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引蛇出洞

    更新时间:2016-10-19 21:36:01本章字数:4220字

    杨琰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回复一封邮件,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杨琰嘴角微微一笑,似乎他已经猜到打电话的人是谁了。

    “喂,你好!”

    “杨先生你好!我是孙勇,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见面谈谈我哥哥的事情。”

    “好的,我有时间,你现在在哪里?”

    “我就在你公司对面的咖啡厅里。”

    “好,我现在就过去找你。”杨琰挂断电话后匆匆走了出去。赵曼桦自从医院回来后就变得很敏感,她见杨琰走得比较急,就立即打电话给孙骁,叫他务必要盯紧路晓飞,不能让她离开这个城市。以路晓飞和杨琰目前的关系,她生怕哥哥随时来找杨琰并说服他,让他带路晓飞回去见爸爸,她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杨琰对她很好,但是她恨路晓飞。

    杨琰走进咖啡厅,一眼就看到孙勇了,他走过去跟孙勇握了一下手:“孙先生你好!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孙勇摆了摆手:“没有,没有。”

    杨琰先不忘问候一下孙勇的爷爷:“你爷爷他身体还好吧?上次真的太对不起了,惹他发了那么大的脾气,真的很对不起。”

    “没事,爷爷现在的身体还算硬朗,多谢关心了。关于我哥哥的事,我想你应该做过不少调查了吧?”

    杨琰赶紧说:“没有,没有,其实我是想查的,但是无从下手,迫不得已才找到你的。我们既找不到他的联系方式,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他行事比较神秘。”

    “哦,原来是这样。我原本以为你已经掌握很多关于他的资料了,所以我才过来想要问问的。因为我也已经将近有十年没有见过我哥了,在这将近十年的时间里,他从来没有回过家。”

    “既然十年没有回过家了,那你爷爷听到关于他的事怎么会那么生气那么激动呢?”

    “一言难尽,我哥犯下的罪孽太重了。我的父母在我们还很小的时候就因病相继去世了,只剩下我们兄弟和爷爷相依为命。哥哥从小就很叛逆,上学上到初二就不读书了,学人混黑社会。十年前还借了高利贷,没能力偿还,人家就找上门来,爷爷跟他们吵,结果腿被打残废了,只能一辈子坐轮椅。仇家找上门的时候,我在学校还没有放学,不然可能我也难逃此劫。从那以后,我哥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了。”

    杨琰深表同情,但提问调查还得继续,“那他有跟你联系吗?”

    孙勇说:“有的,不过只是他单方面跟我联系,我有他的手机号码,但他把我拉进黑名单,从不让我主动打电话给他,很多时候我都是发短信给他,可他也从来没有回复过。但是他每个月都会按时寄钱回家,这几年他说跟了一个大老板,就变成了一年寄一次钱回家,每次三十万。”

    “你能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吗?”

    孙勇把之前写好电话号码的一张便条纸递给了杨琰,“这是我哥的电话号码,是本地的,他应该还在这个城市的。如果你找到他的话,麻烦请告诉我一声好吗?我不想他再继续犯错了。”

    杨琰点点头,“好。对了,他说跟了一个大老板,那有没有说,那个大老板是谁?”

    “没有,他的事从来都不跟我细说的。不过有一次他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听见有人问他:左老板在吗?所以我猜他的老板应该是姓左的。”

    杨琰握紧拳头,他认为谜团已经解开了,一切都跟左俊峰脱不了关系,“你确定听到的是左老板?”

    “我确定,因为通话的时候都很安静,所以我听得很清楚。”

    “我想,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哥现身,不过就是手段卑劣了点,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一试?”

    “我愿意,只要能见到我哥,什么方法我都愿意一试。其实我爷爷也很想见他,爷爷表面上假装很生气,其实心理上早就原谅了我哥了。特别是在他住院的那段时间,晚上睡觉做梦都说想见我哥。你先跟我说一下你所说的方法吧,我愿意一试。”

    “你哥能按时寄钱回家给你和爷爷,说明他还是很在乎你们的,只是碍于以前犯下的严重过错,才不敢面对你们。如果,我是说如果,先请你不要介意。如果一旦你或者你爷爷发生了意外,他肯定会立即现身的。”

    “你的意思是?”

    “我想要你假装被你哥的仇家抓到,以此来威胁你哥,逼他现身。”

    “这等于是欺骗我哥了。”

    “所以我刚刚说这个办法有点卑劣,但是目前想到的只有这个办法了,你觉得呢?”

    孙勇犹豫了片刻,说:“好吧,我同意这样做。”

    事不宜迟,杨琰和孙勇决定立即实施他们的计划,他们把相约的地址定在郊外比较偏僻的废弃楼里。杨琰让孙勇躺在地上,然后把买来的番茄酱洒在孙勇的头上,制造一副血淋淋的场面。借着废弃楼房幽暗的光线,拍出来的孙勇血淋淋的照片更显逼真了。

    杨琰把照片附上文字:孙骁,老子现在跟你新仇旧恨一起算,想要你弟弟活命的话,就赶紧一个人过来郊外的A区废弃楼里,我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时间一到你还不出现的话,就准备厚葬你的好弟弟吧,毕竟他是为你而死的。

    图片发出去后,两人就坐等回复。正如杨琰所料,照片发出去还不到一分钟,孙骁就打电话来了。杨琰划了接听键,并没有说话,而是把电话递给孙勇,孙勇按照事先杨琰说的,用奄奄一息的语气跟孙骁讲了一句:“哥,救救我,救救我。”

    孙骁一听是自己弟弟的声音,果然一下子就急了起来:“勇,勇,你怎么了,你应一下哥啊。”孙勇没有再出声,杨琰接过电话,用假音对着电话说:“还有十九分钟,再不来的话,你弟弟的小命就会没了。”

    孙骁在电话那头发狂了,他在电话里吼:“你敢动我弟弟,老子就把你给剁了,听见没有,不许动我弟弟。”

    杨琰依然用很淡定的假音说:“还有十八分钟。”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带着恐惧的吼叫:“好,你冷静点,不要冲动,我现在马上过去,马上过去。”

    杨琰立即挂掉了电话。

    孙勇有点担心,“二十分钟赶到这里会不会太急了?我担心我哥。”

    杨琰说:“别担心,你哥见多了大场面了,会有分寸的,我只是让他着急,只有着急了,他才会相信的。”

    孙勇点了点头,“我真的好希望我哥能够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杨琰拍拍孙勇的肩膀:“一会儿他来到,你就好好劝劝他,他那么在乎你,只要你坚持,他的心肯定会动摇的。”

    “谢谢你!”

    杨琰摇了摇头,“说谢谢的应该是我,谢谢你的配合,我也想早点弄清楚晓飞公司发生的事情的真相,毕竟你哥也参与其中了,我想他应该多少会知道点内幕的。”

    “很多时候我都不敢相信我哥的所作所为,可事实摆在眼前,又让我不得不信。虽然他只比我早出生几分钟,但是从小他就特别护我,不许任何人欺负我。”

    杨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他想要安慰一下面前的这个年轻善良又有点彷徨的小伙子,可是找不到适合的句子。他只能又运用他惯用的拍肩膀的动作拍拍孙勇的肩膀,以此来代替语言上的安慰。

    突然一辆小轿车冲了进来,顺势来了一个漂移,打破了废区楼房里的宁静。孙勇知道是哥哥来了,还没等孙骁下车,孙勇就冲了上去。孙骁打开车门,从腰里掏出一支手枪。孙勇见到孙骁手上的手枪立即被怔住而停了下了。孙骁见到弟弟,他赶紧去扶住孙勇:“勇,你没事吧?”

    孙勇说:“哥,我没事,我就是太想见你了,你怎么拿着枪......”

    孙骁见自己的手枪吓到了弟弟,就赶紧把手枪收起来插在后腰里。他用手去摸孙勇脸上的血,却发现是假的,他愤怒地问:“怎么回事?番茄酱?”

    孙勇支支吾吾地说:“哥,对不起,我就是太想见你了。可是我每次发信息约你,你都不出来见我,所以才出此下策的,对不起,哥。”

    孙骁大吼:“什么?你竟然拿你的命来吓唬你哥?你是不是觉得很好玩啊?”吼完后,他才疑惑:“可是,你是怎样想到用这样的手段来骗我的?”他认为,他那善良得有点呆的弟弟是不可能想得出这样的手段的,肯定背后有人指使。这时他才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杨琰。“杨琰?”然后他匆匆走过去,又掏出手枪,用手枪对着杨琰的额头说:“你竟敢教唆我弟弟来玩我,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一枪毙了你?”

    杨琰没有出声,也并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恐惧,只是很淡定地站着。

    孙勇赶紧冲上来:“哥,哥,不要,不要,不要开枪。”然后他把孙骁拿枪对着杨琰的手拉了下来,大声说:“哥,你冷静点,我就是太想见你,你知道十年都没见过哥哥的人是什么样的感受吗?十年都没有见过孙子的爷爷是什么样的感受吗?我就是想来劝你回头是岸,不要再做坏事了。你这样糟蹋自己的人生值得吗?你知道我和爷爷有多想你回家吗?他已经八十三岁了,却还得每天为你担惊受怕的,你难道真的不想要我们了吗?不想一家团聚吗?我们家就只剩下三个人了,我和爷爷都不想失去你啊!你知道吗?”

    孙骁似乎并没有把孙勇的话听进去,他依然充满被亲人欺骗玩耍的愤怒问孙勇:“你是怎么跟他混在一起的?”

    孙勇被他哥哥的似乎想要杀人的愤怒眼神吓到了,他只能实话回答说:“其实杨先生是有事情想问问你,是关于陆小姐......”

    还没等孙勇说完,孙骁就对杨琰说:“我警告你,不要再跟搞我的家人,否则我让你死了都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哥,不要这样。”

    “还有你。”孙骁又朝着孙勇吼:“以后别无聊到跟外人联手来耍你哥,赶紧回家,不许再跟眼前的这个人联系,否则我打断你的腿。”“打断你的腿”这话一出,孙骁的脸色有那么一瞬间露出了悲伤痛恨。随后,孙骁就收好手枪朝自己的车走去,他要马上离开。

    孙勇又冲上去拉住他:“哥,你收手吧,我们回家跟爷爷一起去过平凡的生活,我真的不想你再打打杀杀浪费人生了。爷爷也真的很想你,那段时间他生病住院,睡着觉都喊着要见你。你可不可以跟我回家?”

    孙骁甩开了孙勇的手:“别跟着我,回家好好照顾爷爷。我不想再重复多次,不要再跟这个人联系。”他上了车,碰地一关车门,开车就走了。

    杨琰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孙勇问他:“我哥是怎么认识你的?”

    杨琰回答:“我也不知道,可能他早已经知道我在调查他了。”

    “你不是说有事情要问他的吗?刚刚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

    “刚刚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如果我出声的话,你哥肯定会马上一枪打死我。”

    “对不起啊,我代我哥向你道歉。我没想到他真的一点都没有改变,十年了,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暴力。本来还想劝他回家的,却搞成这样。”

    “放心吧,人总会有醒悟的一天的,耐心地等待,只要时间足够长,一定会有所改变的。”

    “难道十年的时间还不够长吗?我真的很失败,跟哥哥说的话,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没有用。”

    “问题不在你,好啦,我们回去吧。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也解决不了问题,放心吧,我会按照你哥所说的去做的,以后不会再去找你的啦!你自己也要保重,好好照顾爷爷。”

    这次的计划看似没有收获,其实已经收获巨大了。在孙骁喊出杨琰名字的那一刻,杨琰就已经百分百确定孙骁背后的老板就是左俊峰无误了。左俊峰就是那个他们之前一直都猜不到的,既对路晓飞很熟悉,又对杨琰很熟悉的幕后黑手。也为了更加谨慎一点,杨琰早已提前通知宋小羣在外面的路口守候着了,等孙骁的车一出去就跟踪他。孙骁是左俊峰最信任的下属,顺藤摸瓜,只要跟着孙骁,那就一定可以找到左俊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