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星下求婚

    更新时间:2016-10-19 21:34:55本章字数:5952字

    涟漪点点,夕阳醉人。路晓飞和杨琰又来到了那个曾经他们第一次在此相约弹琴唱歌的地方,那个时间久远到他们也已经记不起上次一起来是什么时候了的大学中心湖。湖前那片空旷草坪上的天堂草长得并没有他们相识时的那样茵绿,湖水也没有那时的满涨,因为那一年,他们相识在夏天。

    以前在路晓飞的眼里,湖中央的小岛是这里的一道最亮丽的风景,它就像是存在于人的心里的梦想一样摆在那里,很近,却又很远。因为湖水太深,没有船只,更加没有桥梁可以通往小岛,所以如果你想去的话,只有一个办法,努力游过去。梦想太虚幻又触不可及,如果你想实现,也只能靠自己去努力实现。

    小岛四面环水,岛上的树木长得郁郁葱葱,从来没有四季分明的景象,在那里,看到的永远都是夏日的根深叶茂、生机勃勃。听说上面还栖息着许多不同种类的野生鸟,由于湖水过深和要保护岛上的野生动物,所以小岛是禁止人上去的。在旁人看来,小岛显得是那样的孤单自闭。

    看着眼前远处的小岛,路晓飞感悟,有些地方也许是不可以到达的,有些梦想也许也是不可以实现的。如果强行的话,将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比如强行上岛,会被人抓。如果两个人强行在一起,受到的伤害会有多大,路晓飞突然不敢想象下去了。小岛看似孤单自闭,但是个中的热闹非凡只有它们自己才能体会,个中的纷繁只有在它们自己的世界里才能被体现得淋漓尽致。外人怎样看不重要,只有不去打扰它们,不去破坏它们才是最好的做法。

    路晓飞早已萌生要离开杨琰的想法了,她知道现在自己的这种状况带给不了杨琰幸福快乐,只会拖累他,使他受伤害。她不相信高利贷那些人会轻易地放过她,只要她还留在这个城市,还留在杨琰身边,那么他们早晚都会找到她,还会伤害到杨琰的。她很爱杨琰,很想很想能够一辈子都能够留在他的身边陪伴着他,但是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而令杨琰受伤害。这条艰难又充满危险的债务之路,她不想再让杨琰冒险陪她一起走。

    在这个美丽而又充满神秘的中心湖小岛前,曾经成就了多少对恋人?曾经又送走了多少个失恋的人?谁也无法知道。路晓飞只想在这个对她和杨琰来说都充满纪念意义的地方,好好地告别,无声地告别,突然地告别。就像当年他们突然就闯进对方的世界那样突然。突然会成就美好,但是突然也会让人坠入痛苦的深渊。路晓飞一直都很憎恨让人猝不及防的突然,只是这一次,她也不得不上演一次突然的离开。什么是无奈?就是伤着心,忍着泪,怀着不舍无声突然的离开。

    “故地重游的感觉是不是觉得很美好?”杨琰拉着路晓飞的手问。

    路晓飞微笑了一下,点点头,没有出声,然后微仰起头,闭上眼睛做个深呼吸。

    杨琰用深情的眼神看着路晓飞,仿佛在他的世界里只有路晓飞的存在。

    路晓飞睁开了眼睛看杨琰,对他说:“还是觉得这里最舒服。”

    “是啊,上一次我们一起来这里还是拍毕业照的时候。一晃眼,好多年过去了。”杨琰说。

    “你还记得?”路晓飞问。

    “嗯,毕业后你有回来过这里吗?”杨琰问。

    “来过几次,一个人来的。”路晓飞说,“那你有回来过吗?”

    杨琰也点点头:“嗯,回来过很多很多次,也是一个人。每一次当我想你想得快要发疯的时候,我就会一个人回到这里。”

    “杨琰,对不起,我......”

    杨琰摇了摇头,“你知道吗?我每次回来这里都会对着湖许下一个愿望,真的每一次都许,而且许的都是同一个愿望。”

    “为什么会想到在这里许愿的?我从来都没有听过有人会在这里许愿的呢!”路晓飞说。

    “我以为你首先会问我许的是什么愿。”

    “因为我知道你许的是什么愿。”

    “真的?那说来看看。”

    路晓飞抬起她和杨琰紧握住的他的右手和她的左手,“你许的难道不是这个吗?”意思是他们要永远在一起。

    杨琰开心地笑了,“你知道就好,现在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真的觉得很开心,很幸福。”

    “没想到你也会相信许愿这些玩意。”路晓飞说。

    “人在最无助的时候,许愿是一种最好的自我安慰的方法,在精神上可以给人一股很大的力量,我就是靠着这股力量才一直坚持到现在的。那时我就按书上所说的在古罗马许愿池的许愿方式一样,先背着湖把自己的愿望大声说出来,然后把手中的硬币用左侧的身子抛进湖里。是不是觉得没想到我还会是这样的一个充满少女心的人?”

    路晓飞摇了摇头,“没有,在我的心里,你一直都是有一颗少女心的男人。只不过平常总是故意收藏起来,在我面前才能表现出来。但是,这里毕竟不是罗马的许愿池......”

    “其实不必在意这里不是罗马的许愿池,也不必在意这里不是人们所说的许愿池,只要我的愿望实现了,对我来说,这里就是我的许愿池。”

    “那你在这里许愿时大声喊出你的愿望的时候,就不怕别人说你不正常,是在发神经吗?”

    “当然不怕啦,再加上,我每次都是半夜来的,根本没人看得见。谁叫我总是在半夜的时候想你想得快要发疯呢?”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特别的快,一阵寒风吹过就好像把白天的光亮全部卷走了。杨琰从后面抱住了路晓飞,低着头把脸贴在路晓飞的脸上,低声说:“这样就不会太冷了。”

    路晓飞突然觉得口腔发酸,有种想哭的冲动,她竭力想要忍住,但是眼泪还是不听话地流了出来,滴到了杨琰的手上。

    只要一看到路晓飞哭,杨琰就会紧张。他松开自己的手,把路晓飞转回自己的面前,边帮她擦眼泪边问:“晓飞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你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这么冷的天,我不该带你出来吹风的,我们现在回去吧!”

    路晓飞摇头说:“没有,我没有不舒服,是我要你陪我一起来的。只是来到这里后,好多的回忆都回来了,突然有点感触罢了。很怀念以前在这里的生活,很舍不得这里,想着想着,眼泪突然就自己流出来了。”

    杨琰笑了一下,然后又抱住路晓飞,“傻瓜,好啦,不哭啦,这里有太多我们之间的回忆。我还想以后在这里制造更多属于我们之间的回忆呢,不用感伤,以后我们随时都可以回来这里的。”

    杨琰满脑子想的都是他们之间美好的未来,令即将要离开的路晓飞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了,她扑在杨琰的怀里激动地哭出声来。她不敢想象自己离开杨琰后,杨琰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许会发狂地去找她,或许在找不到她的情况下变得颓废沉沦。她明白在得到后再失去,给予希望再给予绝望是一种怎样的痛不欲生。原本想着好好地跟他度过最后的一晚再离开,但是她于心不忍,觉得自己真的太残忍了,如果就这样彻底地离开,跟亲手捅杨琰一刀,再在他的伤口上撒一把盐没有什么两样。

    那晚她无意中在杨琰的房间看到一张记账清单,罗列着抵押房子得了多少钱,车子卖了又得了多少钱,每一晚去酒吧驻唱又得了多少钱,每做好一单广告设计又得了多少钱。每记一笔账当天都会统计出还差多少钱才凑得够还那620万的高利贷,然后又写上还差多少的那个数目,再在后面加上一句come on!路晓飞每次想起那张账单都会撕心裂肺,这明明不是杨琰应该做的事情,明明不是他的错,为什么要他来承担?而且他还一直瞒着自己,每天都在自己面前装作若无其事。每天都忙得身体疲惫不堪了,却还想办法逗自己开心并且细心照顾自己,只要一空闲就弹吉他曲给自己听。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是自己打乱了他的世界,他明明可以有更好的生活的,却甘愿替自己受罪。

    想到这里,路晓飞突然一鼓作气起来,她松开了杨琰,自己擦干了眼泪,看着杨琰的眼睛对他说:“杨琰,你愿意等我吗?我想跟你在一起,但是我还需要点时间去处理自己的一些事情。处理完后,我们就结婚,好吗?”她突然不想去逃避,也舍不得离开杨琰,与其无所事事地四处躲避债主,不如勇敢主动地去想办法解决。等一切都解决后,她就可以跟杨琰永远地在一起了。

    杨琰知道路晓飞话中有话,所以即使听到她亲口说她想跟自己在一起的消息,他也开心不起来,他能感觉到路晓飞可能会瞒着他去做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就是关于左俊峰和高利贷之间的事情,好不容易才把路晓飞从那个旋涡里拉出来,他不想再让路晓飞去碰那些事情。他要保护她,决不允许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杨琰双手搭在路晓飞的双肩,对她说:“我愿意等你,但是你说的那些事情必须要交给我处理,你要相信我,等我处理好所有的事情后,我就在这里,我的许愿池边,我们共同书写美好回忆的地方举行我们的婚礼。”

    路晓飞刚刚鼓起所有的勇气跟杨琰说的那番话,是因为她真的太爱杨琰了。爱他就不能那样去伤害他,她认为只要找到左俊峰就能够解决所有的事情。她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找左俊峰,而且她是一定要找到左俊峰,她现在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和接下来自己要做的是什么。她不想再让自己的命运被别人玩弄于他人的手中,曾经她因为左俊峰放弃了杨琰。她根本不爱左俊峰,左俊峰也不爱她,他们之间的感情更像是兄妹之间的感情。这一次她不想再失去杨琰,所以她勇敢地向命运提出挑战,不能再让自己懦弱下去,做一次冒险的赌注。如果赢了,她就能够和杨琰幸福地在一起,如果赌输了,那就让自己一个人消失吧。赌一把,赢的机会的二分之一。不赌的话,也许自己的命运会继续被人操控。她发誓要像一颗长在月亮下的百香果一样,以月亮冰凉没有温度的光亮来鞭挞自己,要想自己能够结出最大最香最完美的果子。那就要在夜里努力吸取更多的露水,在白天吸收更多温暖的阳光作为养分,从而让自己变得更加旺盛更加强大。只要自己去努力,那最美好的结果就不会离自己太远。

    路晓飞知道自己是无法说服杨琰的,只能暂时地答应着他所说的。

    在他们回去的路上,经过大学城的小商业街的街道的时候,看到有一个学生乐队在表演,周围围了很多人。杨琰和路晓飞也围上去,停下了脚步,看他们表演。此时他们正在弹唱beyond的《岁月无声》:山不再崎岖,但背影伴你疲累,相对,沙不怕风吹,在某天定会凝聚,让我可再留下来.....

    当他们唱完这首歌后,杨琰对路晓飞说:“晓飞,你在这里等一下。”然后他走过去跟乐队几位队员说了几句话,然后就看见吉他手把身上挂着的吉他取下来给了杨琰,然后他们退回杨琰的身后。

    杨琰对着麦克风说:“大家好,我叫杨琰,曾经我也是在这里毕业的。今天我带着我的女朋友回到了这里,她曾经也是从这里毕业的,这里有太多太多关于我和她的回忆。今天我们又回到了这里,我只有一种感受,那就是幸福。麻烦请我的女朋友到前面来好吗?”

    周围的人听了立即鼓起掌来,路晓飞在热烈的掌声当中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她也开心,但害羞得脸都红了。

    “下面我要唱两首歌给我的女朋友听,一首是我第一次认识她的时候,弹着吉他唱给她听的《追梦人》。另一首也是她很喜欢的歌,我曾经也是弹着吉他唱过给她听的《我们都一样》。我想对她说,路晓飞,我永远爱你!”人群中又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和尖叫声。

    杨琰拨动琴弦,熟悉的音乐旋律便传了出来,杨琰跟着音乐节奏唱起了: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她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似乎所有人都被这优美的吉他声和动听的歌唱声迷醉了,全场安静得只剩下杨琰唱歌的声音和他弹奏的吉他乐声。那位乐队的吉他手更是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他没想到半路借他乐器的杨琰吉他会弹得这么好,在心里瞬间就对杨琰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追梦人》演唱完毕后,全场响起了更热烈的掌声了,因为此时围上来的人比刚刚多了好几倍。

    杨琰把吉他暂时还给了吉他手,然后走到了路晓飞面前,单膝跪下,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戒指盒,打开后一枚闪闪发亮的钻戒出现在路晓飞的眼前。

    “晓飞,这是我几年前就为你准备好的戒指,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让它出现在你的面前。今天我终于可以把它拿出来了,请你允许我把它戴在你的手上,答应嫁给我好吗?”杨琰用紧张又渴望的眼神看着路晓飞,迫切地希望她能够快点答应。全场的观众也在很有节奏地鼓掌为他们撮合: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路晓飞哭着连续用力点了几下头,伸出左手给杨琰,杨琰就把戒指戴到了路晓飞左手的无名指上。他吻了一下她的手,然后对她说:“这辈子我就要把你牢牢地套住了,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了。”

    路晓飞不断地点头,眼泪一直止不住地在流,这个场面曾经也是她梦寐以求的,她要和杨琰一直走下去,直到生命的终点。

    在观众喊着“亲一个,亲一个”的声音中,杨琰凑近路晓飞的耳朵问她:“要不现在我们来一个热吻,怎样?”

    路晓飞的脸又刷地红了起来,她低声回答:“不要,我怕!”

    杨琰诡秘地一笑,“好,热吻就留在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再吻,但是现在怎么也得给观众一个交代吧,你看他们多么热情地祝福我们呢!”说完,杨琰就朝路晓飞的嘴唇亲了上去,持续了三秒钟,动作迅速得让路晓飞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然后杨琰又跑到吉他手前接过吉他,对着麦克风说:“接下来我要为我的女朋友演唱另外一首歌《我们都一样》,如果用你们的歌声来代表对我们的祝福的话,那就请大家跟我一起唱好吗?”

    全场齐喊:“好!”除了吉他手,其他的乐队队员各就各位,跟杨琰一起演奏:推开窗,看见星星,依然守在夜空中......等唱到高潮:你知道我的梦,你知道我的痛,你知道我们感受都相同......的时候,全场都涌动了起来,摇着双手,声音越唱越大,堪比一场著名歌手的演唱会。

    演唱完毕后,杨琰对着麦克风把嗓子吼到最大,冲着不远处站在人群前面的路晓飞喊:“路晓飞,我爱你!”

    路晓飞再次热泪盈眶,她用双手放在脸前做了一个呐喊的动作,对着杨琰用粤语喊:“我都系(我也是)。”但是声音被热泪的掌声覆盖了,乐队成员中的一名队员,很识趣地拿起一个麦克风递到路晓飞的面前,路晓飞把声音调到最高又喊了一句:“我都系(我也是),杨琰,我也爱你!”

    杨琰终于听到了路晓飞的那声让他梦寐以求,寤寐思服的“我爱你”了。他卸下身上的吉他还给吉他手,然后冲下来抱起路晓飞转了好多个圈圈,直到路晓飞说转得头都晕了,他才停止下来。最后他们双双对在场的观众深深地鞠了一躬表示衷心的感谢就离开了。

    许愿时抛下湖静静躺在湖底的硬币见证了杨琰对路晓飞的爱,牵了手就绝对不会放开了。牵着路晓飞的左手,慢悠悠地走在安静的校道上,杨琰仰起头对着夜空中的那颗星星微笑。

    路晓飞也很好奇地仰望夜空,问他:“你为什么对着天空笑呢?”

    杨琰说:“我不是对着天空笑,我是对着那颗星星笑!”然后他停下脚步,伸出食指指向那颗星星,“其实在这个城市是很难看得到星星的,但是以前我每一次到湖边许愿的时候,都会看到有几颗星星伶仃地挂在天上。我就会想,那会是我的幸运之星吗?它能够把你带回我的身边吗?今晚星星又出现了,它真的把你带回我的身边了,所以它真的是我的幸运之星,我感谢它,一切真的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那你要不要证实一下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呢?”

    杨琰一惊:“别吓我,我是在做梦吗?”

    “你背着我,绕内环跑一圈,看看会不会满头大汗,如果满头大汗的话,就不是在做梦了,如何?”路晓飞又露出了她的小调皮本色了。

    “哼,谁怕谁,来吧。”

    路晓飞刚想走到他背后让杨琰背,谁知道被杨琰一个公主抱抱起来撒腿就跑。

    路晓飞被吓了一跳,说:“你怎么不按套路行事的啊?说好的是背的呢?”

    杨琰得意一笑:“我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