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偷偷跟踪

    更新时间:2016-10-19 21:36:42本章字数:4371字

    宋小羣跟着孙骁一直把车开到孙勇和他爷爷一起住的村子里。孙骁把车停在离房子大约两百米处,宋小羣害怕被孙骁发觉,就没有跟得太近,他把车停在离孙骁的车的大约一百米远的地方。

    宋小羣把车停好后观察了孙骁好一阵子才打电话给杨琰:“哥,孙骁开车回到他的村子了,他把车停在离孙勇和他爷爷住的房子大概两百米的地方,只是来这里都好一阵子了,他一直都躲在车里,没有下车,”

    杨琰说:“果然跟我预料的一样,孙骁的心真的动摇了。小羣,那你继续跟着他,我猜他下一个要去的地方不是酒吧就会是他工作的地方。”

    “知道了,哥。可是你为什么会觉得接下来他将会去酒吧或者是他工作的地方呢?”宋小羣不解。

    “大多数男人在最纠结痛苦的时候,要么去做醉酒鬼要么去做工作狂。”

    “纠结痛苦?”

    “对,原来他爷爷的腿是在十年前被孙骁的仇家打断的。刚刚孙勇在他面前提起了他爷爷,而现在他就出现在他爷爷家门前却又不敢进去,说明他对爷爷的事还耿耿于怀无法原谅自己,所以他现在应该很内疚纠结痛苦。”

    “他们也太狠了,连老人家都下得了手。”看到孙骁的车在慢慢移动,宋小羣对着电话说:“哥,孙骁开车要走了,我先挂电话了。那小子开车比我还快,我怕跟不上,到下一个地方再打给你。”

    “那你注意安全,我们随时联系。”

    “好。”

    宋小羣的车一直跟在孙骁的后面,他似乎并没有察觉有人在跟踪他。但是行走的路线对于宋小羣来说越走越熟悉,宋小羣开始感到不安。他戴上蓝牙耳机赶紧打电话给杨琰:“哥,我还在跟着孙骁,但是那小子竟然是往你家小区的方向开。今天你有没有跟他动手?他是不是来报复的?”

    “奇怪了,怎么会这样的呢?”

    “哥,要是他真的是来报复的怎么办?他怎么说都是混过江湖的,我们两个能打得过他吗?”

    “你先别急,不能老想着动手的,我们要静观其变。”杨琰淡定地说。

    “嗯,说得对,哥,你现在在家吗?在家的话千万别出来。”

    “我刚下地铁,快要到家了,你现在开车过来接我一下。”

    “不行,哥,你现在不能回家,先到外面躲一躲吧。我怕孙骁看到你真的会对着你动刀动枪的,黑社会的人啥事干不出来啊?为了安全起见,你还是先去其他地方坐坐吧,等他走了再回家。”

    “我没打算让他看见我。”

    “他就守在小区门口,如果你回来的话,他怎么可能会看不见?”

    “你没明白我意思,我是说我要坐你的车去跟踪他。你倒是快点来接我啊,不然一会儿他走啦!”

    “你什么时候还学会卖关子这套的?说又不说清楚一点,等着,一分钟到。”

    宋小羣赶紧倒车,似乎才一踩油门就把车开到了杨琰面前,杨琰上了车,宋小羣问:“哥,你怎么那么慢的啊?现在才回到这里。”

    “你试一下从郊外步行两公里才能坐上公交车,再坐15站到公交车的终点站附近才有地铁站,再从那个地铁站换乘两次到这里。”

    “你就不会用滴滴打车吗?平时那么聪明,关键时刻智商就变低了?”

    “叫了,司机不肯来。”

    “为什么?司机有钱都不赚?”

    “因为太偏僻,加上那里平常是打群架和打劫的好地方,以前许多司机被叫来后被打劫了。”

    “我靠,那你还选在那个地方约孙骁出来?”

    “因为我不知道啊。”

    “那现在又是怎样知道那里平常是个打群架和打劫的好地方的?”

    “滴滴打车的司机说的。”

    “我去,那你是怎么找到那个地方的?”

    “百度地图上搜的。”

    宋小羣往自己的刘海上吹了一口气,“哥,你怎么还那么淡定?你不觉得后怕吗?”

    “后什么怕?”

    “你们差点命丧那里耶,要是今天在那里有个打群架,真的被砍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打群架算什么,说点更刺激的事给你听。”

    宋小羣装出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刚刚那些已经把弟弟吓到了,还有更刺激的事?”

    “嗯,在里面的时候,孙骁就像这样拿手枪指着我的头,还跟我说: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一枪毙了你?是真枪。”杨琰用手做出拿枪的动作,指在宋小羣的额头上。

    宋小羣张大嘴巴惊呆了好几秒钟,“哥,咱们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了,太危险了。黑社会玩的可不是玩具枪,咱们真惹不起。”

    “你先下车吧。”杨琰说。

    “什么?”

    “我叫你下车啊。”杨琰的语气似乎是认真的又似乎是在开玩笑。

    宋小羣捉拿不定杨琰的心思:“不是,这可是我的车啊,哥,你确定是叫我下车?”

    “是啊,难道我借你车用下也不行吗?”

    “算了,那我识趣点,我不说也不劝,我闭嘴行了吧。”

    “不是,小羣,你误会了。我不是嫌你劝我放手,我是真的想要你下车,孙骁手上有枪很危险。今天是因为我分身不开,迫不得已才叫你跟踪他的,现在我回来了,该我着手跟踪他了,我是认真的。”

    “我不下,如果让我丢下你,叫你一个人去冒险,那我还配当你兄弟吗?”

    “你没有丢下我,只是我还有个重要任务要交给你。”

    “哥,我真的越来越捉摸不透你的心思了,你说明白点不好吗?非得卖关子。”

    “别那么不耐烦,我一向都如此。”

    “开玩笑,你哪是一向如此,你变了好多好不好?赶紧说,要我做什么事。”

    “跟踪的事就我来做,你就回公司上班,好好地上班,认真地观察周围哪个同事做事不认真。这就是我要交给你的人物,必须完成。”

    宋小羣点点头,“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不把潜伏在我们周围的奸细揪出来,我宋字就去掉上面部分。”

    “你的姓氏多无辜啊,就这样被你把自己做事和它扯上关系,你祖宗会有意见的。”

    “可能我祖宗也是这样的呢,谁知道啊!”

    “别贫了,赶紧下去,要是孙骁跑了我就赖你。”

    “跑什么跑啊,我从地铁站接你回到这里,加起来两个人,四只眼睛在这里死死地盯着那个混蛋,他能跑到哪儿去啊。”

    杨琰把双手靠在后脑勺,“我也郁闷,难道他真的是在等我吗?”

    “诶,哥,你看。你看,他要走了,要走了,快点跟上,快点跟上。”

    杨琰也紧张起来,生怕会跟丢孙骁,于是急催宋小羣,“你倒是赶紧下车啊,你不下车我怎么跟啊?”

    “方向盘在我手上,下什么车,坐稳了。”宋小羣一踩油门跟了上去。

    杨琰撇着眼睛看着宋小羣。

    宋小羣抿了一下嘴巴:“别看了,你交给我的任务,明天我再回公司执行,现在赶回去也快要下班了啊。”

    “行了,专心开车。”

    接下来孙骁要走的路线令杨琰越来越怀疑,这是往左俊峰借高利贷的财务公司的方向去。杨琰心里疑问:难道孙骁也借了高利贷?突然一个更可怕的想法出现在杨琰的脑海里:难道孙骁是在那家财务公司上班,左俊峰是他们的老板?怎么会这样?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所有的事情就是左俊峰计划的了。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路晓飞?

    宋小羣见杨琰在深思,就问:“哥,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我怀疑孙骁现在是去那家高利贷公司。”

    “你是说飞姐的那家,不是,说错了,是逼飞姐还钱的那家?”

    “嗯,如果一直按这个方向走的话,我估计是的。”

    “我们跟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开车开了接近一个多小时,孙骁果然把车停在了那家财务公司的楼下,下车后就径直走进那家公司。宋小羣也把车停在孙骁的车的对面停车位上。

    “哥,还真被你说中了,但是他来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呢?难道他也借了高利贷?不对啊,借了高利贷的人怎么还可以开这么好的车敢这样大摇大摆地进去呢。难道这公司是他的?”

    杨琰摇了摇头:“孙勇跟我说,这几年孙骁跟了一个姓左的大老板,每年都寄三十万元回家。这个老板应该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我敢肯定那个老板就是左俊峰。”

    “你怎么就肯定是左俊峰呢?”

    “今天在那个废弃楼里,他一见到我就叫出我的名字,要知道我跟他从来都没有见过面,如果不是左俊峰叫他在我们身边搞事,他又怎么会知道。之前我们一直想要找的那个既很熟悉晓飞又很熟悉我的幕后黑手,除了左俊峰就没有其他人了。”

    “也有道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还是那句,静观其变。”

    “哥,明天就是还款的日期了,如果幕后的黑手真的是左俊峰,那你还打算还吗?”宋小羣问。

    “不还,现在不敢确定左俊峰在不在里面,但是明天是还钱的日期,我肯定他一定会回来的,因为他不可能舍得错过他导演的这场戏的。明天我就上去拆他的台。”

    “不行,太危险了,毕竟这里是他们的窝。”

    “我开玩笑的。”杨琰笑着说。

    宋小羣抿了一下嘴:“无聊。”

    孙骁进去后没多久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后面还有个男人跟着。看上去孙骁很生气,嘴巴动着不知道在说什么,应该是在问跟在他后面的人问题。看到后面的那个人嘴巴动了几下,估计是在回答问题。谁知道孙骁突然转身狠狠地给了那个人一巴掌,那个人没敢反抗,低着头弓着腰依然跟在孙骁的后面。孙骁的嘴巴又动了几下,估计是叫那个人不要再跟过来了,于是那个人就停在了原地。

    宋小羣喊:“哇靠,这是什么情况?”

    杨琰说:“正验证了我们的猜想,左俊峰就是孙骁的老板,这高利贷财务公司就是左俊峰开的。”

    孙骁上了车后,立即就开车走了。

    宋小羣也赶紧跟上,可是正值下午下班高峰,跟到繁华街区时,由于车辆太多就跟丢了。宋小羣心有不甘地用手拍了几下方向盘用以发泄,“混蛋,竟然让他给跑掉了,哥,现在怎么办?”

    “肚子饿了,回家吃饭,晓飞今天应该做了不少好吃的。”

    “那我有口福了。”宋小羣呵呵地笑。

    “叫上曼桦一起吧,我们四个好像还没有一起吃过饭呢?”杨琰说。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你还想到把我家小曼给叫上了。”

    “你这话说得好像平时我都在虐待你媳妇一样,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向晓飞求婚了,而且她还答应了。”杨琰露出一脸的幸福乐呵呵。

    “唉,现在眼前一大摊事,你还笑得开来。不过,哥,我还是要祝福你能够跟真爱的人在一起,你的爱情来得太不容易了,祝你跟嫂子白头到老。”

    “谢谢啊!”

    “我先打个电话给小曼,看看她现在在哪里,我们直接过去接她过来。”宋小羣说,杨琰表示同意。

    赵曼桦很快就接了宋小羣的电话:“羣啊。”

    “嗯,小曼,你现在在哪里?哥说叫我们一起上他家吃晚饭,飞姐,哦不,应该要改口叫嫂子了,我哥求婚成功了,说叫上我们一起庆祝一下。”

    赵曼桦只要一听到路晓飞的名字,心里的仇恨就会瞬间燃烧起来,为避免在她的爱人宋小羣和她的好上司杨琰面前露出破绽,她果断拒绝了。她说:“小羣,我哥今晚约我见面,所以我不太方便跟你们吃饭了,你能帮我跟杨总说一声吗?毕竟我很难得才跟我哥见上一面的。”

    宋小羣虽然心里上觉得很可惜,但是她还是很理解赵曼桦的,他对着电话说:“好的,放心吧,我跟哥说一声就行了。”

    赵曼桦带着顾虑说,“还有,你能不能先别把我的事跟你哥说,毕竟这是不太光彩的事,也是我的隐私。”

    “不会的,我有分寸的,你放心吧,你们今晚好好聊,玩得开心点。”

    “嗯,我知道了,那我先挂电话了。”

    “嗯,拜拜。”

    “拜拜。”

    杨琰问:“曼桦怎么了?没有时间吗?”

    宋小羣说:“是的,她约了闺蜜,临时放人家飞机也不好。”

    “可以叫她的闺蜜也一起上来啊,人多热闹,晓飞也不会介意的。”

    “人家女孩还是单身呢,要是看着我们成双成对的,心里多堵得慌啊。”

    “好想也是,那今晚就咱们三个一起庆祝吧。”

    “呵呵,哥,我觉得你这话说得怪怪的。”

    “别废话了,调头回家。”

    “等一下,我先选首歌来助助兴。OK了,播放。”

    音箱里立马就传出来了蔡依林和陶喆的《今天你要嫁给我》的音乐。杨琰拍拍宋小羣的肩膀:“还是我弟弟懂点情调啊!不错,不错!”