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哭诉秘密

    更新时间:2016-10-19 21:35:32本章字数:5249字

    赵曼桦从医院里出来后,带着一股新仇旧恨回到了居住城市的别墅里。她扑在床上痛哭,哭得痛彻心扉,哭得死去活来。她憎恨路晓飞,更加憎恨已经油尽灯枯了却还时刻挂念着他的私生女的爸爸。一个从小因恨缺少父爱的女孩,想要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得到一点点父爱。她想过要原谅这个她恨了许多许多年的父亲,可是她没有想到,直到最后,父亲在病床上最挂念的却不是与他的结发妻子生的小女儿,而是害死她母亲的小三生的女儿。仇恨让她从来没有承认过,她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她更加不允许那个破坏她家庭的女人生的女儿来跟她分享原本属于她的父爱。她痛恨父亲,痛恨路晓飞,也痛恨这个给她带来痛苦的世界。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赵曼桦已经停止了哭泣了。她拿起手机给孙骁打了一个电话:“从今天起,你给我盯紧路晓飞,不许她离开这个城市半步。”

    孙骁说:“知道了。”他是左俊峰最信任也是最得力的助手,当然也是左俊峰配给赵曼桦保护她人身安全的保镖,所以孙骁既要听从左俊峰的命令,又要执行赵曼桦的吩咐。

    整理好情绪后,赵曼桦打电话给宋小羣,约他出来,希望他能够在自己最伤心的时候陪伴一下自己。她对宋小羣隐瞒了自己的身世,她从来都没有跟宋小羣提起过她有个哥哥,还有个父亲。她说她是一个孤儿,其实她只是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出生在一个家庭关系如此杂乱不堪的家庭里。

    要求她进公司工作的则是她的哥哥左俊峰,因为赵曼桦曾经一度想要像哥哥成为黑道一哥那样,让自己也成为黑道一姐。可是左俊峰没有同意,他对妹妹从来都严加管教,逼她好好读书,做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女孩。他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够像别的女孩一样,幸福快乐地活着。但是赵曼桦一直反抗,她说只有加入黑社会,让自己的心变得更狠,等到要报复仇人的时候才不会心软。她反抗得最激烈的一次是拿着水果刀对着左俊峰,她对左俊峰说:谁也阻拦不了我要走黑道这条路,即使是亲哥也不行。

    那一次左俊峰也真的动怒了,说如果她真的要走这条路的话就跟她断绝兄妹关系,并送她出国,经济上也不再支持,任她在异国他乡自生自灭。但是这些话对于平日被左俊峰宠爱坏的赵曼桦来说,她只当是随便吓唬她,让她知难而退的借口。她依然反抗,直到左俊峰冻结了她的银行卡,并且办理好签证,订好机票,拽她到机场的那一刻,她才真的知道哥哥并不是在开玩笑,他是来真的。她已经失去最爱她的妈妈了,她不能再失去最爱她的哥哥了,于是才乖乖听话,认真上学,好好工作。左俊峰从来不让黑道的人知道赵曼桦是他的妹妹,也不允许赵曼桦对外跟人说左俊峰是她的哥哥。但是赵曼桦一喝醉酒就跟人说她跟左俊峰很熟。黑道中人忌惮左俊峰,加上有左俊峰的保镖保护她,所有人以为赵曼桦是他的女人,所以很多时候赵曼桦在夜店胡闹,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左俊峰对于那次那样对赵曼桦自觉是过分了点,再怎么说也不能拿断绝关系,抛弃妹妹的说法来吓唬她,真的太伤她的心灵了。作为弥补,所以从那以后,只要赵曼桦白天好好上学、毕业后好好工作,至于晚上去泡夜店,他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她闹得不要太出格,他都不会说她,不过就要孙骁随时看着她。

    赵曼桦约宋小羣在欢乐世界见面,宋小羣怕堵车就坐地铁来,尽量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因为赵曼桦每一次开心或者不开心是时候都要宋小羣陪她来欢乐世界玩。开心的时候就不玩太刺激的项目,因为她喜欢“欢乐世界”这四个字,所以在开心的时候要跟自己心爱的人慢慢地享受这里的快乐。不开心的时候就坐过山车,她说每一次坐完过山车后就像是重生了一次,能够把所有的不开心通通忘掉,然后重新开始面对新的生活。但是宋小羣在电话是可以听出,这次是赵曼桦不开心的。

    宋小羣赶到欢乐世界售票点的时候,赵曼桦已经买好票在那里等他了。

    “曼桦,对不起啊,我迟到了,但是我已经是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了,怕堵车,就没开车来。”由于是一下地铁站就跑着过来的,此时他还在喘着气。

    赵曼桦走过去把头靠在宋小羣的胸前,抱着宋小羣“你没有迟到,是我早到了!好想就这样一直抱着你,一辈子。”

    宋小羣拥抱着她,摸摸她的头说:“你要是一直这样抱着我的话,那就会浪费掉两张门票了哦。不过没关系,门票和男票相比,肯定是男票重要。”然后他吻了一下赵曼桦的头发,把脸贴到她的耳边,轻声地说:“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赵曼桦没有出声,只是又用力地把宋小羣抱紧了一点点,生怕他会突然溜走一样。

    宋小羣依然温柔地说:“好,既然我的傻猪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我就这样紧紧地抱着你,直到你开心起来。”

    他们就这样紧紧地相互拥抱在一起,持续了十几分钟,直到赵曼桦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妈妈,你看,那个哥哥把姐姐给弄哭了。”

    她妈妈笑着说:“哥哥没有把姐姐弄哭,哥哥姐姐是在互相表示友好呢。”

    小女孩嘟起嘴巴说:“哼,妈妈骗人,你每次都是把我弄哭后,就像哥哥抱着姐姐那样抱着我的,所以姐姐肯定是被哥哥弄哭了。”

    宋小羣笑着去逗小女孩说:“小妹妹,姐姐是害羞啦,不是在哭呢?”

    小女孩睁着圆圆的大眼睛问:“真的吗?那我可以看看姐姐吗?”

    小女孩的妈妈赶紧把小女孩抱起来,对杨琰说:“先生,对不起啊。”杨琰摇了摇头,小女孩妈妈又对小女孩说:“小孩子不能这么八卦的啊,我们赶紧去玩吧。”

    赵曼桦依然把脸靠在宋小羣的胸前,不敢抬头,她拍打了两下宋小羣,宋小羣赶紧阻止了她。她问:“小女孩走了没有啊?”

    宋小羣说:“已经走啦!”

    赵曼桦赶紧推开了宋小羣,然后捂着自己的脸说:“好丢人啊,然后向欢乐世界的入口方向走去。”

    宋小羣赶紧追上去,拉住赵曼桦的手,一起进去。

    他们都属于那种喜欢挑战刺激的人,即使坐过很多次过山车,那种心惊肉跳的刺激感受依然存在。赵曼桦拉着宋小羣坐了垂直过山车、摩托过山车、龙卷风暴、十环过山车......几乎所有刺激的项目都玩了一遍。

    以前只要一进欢乐世界,赵曼桦的不开心情绪就会烟消云散,兴奋得像只自由快乐的相思鸟。而这一次,已经玩了许多项目了,虽然她有露出脸上的笑容,但是宋小羣知道,其实她并不开心。这一次,她的不开心并没有随着坐上刺激的过山车而被风刮走,她的笑容总是会透出丝丝的难过与伤心。宋小羣猜不到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她不愿意说,自己也不能强逼她说。有那么一瞬间,宋小羣突然感觉有点失落,他觉得自己这个男朋友当得很失败,既不能为女朋友分担,又不会哄女朋友开心。

    赵曼桦似乎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她拉着宋小羣说要赶紧去玩下一个项目。宋小羣问她还想问哪个项目。她就对他说:“我要玩转转杯!”

    宋小羣立即阻止了她:“不行,你连坐个旋转木马都会头晕得想吐的,绝对不能玩那个,很要命的。”

    “可是我真的很想玩,以前因为怕,所以一直不敢玩,我现在想挑战一下自己,有你陪着,不怕的。”

    “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我又不可以代替你头晕代替你吐,我不想看到你辛苦难受知道吗?我会心疼。”

    “真的不怕的,也就一分多钟吧,真的没关系的。”赵曼桦哀求着宋小羣。

    “小曼,真的不行,其他什么项目我都可以陪你玩,唯独这个不行。我平时连想抱着你转几圈都不敢,就怕你头晕难受。”

    “这次不一样,我以为我会像以前一样,一来到这里,我就会变得开心起来。可是这次没有,玩了那么多的项目,我都开心不起来。我心里真的很难受,也许玩了这个项目的话,身体上的难受和心里上的难受就会被发泄出来,就会变得好受了,所以就让我破例一次好吗?”

    看到赵曼桦哀求的眼神加上令人心碎的眼泪都已经流了出来了,宋小羣的心也跟着软了起来。他点点头:“好,我陪你。”

    坐上转转杯后,赵曼桦的手紧紧抓着扶手,宋小羣则抓住她的手。

    “把眼睛闭上,这样会好一点。”宋小羣说。

    赵曼桦听从宋小羣的话,闭上了眼睛。转转杯开始慢慢地旋转起来,而且转速越来越快。宋小羣的目光一刻也不曾离开过赵曼桦的脸,她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起来。她一直闭着眼睛,皱着眉头,抓着扶手的双手,越抓越用力。转速终于开始逐渐地变慢,直到停止,赵曼桦始终都没有睁开过眼睛,她从来都没有感受过一分钟的时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宋小羣赶紧把她抱下来,冲了出去,把她抱到一张长凳木椅上坐下来,然后掏出事先在转转杯操控台上拿的为游客装呕吐物的塑料袋,他把塑料袋撑开,递到赵曼桦的嘴边。赵曼桦成个人都虚脱了一样,睁开眼睛就吐,吐得稀哩吧啦的,眼泪鼻涕直流。吐完一次,刚想靠着宋小羣休息一会儿,胃又在翻腾了,就这样吐了四次,连黄胆汁都吐出来了。

    宋小羣一脸的心疼与无奈,帮她擦完脸后,他对赵曼桦说:“小曼,你先靠一下椅背,我过去把它扔了。”他慢慢地扶赵曼桦靠好在椅背上后,就快步跑去把那一袋呕吐物扔去垃圾桶,回来他抱起赵曼桦,说要带她去看医生,刚才她吐得实在是太厉害了。

    才走了几步,赵曼桦用虚弱的声音对他说:“羣,把我放到椅子上坐一会吧,我休息一会儿就会没事的了。”

    “你刚刚吐得太厉害了,一定要去看医生。”

    “不要,我知道我自己,你相信我,把我放下来吧。”

    宋小羣知道现在不适宜让她说太多的话,于是顺从她,抱着她又坐回到了刚刚的长凳椅子上。他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赵曼桦一直都闭着眼睛。看着她的脸色逐渐恢复了正常,宋小羣这才放下心来。

    赵曼桦就这样靠在宋小羣身上大约半个小时,直到赵曼桦已经完全恢复了。可她却突然在宋小羣的怀里哭了起来,越哭越伤心。

    宋小羣摸着她的头发:“哭吧,尽情地哭,哭出来就会好的了。”

    赵曼桦抽泣了很久,终于说出了:“原来我爸爸一直都不爱我。”

    宋小羣一听这话,心跟着砰的吓了一跳。原来是赵曼桦欺骗了他,她以前跟他说她是一个孤儿,而现在却说出这样的话,说明她的爸爸还是在世的,毕竟没有谁会突然去计较一个已故之人的爱。但是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之间都很相爱。宋小羣试探性地问了一下:“你爸爸他怎么了?”

    赵曼桦边抽泣边说:“他害死了我妈妈,现在已经病入膏肓,时日无多了。昨天我偷偷地回去看他,可是他惦记的只是他的私生女儿。他跟我哥说很想见她,叫我哥把她带到他面前,他们一起害死了我妈妈,现在他还敢叫我哥带那个女人去见他。我恨了他那么多年,原本想着去原谅他的,可是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原来我在他的心里什么都不是,他在最后的日子里最惦记的依然是她。”说完后,赵曼桦哭得更伤心了。

    赵曼桦的话令宋小羣又受了一惊,虽然她说得有点混乱,但是宋小羣也基本了解了大概的情况。说是孤儿的她,现在不但多了一个爸爸,还多了一个哥哥出来。赵曼桦到底还有多少事情隐瞒着自己,但是宋小羣知道现在不是追究这些事情的时候,起码现在她能够跟他坦白了出来。证明她是真的信任和爱自己的。加上根据她说的这些事情就可以知道她是出生在一个很不幸的家庭里,父亲搞外遇,还生了孩子,母亲又去世了。种种的这些都是她不愿意去提及的,所以她宁愿承认自己只是一个没有任何亲人的孤儿。宋小羣对于赵曼桦对他的欺骗与隐瞒选择了理解她,她也是一个不幸的人,是一个缺少爱的人,自己应该做的则是以后要加倍地爱她对她好。

    “我想可能是当中有些什么误会吧,天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的。我想你爸爸一定也很想你的。”

    “他们说的话,我在门口全都听见了。”

    “那你哥哥呢?”

    “他肯定会带她去见他的。”

    “小曼,其实人都有错,现在你爸爸已经变成这样了,不如我们就不计较那么多了好吗?我只想你能够开开心心地生活,一个人心里有恨的话是不会开心的。”

    “羣,你知道吗?是我爸因为他外面的那个女人而亲手捅死我妈的,就在我和我哥的面前就那样一刀捅进我妈的心脏。那时,我才上幼儿园,那个可怕的画面阴影在我心里永远都没法抹去。”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发生在你身上的这些事,难为你了。不哭了,有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对话至此,他们相互拥抱沉默不言,很久很久......

    “羣,对不起,以前我欺骗了你,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想要问的,你尽管问吧。”发泄后冷静下来的赵曼桦说。

    宋小羣摸着她的脸说:“我不问,我不想拿这些无谓的问题再去勾起你痛苦的回忆,我只要你开心,幸福。”

    “对不起。”

    “没事,我不会怪你的。”

    “其实我哥对我挺好的,一直以来都是我跟我哥相依为命。只是......只是他是黑社会的人。他也是不得已才走上那条路的。她怕我会受到伤害,所以一直不让我跟任何人说我是他的妹妹,他也从来没有让其他人知道他是我哥。我知道他是在保护我,他希望我能够像别的女孩子一样平凡快乐地生活。小羣,你知道了这些事,你会害怕吗?你还会跟我在一起吗?”

    “那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赵曼桦的脸色突然僵硬了起来,悲伤地看着宋小羣,宋小羣神情严肃地对她说:“赵曼桦你现在听清楚了,也要永远记住我现在要说的话。我对你,要么不说话,当然这是在你不让我说话的情况下才不说话的,要说的话就永远只会说真话。现在我要对你说的真话是,我会永远跟你在一起,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

    尽管宋小羣坚定了立场,表明了心意,但是赵曼桦始终不敢将路晓飞就是她憎恨的同父异母的姐姐的事情告诉宋小羣。杨琰和她在宋小羣的心里占着同等重要的位置,而路晓飞在杨琰的心里占着更重要的位置。如果她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的话,她不敢保证宋小羣会原谅她,因为她是一个恶毒的女人,曾经伤害过他最尊敬的哥哥的心爱的女人路晓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