲出去,谁来接应?”

    “说得也是,好吧,那,哥,你小心点。”

    “放心吧。”

    孙勇住的地方在一个城中村,村里有很多认识他的人。小型商店的老板、伙计,正在下棋的老人,骑着自行车到处逛的小中学生,他都跟他们打招呼或者是他们主动跟他打招呼。在这里,似乎他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小孙”“小孙哥”是这里的人对他的称呼。看着他那时时刻刻挂在脸上的充满阳光的笑容是绝对不会让人联想到他会做一些不正当的事情的。

    杨琰假装像是走在回自己家里的路上一样从容淡定自然地跟在孙勇的后面,孙勇也并没有发现有人在跟踪他。杨琰跟着他一直走到一栋三层的比较老旧的带小花园和围墙的居民楼,看起来这并不像是一栋被出租的房子。透过围墙的装饰窗户可以看到里面种着许多花花草草,从花草修剪的整齐度与美观度来看,可以肯定定期会有人在打理它们。

    孙勇开了铁门,就在转身要关门的那一瞬间,杨琰注意到了,这个孙勇的眼角并没有黑痣。难道照片上的人和宋小羣在监控里见到的真的不是同一个人?为了弄清楚这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杨琰继续向前走,走了大概四百米远。他看到一个穿着校服骑着自行车的中学生,他就上去询问。

    杨琰伸出手用一个很友好的动作把骑车的男孩拦下来,“同学你好啊!我想问下你有没有看到孙哥,他手机关机,我找不到他呢?”

    男孩单脚着地,停了下来,“孙哥?”男孩似乎对于这个称呼感到很意外。

    “你不认识他吗?据我所知这里的人都喜欢叫他孙哥呢,他叫孙勇。”

    男孩才恍然大悟,“哦,你说的是小孙哥,我没有看到哦,不过这个时间的话,他应该都下班回家了,你去他家里看一下吧,他家就在前面,直走就是了。”

    “好的,不过刚刚我说孙哥的时候,你好像感到很意外,这里的人不都是这样叫他的吗?”

    男孩笑着说:“没有,我们这个村好多人都是姓孙的,你说孙哥的话根本不会知道是说哪个孙哥。但是你要是说找小孙哥的话就所有人都会知道的。”

    “为什么呢?”

    “因为他和他哥哥是村里唯一的一对双胞胎,所以大家都叫他们大孙哥和小孙哥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跟他共事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听孙勇说过他有个双胞胎哥哥呢。”

    “不提也很正常。”

    “为什么呢?”

    男孩吐了吐舌头,耸了一下肩说:“我好像说了太多不应该说的事了,这是人家的私隐。不好意思啊,天快黑了,我要回家了。”

    杨琰见男孩不愿意再说下去,也就没有再询问下去了,道谢之后,男孩就骑着自行车走远了。

    “不提也正常,说了太多不应该说的事,这是人家的私隐。”根据男孩的话语来看,这对双胞胎之间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杨琰很肯定问题就在大孙哥身上。于是杨琰决定再找一个人问问。他看到前面有一个提着蔬菜的中年妇女走过来,就赶紧上去询问。

    “这位大姐您好,我想跟您打听一个人。”

    似乎住在这个村子里的人都很热情,中年妇女很乐意地微笑点头说:“好嘞,没问题,你问吧,想找谁?”

    “请问大孙哥家里在哪里啊?”

    中年妇女听到“大孙哥”三个字,脸色马上沉了下来,她用犀利愤怒的眼光看着杨琰说:“不知道,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然后就快步走开了。

    杨琰心中有数了,为了验证一下他心中的结论。他又找了另外一个中年妇女询问小孙哥家在哪里,那个中年妇女很友好地为他指路,嘴里还不停地赞叹眼前的这位小孙哥的朋友仪表堂堂,一表人才。

    杨琰大概又走了两百多米远,看到一个拿着一盒象棋的老年男人,估计是刚跟朋友们下完棋,现在准备回家。杨琰走了上去问:“老伯您好,请问你有没有看到孙勇啊?我是他朋友,刚刚我明明有看到他走在前面的,但是我叫他,他却没有一点反应,然后我追着上去,到这里转个弯就不见人,你有没有看到他呢?”

    “你确定你看到的是孙勇?”

    “确定啊,就算世界上真有相像的人存在,但也不至于相像到几乎一模一样的程度吧。”

    “很难说啊,如果是亲兄弟的话长得像不出奇呢。”

    “孙勇还有兄弟的吗?我认识他那么多年,还从来没听他说过呢?刚刚我看到的那个人真的不是孙勇吗?”

    “应该不是,像孙勇这样一个机灵心地又善良的人,如果有人叫他,别说是前面几十米,就算是隔几条街,只要他听到,都会回应你呢。”

    “那就奇怪了,难道是我刚刚眼花看错了?也不对啊,我视力那么好,怎么会看错呢?加上我跟孙勇共事好几年了,我对他很熟悉的呢,绝对不会看错的。”

    “我刚刚就没有怎么留意,不过看错也是有可能的,你看到的有可能是他的哥哥。不过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回来过了,怎么会突然回来了呢?”

    “孙勇还有个哥哥的啊?刚刚你说我有可能看错,说明他们两个肯定长得很像的了,是双胞胎吗?我跟他关系这么好,他怎么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呢?”

    “唉,是双胞胎没错,但是,唉,家丑不可外扬啊。”

    “怎么这么说呢?”

    “既然你说你跟小孙是好朋友,那我相信你也是一个好人。我就实话实说了,你也不要介意太多。小孙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在我们这里,没有人不喜欢他的。虽然是同一个爸也同一个妈,出生也就相差那么几分钟,但是他们兄弟两却天壤之别。一个诚实善良,一个却无恶不作。唉,作孽啊!我不跟你说那么多了啊,一会儿回去晚了,我老伴又得唠叨我了。你还是去小孙家找他吧,他要照顾爷爷,所以每天都会比较早回家的,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的。”

    “好的,谢谢老伯了。”

    刚道完谢,杨琰想起了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还没有问,于是又追上老人家,问:“老伯,我想问一下,孙勇的哥哥叫什么名字呢?”

    从老人家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他有点怀疑杨琰是另有目的。趁老人家还没有开口,杨琰就赶忙解释了:“我没有其他目的的,就是想着如果下次也遇到像刚才的情况的话,如果我叫孙勇没有反应,那我就叫他哥的名字,看看对方是什么反应。这样就可以区分开他们两个了,因为他们两个长得真的太像了。”

    老人家这才放下了警惕,说:“大孙叫孙骁,不过你也不用这样来区分,要区分他们很简单,大孙眼角上有颗黑痣的,小孙就没有,你以这个区分就好了。不过我提醒下你,要是真的遇到大孙的话,还是离他远点好。”

    “好的,我会记住老伯您说的话的,谢谢您了,耽误你回家的时间了,真的很抱歉。”

    老人家点点头摆摆手就走开了。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杨琰决定去一趟孙勇家里,看看能不能从孙勇那里知道孙骁的下落。他快速跑到孙勇家门前,按下了门铃。

    孙勇出来开门,他看到眼前的陌生人,显得有点惊讶,“请问,你找谁?”

    杨琰稍微地鞠了一躬,说:“你好,请问这是孙勇家里吗?”

    “是的,请问你有什么事呢?”孙勇回答。

    杨琰说:“你好,你应该就是孙勇吧。”

    孙勇点点头:“是的。”

    杨琰说:“我是路晓飞的朋友,路晓飞你应该认识吧?你之前在她的公司工作过的。”

    孙勇说:“是的,我认识。”

    “我可以进去再说吗?因为她公司这几个月出了点事情,所以我想找以前公司的职员了解一下情况,真的很抱歉,我也觉得有点唐突打扰了,但是我真的很想帮助她。”

    孙勇点点头:“嗯,进来吧。”

    穿过小小的花园,来到了一楼的客厅,客厅很宽敞,摆设却很简陋,一个电视柜,一台挂墙的液晶电视机,一台电冰箱,一套红木沙发,一张茶几。屋子很整洁,看得出孙勇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客厅里有一个老人坐在轮椅上,老人显得很苍老,年龄估计在80岁左右。

    孙勇向杨琰介绍说:“这是我爷爷。爷爷,这是我之前上班的公司老板的朋友,他今天找我想要了解一下之前我在公司的情况,没什么其他特殊的事情的。”

    杨琰跟老人家打了个招呼:“爷爷好,我叫杨琰,今天唐突拜访,打扰你们了,真的很抱歉。”

    爷爷点点头说:“小杨你好啊,快点坐吧,只要是我小孙子的朋友,我都欢迎。我这个孙子啊,很孝顺的,父母过世早,一直是他在照顾我这个没用的老头呢。”

    杨琰坐到老人家旁边的沙发上,“嗯,孙勇是一个很能干的小伙子,爷爷刚刚你说孙勇是你的小孙子,这样说来,你不止有一个孙子吧?”

    “谁说的?我就只有一个孙子,他就叫孙勇,我就只有一个孙子,绝对没有第二孙子。”老人家情绪有点激动。

    杨琰赶紧去安抚他,“对不起,对不起,爷爷,我就是随便问一下的,你不要介意,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孙勇斟了一杯茶给杨琰,“对不起啊,我爷爷有时候说话比较大声,希望你不要介意。”

    杨琰点点头。

    孙勇对爷爷说:“爷爷,我跟杨先生有一些事情要谈,不如我先推你回房间休息吧?”

    “好吧,那你们聊,我自己回房间就行了,小杨,你们慢慢聊吧。”

    “好的,爷爷。”

    老人家按了下轮椅上的按钮,调好方向,轮椅就自动地朝房间的方向移动过去。孙勇看着爷爷进房间,确定他把门关上了,才坐回沙发上。

    孙勇说:“公司的事情我听说过了,我也很难过,路小姐是一个很好很善良的人,没想到会遭遇到这样不幸的事情。你有什么事情想知道的尽管问吧,只要我知道的都会说的。不过我在公司的时间很短,可能也帮不上什么。”

    杨琰点点头,“谢谢!你也是在公司出了事情后,就是公司老板卷款消失后才离开公司的吗?”

    孙勇说:“没有,其实我只是在那里上了一个星期班。后来我爷爷身体不舒服要住院做手术,医生说爷爷的这种情况要住院一个多月时间,而且在身体恢复期间,必须有亲人照顾看护。我是一个新入职的职员,公司是不可能批准我这么长时间的假的,所以我只能辞职了。”

    “这么说来,在公司出事的前两个多月你就已经辞职了?”

    “是的。”

    “但是,既然你已经辞职两个多月了,为什么公司还留着你的人事资料呢?”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路晓飞是一个做事很有条理的人,她不会把离职的人的人事资料和没有离职的人的人事资料保存在电脑上的同一个文件夹里的。”

    “虽然当时我不是向她递的辞职信,但是左总应该有跟她说我辞职的事情吧。”

    “你当时是向左俊峰递的辞职信吗?”

    “是的,因为那天路总刚好休假,所以我只能跟左总说了。”

    “但是就在昨天,那里的保安告诉我说,你一直都在那里上班呢,直到公司出了事,倒闭了,所有员工才离开。”

    “怎么会呢?我辞职后就没有再回去过公司了,爷爷身体康复后,我就另找工作了,就是我现在的工作。”

    “可是就在昨天,有一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去公司,把公司里的东西全部都变卖了。”

    孙勇低着头:“原来是这样。”

    “我是按着入职人事登记资料上的地址才找到这里来的,就在来的路上,我了解到你还有一个跟你长得很像的双胞胎哥哥。如果到公司变卖东西的人不是你,那就是你的哥哥孙骁了,可是刚刚你爷爷却说只有你一个孙子。所以我不太明白。”

    “你能够知道我哥哥叫孙骁,估计你对他也做了调查了。我确实有一个哥哥,如果昨天你在公司看到的是跟我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的话,那个人就是我哥哥。如果你能够看得仔细的话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眼角上有一颗黑痣的。可是他不知道我在那里上班啊,他怎么会去那里的呢?”

    “你能给我他的联系方式吗?孙晓的联系方式。”

    突然一个装着水的玻璃杯飞过来砸到了杨琰脚下的地板上,玻璃碎了一地,紧接着又是一个砸过来。杨琰赶紧跳起来,往玻璃杯丢过来的方向看过去,坐在轮椅上的孙勇的爷爷的双腿上用托盘放着有十来个玻璃杯。他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杨琰,不断地用手拿起玻璃杯向杨琰砸过来。

    “姓杨的,你赶紧给我滚,这里只有孙勇没有孙骁,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孙勇赶紧上来阻止,他从后面把爷爷抱住,嘴里不断地叫杨琰快点走,快点走。

    杨琰考虑到老人家的情绪突然过于激动会影响身体恢复,于是就赶紧跑了出去。穿过小花园,走出铁门,他把铁门关上后还可以听到孙勇爷爷在不断地咆哮:“我就知道那个姓杨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孙,以后别给这种人进门。要是再让我看见他,下次就不是用玻璃杯砸那么简单了,听到没有。”

    里面也传出来了孙勇的声音:“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听爷爷的话的,我今天不知道他问的是这些事情,不然我也绝不会让他进门的。爷爷不要生气了,气坏了身体就不好了,以后我会注意的了,我向爷爷保证,好了,不要生气了。看,你一生气打碎了玻璃还是得辛苦你孙子我收拾啊!”

    “是啊,刚刚我笨了,我就应该沉住气,先把他哄到花园,然后用水管朝他喷水才对,把他喷得像只落水狗一样,看他还敢不敢来。”

    “我先把你推进房间吧,等我收拾好客厅你再出来,不然被玻璃伤到就不好了。”

    杨琰听到这些对话,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是他大意了。从最开始老人家的话语里就可以知道他有多恨他的大孙子孙骁,他应该在谈话前做好防备,要警惕老人家有没有在偷听他们的谈话才对。杨琰心里觉得很内疚,但是他还是不想放过孙勇这条线索,于是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名片,把他插进门缝里,他希望孙勇能够联系他,帮助他找到孙骁。他在心里也相信孙勇会主动联系他的。

    走的时候,城中村的路灯已经亮起来了。杨琰回到了宋小羣的车里,宋小羣说:“哥,你去了那么久总算回来了,有发现么?”

    杨琰说:“跟我猜测的一样,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个人和你在监控里看到的那个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他们是双胞胎兄弟,所以才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刚刚看到的那个才是真正的孙勇,监控里看到的那个是他的哥哥孙晓。孙勇与孙骁两兄弟简直是两个极致,一个诚实善良,一个无恶不作。他们父母早逝,有一个双腿瘫痪的爷爷,他的爷爷非常憎恨孙骁。还有一点,孙勇在两个多月前就已经从晓飞的公司离职了,是孙骁以孙勇的身份一直在公司上班。还有一点让人想不明白,孙勇说孙骁并不知道他在晓飞的公司上班的,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孙骁会出现在他们公司。但是我觉得最大的问题还是出现在左俊峰身上,孙勇说他递辞职信的那天晓飞刚好休假了,他是向左俊峰递的辞职信。”

    “那你的意思是说,飞姐也许根本就不知道孙勇已经离职了,这就是为什么即使孙勇已经离职了,他的人事资料依然保存着,是因为左俊峰找了孙骁回来。因为他们长得太像了,加上孙勇在公司的时间也太短了,所以除了左俊峰所有人都没能够认出来?”

    杨琰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但是,一个脸上有黑痣,一个脸上没有黑痣,怎么会分不出来是两个人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能够肯定的是,孙骁与左俊峰的关系应该很不一般。”

    “是非常不一般。”

    “那有没有问孙勇,在哪里可以找到孙骁?”

    “没有,我刚问出口,就被他们家老太爷用玻璃杯砸了?”

    “这么严重?有没有受伤?”

    “没有。”

    “为什么会这样呢?”

    “估计是孙骁作恶多端,连累家庭,所以他爷爷对他憎恨入骨,他都不承认有孙骁这个孙子。他说他只有一个孙子,那就是孙勇。可想而知他有多么恨孙骁。”

    “那现在怎么办?我觉得现在只能是通过孙勇才可以找到孙骁了。”

    “嗯,所以刚刚出来的时候,我留了名片给他。”

    “你觉得他会联系我们吗?”

    “会。”

    “怎么那么肯定?”

    “因为今天我从他的村里人了解到了他的为人是怎样的,他一定会主动联系我们的,放心吧。”

    “我哥出马就是不一样,现在还需要做些什么?”

    “有,先找个地方吃饭,肚子饿得不行了。”

    “我得先找个厕所,你没回来,我一步都不敢离开车里,憋了好久了,憋得我好辛苦啊。”

    杨琰用力拍了一下宋小羣的肩膀,“好兄弟,辛苦了。”

    宋小羣“哟呵”了一声,双手捂住膀胱的部位,表情难忍地说了一句:“哥,你别拍啊,你一拍就差点尿出来了。不行了,不行了,我得下去找个人家借个厕所一用才行了。”说完就缩着身子下车了。

    大约十分钟后回来了,坐上驾驶位置,拍拍大腿,深深呼了一口气,“解决了就是舒服啊,哥,我真的是第一次啊。”

    “你刚刚去人家里借厕所,人家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开门的是一个美女,她看到这么帅的我,都双腿酥软了,还能不给我进去吗?”

    “吹,继续吹。”

    宋小羣像是被拆穿了谎言一样,略微尴尬了一下:“当然,我走进去的时候却被他老爸拦住了,以为我是个色狼,我就说我长得那么帅,身上穿得都是名牌怎么可能是个色狼,我只想借个厕所用一下而已。谁知道人家老爸还是不肯让我进去,我一机灵就掏出钱包,把整个钱包塞到他老爸手里,说用这个做抵押,他才肯放我进去。”

    “然后呢?”

    “借完了厕所就走了啊,他老爸也是一个老实人,把钱包还给我了。不过我也给了他们一百块了。”

    “他们收了?”

    “他们不想收也得收啊。”宋小羣赶紧发动汽车,“我得赶紧走才行了。”

    “嗯?”

    “因为我一摸屁股口袋里,竟然发现里面有一百块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我就放在他们厕所里了,他们会看见的。”

    “唉,有钱人出手就是不一样。下次你来我家上厕所的时候也记得要这样做啊。”

    “你家也是我家,你见过有人在自己家里的厕所扔钱的吗?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